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0 疑云
    队伍再次前进,不过怎么看都像仓皇而逃的样子!

     到了半夜时分,所有人再也支持不住,直接倒在泥地上,喘着粗气,闭上眼睛,直接进入梦乡。疲惫的身体到达极限,就算是恐惧也无法使其再动分毫!

     这一觉直睡到日上三竿。醒过来后,发现所有人都没事!虽然庆幸,但也没多高兴。毕竟死亡随时都能降临!

     “走吧!”傅康安大声说道。也不知道他是神经大条,还是迫切到达罗邑山。在死亡诅咒威胁下,除了一开始表现得有些害怕外,其它时候并没受到多大影响。

     我们没有言语,麻木地拖着沉重的脚步跟着。

     就这样前进了半天。天色开始暗下来了。此时,每个人的心头紧张起来。大家都清楚,死掉的三人都是在晚上死亡的。夜幕降临,也意味着死亡诅咒再一次降临在我们头上。

     突然,“啪”的一声,剩下的两个土著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像不想再走了。

     “他们在干什么?”傅康安问黄芸萱。

     黄芸萱叹了口气,无奈走向那两个土著。谁叫只有她能和土著沟通呢!

     叽里呱啦一阵后。黄芸萱无奈道:“他们说等会死亡诅咒就会降临。也不知道谁会倒霉。倒不如先坐着,就算死也舒服一点!”

     “这……”,傅康安无言以对。想了下,居然没有反对,道:“也好,大家就先坐着!看谁先倒霉死掉,剩下的人在继续前进吧!”

     “哼,既然都逃不掉,还累死累活走什么?大家都坐着等死好了!”这两天一直沉默不语的小吴,神情萎靡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确实如他所说,既然都要死,还走什么?

     傅康安显然没想到小吴会这么说。呆了一下,好像在想什么。然后叹息一声道:“你错了!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那黑色木头会竖立在盆地的外围?而且还不止一支?”

     这话,顿时吸引我们的注意。我不由问道:“你说为什么?”

     “警告!就像土著所说的,不能越过黑色木头,不然会被死亡诅咒。这很明显就是警告!你们在想想,为什么警告?因为前边有危险,而且是极度危险,会丧命的!而黑色木头后边就是这盆地!所以我认为这盆地有古怪。只要我们能走出这盆地的话,就安全了!”傅康安笑着解释道。

     “真的吗?”小吴腾地跳了起来,神情激动问道。

     “你的解释,确实有道理!不过有一点,如果黑色木头所警告的地方,不止是这盆地,就连罗邑山也包括在内。那我们就算越过盆地也是要死啊!”我皱眉提出疑问。

     “不不不!你也错了!你不想想,罗邑山是彝族的起源地。要是个死地的话,那彝族的先民早就遭殃了。你说我说的对吗?”傅康安笑道。

     这样说没毛病!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反正都是死。倒不如死马当成活马医!姑且试下。

     当下我点头道:“那好吧!既然如此,我们赶快走吧!争取以最快的速度越过这鬼地方!”

     “不。还是先坐着吧!就像那个土著说的。走也是死,看谁倒霉先死,其他人在继续走吧!”傅康安道。然后不由分说再次拿出自己所剩不多的面包,拿出一个扔给我们道:“先吃吧!就算死也免得做饿死鬼!”

     我们相互看一眼。觉得他说得没错,正要分了吃的时候。突然,坐在地上的一个土著,猛地扑上来。不由分说就把面包,囫囵吞枣,一口吃下去。然后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打个饱嗝躺了下来。

     “你……”。脾气比较火爆的小吴顿时不干。怒气冲冲就要揍那土著一顿。

     我见状,连忙抱住他,劝道:“算了算了,反正吃都吃了,就当这是他最后一顿晚餐好了!”

     而其他人也急忙拦住小吴。好一会,小吴才作罢,怒气冲冲坐下来。

     经过这么一闹,谁也没注意到夜幕完全降临!

     众人安静下来后,几乎同时,每个人打着哈气。眼睛开始迷糊起来……

     “来了……”。我心头一震,努力掐着自己的大腿。让自己暂时清醒下。

     就这么一瞬间,我看见其他人像机器人断电一般,同时瘫倒在地,昏迷过去!

     而更可怕的是,那个悉悉索索,如同虫蚁爬行的怪响再次响起!紧接着,刚才那个抢吃整个面包的土著,就像消了气的皮球一般,迅速干瘪下去,剩下披着皮的骨架……

     “对……不起!刚才……真不该……说那……话……”。在昏迷前的一刻,我想到刚才劝说小吴时说的话。没想到真被我说中了,真是乌鸦嘴啊!

