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千里之外
    绸缎丝滑的料子两侧镶着漂亮的蕾丝,宽缎面从邵暖左边肩膀单侧绕出,遮住半面胸,从两条长腿间绕到背后,与另一条宽缎面交叉成十字状,在胸前打了一个漂亮的大蝴蝶结,巧妙地遮住形状优美的前胸。

     盛嘉言刚简单冲洗了一下,未着片缕,只用单薄的床单遮住下半身,结实的胸膛露出来,落落大方地打量从浴室出来的邵暖。

     邵暖丝毫不觉羞涩,单手叉腰,俏皮地歪头,问盛嘉言:“美不美?”

     盛嘉言倾身上前,蝴蝶结轻轻一拉,邵暖被拉到床边。

     再稍一用力,蝴蝶结应声而落,美得惊人的弧度展现在眼前。

     刚刚沐浴过的皮肤泛着红润的光泽,吸一口气,鼻腔里都是清新的气息。

     邵暖做作地捂住胸前,装作惊慌失措道:“男神,你一定要让你的粉丝把自己包成礼物送上门吗?”

     盛嘉言眼底眸光转暗,挑起邵暖的下巴:“我只需要你这一个粉丝当礼物。乖,小粉丝,让男神瞧瞧。”

     邵暖故作扭捏地往后退,盛嘉言饶有兴致地陪她玩。

     他不由分说地拽住她的胳膊,将她拉上床,圈在怀里。

     邵暖抽抽噎噎:“可人家……人家好害羞嘛!”

     盛嘉言耐心十足地握住她捂得严严实实的手:“乖,放轻松,让男神摸一摸。”

     邵暖揉揉眼睛,声音如前面一样楚楚可怜:“可是男神,你的台词怎么突然这么猥琐?是不是年纪大了的老男人都这样?”

     盛嘉言:“……”

     他眼角直抽抽,额上青筋几乎要暴跳出来。

     盛嘉言双手用力拽开邵暖的手,交叉在她头顶,往上一拖就把她拖到床头,一只大手按住她不安分的两只爪子,泛着幽深火焰的双瞳对上她含着笑意的双眸,唇瓣堵上她放肆乱语的红唇。

     火热的身躯覆了上去,他的膝盖分开她的两条腿,嘴里含糊不清道:“这就让你这小姑娘看看,老男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唔……”

     **

     盛嘉言穿着一条色彩斑斓的沙滩泳裤,戴着墨镜在沙滩椅上斜躺,留神瞧着不远处在浅水区扑腾的邵暖。

     邵暖筋疲力尽地爬上岸,盛嘉言也不起身,抛过去一条毛巾让她缓缓,还欠揍地冷嘲热讽:“小粉丝,体力不行了吧?年轻人啊,就是缺乏锻炼。”

     邵暖瞪他一眼,看来年纪大真是男神的死穴,翻来覆去找补这么多次,也不嫌麻烦。

     可惜她此刻没什么力气,连瞪人都像在娇嗔。

     盛嘉言哈哈大笑,起身站起来,一把将邵暖斜斜抱起,公主抱一直抱到房间浴室里,打开花洒,变身细心男神,帮她冲掉身上的海水和细沙。

     只是冲洗过程中,总免不了吃吃小豆腐。

     这里捏一下,那里揉一把。

     邵暖舒服地直哼哼,索性闭上眼,任盛嘉言揉来揉去,还吩咐着:“这边多揉两下,那边够了……”

     揉来揉去,两人又揉到了床上去。

     大汗淋漓地从床上下来,终于冲洗最后一遍相安无事的单纯澡,俩人手牵手去酒吧喝下午茶。

     这个小岛面积不大,三三两两的游客很多都出海钓鱼或者潜水,偌大的海滩上看不见几个人影。

     岛上气氛如此悠闲,俩人的脚步都闲适无比,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盛嘉言:“一会儿去买个面罩和呼吸管,我先教你浮潜。”

     邵暖:“我游泳都不会,怎么浮潜?”

