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9 恐惧
    吃完之后,有了昨晚前车之鉴。今晚决定派两人一组,分成四组,每组一个半钟头,轮流守受到天亮!

     人员分组是我、傅康安、黄芸萱、小吴,每人搭配一名土著。为了谨慎起见,我自告奋勇第一个守夜!

     这还不够,我要求全部人把睡袋,头朝里,脚朝外,排成圆形。而我和土著,背靠背坐在中间。这样只要有什么动静,马上就能够发现!

     其他人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把睡袋排成圆圈后,再三叮嘱我一定要守好。然后就各自睡去!

     我打起十万分精神注视着周围,时不时回头看土著有没有睡着!刚开始还好,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每一秒钟都觉得很漫长!

     卧槽,连只蚊子都没有!实在够无聊的!我郁闷想着。这么大的一片盆地,水份充足,照理说蚊虫应该很多才对!怎么这里这么死寂?

     想到这个我心中一动,走了一整天,除了我们一行人,连个活的东西都没见过?这也太奇怪了?今早发现小周死后,我还暗自猜测,会不会是被蚂蟥之类的吸血生物把血吸干呢?现在看来,我的推测显然有误。

     我整个人沉思着。此时白雾仿佛浓重起来,朦朦胧胧,神似仙境。,也不知怎么地,我感到眼皮越来越沉重,整个人昏昏欲睡!

     “不能睡,决不能睡!”我不断提醒自己。但是那睡意如同潮水般涌来。我不得不用力打了自己几巴掌。稍微清醒后,随即又晕晕沉沉,直至意识被吞没……

     昏睡之前,我隐隐约约听见一阵悉悉索索,如同虫蚁爬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什……什么……东……西?”我意识模糊想着!

     …………

     也不知过了,我慢慢醒了过来!睁眼就发现天色大亮!

     “不好,怎么睡着了?”我腾地一下跳了起来。赶忙查看黄芸萱等人的情况。

     还好的是,他们还在睡袋里边熟睡,并没有事情!

     “还好!”我不由松了口气。

     忽然,“碰”的一声。从后边传来!

     我吓了一跳,转头一看。眼前的景象实在令我脊背生寒!

     只见昨晚那跟我守夜的土著,完全被抽干血液,变成一具干瘪的骨架!那凹陷的双眼,扭曲的面孔。张大到极限的嘴巴好像在发出痛苦哀嚎,却又发不出来的样子!恐怖得令人遍体生寒!

     说实话,尸体的样子我不怕。但令我恐惧的是那隐藏在暗中的凶手!

     很明显,凶手是趁我睡着的时候动手的。现在我回想起昨晚那难以抵抗的睡意。还有那如同虫蚁爬行的怪声!肯定和凶手脱不了关系!

     我陷入深深的思考,试图从这些线索中找出凶手!

     就在此时,“啊……”的一声哈气声。黄芸萱苏醒过来!茫然看着天色。再看看我,好像想起什么,问道:“张忘,昨晚你守夜之后,不是轮到我吗?怎么你没叫醒我?难道你也睡着了?”

     “嗯!”我脸色阴沉点头。然后指着土著的尸体,郁闷道:“昨晚上跟你一样睡着了!我很努力想要清醒,但怎么也抵挡不住睡意,睡得很死!刚才醒来,才发现跟我守夜的土著像小周一样,浑身血液被抽干而死!

     黄芸萱脸色一变,转头看了下土著的尸体。脸上顿时由青转黑,别过头,不断干呕着!

     此时,黄芸萱的呕吐声把其他人惊醒了。纷纷爬起来,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我把昨晚发生的事情,简短说了下。顿时,所有人铁青着脸望着土著的尸体,神情惊恐而复杂。尤其是三个土著,免不了兔死狐悲!神情凄婉、黯然!

     无形的恐惧笼罩着每一个人的心头!直让人喘不过气来!

     好一会,黄芸萱干呕完。苍白着脸道:“如果张旺所说的没错。那么隐藏在暗中的凶手,肯定是使用了什么方法让我们昏睡!然后在用某种方法抽干血液。只是为什么只有小周和那土著遇害?而其他人没事呢?还有每次怎么只有一人遇害?可以说,我们昏睡过去后,所有人都任其宰割!选择小周和那土著,其中到底有什么缘故?还有从这以后,那个隐藏在暗中的凶手,会不会再对我们下手?”

