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湘西之旅
    然而,我翻到的最后一个故事,却让我有了不得了的发现。

     故事讲得是,在很多年以前,具体的朝代没有写明,在湘西地区出现了一只有通天彻地能力的僵尸,名曰不化骨。

     《子不语》把僵尸分成八个种类: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僵、游尸、伏尸、不化骨。

     不化骨已经修炼到了僵尸的顶峰,僵尸集天地怨气,取天地死气,晦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三界摒弃在众生六道之外,浪荡无依,流离失所,身体僵硬,在人世间以怨为力,以血为食。

     这只不化骨出现以后,为祸周围百姓,一时之间尸横遍野,引来当世的正义之士前去讨伐。

     然而不化骨的能力已经登峰造极,不止力量通天,而且生出了智慧,当世的大能联合布置天雷大阵,引九九八十一道天雷雷劈不化骨,却也只能重伤不化骨却无法将之消灭,不化骨的恢复能力极强,如果不能彻底将它消灭,它在极短的时间内便能恢复如常。

     为了阻止他逃走,当时赶尸一脉的当家,以自己的性命为引,暂时镇压了不化骨,然后由八位道门大能,竭尽全力用自己毕生的功力和自己的生命布下一个大阵,将不化骨彻底镇压在阵法之下。

     这个阵法的名字叫做“八棺锁魂阵”,由盛放着八个大能的棺材,将不化骨围在中间,深埋地下。

     然而最令人惊讶的是,这段故事的最后,有一个用毛笔写的几个小字:“天赦入命,逐入八棺,可破此阵”。

     看到这一行毛笔字,我吓得浑身是汗,刘若曦和王瑜全都是天赦入命,王顺和他们显然正在收集天赦入命的人的魂魄,如果我没猜错,他们的目的,正是破解八棺锁魂阵,放出不化骨。

     我将这几页纸用手机照了下来,发给了袁涛和柳如花,过了一会,却是王松先联系我,王松问了我关于我看到的故事的全部内容,说会详细调查这件事,如果他们真的要放出不化骨,毫无疑问将是一场灾难然后让我们二十四小时开机保持联系。

     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我们接到了王松的消息,他说他调查了相关信息,问了几个很有资历的前辈,都说这件事是真的,而且根据调查,首都范围内近期已经有七名年轻人被拘走魂魄,根据测算,他们全是“天赦入命”命格。

     王松的调查结果与故事中破解八棺锁魂阵的方法极为相似,基本上可以断定他们要破开阵法,放出不化骨。

     按照王松的说法,他已经将情况上报了高层人员,过了不久,我们调查二科的三个人,便同时接到了任务。

     任务由民管总局一把局长亲自部署,这次任务以阻止不怀好意的人放出不化骨为目标,我们作为先行军,先去探查情况,一科的调查员随后也将与我们会和。

     我已经与王顺和打过一次交道,知道此人心狠手辣、诡计多端,我们二科的三个人根本不够看,所以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冷若冰打了电话,因为有她在,我们的生命会得到很大的保障,比如上次我中了陈刀的飞刀上的毒,如果没有冷若冰,我可能就已经死了。

     想到此处我十分惭愧,冷若冰之前就多次救我性命,后来更是用十年寿命换回了我的命,而我却还要麻烦她。

     没想到冷若冰听完我的话以后,立刻就答应了我的请求,与我们一同前去湘西。

     不久之后,我们便登上了去往神秘湘西的火车,而且这次是一行四人,除了调查二科的三个人,还有冷若冰。

     比较尴尬的是,柳如花一见到冷若冰就开始面无表情的盯着她,即使脸皮厚如冷若冰,也被盯得发毛。

     冷若冰偷偷问我:“那位小姐姐怎么总盯着我,我也没得罪她啊,难道她是个蕾丝爱上我了”?

     我叹了口气:“大概是吧”。

     火车上我们四个坐在一个四人位上,我和袁涛坐一边,冷若冰和柳如花坐对面,隔着一条过道,坐着一个三十多岁十分健谈的女人,这个女人自称姓王,是去湘西那边经商的。

     我们四个人反正无聊,为了避免冷若冰和柳如花的尴尬不再发生,我们与那个女人聊了一会,过了一会,我便觉得有些累了,我见冷若冰和柳如花都靠在座位上昏昏欲睡,我也靠着椅子上,意识开始慢慢模糊。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声惨叫声吵醒,声音正是来自我身后的座位,我站起来一看,只见一个男子捂着肚子在座位上痛苦的挣扎,他的肚子胀的很大,与身体严重不成比例,接着从这个男子身上便传来了阵阵臭味,他竟然腹泻了。

