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仿佛身体被掏空
    陈刚指着张恒问袁涛:“这玩意是丧尸”?

     “对,这玩意行动缓慢,很好对付,你赶紧去干掉他,小心别被他伤着”。

     陈刚举起强光手电,朝着张恒的脑袋猛的砸了下去,张恒顿时头破血流,然而动作却毫不停歇,陈刚被张恒抓住肩膀,一下扔出去几米远。

     我见形势不妙,想先去解决了张恒,红衣厉鬼却先我一步,朝我扑了过来,我挡住红衣厉鬼的攻击,连忙喊道:“你们自保吧,我实在脱不开身”。

     按照电影里的情节,我拼命跟反派角色单挑的时候,其他人一般会说:“不用管我们,你自己小心”。

     但是此时我身后却传来了三声“草”,其中还夹带着柳如花的声音……。

     如花姐你的形象完全崩坏了好吗,冰山女神的形象荡然无存了好吗。

     我虽然在纯阳符和修持法的作用下,实力提升一大截,但是与红衣厉鬼打斗的方法却全然与人类不同,比如上次与刘明对打,我的攻击就算被防住,也有拳拳到肉的感觉,而打在红衣厉鬼身上,就像是打在一团棉花上一样,虽然我能感觉到我的攻击已经奏效,却缺少了打击感。

     打击感毫无疑问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没有打击感,很多格斗技巧都不能使用,因为我无法通过对方的反应来判断是否应该出打出下一击。

     而且红衣厉鬼现在的速度依然比我快了不少,我奋力反击还是被它抓了好多下,身上满是血痕,衣服都快变成布条了。

     我心一横,在这么打下去我必死无疑,还不如跟它拼个鱼死网破,我干脆舍弃防御,只守住身体上几个重要的部位,宁愿挨几下也要反击,说不定过了子时我们能够得救。

     我趁着红衣厉鬼再次扑向我的时候,身体微微向旁边一侧,红衣厉鬼的利爪插在我的肩膀上,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倒吸一口凉气,我强行忍住剧痛,一拳砸在它脸上,虽然依旧没有击中的实感,但是她的脸明显扭曲了不少,倒飞回去。

     我连忙捂住肩膀,好在血没流多少就止住了,应该是柳如花功法的作用。

     我趁机看了一眼袁涛那边,张恒起尸以后,虽然速度不快,但是力大无穷,好在柳如花和陈刚一直跟它缠斗,倒也没什么威胁。

     袁涛在我身后喊道:“守一,你他妈找死是吧,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到子时了,你拖着打,过了子时你再虐它”。

     我心里暗暗发苦,我也想拖延时间,可是红衣厉鬼的攻击带来的压力实在是太大,若不是我死命守住要害,早就像张恒一样被挖了心了,按照这样的情形,别说一个小时,再想坚持半个小时也十分困难。

     我深吸一口气,再次朝着红衣厉鬼攻了过去,它像是被我之前的攻击打出了怒气,无论我怎么出招,它都与我硬碰硬的打,一会功夫,我身上已经满是鲜血,而红衣厉鬼只是身体变得有些暗淡。

     我的腿已经开始颤抖,我感觉到我身上的力量正在慢慢流失,我强打精神稳住身形,摆出防御的姿势,这样的状态,红衣厉鬼想要打败我多少还需要一点时间。

     红衣厉鬼再一次朝着我攻了过来,我双臂交叉护住胸口,想硬抗一击,没想到红衣厉鬼趁着我专注于防御的时候,从我身边绕了过去,径直飘向背对着它的柳如花,我大惊之下,连忙用尽全身的力气冲了过去。

     红衣厉鬼的速度比我快,我根本不可能从背后追上它,我望着它的背影,心里一阵绝望,柳如花几乎是必死之局。

     然而红衣厉鬼并没有在柳如花身上留下血窟窿,而是突然转身,将目标转到了我的身上。

     此时我正全力向它跑去,根本来不及闪避或者作出防御的动作,红衣厉鬼的一只手,直接插进了我的腹部。

     我身体的全部力量仿佛被瞬间掏空,我提不起一丝的力气,甚至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只是感觉越来越冷,身体越来越沉重。

     我趴在地上,血液从我腹部的伤口处向外流淌,此时我完全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只有无法言表的悔恨,我恨我自己为何如此弱小,因为我的无能,害死了袁涛和柳如花。

