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我变成了冥婚新娘
    下葬队伍前进的方向正是我和老李白天去的坟地,本来周围就阴风阵阵,我一想到那坟地底下不知道活埋了多少人,我就浑身冒凉气,我正深呼吸想让自己保持冷静的时候,前方的队伍忽然传来一阵惊呼声。

     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后面抬着棺材的两个人身上的绳子突然断了,棺材失去平衡,一头掉在了地上,险些砸到后面的两个人。

     老李盯着前方说道:“慈棺落地为不舍,凶棺落地为不甘,这大红漆木棺材里面盛着早已死去的新浪和刚刚惨死的新娘,凶的不能再凶了,一会下葬的时候绝对出事”。

     我听老李从刚才开始就说的特别邪乎,刚才又给了我辟邪用的黑狗血,哆哆嗦嗦的问老李:一会出啥事啊,难道里面那俩从棺材里爬出来咬人?

     “不知道,反正一会小心点”。

     “卧槽!你都不知道出啥事我怎么小心,总不能一口干了这黑狗血吧”。

     闹哄了半天,四个人终于重新把棺材绑好,在老太太的指挥下继续往前走。

     再次启程,下葬的队伍明显加快了速度,我和老李想要跟上动作就得越来越大,只好跟队伍再拉开距离,反正到了下葬的地方他们还得停下。

     我和老李就这样走走停停,不一会就来到了坟地,坟地里地势平坦,除了墓碑又没有大型遮挡物,我和老李只好分散开,用墓碑挡住身体,慢慢向前靠近。

     下葬队伍将棺材抬到葬坑前,没急着下葬,而是将棺材横对着墓碑,放在六个木椅上,然后将三盘供果放倒墓碑之前。

     白帽老太太拿出一个香炉放到供果的后面,然后插上三支香,一边哼哼唧唧的绕着棺材走,一边撒纸钱。

     老太太绕着绕着突然停下,像是跟中年男人有了争执,我完全听不清楚这两个人说什么,我竖起耳朵,拿出考英语四级听力的决心,也只是大致听到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吉利的事情。

     老李用石子丢在我身上,我看向老李,好像是他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老李向我这边靠了靠:“看看香是不是两短一长”。

     从我的方向正好能看到香炉,我仔细一看,香炉里的三支香的香头两边低,一边高,可不就是两短一长。

     我冲老李点点头,他叹了口气,再一次强调:“一会一旦有动静,马上跟我靠在一起,千万离棺材远点”。

     我心说你让我去我都不去,你特么除了吓唬我啥都不说,简直就是坑爹。

     这时候老太太和中年男子结束了争执,老太太好像特别着急,迅速的指挥身边的人把棺材放进葬坑里。

     棺材入坑以后,我看不到棺材的情况,看样子应该没发生什么异常情况,老太太和中年男子手忙脚乱的大把大把往葬坑里撒纸钱。

     然后便指挥身后的年轻人封土,刚将第一铲子土埋进去,周围就开始变得不对劲。

     先是周围的湿气越来越重,然后从村子的方向开始传来断断续续的哭声,哭声由小变大,由远及近,而且声音特别怪异,根本不像是人类发出来的。

     我一听这么大的动静,连忙猫下腰,几步跨到老李身边,抓住他的胳膊:“这……这什么情况”?

     “是狗哭的声音,全村的狗都在一起哭”。

     我一屁股坐到地上,心砰砰乱跳,在我的老家有句俗话,“莫听鬼笑,莫听狗哭”,据说狗一哭,就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这瘠薄全村的狗一起哭,说没事三岁小孩都不信。

     老李将我从地上拽起来,示意我接着看,下葬的队伍听到狗哭,明显特别慌乱,就连老太太都动手往坑里填土。

     我发现眼前渐渐升起了雾气,我越来越看不清下葬的队伍,而且随着雾气越来越浓重,狗的哭声也越来越小,最后只能看到白茫茫一片。

     我看四周啥也看不见了,而且突然变得安静的吓人,心里一阵害怕,想招呼老李赶紧撤,我一回头,原本老李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我不敢大声喊,只好在周围绕了两圈,可是依然没看到老李。

     一想到这鬼地方就剩我自己,我的头皮就一阵发麻,我坐到地上喘了两口粗气,努力控制自己不尿出来。

     忽然从背后传来老李叫我的声音,我差点哭出来,这老小子总算是出现了。

     我循着声音望去,依旧是白茫茫一片,我刚要往声音的方向跑,却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接着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我在一阵颠簸中醒了过来,我发现我正被一个人抗在肩膀上,快速的奔跑,我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身体根本不受我控制。

     我以为是老李,心里也放松了几分,后来我发现根本不对,扛着我的家伙肩膀比老李瘦弱不少,腿也没有老李长,这个人根本不可能是老李,但是因为我被扛着,又不能动,所以也看不清楚到底是谁。

     身后不远处有人正在追我们,扛着我的家伙虽然瘦小,体力却不错,扛着个人逃跑却把身后的人拉得越来越远。

     扛着我的人似乎对这里特别熟悉,扛着我左拐右拐,来到了一个装杂物的小屋里,他把我放下来,扶我靠到后面的草垫上,我视角一转,看清了眼前人的容貌,差点被吓晕过去。

     扛着我跑来跑去的人,居然是大龙,这逼不是受重伤了么,怎么逃出来的,而且他抓我干啥?

     我心里惊骇之极,却发现根本不能动,只能将视线停留在一个方向上。

     大龙喘了两口粗气,含情脉脉的盯着我的眼睛说道:“小倩,你受苦了”。

     我感觉自己好像吃了苍蝇似的,说不出的恶心,尤其是大龙的那双眼睛,就像是在看久别重逢的恋人一样。

     我心道小你麻痹倩,我是小倩你是宁采臣呗,信不信一会姥姥就吃了你。

     大龙坐到我旁边,拉过我的手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一定恨我将你拐到棺材村,但是知道你怀了我的孩子以后,我就求了好几次王强,他也答应我们俩在一起了,谁知道他暗地里居然收了张家的钱,将你卖给他们当冥妻,你放心,这次我一定救你出去”。

     大龙这一番话说的深情款款,我根本无法将他与刚进村伸手跟我们要小面包的大龙当成同一个人,而且大龙这一番话明显昭示出这个村有故事,跟王强、张家、冥婚、甚至贩卖人口都有关系。

     可是为啥要跟我说这些,我就是个调查民俗的,而且还没转正。

     大龙从外面的洋井里舀了水,扶着我的脑袋想喂我喝下去,随着我的视角一转,我惊恐的发现,我身上穿着红鞋红裤子,跟那个冥婚的新娘一模一样。

     而且我喝水的时候,明显能听到喉咙下咽的声音,可是我根本感觉不到水的触感、温度。

     我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第一人称角色扮演游戏,现在的我,正在扮演着冥婚新娘小倩,可是这特么根本不是游戏。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接着门被人用力的踹开,大龙反应不及,被人一棒子打倒在地,然后围过来一群人对着他拳打脚踢。

     这群人将我和大龙五花大绑,押到一个熟悉的院子里,然后将我们俩吊在一个横梁上。

     我看见院子里有大红漆棺材、天地桌和一个嗓子被扎穿的哥们,面对如此熟悉的场景,我就算再不愿意相信,也必须承认,我不止当了冥婚新娘,而且还穿越到她临死以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