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3嫌疑在身
    怎么回事?我愣住了。照理说何队打电话给我时,时间接近中午。而现在是午夜时分。也就是说,就算死者是在早上死亡的,那么距离现在也有十几个小时……为什么手上的血迹还没有干?!!

     我深深注视着那具死尸,死者浑身呈黑紫色,并且有大块的尸斑,这些迹象无不说明死者死亡时间已经很久了。那为什么手上的血迹还没有干呢?

     愣了很久,我想不通。我又不是刑侦专家,随即不去想那么多。

     “尘归尘,土归土,尘世恩怨皆入土!”我习惯性念了一句。这句是“七叔”教我的,他认为万物皆有灵,生如此,死亦如此!干收尸这种行当,可以不信,但不能不防!

     念完之后,我赶紧动手,麻利把尸体装进裹尸袋。而后猛地一抓,一甩,把尸体扛在肩膀上,出了平房,朝着小货车的方向走去。

     虽然尸体有一百多斤,但我已经习惯了。连二百多斤的都搬过,这种算是小事了!

     来到货车前,把裹尸袋放进后边的货箱。发动车子后,飞快驶向家里!

     等到了家里,我把裹尸袋扛下来,把尸体拉出来,放到设有冷藏柜的藏尸室里边,关上门,就上床睡觉去了。

     照以前的经验来说,这一单生意已经完成了。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在一大早,我还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外边警笛大作,然后激烈的敲门声响起来。

     怎么回事?一大早怎么这么吵?我赶紧爬起来,穿上衣服,一边喊道:“来了……”。

     当我打开门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只见外边站了一大圈警察,各个全副武装的。而“何队”站在最前边,显然是他在领队。

     “何队,这是……?”我对外边这么大的阵仗疑惑不解。

     只见何队一改以往笑容,阴沉着脸,沉声问道:“小忘,昨天我叫你去现场收尸,你去了吗?”

     对了,为了忘记年幼时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我自己要求七叔,在帮我注册户口的时候。把原来“张霸先”这个名字改成“张忘”。顾名思义,就是忘掉以前的种种!七叔虽然有些奇怪,但是还是照着我的话去做。所以现在我叫“张忘”,熟悉的人都叫我“小忘”!

     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如实回答:“去了啊!半夜两点钟的时候去的。怎么了?”

     何队没有回答,继续问道:“那么你收尸的时候,有没有发现其他……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话让我更是一头雾水。我们和何队合作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以说有很多年头了,从来没出过差错。今天他这是闹哪样?不由皱眉道:“何队,我和七叔给你们做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

     何队沉默下,然后拉着我,示意到里边说话。我有些奇怪,有什么话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吗?奇怪归奇怪,还是跟着何队进到院子里边。

     到了院子,何队掏出一盒万宝路,点上后,示意我要吗?我犹豫下,伸手接了过来,点上。

     何队深吸一口,吐出烟圈后,凝重道:“小忘,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问你,昨天你到现场后,有没有发现什么人在那里?或者说……其他尸体?你要如实回答知道吗!”

     其他人?其他尸体?我有些茫然,很肯定摇头道:“没有啊!除了地上有具尸体以外,什么都没有!”

     何队紧盯着我的眼睛,问道:“真的没有?”

     “真的!”我点头道。

     “那……有什么异常的吗?”何队继续问道。

     “异常……”,我深思了下,想到昨晚尸体手上未干的血迹,还有不在轮廓线内的事情。连忙道:“异常是有,就是不知道算不算!”

     “快说!”何队眼睛一亮,催促道。

     于是我把昨晚去的经过说了一遍。

     何队一边听着,眼睛眯成一条缝。好似在想着什么。直到听完后,沉默一会,才拉着我,让我带他去看那具尸体。

     我带着一肚子疑惑,引着何队直往藏尸室走去。打开门之后,来到放着昨晚带回来那具尸体的储藏柜前边道:“喽,那具尸体就在这里。”

     边说边把储藏柜拉了出来……

     “咦?尸体呢?”我瞠目结舌望着空空如也的藏尸柜呆住了!

     “怎么了?”何队一惊,也急忙朝藏尸柜看去。望着什么都没有的柜子也呆住了。好一会,才问道:“小忘,你不会是记错了地方吧?”