     红衣厉鬼像是在嘲笑我一般,在我面前停留了片刻,便朝着袁涛和柳如花的方向飘去。

     就在我以为一切结束了的时候,一柄古朴的剑突然从天而降,贯穿了红衣厉鬼的胸部,将它定在地上,红衣厉鬼甚至来不及做任何动作,便变成一大团黑气消失了。

     接着出现了一个男人将剑从地上拔了起来,背在背上,缓步向我走了过来,恍然间我听到了袁涛和柳如花大喊我的名字,然后我的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在一片黑暗之中,我看到一团团绿色的光球涌进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温暖,待绿色光球消失以后,我再次陷入黑暗。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小木屋里,我的腹部缠着一圈圈绷带,我试着移动身体,全身的骨头却像是散架一般,疼的我呲牙咧嘴。

     一个穿着破旧军大衣,将灰白的头发扎成马尾形状的老者走进了我的视线。

     “不错,醒的比我想象的快多了,不愧是先天道体”。

     言毕,老者将一个药丸塞进了我的嘴里,药丸入口即化,我甚至还没尝出药味,便流入了我的喉咙里。

     我问老者:“你救了我”?

     “准确的说,是我师弟救了你,你身上的伤不轻,我可没有救你的本事”。

     “我朋友们都怎么样了”?

     “除了那个被变成行尸的倒霉蛋,其他人都没事”。

     我松了口气,袁涛和柳如花没事就好,多亏了眼前的老者除掉红衣厉鬼,我们才能躲过一劫,我本想跟他道谢,可是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让我不得不警觉起来。

     他知道我是先天道体。

     先天道体会被邪修和邪物觊觎,如果这老者是看中了我的肉体,那我可就任君采摘了。

     我本就不是个能藏得住话的人,所以干脆直接问老者:“您不会是看中了我的先天道体,想把我炼了吧”。

     老者听后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我李淳风还没龌龊到用活人炼器的地步”。

     “那您龌龊到什么地步了”?

     李淳风依旧保持着笑容,可我还是能看到他额头上的青筋,我连忙闭口不言,看来爱胡说八道这个毛病应该改改了。

     我后来了解到,就在那晚我们险些被红衣厉鬼的时候,李淳风正巧从那个地方路过,察觉到学校里阴气流动异常,便顺手解决了红衣厉鬼,那个时候我已经生命垂危,他用特殊的手法护住我的心脉,然后让他专攻医术的师弟为我施救,我才有命躺在这。

     袁涛和柳如花都是民管总局的老人,民管总局虽然不是专门处理灵异事件的机构,但是他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实力都很强大,可即便如此,还是被红衣厉鬼虐的差点叫爸爸,而我两种术法加身,加上我先天道体的优势,还是跟红衣厉鬼有着不小的差距。而眼前的这个李淳风,却用轻描淡写的一剑直接将其抹杀,实力之强简直匪夷所思,起码以我现在的眼界来看,他绝对是个强大到不可思议的绝世高人。

     当然,李淳风本来也是个罕有敌手的绝世高人。

     我清醒以后,只在床上躺了一天,便能够下地活动身体,除了有时候动作过大牵动伤口会有些疼痛,其他基本无碍,我不禁感叹李淳风给我吃的药果然有神效,不过此时我面临一个十分尴尬的问题,除了喝水和吃药,我滴米未进,饿的都快出现幻觉了。

     我向李淳风反应了这个问题,李淳风一拍脑门:“我是练过辟谷的,忘了你还没吃饭这回事了”。

     我听的一脸懵逼,“练……练屁股,练成以后可以不排泄反复吸收么”?

     李淳风再次青筋暴露,盯着我冷冷的说出两个字:“呵呵”。

     我连忙认怂,“好吧,我知道您想表达的潜台词是什么了,可是我没练过屁股,在这么下去我身上的伤好了,人却饿死了”。

     “是辟谷,不是屁股”。

     李淳风继续说道:“屋后面好像有做饭的工具,你想吃的话就自己做吧”。

     我来到小木屋的屋后,发现不止炊具,连食材都一应俱全,我快速的炒了两个小菜,然后闷了一锅米饭。

     说实话,我对自己的厨艺是非常有信心的,用我爸的话说,就算我以后什么都干不成,当个厨子也能扬名立万。

     我将饭菜摆上桌,先给李淳风添了一碗米饭,因为按照他的说法,辟谷只是一种修炼方式,并不是不能吃饭。

     我迫不及待的给自己盛了一大碗饭,然后对着桌面上的菜开始狼吞虎咽。

     李淳风优雅的坐到我旁边,轻轻的夹起一筷子鱼香肉丝放进嘴里,慢慢的嚼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