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 死而复生?
    “苏文艺,男,身高一米七八,籍贯不详,住址不详,年龄不详,于二零一五年在光武市、高庆市、玉银市连续流串作案,抢劫杀人三起,至四人死亡,三人重伤……”。我看着信息念着。一连串的“不详”,着实让人感到诡异。以我国的档案信息能力,居然没查出这个“苏文艺”的具体身份信息,实在出乎意料。

     而且资料中的相片,并不是传统的大头像。而是一张半身像。相片中的那个杀人犯“苏文艺”长得浓眉厚唇,双颧骨凸出,两眼大而无神。面似忠厚,实属薄情寡义之徒。

     看完杀人犯苏文艺的资料后,发现后边还附有那个守现场后,失踪警察的资料。不过他的资料就很少,就只有一个名字“王山根”和相片。

     我把这一人一尸的样貌记住后,决定出去转一转。反正今天也不想去上课。何况现在我有嫌疑在身。只有找到其中一人才能洗脱身上的嫌疑。

     当下我草草吃过早饭,然后开着那辆箱式小货车,沿着马路漫无目的乱转。

     虽说是乱转,但我还是有目的选择一些人迹罕见的地方去看看。毕竟警方动员那么多人力都没线索,那么一些人流密集的地方肯定是找不到的。

     整整一上午,我找遍高庆市东郊一些比较偏僻的地方。只是连根毛都没见到。既然东郊找不到,那么就去西郊、南郊、北郊找。而此时已是中午时分。我打算穿过市中心,在里边随便吃点东西,然后到西郊去找。

     于是我沿着主干道一路驶去。此时正是上下班高峰期。车辆比较多。当开到十字路口时,红灯亮了。我停了下来!

     突然,“哽哽”的轰鸣声从后面传来。从后视镜中出现一辆银灰色小车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来。完全没有刹车的迹象。而前边则是一群正在过马路的行人。

     不好……,我心中大叫。只见那群行人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尖声大叫。一些反应快的纷纷逃开。但还有几个人反应不过来,呆在原地不动。

     “砰砰”连续几下剧烈的撞击声传来。那几个行人被撞飞老远,重重摔在地上,血流一地。

     而那银灰色的小车撞飞行人后也停了下来。

     卧槽,这几个行人完了……这是我的第一反应。刚才银灰色小车速度起码一百八以上,而且没减速,这么大的撞击力,连铁都装瘪,更何况是血肉之躯。

     就在这时,一个令我瞠目结舌的情景出现了。只见其中一个行人被撞飞后,居然挣扎地爬了起来。并且很快就站稳。身上除了衣服破碎,还有一些檫伤以外,居然没看见大的伤势。

     这……这是奇迹吗?这样居然没事?就在我脑袋转不过弯的时候。那个行人居然若无其事迈开步子,以一种很奇怪的姿势,一步一步继续向前走。那样子有点像机器人一般,反正动作没有正常人行走那样灵活、连贯。

     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原本那辆停下来的银灰色小车。突然传来油门的轰鸣声。然后调转车头,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站起来的行人再次冲去……

     “砰”的一下,那个行人再次被撞飞。落到前边的一段隔离带中。

     妈的,这已经不是事故。这纯粹就是蓄意杀人!这银灰色小车的驾驶员实在可恶。我注视这一切,心中想到。

     只是还没等到我想完。更加奇迹的一幕出现了。那个撞飞的行人又爬了起来……

     这……难道他是铁打的吗?我眼睛看得差点掉出来。

     “哽哽”,更加奇怪的是,银灰色小车见到那个行人再次爬起来。居然再次加大油门,全速冲向隔离带。看这个样子,好像不撞死那个行人誓不罢休。

     然而银灰色小车冲到一半,被卡在凸出的石头护栏上,动弹不得。被卡住后,小车车门突然打开,只见好几个身穿黑色休闲服的彪形大汉从上边冲了下来。手中拿着棍棒之类的东西。朝着那个行人追去。

     这哪是事故,分明是在蓄意杀人啊!我很快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只见那个行人好像也发现有人在追杀。加快速度朝隔离带后边的草地逃跑。很快的,那个行人和几个彪形大汉就消失不见了。

     这是多大仇啊?我在车内摇了摇头。

     经过刚才一幕,整个十字路口一片混乱。很多人从车内下来,看热闹的,帮忙抢救的,乱成一团。而此时绿灯也亮了。为了避免被堵住。我赶紧把车开走。

     本来我也想停下来帮忙抢救伤员。不过想想也就算了。一来已经有不少人在抢救,再则我还得去找人。

     我开到市中心后,找了一家小餐馆,停好车后,就进去点餐,准备吃饭。

     在等待的时候,我无聊望着前边的一座人行天桥,看着过往的行人。

     突然,一道人影吸引我的注意力。只见那人身上的衣服破碎不堪,身上还有不少檫伤。走路的姿势很是怪异,一顿一顿,就像机器人一般。

     卧槽,这……这不是刚才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被银灰色小车撞飞两次都没事的那个行人吗?

