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6 搜寻
    卧槽,这地方可不是善茬!我衡量下后,决定先求助!于是拿起电话打给何队,把事情简单说一遍,让他赶紧带人过来帮忙找人。

     何队长一接到电话,震惊之余,立马叫我原地等待,他马上就过去!

     我只能待在外边,焦急等待着。本来以外要等上十几分钟。没想到还没过五分钟。何队长就已经赶到!他下车第一句话就是:“小忘,你真的没有看错吗?”

     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信誓旦旦道:“何队,现在是大白天,又不是晚上。还有我的视力都是一点五,除非你给我的相片是错的。不然肯定没错!”

     “那好!我们进去!”何队点了点头道。

     “就只有我们两人?”我迟疑问道。我的意思是,只有两人,在这么大的娱乐城找一个人,简直跟大海捞针一样。

     “我刚好在附近,所以先赶来!其他人可能要过段时间才到。”何队解释道。

     没办法,我只好点头,跟着何队后边。沿着那个“行人”和彪形大汉消失的方向进去。

     “怎么这么黑?”才没走几步,里边就伸手不见五指。不得已,我和何队分别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借着光线,继续前进。

     在光线照射下,里边一些情况显现出来。粗糙的水泥墙面,沙土散落一地,各种建筑垃圾随处可见。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那不知从哪里吹来的风,呼呼直刮,犹如地狱一般场景。

     我和何队虽然有点不适,但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害怕得。我是经常和死人打交道,寻常环境是吓不到我的。而何队则是见多识广,这种环境只能说是小儿科了。

     “何队,你说这世上真的有死人能够复活吗?”走了一会,我忍不住问道。

     何队摇摇头,皱眉道:“实话说,要不是对你的品性很了解。换成别人跟我说见到死人复活,我一巴掌就刮得他不知道东南西北的!像这种违背常识的事情,我认为后面肯定有什么蹊跷。比如说……有人假扮成苏文艺的样子!”

     “哦”我点了点头,觉得何队说的很有道理。

     两人在沉默中,借着昏暗的灯光前进。在这如同迷宫一般的庞大建筑里边,转来转去。没过一会,我首先就丧失方向感,分辨不出东西南北。只是何队仿佛没受影响,见门就过,见路就走,仿佛对这里很熟悉。

     我不由奇怪问道:“何队,这里你是不是经常来?怎么好像对这里很熟悉啊?”

     何队愣了下,摇头道:“没有啊!我哪有来过。我也是在瞎转的!反正这么走下去,总会走到头吧!”

     ……

     我顿时无语,停了下来。望着四周那分不清方向,四通八达的通道,可以很肯定的说,我们迷路了……

     照这么漫无目的走下去,不要说追到那个“行人”,就连走出去都悬了!当下建议道:“何队,不然你让局里出面,找开发商要这里的图纸吧?”

     何队想了下,点头道:“这个建议不错!”

     然后拿起手机就要打,没想到却发现手机没有信号。这也难怪,这栋娱乐城实在太大,厚实的水泥墙完全屏蔽了信号。

     这个方法行不通后,两人大眼瞪小眼。没办法,只好继续瞎转。

     两人越转越乱,越乱越转。搞得一向注意风度的何队不断骂娘。简直把开发商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个遍。我也好不到哪去。只是知道骂娘也起不到作用。只是捡起地上的碎石,每当经过一个弯道时,就在墙壁上留下记号。

     两人足足转了一个多小时。也不知转了多少弯。我开始发现,事情远远超过我的想象。因为我发现后边经过的转角处有我特意留下的记号。这说明了我们一直在原地打转……

     “怎么办?在这么转下去手机很快就没电了!”我停了下来,问道。

     何队想了下,无奈道:“这鬼地方真出人意料的大……这样吧!现在我们先用一个手机照明,把亮度调到最小。这样可以延长照明时间!”

     “也好”。我点头附和。

     突然,“呀……”,一声凄厉的惨叫远远传来!在这漆黑阴森的环境中特别碜人!

