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发疯的袁涛
    在龙婆的药蛊和冷若冰的医术治疗下,我的伤好的非常快,才几天时间我就恢复了七八成,我发现我每经历过一次重伤,身体的恢复能力就强一些,按理说这次我已经伤及了内脏,不死也不是那么容易好的,可我偏偏靠着强大的身体强度和恢复能力,奇迹般的活蹦乱跳,想来这么不可思议的事在任何医院都是个异数。

     我们所在的山洞,是八神山外围附近天然形成的,龙婆将我们救出来以后,直接就上了八神山。山洞门口洒满了粉色的粉末,阿幼朵说这是龙婆专门防毒虫的东西,效果非常好。

     听到阿幼朵的话我才想起,她是龙婆的徒弟,想必龙婆就是将阿幼朵带离黄泉寨的人。

     我恢复行动以后,就开始负责所有人的伙食,山中毒虫虽多,兔子、獐子之类的动物也不少,袁涛早就吃过我做的饭,主动要求去打猎,我在山洞中养伤的这段日子,过的倒也轻松愉快。

     那晚以后,冷若冰又恢复了没心没肺的样子,仿佛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大家伤养的都差不多了,便开始探讨下一步的行程,按照龙婆的说法,我们要去的地方,在八神山顶上的某个地点,龙婆本想待我们伤好得差不多,便离开此地与赶尸匠人回到日月客栈,阿幼朵一阵软磨硬泡,将龙婆和赶尸匠人留了下来。

     龙婆和赶尸匠人能留下来是再好不过的,我们此行的目的其实是阻止张顺和他们破解八棺锁阴阵,放出不化骨,如果有他们相助,成功的几率有高了几分。

     老钱将我们从屋子里就出来以后,便自行离开了,不知道此时到了何处。

     龙婆逗阿幼朵:“你有那小子就行了,还要师父干什么”?

     阿幼朵嘻嘻笑道:“他就是个贱人,哪有师父你和师哥重要”。

     龙婆仿佛非常吃这一套,笑眯眯的摸了摸阿幼朵的头,说道:“你开心就好”。

     我心道真是不同人,不同命,龙婆对阿幼朵却非常宠溺,对冷若冰和柳如花很不错,对我却从来就没有过好脸色。

     有他们在我信心大增,现在只想赶快完成这里的事,赶赴与师父李淳风的一年之约。

     八神山外围,孕育了大量的毒虫毒物,连很多植被都带着毒,好在有龙婆和阿幼朵在,这些倒不成问题,最难的是走到八神山的中间部分,到处飘散着粉色的雾气,是有毒的瘴气,瘴气的范围非常广,不是闭气就能走进去的,大多数的寻宝者,都是折在这瘴气之内。

     这里需要金蚕蛊的分泌物,才能规避瘴气,之前用回春丹与龙婆交换,已经有了几人份的分泌物,龙婆将金蚕蛊召唤出来,让它吐出不少丝状的物体,保证人手一份分泌物,我们将分泌物涂抹在布上掩住口鼻,才敢进入瘴气。

     瘴气中,视线之内全是一片粉色,我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也没走出这片瘴气,我们不敢在此多做停留,自然也不敢休息,只能接着向山上走去。

     越往山上走去,瘴气越浓厚,慢慢的竟然连走在我前面的袁涛都看不清了,我停下来回头看了看冷若冰,她不知我停下,差点撞在我身上,皱着眉看着我,意思应该是想问我怎么停了下来。

     我想示意让她和她后面的柳如花、阿幼朵跟紧点,这里瘴气太浓,走丢了就麻烦了。

     刚想开口,前方突然响起了雷电的声音,我能辨别出是袁涛的术法,显然是与人动了手,这片瘴气之内一切生物都不能生存,地上连一点植被都没有,那么袁涛在跟谁战斗?

     我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不会是袁涛跟龙婆母子俩动起手了吧,我对冷若冰比了个手势,连忙向声音的方向跑去。

     我赶到屠黯身边的时候,他正举着掌心雷在原地向四周看来看去,龙婆和赶尸匠人就在他身旁,也是神情怪异的看着周围,我松了口气,幸好不是他们打了起来。

     我问袁涛发生了什么事,袁涛向四周看了看说道:“我正在赶路,一回头发现你没了,怕你出什么事,便将龙婆和赶尸匠人也叫住,没想到突然一个猴子大小一样的东西以极快的速度扑向我,幸亏我反应快,用胳膊挡住了他,但是我刚想用掌心雷打他的时候,它却又跑的无影无踪了,你看他还把我抓伤了”。