     盛嘉言弹她脑门:“笨!浮潜比游泳更简单。”

     邵暖将信将疑:“网上是有人这么说过,可是我还是想不通。”

     盛嘉言:“我看你练习的蛙泳,其实你姿势练得差不多,只是还不会换气。浮潜可以先帮你解决不会换气的问题。等你完全克服了对水的恐惧感,我们再练习呼吸。”

     邵暖:“哦……好。”

     盛嘉言看着邵暖有点呆滞的脸庞,突然觉得好可爱,忍不住低下头,亲了亲她红润的脸颊。

     到了这种关键时刻,邵暖从来都不会呆。

     她立刻伸手勾住盛嘉言的脖子,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

     吃过美味吞拿鱼三文治,喝过香浓的咖啡,两人在岛上唯一的商店里,帮邵暖买了呼吸器和面罩。

     回到房间,两人互相替对方抹了一层厚厚的防水防晒霜,在空无一人的浅水区,手拉手下了水。

     这一片脚底大多是柔软的细沙,偶尔一小片已经死去的珊瑚群,几条小鱼围着游来游去,大片的鱼群都在岛屿另一侧的珊瑚区。

     这边的海水也较另一侧平缓,因此平常人烟稀少,特别适合邵暖这种游泳练习生。

     盛嘉言帮邵暖给面罩做好防起雾措施,给她戴好,示意她张开嘴巴,练习用嘴呼吸。

     邵暖不习惯,鼻子里漏气,面罩很快就雾气蒙蒙。

     盛嘉言再次帮她处理好,索性捏住她的鼻子,让她继续练习。

     邵暖像一条搁浅的亮白色蓝条纹的鱼,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呼气吸气。

     盛嘉言脸上的笑容很是揶揄,邵暖用手做stop手势,示意他可以放开手指,他却挑挑眉毛,含笑看着她,就是不放手。

     无奈之下,邵暖施展呵痒*,朝盛嘉言腰腹部进攻,光滑的手指摸来摸去,顺着腰侧向上延伸到腋下,盛嘉言登时收回捏她鼻子的手。

     他也不回击,用嘲笑幼儿园小朋友的眼光瞄了她一眼,自顾自地拿起呼吸管,帮邵暖在面罩后面绑好呼吸器,一头塞她嘴里,帅气地一打响指:“下水!”

     邵暖心一横,一头扎进水里,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就翘了起来,她慌张地立刻要站起来。

     盛嘉言在水下抱住她,指着她的嘴,告诉她要呼吸。

     邵暖对上他镇定的眼神,慢慢的,动作变得舒缓起来。

     盛嘉言帮她舒展开身体,让她先感受四肢展开,头朝下,漂浮在海水中的感觉。

     有深得自己信任的资深教练在一旁护法,邵暖的心,神奇地镇定下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在水里终于不会紧张地拼命做练习好的游泳动作,而是飘飘浮浮,开始慢慢享受起水里漫游的感觉。

     休息时,盛嘉言称赞道:“邵暖,你进步很大嘛!”

     邵暖说:“我唯一弱点就是不会游泳。等我学会游泳,就又少了一层恐惧,多了一分安全感。总有一天,我能强大到无懈可击!”

     不就是学个游泳,怎么上升到如此高的精神境界?

     盛嘉言淡淡道:“你高兴就好。”

     不料,邵暖反问他:“男神?要不要我陪你练练开车,你也可以克服一下心理障碍?”

     这姑娘,哪壶不开提哪壶,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盛嘉言黑着脸:“我有司机,不用自己开车,掉份儿。”

     话音未落,盛嘉言站起身,拽起邵暖的胳膊把她往水里带,“休息够了!继续练习!”