     最后,我苦笑着合上迷糊的双眼。悍然睡去……

     等我们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面对死去的土著,我们只能草草掩埋掉。沉默着继续上路!

     有了希望的我们,走路相对快了不少。每个人想干掉走出这个鬼地方,三步并两步前进着。

     因为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几个人逐渐拉开距离。那最后一个土著一马当先,小吴次之,然后是傅康安,接着是我。最后就是黄芸萱。

     虽然黄芸萱身体素质不错,但毕竟男女有别。经过这么多天长途跋涉,体力逐渐不支。反而落后于我这种不擅长走路的人!

     眼看黄芸萱逐渐被落在后边。我想了下,决定等她一下,免得走失了!

     “来,我拉你一把!”我走了过去,朝黄芸萱伸出手来。

     黄芸萱愣了下,一向冷淡的她低声道谢。然后手一伸,握住我的手一下后,又缩了回去。低声道:“不用了,我还能行!”说完,陡然加快脚步,超过我,追上前边的几个。

     我愣了下,紧握着碰过黄芸萱的手。若有所思望着她的背影一会。然后慢慢跟了上去。

     就这样,我逐渐落下。等到前边的人剩下模糊背影时。才摊开紧握着的拳头。里边赫然有一张纸条……

     我摊开之后,扫了纸条一眼。思索一会后,把纸条撕碎、扔掉。而后快步追了上去!

     就这样又走了一天。眼看日近黄昏,大家都心有默契停了下来。

     再过一会,就要赌运气了,看谁先倒霉。

     五人坐下后,傅康安再次扔出一个面包,道:“我还是昨天那句话,要死也要做个饱死鬼!大家吃吧!”

     有了昨天的教训,小吴手一伸,飞快接住面包。然后分成四份,再分给我们。

     我接过面包之后,偷偷看了黄芸萱一眼。发现她神情冷淡依旧,拿起那小块面包,捏成一团,放在手心里,像吞药一样,往嘴巴一塞,囫囵吞枣般吞下去!然后放下手,若无其事的样子。

     只是我依然能够看见,那放下的手掌中有一小团东西滑落在地上……

     我并没有作声,只是依葫芦画瓢。也把面包捏成团,装成吃下去的样子。然后把面包团扔在地上!

     做完之后,五人再次沉默下来!等待着死亡!!

     压抑的气氛弥漫着每个人心头。大家都焦躁不安。连我也是如此,毕竟谁都不想。

     土著浑身颤抖跪伏在泥地,嘴里念念有词,好似在祈祷着。小吴则坐立不安,眼睛东张西望!不时摸着腰间的手枪,虽然知道这样没用,但多少增加点安全感!

     黄芸萱闭着双眼,神情很冷淡。只是那微微颤抖的眼皮出卖了她。她的内心并不象表面上那么镇定。

     反观傅康安,眼睛在我们四人身上,瞄来瞄去,还不时的看着天色!外表很是紧张!

     只是我怎么有一种感觉,他看我们的眼神好像带着一种戏谑感!这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就在我疑惑之际。突然那种熟悉的倦意潮水般袭来!

     “来了!”我心头一震,不断掐着自己的大腿,使自己清醒些!同时,也观察着其余四人的表情!

     土著,小吴,黄芸萱神情非常紧张!只有那傅康安的神情很镇定。

     接下来那虫蚁爬行般的怪声由远而近!“莎莎莎”,如同无数鬼魂从地狱中冲出!

     “呃呃……”。陡然,在怪声截然而至后。最后那个土著跪伏在地上的身躯激烈抖动几秒钟。然后再也不动了……

     我明白,土著已经死了。他的祈祷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此刻我的心情很复杂。庆幸自己没事之余,又有种兔死狐悲的悲哀。在这种纠结中,我慢慢昏睡过去!

     …………

     等到我们醒来之后,默默把土著的尸体埋掉。然后又开始上路。

     走了没多久。我忽然发现脚下的土地发生变化。原本很泥泞的地面。变得不再那么松软!走路轻松很多。

     “这地……好像变硬了!”我兴奋叫道。

     “硬就硬了。有什么好兴奋的?”小吴纳闷看着我道。

     我摇摇头道:“你错了!这盆地围着罗邑山。而我们也是朝着山的方向走!一般来说,靠近山脚的位置,地质都偏硬。所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