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 收尸人
    村民面面相视,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就是没人敢冲进屋子,最后只能悻悻而去。

     像这么冷的天,要是被赶出村。先不说山路崎岖。出门不到半天都能冻死人的。

     原本以为已经躲过一劫,没想到更可怕的灾难接踵而来……

     阴暗的天空开始下起雪。鹅毛般大雪漫天飞舞。日以继夜,一点停息的意思都没有。特别是以我家最为严重。层层叠得,把房梁压得咯吱直响……

     现在想来。也许我家真的受到老天的诅咒……

     大雪足足下了七天七夜。整个村子完全被雪埋住。所有的村民都被雪堵在屋子里边出不来。到了最后,房子再也支撑不住雪的重量。把里边的村民活活压死掉……

     而我家也没有幸免于难。只是在房子倒塌前的一瞬间。我那傻娘拼命冲过来,死死把我抱在怀里。任由沉重的木梁砸在背上……

     而我也因为这个,才奇迹般活了下来。

     我永远也忘记不了那张带着傻笑,满脸血污的脸。

     “娘啊……”

     我颤抖着,撕心裂肺哭喊着。这是我第一次叫她,也是最后一次……

     哭了很久之后。我停止下来,尝试着从雪堆里边出去。幸运的是,坍塌下来的雪并没有很厚。我从雪堆里边钻出来后,发现大雪和北风已经停止了。只是眼前一片白茫茫,丝毫见不到村里往昔的任何踪迹!

     虽然大雪停了,但那足有好几米深的积雪,不要说走,连爬都爬不动。还有更可怕的是,此时外边的气温都是零下二三十度。而我没有食物和御寒必须的房子!几乎可以说,就算我能爬出村子,也是必死无疑。

     深深的恐惧包围着我!这时,我想到了爷爷。钻到雪层底下寻找好一会,才发现爷爷也被房子压死了!

     连最后能帮助我的人也没了。我彻底绝望了,傻傻躺在积雪上,等待死亡时刻!

     只是在我意识将近模糊的时候,天空传来隐隐的轰鸣声。只见天边有好几个黑点飞了过来,就如同铁鸟一般围着村子盘旋着。

     等我长大以后,才知道铁鸟叫做“直升机”。直升机停在村子上空,从机舱放下绳子,然后不少人顺着绳子下来。落地之后,开始四处查看,好像是来进行救援的。这些人从厚厚的积雪中不断拖出村民的尸体。期间也发现好几个幸存的村民,但并没有多少理会只是简单给了一些食物和大衣。然后把我还有那几个幸存的村民一起送上直升机,送到最近的小县城求助所。

     接下来几天,幸存的那几个村民在县城有亲戚,都纷纷离开救助所投靠亲戚。只有我孤零零待在那里!刚开始,救助站的工作人员还挺热情,嘘暖问寒。但没过几天,逐渐冷淡下来。不要说住得舒服,连基本的衣食都成问题。

     最后,救助站像甩包袱一般,把我送到孤儿院里边。

     我在孤儿院生活了几个月,就被人领养了。

     领养我的人叫“七叔”!是不是真名我不清楚。具体职业有点渗人。

     “收尸人”

     顾名思义就是专门收拾死人的。这收尸人不是由殡仪馆的负责吗?那只是正常死亡的,一些非正常死亡的,比如凶杀,车祸,自杀,甚至是买凶杀人的,这些死人就不能走正常程序。一般都让像“七叔”这样的收尸人来处理。

     一般来说,运回来尸体,有名有姓的还好办,一般亲属会过来把尸体带走。如果是无名尸体,只要不是属于刑事案件的,七叔一般就拉回家,放在专门的储藏室!年深日久,尸体越来越多。直到储藏室放不下后,七叔就会处理掉一些。

     七叔一生无儿无女,而且年级也大了。领养我的目的,就是百年之后好有人给送终!

     他把我带到一个叫“高庆市”的地方,并且供我读书上学。

     而我,闲暇之余就是帮七叔搬运处理尸体。刚开始,还有点发悚。只是接触多了,感觉跟搬猪肉羊肉一般,不在害怕!