     冷若冰见此,先是皱了皱眉,然后立马冲到男子身边把脉,我有些惊讶,如此气质出尘的女子,竟然可以不顾污秽的对人施救。

     冷若冰摸完男子的脉象后,将一颗我不认识的草药塞进那男子的嘴里,让他嚼碎咽下,接着那男子便吐出一口腥臭味的黑色液体。

     冷若冰站起来,轻声对我和袁涛说道:“他中蛊了,是疳蛊”。

     疳蛊,又称做“放蛋”、“放疳”、“放蜂”。制法是在端午时捉蜈蚣、小蛇、蚰蜒、蚂蚁、毒蜂、蝉、蚯蚓等加头发,晒干后研为粉末,供奉在瘟神像前,久而成蛊,之后放于饮食中就可毒害人。

     我看了看还在地上挣扎的男子,问冷若冰道:“你能解疳蛊吗”。

     冷若冰轻轻点了点头,说道:“疳蛊只是极普通的蛊毒,解蛊很简单”。

     一直一言不发的袁涛突然开口道:“此人既然是被人下蛊,肯定是他得罪了人,如果贸然解蛊,下蛊之人就会被反噬,到时候就变成我们得罪下蛊之人了”。

     对于蛊毒我了解的不多,便看向冷若冰,说道:“你觉得呢”?

     冷若冰咬了咬嘴唇,说道:“师父说过,医字脉需秉承悬壶济世、治病救人的宗旨,如果不马上解蛊,此人再过片刻就会没命”。

     我又看了一眼柳如花,柳如花也皱起眉说道:“不错,我们密宗秉承的也是这个理念,宗旨之一就是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的,见死不救这样的事,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说罢,冷若冰和柳如花一起盯着我,等着我做最后的决定。

     我盯着冷若冰,坚定的说道:“解蛊”。

     冷若冰翻出一枚丹药,又向周围的人要了热水,硬塞进中蛊的男人嘴里,男人被烫的龇牙咧嘴却也不敢吐出来,过了一会,男子突然开始剧烈的腹泻,胀起来的肚子慢慢也恢复正常,随即乘务员赶到后,捏着鼻子和几个乘警将男子抬走。

     冷若冰眉头略微舒展,说道:“刚才我让他用开水服下用雄黄、蒜子、菖蒲三味药材炼制的丹药,他已经泻去恶毒,疳蛊已解”。

     我低声对冷若冰说道:“辛苦了,你之前喂给那人的草药是什么”?

     此时车厢已经满是恶臭,冷若冰用衣袖掩鼻,回答道:“是灸甘草,取一寸嚼之,如果咽汁随之吐出,即为中蛊”。

     我见这节车厢已经不能呆了,便想带着他们俩去别的车厢看看有没有座位,我叫了一声过道对面的女人,想让她也跟我们一起去,没想到她面色苍白的趴在桌子上,已经失去了意识。

     冷若冰看了看她,皱着眉说道:“看来她就是下蛊之人了,由于蛊术被我们解了所以她遭到了反噬,不过疳蛊并不是什么厉害的蛊毒,她只是会虚弱一段时间,没想到她就在我们旁边”。

     我点了点头,说道:“人我们已经得罪了,反正我们也不可能杀她灭口,干脆三十六计走为上,让她找不到我们”。

     我们从车厢出来后,直接找乘务员补了卧铺,第二天中午,我们便到了湘西,期间那个下蛊的女人一直没有出现。

     按照袁涛接收到的指示,我们又坐了几个小时的汽车,直到傍晚,我们才到一个不知名的小镇落脚。

     期间冷若冰介绍了一些关于蛊术的事。

     制作常见的蛊,一般都是在端午节,借着阳气极盛的时候制药,功效多是让人病或死。大多数的蛊毒,都是用蛇、蜈蚣之类的毒物来制作,因其剧毒,一触即死。

     常见的蛊的种类大致分为十三种:螭蛊、蛇蛊、金蚕蛊、篾片蛊、石头蛊、泥鳅蛊、中害神、疳蛊、肿蛊、癫蛊、阴蛇蛊、生蛇蛊、三尸蛊,今天那个男人中的便是疳蛊。

     辨别是否中蛊的方法有三种,第一种是让疑似中蛊之人咀嚼生黄豆或黑豆,如果没感觉到腥臭,即为中毒。第二种便是冷若冰用的方法,让疑似中蛊之人咀嚼灸甘草,咽下去后吐出黑色汁液,即为中毒。第三种是用银针插入一个煮熟的鸭蛋内,然后将银针含入口中,一个小时以后,如果鸭蛋变黑,即为中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