     所有人都沉默了!谁也回答不上她的问题。

     此时,小吴阴沉着脸道:“我觉得这不是人或者动物干的!你们看这个鬼地方!是不是寂静得过分了?什么动物、爬虫都没有!还有这地方,一大片烂泥地,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人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皱眉问道。

     “诅咒!”小吴突然激动道:“就如土著所说的,我们全部被黑色木头所诅咒了!所有人都将像小周和土著那样死去,没有一个能离开这里!!”

     众人心中一震,沉默不语,神情很是复杂!

     “哼!管他什么诅咒不诅咒的!要是不赶快离开这里,不用诅咒,我们都得饿死在这里!快走吧!”傅康安突然大声叫道。这一下,顿时把恐惧的气氛冲散不少!

     我和其他人顿时醒悟过来!没错,诅咒也好,隐藏的凶手也好。找到食物才有心思去理会这个。

     我们余下七人把土著的尸体就地掩埋后,又开始启程。按照现有的干粮数量,尽量节省下,也只能在支持三天。我们必须在三天内,走出这片湿漉漉的泥地!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在求生欲望支持下,队伍的速度也提高不少。比昨天提高一半有余!

     日升日落,每个人如同机械一半前进着。临近黄昏,所有人又饿又累!

     “停……停下!就……就地休……息!”傅康安上气不接下气得喊道!

     此时他浑身泥泞,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湿,看起来很是狼狈!走路摇摇晃晃的,显然支持不住了。

     而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个个狼狈不堪!快要接近极限。听到喊声后,也不管地上潮湿,一屁股坐在地上。

     队伍停下喘息好一会。各自拿出干粮,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等等!老样子,这块面包你们拿去分吧!”傅康安说着,拿出面包扔给我们。

     我们自然不会跟他客气,瓣成六份,就每人拿着一块吃了起来!

     草草吃过之后,我喝了口水。看着逐渐暗下来的天色,想了下后道:“鉴于这两天晚上都出了人命。不管是诅咒也好,隐藏的凶手也罢。我提议今晚大家都不要睡觉。就地休息一会,然后继续赶路。你们认为如何?”

     其他人一听,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说话。显然他们也害怕在睡梦中,无缘无故死掉。

     “好,既然没有人反对。那么我们休息一小时,然后继续前进!”我大声宣布道。

     而后,队伍就地休息一个小时之后。又相继站了起来,开始继续往前走。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四周一片死寂,队伍就如同行进在地狱一般!

     就这样,众人麻木得拖着疲倦的身体,一步一步前进。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在我前边的土著停下脚步。身体一阵乱颤,嘴里发出“呃……呃呃……”的哀嚎!

     众人被吓了一跳,不知道那土著在干什么?

     因为土著离我最近,我赶忙上前一步。扶住那乱颤的身躯,焦急之下,也忘记两人语言不通。不停问道:“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然而土著并没有回答我。嘴里继续发出“呃呃”哀嚎。脸庞扭曲成一团!更可怕的是,原本丰润的脸孔,急速干瘪下去。才不过短短几秒钟后,只剩下一张皮覆着的骷髅头……

     我心头大震,脊背发凉。想都不想,本能把土著推来,人连续退了好几步。惊恐看着倒地不起,完全变成一副骨架的土著尸体!

     整个过程发生得极快!但还是被其他人看得一清二楚!

     所有人都吓得直哆嗦。眼前的事情不是魔术,而是真真正正的尸体。跟前两人的死法别无二致。如果说前两人死的过程没人看见。还能有很多假设,但现在如此诡异的死法,就展现在眼前!

     “诅咒!”所有人心头同时冒出这两个字眼。除了诅咒以外,真的没有别的理由来解释了。

     “诅……咒……,真……真的是……看来我们在劫难逃了……”。小吴脸色抽搐,颤抖着,被吓得语无伦次。

     “呜……呜呜……”。剩下两个土著中的一个干脆被吓得嚎嚎大哭。

     凄厉的哭声让每个人的心头更加灰暗。每个人几乎可以从那干瘪的尸体上,看到自己的未来模样!

     好一会,傅康安突然暴怒道:“叫这个土包子别哭了!人都死了,哭还能活过来吗?我们还是继续走吧!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说完,转身就走。

     恐惧笼罩着每一个人!连我也不例外!只求赶快离开那具干瘪的尸体。虽然知道这可能没有任何用处。因为死亡的诅咒笼罩着每个人的头顶。怎么逃也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