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有一点动心
    盛嘉言一口未来得及咽下的可乐呛在喉咙,侧过脸捂着嘴猛烈地咳嗽好几下,通透的脸颊泛出一丝红晕,这么大一个男人,此刻眉心微蹙,看起来居然十分惹人怜惜。

     沐琴将镜头集中在他完美的左侧脸,他低垂的眼睫蝴蝶翅膀一般轻颤,似是在极力忍下身体的不适和心中的不满。

     摄像师顿时有点心疼男神,谴责的目光直指“自私冷漠”的邵暖。

     邵暖一脸的茫然无措,下意识地关怀一句:“男神,你没事吧?”

     盛嘉言侧身背对摄像头,低着头,额前刘海遮住他的表情,一手抬起来摇了摇示意没事,另一只手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紧紧抓住邵暖的胳膊,邵暖几乎能感觉到那带着笑意的轻颤。

     她目光转过他微抖的肩膀,视线凝在他的脸上。

     盛嘉言把脸飞快地抬了一个角度,眼睛飞速朝她一眨。

     邵暖了然,轻吁出一口气,“关切万分”地捏起一方纸帕,递给男神。

     盛嘉言接过来,捂在唇边,又轻咳了几下,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请邵暖一起来参加真人秀,真是正确得不能再正确的决定。

     仅仅今天一天,就让自己忍笑忍得肚子疼。

     她先是在蹦极地点群嘲一干明星素人,用自己的“无限活力”和“勇者无惧”,将敢于蹦极的小鲜肉衬托成小题大做装逼装到顶,不敢蹦极的超模和影帝,更是被一个个衬托成灰溜溜的弱鸡。

     然后再是完全无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潜规则,没有丝毫羞愧之心,根本不打算帮助娇滴滴可怜兮兮的美女二人组。

     这个决定……唔……真是太趁我心!

     盛嘉言终于管理好脸上的表情,转过身来直面镜头,长臂揽住邵暖的肩膀,邵暖配合地歪头轻靠在他结实的肩头。

     盛嘉言微微一笑,温言道:“邵暖和我是队友,自然共同进退。我粉丝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我百分百支持我的粉丝。”

     摄像师满脸同情地看向盛嘉言:男神辣么帅辣么好,却摊上这么个粉丝……唉,真是白瞎了我男神善良的心!

     **

     两人精疲力尽忙了一整天,邵暖仗着手里有钱,直接在葡京酒店开了两间房,两人好好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一起在节目组的安排下搭飞机回首都,参加晚上的节目发布会。

     随后要在北京录制第二期,淘汰一组选手,然后剩余选手一起飞澳大利亚继续。

     信息时代,这种万众瞩目的真人秀节目,还未开播,各种八卦小道消息就已经铺天盖地,微博、论坛、周刊小报,众说纷纭。

     #盛歌王白影后车祸后首次同台#

     #盛嘉言,白璐瑶,到底谁在说谎#

     #扒一扒各位粉丝不可说的背景#

     #惊现史上最嚣张冷血粉丝#

     #第一期就是玩命——蹦极#

     #谈一谈那些复出后性情大变的男神女神#

     ……

     盛嘉言和邵暖优哉游哉地坐在纤尘不染的镜子前,轻啜一口助理买来的温拿铁,任化妆师在脸上勾勾画画。

     凯文在一旁急得团团转,在化妆室里走来走去,晃得两人眼睛眼晕。

     邵暖薄唇轻抿,待化妆师细细描好唇线,眉毛一挑,张开嘴,刚要朝凯文吼,却被化妆师刀子般的眼神瞪了回去,合上唇,深吸一口气,软了声音:“凯文哥,你能不能不要晃来晃去了,盛嘉言都被你晃得头疼了……”

     事关男神身体,凯文自然万分重视。

     他登时刹住脚步,一屁股坐两人中间的凳子上,愁眉苦脸:“你们俩怎么能第一天,就把节目里所有的明星都得罪光了呢……”

     想想网上那些乌七八槽泼向盛嘉言的脏水,凯文想死的心都有了。

     盛嘉言眼窝修容完毕,睁开眼睛,轻描淡写地说:“我们性格如此,就是假装,也装不完一季节目。正大光明的播出来,总比各种小道消息好。”

     邵暖妆容已经差不多结束,正等服装师整理礼服,此刻无聊地拿凯文手机,在微博搜各种评论。

     读着读着,她扑哧一笑:“网友太有才了,说我们是‘杀手二人组’,杀任务不够,还兼带杀人心……”

     “哎呦邵暖大律师,您还有心思笑……”

     邵暖打断他的念叨,将手机递他鼻子底下看:“也不是都说不好啊,也有说我们尊重游戏规则,尊重竞技精神……”

     “还有说男神实在太暖心,风头都被心机粉抢走了,还总是温言温语。”

     “男神想友谊第一,却选择维护自己的粉丝。”

     邵暖一条条读给凯文听:

     “男神笑容实在太暖。”

     “受过伤的男神看起来好让人心疼。”

     “男神对粉丝简直体贴得不要不要的。”

     “你看,这里还有个话题#史上最暖心男神——盛嘉言#,好多粉丝的告白,好多人特别想成为被男神维护的粉丝。哎呦!”

     邵暖眨眨眼,俏皮地朝盛嘉言飞吻,“被男神选中,我真是三生有幸。谢了,老言!”