     这一下,我整个人注意力完全被吸引了。当时因为那个行人被撞飞挺远的,我看不清面目。现在离我不过十来米。样子看得很清楚……

     只见那行人长得浓眉厚唇,双颧骨凸出,两眼大而无神。面似忠厚,实属薄情寡义之徒……这面相怎么这么熟悉?我心中一震,努力回想着在那里见过……

     “苏文艺……”,我滕地一下跳了起来,高声大叫。把其他吃饭的人都吓住了,纷纷转过头看着我。

     而我根本没有注意他,脑中乱成一团浆糊。因为这个行人长的样子,跟何队传给我的杀人犯“苏文艺”样子一模一样!只是有一点,他不是死了吗?而且尸体还是我收拾的……

     难道大白天见鬼了??!

     我心中狂震,直感到脊背发凉,冷汗直流。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肯定是我看错了。我心中不断安慰自己。死尸复活?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可是他的样子怎么解释呢?难道苏文艺有个同胞兄弟?

     “客人,客人,你……怎么了?”后边传来小餐馆服务员的叫唤声。显然是被我刚才的动作吓住了。

     “没有,没什么”。我这时才醒悟过来,想了下,然后说道:“不好意思,我有急事,不吃饭了……”。

     说完,拔腿冲出小餐馆,沿着人行天桥的台阶,朝那个长得跟“苏文艺”一模一样的行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不管那个行人是不是苏文艺,或者是他的同胞兄弟。现在先找到他再说。只是经过刚才那阵发呆,那个行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急得直跳脚。无奈之下,只能继续向前狂奔。在路上不是撞到一些行人,身后不是传来唾骂声。而我根本顾不上道歉,一心一意寻找着那个“行人”!

     追了好长一段距离,都没有见到那个“行人”的影子。望着川流不息的人流,我除了着急以外,根本束手无策。

     就在我绝望之际,突然前边大约百十米的距离传来一阵骚动。不断传来行人的惊呼声。

     我愣了一下,想也不想就朝骚动传来的地方冲过去。

     还没等我冲到那地方,就远远看见几个彪形大汉拿着棍棒,疯一般追什么东西!

     这几个彪形大汉不就是十字路口从银灰色小车下来那几个吗?那时候他们追的正是和自己同一目标——那个“行人”。

     根据我的判断,极有可能是彪形大汉发现那个“行人”,正追过去。

     当下,我也毫不迟疑跟着彪形大汉的屁股后边,撒腿狂奔。

     这一追,足足追了十几分钟。直跑得我上气不接下气,速度也慢了下来。不过前边那几个彪形大汉也好不到哪去,速度也慢下来。

     此时,我跟着彪形大汉逐渐远离市中心,继续沿着北边跑。同时,路上的行人也稀少起来。远远能看见最前边有个衣服破碎的人在狂奔。那人就是我的目标——那个“行人”!

     一看到“行人”,精神不由一振,知道自己判断没错。只是那个“行人”好像不会累一样,速度依旧是那么快,正逐渐拉远距离。这么下去,估计会被甩掉。

     正在焦急之时,忽然,那个“行人”猛地转身一折,朝着一栋建筑物跑去。并很快进入建筑物中,消失不见!

     那几个彪形大汉也跟着进去!而我则跑到建筑物前边后,停了下来。打量一下!

     我发现,这栋建筑物非常庞大。正是高庆市有名的烂尾项目“星汇娱乐城”。这座娱乐城占地数十万平方,本来是要打造成高庆市的地标性建筑。没想到投资方在娱乐城整体结构建成后,资金链断裂。无力进行后期开发。就这么一直荒废到现在。而整个娱乐城则像一只庞大无比的怪兽,蛰伏一方。只要进到里边,就算是夏天中午,里边也是漆黑一团,阴森异常。经常发生很多爱探险的人,进入里边后,再也转不出来,饿死在里边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