     刚开始几年,都是我和七叔一起出去。到了我十四五岁的时候,正常情况都是我独自一人去收尸。

     一般死人汇聚的地方,总是有些古怪发生。说白了就是鬼魂在作祟。七叔的家处于城郊结合部。周边都是荒地,有不少开发商想要拿地盖房子,但都不成功。据说这些开发商都见了鬼,吓得落荒而逃。久而久之,这些已经是“高庆市”有名的凶地。没人敢来染指。

     至于是不是真的有鬼?我也说不清楚,有些事情真的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比如那天发生的一件事情,就让我永生难忘……

     那时七叔因为前几天接到一个电话。短暂通话后,脸色沉重挂掉电话。然后跟我说要出门一段时间,没等我问他要去哪里。就急匆匆出门了。我只能目送他离开,自己一人看家。

     虽然我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该干嘛干嘛去。

     七叔才离开不过几天,我就接到高庆市警察局刑侦科何队长的电话。他通知我说,有一具尸体需要我去处理下。并留下尸体所在的地址。

     何队长全名叫“何海洋”,有着十几年警龄的老警察。在刑侦队里边,专门处理一些凶案大案。像这种案件,出人命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久而久之,我和七叔跟何队都很熟。

     因为白天我要上课,只能晚上在去收尸。而且还不能太早,因为搬运尸体有时需要经过别人家门口或者过道。有些人比较迷信。认为这不吉利,有时会出来阻止经过。为了避免这些麻烦,我一般都是三更半夜才出去收尸。

     这天我放学后,自己一人吃过晚饭。然后到东厢房大厅打开电脑,又打开电视,调到我很喜欢的一个综艺节目的频道上,然后又打开摄像头对准电视,按下录制键开始录像。那个综艺节目我很喜欢,只是播放的时间有点晚。而要看重播又要一两天,现在录制后,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做完这些,我就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到了半夜两点时分,手机铃声响了。我打了个哈气,起床穿衣。

     今晚的月色还不错,我借着月色走到那台破旧的箱式小货车旁边。拉开车门,发动货车。

     “呼呼呼”,一阵如同老牛气喘的马达声过后,小货车启动。我打开车灯,挂上档,开始今晚的工作。

     从七叔家到要去的地方,基本都是硬化路面。只是这台有十几年车龄,本应该报废的破车实在不争气。这么好的路硬生生开成越野车。开在路上一震一震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有人在里边“车震”。

     “这破车也该换了,回头跟七叔说说。”我自个寻思着。“收尸”这种见不得光的行当,其实也挺挣钱的。每一单都有好几百。如果是“收黑尸”,就是指不想让别人知道死人的,就称为“收黑尸”。为了掩人耳目,都会另外加钱。

     不知不觉,目的地已经到了。“吱”的急刹后,小货车稳当停在路边的小巷上。这里黑灯瞎火的,正是抢劫杀人的好地头。虽说我不是干那个的,但半夜拖着一个很大的裹尸袋,还是会让人起疑心。多一事不如省一事。

     我拿起手机,看了下“何队”给我的尸体所在位置。在看了下周围的环境。目标应该就在前边那一排低矮的平房里边。

     这一排平房有些年头,而且荒废许久。在加上没有路灯。环境格外地阴森吓人。虽然我心里有些嘀咕,但还是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朝着平房走去。

     到了平房前边,马上就发现尸体所在的房间。其中倒数第三间房间前边围着一圈黄色警戒线。奇怪的是,外边居然没有警察在守卫?

     难道警察局也缺人手?我心里嘀咕着。不过人手够不够也不关我事。猫着腰从警戒线下钻了进去。推了下房门,“咿呀”一声,门应声而开……

     借着手机光线,我发现屋子里边空荡荡的,散发着浓重的霉味,还有浓重的血腥味!而且地面上躺着一个人……应该是尸体才是。我估计,这应该就是今晚的“目标”。

     我俯下身子摸了一下,触手冰凉,显然死亡多时。当下我站了起来,把手机放在墙角照射。拉开裹尸袋上边的拉链,准备开始工作。突然,眼角发现地上有些异样。就是一个人形的白线。这个白线就是警察在确认死者,最后的死亡姿态画下的轮廓线。

     本来这种事情很正常,但不一样的是,这个死者不在轮廓线之内。也就是说,有人移动过位置!据我所知除非非常必要,不然警察是不允许这么做的。

     不过我也没有多想,既然何队叫我来收尸,肯定已经勘查过现场。就算有什么细节遗漏,也不关我事。当下戴上手套,抓住死者的手臂准备往裹尸袋里塞……

     忽然,我“咦”了一声,发现死者的手臂湿哒哒的!不由定睛一看,发现死者手上满是鲜血,还没有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