     盛嘉言嘴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慢悠悠地伸出手,摊开手心,停顿两秒,五指随即合拢,轻轻一勾,做出收到飞吻的姿势,递到唇边,睫毛轻颤,对着捏住飞吻的手指,用力吹了一口气,把火辣辣的飞吻顿时吹了个无影无踪。

     他将手嫌弃般地在裤子上蹭了蹭,然后抬头,调侃邵暖:“史上最冷血粉丝的飞吻,我可不敢接,谁知里面是不是下了毒呢……”

     “就是有毒啊,毒死你后我再给男神殉情,这才会大快人心呢……”

     她的话音渐渐消失在更衣帘后,凯文更是愁上加愁:“你们俩别自相残杀了,还是先毒死我吧……”

     盛嘉言倒是挺心安理得,合上眼继续闭目养神。

     高价聘请了宣传团队,就是来收拾烂摊子的。

     不一会儿,邵暖换好衣服,“哗啦”一下拉开帘子,对着镜子整理这条秋天气息浓郁的手染印花裙。

     镜子里凯文还在那里唉声叹气,邵暖笑得眉眼弯弯,倒是想起个建议:“凯文,你可以控制舆论,把话题引到‘暖心男神’上面。就说男神都是被迫无奈,搭档粉丝——我邵暖,被他宠得无法无天。粉丝好胜心强,男神极力配合,这节目本来不是打着给粉丝圆梦的旗号嘛。你把不好的都引到我身上……”

     凯文猛地抬头,开过眼角的眼珠子,几乎被他瞪出眼眶。

     他惊愕道:“邵暖你心甘情愿被泼脏水?”

     邵暖耸耸肩:“只要不牵扯到个人*,他们爱说什么说什么,我不在乎。反正,我又没想在娱乐圈发展。而且,最后拿一百万的一定是我们!”

     她对着镜子,信心十足地一握拳。

     化妆室里顿时一片安静,盛嘉言跟凯文在镜子里四目相对,目光纠结复杂。

     半晌,盛嘉言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惋惜道:“我还以为小粉丝你爱我爱得低到尘埃里,原来,一切都是为了钱啊……”

     “男神我当然也是爱你的。男神,我们解决了后顾之忧,你可要加油跟我一起拿冠军哦!”

     参加真人秀的明星,谁都不会真正差那一百万。

     冠军固然吸引人,更重要的却是展现自我,吸引粉丝,增长人气,以便于拿到更多的发展机会。

     而盛嘉言,则是想借此机会,重新走进大众视线,并借机宣传新专辑新工作室。

     而那些粉丝,也是各有各的打算。

     听说,有的粉丝根本已经跟娱乐公司签约,此次其实是出道试水。

     像邵暖这种纯粹冲着一百万来的,额……估计独此一人了。

     凯文沉吟片刻,道:“我听说后面还有回转合作任务之类的,把其他人都得罪光了,拿到冠军也很困难。”

     邵暖顿时犯愁了,原来这不仅仅是双人竞技游戏,还有临时组队背后捅刀等一系列需要演技的任务。

     她撅起嘴唇,亮粉色的唇膏涂在上面,平白无故就添了几分娇艳。

     此刻轻轻撅起,更是柔弱得惹人怜惜。

     美人愁烟轻笼,凯文都不忍心了。

     他试探着问盛嘉言:“男神,要不我们角色定位就按邵暖说的那样,辛苦您搞好外交?在合适的时候也跟其他明星释放点善意,缓解下关系。”

     盛嘉言无可无不可地“唔”了一声,凯文却从他轻敲桌面的轻快节奏中,早就看穿了他的心思,暗忖道:“被粉丝感动死了,想帮帮人家就直说嘛!没事傲娇个什么劲儿……”

     **

     节目发布会很快开始,会场里记者已经等待多时,一对对嘉宾走过来,镁光灯闪成一片,整个大厅亮如白昼。

     邵暖挽着盛嘉言的手臂,踩着一双土耳其蓝白色波点高跟鞋,身上一条简洁利落的齐膝裙,印花构图复杂色鲜斑斓,一头短发被打理得蓬松有型,整个人少了几分平常的锐利,多了好几分俏皮。

     登台前,盛嘉言低沉的声音在耳边轻语,音色迷人如大提琴,话语也让人沉醉:

     “邵暖,你今天很美。”

     邵暖莞尔一笑,眼睛波光潋滟,她同样轻声认真回:“嘉言,你今天很帅。”

     **

     七组嘉宾在台上站好,不知道节目组是不是故意安排,盛嘉言这组紧挨着白璐瑶他们。

     邵暖不着痕迹地跟盛嘉言换了位置,夹在他和白璐瑶之间,朝台下灿烂地笑出一口白牙。

     主持人念完一长串赞助商名单之后,简单介绍了节目内容,便开始活跃气氛的采访时间。

     首先,按照顺序从左到右,依次采访明星参加节目的动机和感受。

     自然,所有人都说了一堆冠冕堂皇的话,盛嘉言也不能免俗。

     邵暖脸上笑容更加灿烂,盛嘉言眼尾余光瞄到,顿觉十分碍眼。

     采访完明星,自然轮到这些幸运粉丝。

     邵暖正等着主持人再次从左q到右,谁知,主持人不按常理出牌,劈头就问邵暖:

     “邵暖小姐,跟史上最帅歌神组队竞技,您又是他的真爱粉,据说男神又那么体贴照顾你。那么大家就好奇了,邵小姐你究竟有没有对男神动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