     我和何队吓了一跳,面面相视后,停下脚步,仔细倾听。然而,惨叫之后在也没有半点声息。

     “走,去看看!”何队眉头一皱,带着我朝惨叫声的方向奔去。

     两人沿着崎岖不平的通道,高一脚低一脚走着。走了一会,忽然,通道陡然消失了。却而代之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空间。手机那微弱的光亮根本照不到边。既然这里是娱乐城。我猜测,这里很可能是电影大厅,或者商业广场之类的建筑。

     “仔细找找,那惨叫声应该是从这里发出来的!”何队举着手机,沉声说道。不过这也只是猜测,并没有十足把握。毕竟这种封闭的建筑,不比空旷的地方。回音会让人产生错觉的。

     我点了下头,也顾不得省电。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开始分两头搜寻着。

     找了一会,忽然,我发觉水泥地面上有一堆凸起。走进一看,赫然是一个人躺在地上,身体底下是一大滩鲜血。赶忙招呼何队过来。

     何队一过来,先用手机拍下几张照片。这是他的办案习惯!然后把躺下的那个人翻过身!

     “咦,是追那个‘行人’中的其中一个彪形大汉!”我看了一眼,就认出地上那人的身份。

     “哦”,何队点了下头。然后蹲下来查看情况。好一会后,他站了起来,皱眉道:“这个人刚遇害没多久,致命原因是窒息而死!你看他脖子上有两道手印,显然是被人掐死的!”

     我顺着何队指的地方一看,果然两个青紫色手印在古铜色皮肤上清晰可见。那彪形大汉舌头伸出,两眼凸出,死状恐怖!而且脑袋歪到一边,显然连颈椎都被掐断。这需要多大的力量啊!想到这里,我不由脸色一变!

     何队也看出我的震惊,沉声道:“小忘,从现在开始要提高警惕。从这人死状判断,凶手的力量十分惊人。像这种能把人颈椎掐断的力量,简直跟大猩猩有的一拼!”

     我有些不寒而栗。在这么漆黑恐怖环境中,隐藏着一个未知、而且力量可怕的凶手,说不害怕,根本是骗人的。

     我咽了口唾液,脑海中浮起在十字路口,那个“行人”连续被撞两次居然没事的情景,紧张道:“何队,你认为这个人旳死,会不会和那个长得跟杀人犯苏文艺,一模一样的人有关?”

     何队摇着头,郁闷道:“现在不好下判断。不过从这几人追他的情景看,这个长得跟苏文艺一样的行人,肯定脱不了嫌疑的。反正我们万事小心就对了。”

     说着,只见何队从腰间拔出抢来,打开保险,准备情形不对就开枪!

     我们又在空旷空间搜寻一会。没有其他发现。也不知那个行人和剩下的彪形大汉跑到哪去了!

     就在我们进退两难之际。忽然,一声轰然巨响传来,好像是什么东西倒塌下来。巨大的回音在娱乐城不断回响着。

     “走,去看看……”。何队果断说道。

     我自然而然跟着何队走。

     两人小心地朝着巨响传来方向走去。不多时,另一个更加巨大的空间出现眼前。只见这个空间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脚手架。这些脚手架横七竖八倒塌在地,尘烟弥漫。就算有灯光照射,也只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像。

     何队一边小心翼翼前进,手中紧握手枪。随手捡起地上一截钢管,递给我,低声道:“小忘,你警戒后边,我警戒前边。只要有异动,立刻动手。知道吗?”

     “明白!”我点下头,转过身子。和何队背靠背站着。双手紧握钢管,只要有什么动静,马上给他一下。毕竟在这种漆黑环境下,自保才是最重要的。

     “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从两人脚下传来。我们朝着空间中部逐渐移动。

     陡然,“哗啦”一声,旁边的钢管滑落下来。

     “谁……”。

     我和何队几乎同时历喝。神情紧张转过身,观察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良久,除了漫天的尘烟外,什么都没发现。

     “吓了我一跳,真是虚惊一场……”。我檫了下额头的冷汗,正在自嘲之时。

     突然,“吼”的一声低沉暴虐的闷吼从身后传来。还没等我明白怎么回事?

     “小心……”,只听何队一声历喝,然后就是“碰碰”连续几声枪响。紧接着背后感到被什么撞了一下,整个人如遭重击,飞出老远,摔在地上,眼前金星直冒!

     “吼……”,那声暴虐的声音继续低鸣着。不过里边充满痛苦的声调。也不知是不是被何队的枪打中了?

     “小忘,小忘,你没事吧?”离我不远的左边,传来何队焦急呼喊声。

     “没事!刚才那是什么东西?”我急忙应道。经过刚才那一撞。何队的手机掉在地上,正好背面朝上,勉强能看清周围两三米内的一些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