     袁涛的胳膊上,多了五个血爪印,我问龙婆,是否知道这瘴气里的怪物是什么东西,龙婆先是看了看袁涛的伤,确定没有毒性以后,说道:“这八神山我也来过几次,从来没见过这种能活在瘴气中的生物,不过既然我们能靠金蚕蛊的分泌物穿行在瘴气中,有异兽能生存在这瘴气之中也不是不可能”。

     我点了点头,说道:“大家要加强防范,跟紧前面的人,谁要是再看到那个怪物就喊出来”。

     我们继续向山上走,我发现我前面的袁涛身体开始有些摇晃,每走一段时间便停下来喘气,袁涛是道门正统,体力极好,不应该如此不堪,事情肯定不对劲,我叫住袁涛,“你没事吧,不然休息一下,你看起来好像有点累”。

     袁涛又喘了两口粗气,一边向前走一边说道:“可能是之前的伤还没痊愈,还是继续走吧,等出了这瘴气再休息也不迟”。

     我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去,过了半响,袁涛身形越来越稳,也不再停下喘粗气,我以为他已经恢复正常,没想到他突然转过身,一拳头像我砸了过来。

     我向旁边一闪,躲开了他的攻击,向后退了几步,连忙喊道:“袁涛有问题,都离他远点”。

     我们各自分散,将袁涛围在中间,袁涛只是站在原地,低着头,动作显得非常诡异。

     过了半响,袁涛猛然抬起头望向我们,我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袁涛已经没有了本来的面貌,他的眼睛变得血红,脸上长起了褐色的绒毛,嘴巴张大到非常夸张的程度,露出两排又尖又细的牙齿。他像是在寻找什么一般,挨个打量我们,抽了抽鼻子,最后将目光定格在阿幼朵身上。

     阿幼朵被袁涛的样子吓得一哆嗦,缩到了柳如花的身后,瘴气对蛊虫的影响极大,就连龙婆也将金蚕蛊藏在身体里,它更是不敢召唤绿玉蜂。

     袁涛看着陈思宇,露出了一个十分诡异的笑容,举起拳头打了过去,此时的袁涛出招完全没有章法,只是一味的乱打,完全没有他平时那种飘逸的感觉。

     柳如花在自己身上加持了术法以后,挡住了袁涛的拳头,却被震的连连后退,幸亏被冷若冰扶住,否则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像怪物一般的“袁涛”,竟然变得力大无穷。

     袁涛将柳如花震开以后,改变方向,向阿幼朵扑了过去,我连忙用赤霄拦在他俩之间,袁涛见我挡住了他,再次向我打了过来,我弯腰躲过,一剑向他刺了过去,我怕伤到他的身体,所以只攻向他的肩膀,我的剑抵在他身上以后,竟难以寸进,我暗暗加力,依然没有效果。

     我躲过袁涛的一招,连忙向后退去,此刻我才发现,我的赤霄剑身上满是铜锈,别说锋利了,就连切菜都困难。

     袁涛见我躲开并不追击,转身一个加速,跑到阿幼朵面前,一把将阿幼朵扛在肩上,转身便想逃走。

     冷若冰掏出银针刚想发射,又犹豫一下,放了回去。

     此时赶尸匠人已经变化为僵尸之体,握着庖丁冲了过去,我大声提醒道:“小心,别伤了他们”。

     赶尸匠人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庖丁,将它收了起来,继续朝袁涛追去。

     袁涛速度不算快,而且肩上扛着一个人,三步两步便被赶尸匠人追上,袁涛气呼呼的盯着赶尸匠人,如果不是他,他已经跑远了。

     赶尸匠人首先动手,与袁涛斗在一起,赶尸匠人的僵尸之体力量极大,此时的袁涛本不是对手,但是他凭极大的力气,竟与赶尸匠人斗的不相上下。

     赶尸匠人怕伤到他们二人,打得处处缩手缩脚,一个不小心被打中砍中手臂,顿时身形顿了一顿。

     我见赶尸匠人不敢出手,招呼柳如花和冷若冰将袁涛围在中间,我们刚要动手制服他,龙婆却从我身边路过,朝着袁涛走了过去。

     袁涛见龙婆走近,举起拳头便砸,龙婆轻松躲过,一巴掌打在他脸上,袁涛晃了晃脑袋,身体慢慢的倒在地上。

     龙婆拍拍身上的土,昂着头说道:“一群废物,还得让我这个老太婆出手”。

     我忙将阿幼朵扶起来,赶尸匠人面无表情的恢复正常,我对龙婆嘿嘿一笑,道:“前辈果然厉害,晚辈佩服”。

     龙婆连看都不看我,轻轻哼了一声说道:“再油嘴滑舌,我让你跟他躺在一起”。

     言毕,她走到阿幼朵面前,像变了个人一样,眉开眼笑的对阿幼朵说道:“宝贝儿,受伤了么,哪儿疼,你哪儿疼我卸躺着那小子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