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8 死亡诅咒
    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爬上无名山峰的顶部。

     “快看,那是什么?”首先等上封顶的小吴指着前方大叫。

     我三步做两步爬上去一看。眼前视野一片空旷。连绵不绝的群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笼罩在白色雾气中的盆地。盆地上边绿油油一片,生意盎然!盆地非常广阔,处于群山环抱之中!而在盆地中央,则竖立着一座陡峭的山峰,直入云间。只露出山腰部分。山脚被白雾笼罩。山顶则被一片广阔无垠的白云遮盖住!

     “这就是彝族的发源地‘罗邑山’吗?”我指着盆地中间陡峭的山峰,兴奋问道。

     “不错。应该是这座没错了!”傅康安也爬了上来。神态非常兴奋!

     其他人也很是兴奋。到了‘罗邑山’,等于离最后的补给地点不远了!

     “快走!”我一马当先走了下去!其他人兴跟着下去。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眼看盆地近在眼前。但我们也足足花费半天的时间,才下到无名山峰的山脚下。处于盆地边缘!到了这里我才发现。在山顶上看起来薄薄一层得白雾。实际上非常浓厚!什么东西看起来都不那么真切!

     到了盆地,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众人也很疲倦,就在盆地边缘宿营!

     依旧像以前一样升起一堆篝火,这样既可以抵挡夜晚的寒意,也可以防御野兽偷袭!在吃饭的时候,各自拿出仅剩的一点干粮,细吞慢嚼。

     也不知傅康安因为快要达成目的,还是出于好心。居然把自己仅剩的两袋面包,拿出一个来,笑道:“这面包谁要,我的食量不大,只要一袋就能坚持到目的地了!”

     众人相互看下后,谁也不好意思开口。于是我开口道:“不如这样吧!大家一块分了吧!你们说呢?”

     “好吧!”

     众人都相继同意。于是我们把傅康安的那块面包分成八份,就连小周,也喂吃下去。

     吃完之后,众人都拿出睡袋,准备休息!我的睡袋是他们为了防备破损,或者意外丢失多备的!

     不过有了昨晚食品被偷的惨痛教训。大家决定轮流守夜。每人守一个半钟头,除了小周以外,正好是十二个小时。足够守到天亮的。

     只是那土著四人有嫌疑在身。我们商量之后,决定把他们分开。秩序是黄芸萱——土著——傅康安——土著——我——土著——小吴——土著。

     商量好之后,黄芸萱开始第一个守夜!而其他人则开始睡觉!

     我钻进去不久,望着那白茫茫的雾气,神游方外。小周到底是怎么昏迷不醒的?真的有诅咒吗?前边的那座山都是的“罗邑山”?上边有“鬼物”的线索?七叔到底如何了?

     一连串的问题,如同眼前的迷雾困扰着。不知不觉中,我沉沉睡去……

     这一觉,足足睡到第二天早上。

     “哈气”,我打了个喷嚏。慢慢睁开眼睛!定睛一看,天边泛着鱼肚白。

     “咦?怎么没叫醒我守夜?”顿时,我打了个机灵。整个人清醒过来。赶忙一骨碌爬了起来,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见篝火已经熄灭,轻烟渺渺。在篝火灰烬旁边有一人曲卷这。正是第一个守夜的黄芸萱!

     我赶忙上去摇晃她,叫道:“醒醒,醒醒,你怎么睡在这里?”

     “嗯……”。黄芸萱睡眼惺忪醒过来。茫然看着我,道:“怎么了?轮到你守夜了?”

     我好气又好笑道:“还守什么夜?现在都天亮了!你怎么睡这里?”

     “天亮了?真不好意思!我一不留神居然睡着了……”。黄芸萱尴尬道。

     “只要大家没事就行了。睡着就睡着吧!”我笑着安慰道。

     “呀,没发生什么事情吧?赶快看看……”。黄芸萱一惊,爬起来就要查看。

     而这时,我和黄芸萱说话的声音吵醒其他人。纷纷爬了起来!黄芸萱看到其他人都没事才松了口气。惭愧道:“不好意思!昨晚上我第一个守夜,居然睡着了……”。

     “下次小心点!要是出了事情怎么办?”傅康安毫不客气责备道。

     黄芸萱脸色一沉,但可能想到自己理亏,也没理会傅康安的数落。

     “别说了!黄小姐也不是故意的。反正大家没事情就好了!”我见傅康安如此盛气凌人,忍不住帮黄芸萱说话!