     藏尸室里边有不少存放尸体的柜子。也许我真记错了柜子。当下我和何队逐一把柜子打开。尸体确实有不少,但都不是昨晚那具!

     “尸体呢?”我完全愣住了。难道我昨晚是在做梦,根本没去收尸体过?不然尸体怎么会不见呢?而且我进来的时候,大门的锁没有打开!这……难道见鬼了?

     何队沉默好一会,才叹息一声道:“小忘,看来你要跟我回一趟警局了!”

     我顿时大急,解释道:“何队,我真的不知道尸体怎么不见了!也许是小偷进来把尸体偷走也说不定!况且我今天还要去上学的!”

     在我理解中,尸体不见这种事情也不算什么大事。就算我有嫌疑,凭借我和何队的关系,大概说明下,让他们去找就行了。

     没想到何队摇了摇头道:“小忘,如果只是尸体丢了还没什么。我就当偷窃事件,让底下的人去找好了。但是,现在这事情很复杂……我跟你如实说吧!那具尸体是一个犯案累累的杀人犯。我们已经盯了很久,终于在昨天被我们找到落脚所在。并暗中包围他,正要一举生擒的时候。却发现那个杀人犯居然已经暴毙。我们的法医大概看了一下,判断是自然死亡。本来这事情也算告一段落。再加上警局没地方放,所以让你来收尸体。在我们收队的时候,还留下一个同事照看现场,免得被人破坏现场。本来他要守到今天早上……只是,今天去那里接班的同事却没发现人,打电话也没通。又问了他家里人也说没回去过!更加怪异的是,昨天我们走的时候,现场根本没有半点血迹,而早上却有一滩血迹。对照你说的经过,也就是说,那摊血迹就是那个杀人犯手上的……”。

     “这……难道说,你们走后,我去之前,有人进入现场过?”我推测道。

     何队点了点头,又盯住我道:“这是推测之一,还有另一种可能……”。说到这里何队停住了。

     “什么可能?”我疑惑道。

     “就是你有作案嫌疑……”。何队慢慢说道。

     “什么?”我跳了起来。焦急解释道:“何队,我什么人,你又不是不了解!平时遵纪守法,连闯过红灯都没有。像这种杀人犯法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做呢?!”

     何队苦笑一下道:“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如果找不到守现场的那个同事。而且只有你去过现场,不管从哪方面说,你的嫌疑是最大的!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我呆住了,何队的话我能理解。只是我真的没见过那个守现场的警察啊!怪只怪当时没什么证人,而且那时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没有及时向何队反应。现在根本是有口难辩!

     “好吧!我跟你去吧!”我无奈说道。反正我根本没有做过什么,而且那守现场的警察也不一定真的遇害了。也许突然有事情去了哪里也说不定。

     何队点了点头,然后把我带上警车。在临走的时候,让其他警察例行公事,搜查我家,看看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我呆呆坐在警车里边,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居然被当成罪犯对待过。

     当警车回到警察局。我被带到审讯室。审讯的警察也是熟面孔,只是例行公事做完笔录,让我画押按手印后,安慰我,说他们也不相信我会作案,现在警察已经动员全部警力在找寻那位守现场的同事去了。很快就会没事的!

     我听完略略安心。只能祈祷快点找到那个守现场的警察,早点把我的嫌疑洗清。

     只是到了中午时分,何队给我送来午饭,并带来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就是在那辆运尸体的小货车里边,找到沾有血迹的手套。经过比对,那血迹就是那位守现场警察的血!

     我赶忙辩解,那手套确实是我的没错。但那血确实是在搬运杀人犯的时候沾上的。至于为什么杀人犯尸体手上会有守现场警察的血迹,我确实真不知道啊!

     何队也理解点了点头,但也没什么办法。现在很多事实和证据都对我极为不利。只有找到守现场的警察,或者那具杀人犯的尸体,才能进一步做出判断。

     不过何队也安慰我,说现在这事情很蹊跷。警局已经动员了所有警力,包括一些周边县市的警力也发动起来。搜寻失踪的警察,还有杀人犯的尸体。相信在这么大的力度下,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这样,我还能说什么?只能焦急等待着。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