     有盛嘉言在身边,学习游泳终于不是一件痛苦得想死的事情了,邵暖慢慢地从中得到不少乐趣。

     她戴着面罩,睁大眼睛,在洁白的细沙里寻找一条条游到浅滩的鱼。

     马尔代夫的鱼,色彩斑斓,造型各异,即便在浅滩,也总能有惊喜。

     邵暖在水下伸着一根手指,对着划过的小鱼指指点点。

     每看到一条漂亮的鱼,总是想立刻就跟盛嘉言分享。

     盛嘉言最喜欢看邵暖生机勃勃的样子,虽然这些鱼他都看了无数次,可此时此刻,在水里牵着她的手一起游来游去,即便一条最普通的鱼,也变得分外美丽。

     夕阳逐渐西下,盛嘉言从水里站直时,看见夕阳染红了半边天,在半片靛蓝的海面上洒下一层碎金。

     四周空无一人,盛嘉言沉吟片刻,复又展平身体入水,沿着邵暖游了一圈。

     邵暖正浮在海水中,聚精会神地观察着不远处那小片珊瑚上在吃晚餐的鱼。

     盛嘉言悄悄游到她的身畔,仔细观察她比基尼的造型。

     邵暖比基尼的上半身,从胸前绕到脖颈后系了一个蝴蝶结,背部,也是简单的系带装。

     而泳裤,则是正常从下往上套穿式,周围一圈小裙边,俏皮可爱。

     悄悄的,盛嘉言先装作抚摸她后背,一只手在水下轻轻解开她背部的系带,却按住不放。

     另一只修长的手,轻轻巧巧,几秒之间就抻开她脖颈上的蝴蝶结。

     随即,他用力一拽,两条结实的大腿朝后一蹬,转眼间,就攥着邵暖的比基尼上半身小可爱,游到几米开外。

     胸前忽然一凉,邵暖低头一瞧,自己居然真空了!

     “啊!”

     她尖叫着由游泳改为站立,双腿半蹲撑住身体,只露出一个头,气急败坏地喊:“盛嘉言,你给我回来!”

     终于报了这久远的水底脱衣之仇,盛嘉言恨不得弹上一段最激烈的旋律热烈庆祝。

     他学着邵暖以前的样子,摇了摇手里的比基尼,戏谑地说:“小粉丝,要不要我把衣服扔沙滩?”

     邵暖在水底双手抱胸,低眉敛目,可怜兮兮地哀求:“亲爱的男神,亲爱的盛嘉言,求求你把衣服还给我嘛……”

     “多求几句。”

     邵暖恨得牙根痒,无奈形势逼人,她不得不低头继续谄媚:“男神,你最帅最大方,快把衣服还我!”

     “我年纪又大,人又小气。”盛嘉言凉凉道。

     靠!

     这话说得对极了!

     邵暖咬咬牙,再求一句:“嘉言,你最帅最最帅!我最爱你了!快还给我!”

     开够了玩笑,盛嘉言又欣赏了一会儿她气急败坏的表情,便打算游过去还她衣服。

     谁料,性急的邵暖等不到他,当机立断决定自力更生。

     她见四下无人,便在水里朝着岸边的方向,以蛤.蟆.功的行走方式,蹲着往前走。

     到了实在无法遮掩的地方,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胸飞速起身,向岸边一通狂奔。

     洁白的水花溅起一朵朵,终于脱离水面,奔到几步之遥的沙滩躺椅。

     邵暖躬腰捡起躺椅上的蓝色大浴巾,三两下就把自己围得严严实实。

     她吁出一口长气,扭头挑衅地看向水里的盛嘉言,愤恨地竖起一根中指。

     盛嘉言目瞪口呆。

     靠,这也行!

     真是服了你了,姑娘!

     **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

     正当邵暖和盛嘉言在马尔代夫玩得乐不思蜀时,刘淑娴的一通电话,将邵暖一下子拉回现实:

     “邵暖,你立刻回德国,有一件很严重的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