     “是啊!有闲心说教,还不如赶紧吃点东西,赶路要紧!”小吴在一旁搭腔,昨天傅康安拿枪指使众人的事情,他还没释怀。怎么会放过数落他的机会。

     “哼”。傅康安见大家对他不满,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闷头啃他的面包。

     不多时,众人相序吃完。相继动身!四个土著走向依然昏迷小周,打算抬起他赶路。

     突然,土著指着躺在睡袋中的小周哇哇大叫。表情相当惊悚!

     “又怎么了?这几个土包子鬼叫什么?”一旁生闷气的傅康安正愁没地方发泄,朝着那四个土著大声囔囔。他也不想下,土著又听不懂他的话,所以没有人理会他。

     黄芸萱听到土著哇哇叫后,脸色一变,道:“不好,他们说小周出事了!”说完,就冲了过去。

     我心中一震,也跟了过去。冲到小周身边。

     只见躺在睡袋里边的小周,原本苍白,但还算圆润的脸庞,突然完全干瘪下去。乍一看,就跟个骷髅头一样恐怖!

     “怎么会这样?”我手足无措问道。

     “什么怎么样……”?小吴也赶了过来。见到小周的样子。脸色大变,震惊莫名!而黄芸萱更是别过脸去,不敢看那副恐怖的脸庞。

     傅康安也走了过来,惊讶叫道:“这是怎么了?他的血怎么被抽干了?”

     “血被抽干了?”我楞了一下。赶忙上前一步,拉开睡袋。

     果然,小周整个人身体完全干瘪,就剩一张皮附在骨架上!模样让人不寒而栗!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吓呆了。一夜之间,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现在变成一副骨架!

     更可怕的是,血到哪里去了?就算是失血而亡,衣服、睡袋应该会有血迹吧?这血就像凭空蒸发掉,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在众人陷入恐惧之时,四个土著又哇哇大叫。黄芸萱听后,给我们翻译道:“那四个土著说小周是受到那黑色木头的诅咒。被恶鬼吸干血液而死!而且接下来就轮到我们了!”

     恶鬼?所有人脸色阴沉沉的。如果说在此之前,可以把土著说的当成笑话。但现在可怕的事实摆在眼前!每个人心头如遭压着一块石头,喘不过气!

     “好了。管他恶鬼不恶鬼!既然小周都死了。我们还是快赶路吧!”傅康安神态恢复正常,催促道。

     “姓傅的,你这话什么意思?人都死了,你还有心赶路?你的良心呢?”小吴勃然大怒,跳起来指着傅康安的鼻子大骂。

     “难道不是吗?人死如灯灭。死都死了,还能就回来吗?你说我没良心?好,你有是吧!那你就留在这里陪他好了!”傅康安也吹胡子瞪眼反击。

     “你……”。小吴气得两眼圆睁,双拳紧握,好像要准备拼命!

     “你们能不能少说两句?人都死了,还是先入土为安,把小周埋了!等会你们想怎么吵,都随你们!”我在一旁毫不客气怒道。也不知道压力太大,还是怎么地。我现在的心情实在很烦躁。

     傅康安和小吴两人被我一吼。估计认为刚才做事欠妥当。不在言语,沉默下来。

     “哎,都来帮帮忙,把小周埋起来吧!”黄芸萱叹了口气道。

     于是众人一起动手,把小周的尸体埋起来后。在沉重的气氛中,继续前进。

     整个盆地依然笼罩在白雾中。从地形看,四周都是高山,没有风吹的进来。这些白雾也就经年不散!而且盆地相当潮湿,土质很松软,走起路来相当难走。困难程度,不下于前边的山路。

     我深一脚浅一脚龟速前进着。原本以为一天多一点的时间留能通过盆地,到达“罗邑山”。看来计划是泡汤了。而其他人跟我差不多。艰难赶着路。

     走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一件事情。这里的土质是松软点。但如果踩实后,在踏上去,就不会再陷下去。也是我灵机一动,让身体最魁梧的小吴走在前边。踩出脚印后,其他人在踩在他的脚印上走。这样一来,后面的人就省下不少力气!等到小吴累了的话,在换人走在最前边,以此类推!

     如此这番后,一行人的速度加快一些。但也没快到哪去!因为第一人的前进速度决定整个队伍的速度!

     艰难前进了一整天,那“罗邑山”看上去依然是那么遥不可及!

     当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众人已经累趴下了。连篝火也不生。实际上想生也没木材生火!这里是潮湿的盆地,哪来的木材!把睡袋拿出来,垫在屁股底下,就开始啃食干粮!

     而傅康安如同昨晚,拿出自己的一个面包,让我们七人分着吃。我们也没跟他客气。现在食物短缺,自己的能省则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