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3 威逼
    就这样,傅康安用了十天时间,完完整整临摹下来。好了以后,当即就赶回去,到处查找资料,破译那些文字。他费了好几年的时间,终于破译得七七八八。这些文字讲述的就是古彝族其中一支祖先从发源地“罗邑山”迁徙出来的经过!当古彝族不断壮大后,其发源地已经不足以养活这么多人。其中一位古彝族的“大鬼主”,决定带领一些族人寻找新的栖息地。经过一番长途跋涉后,终于到了今天贵州中部的乌蒙山,并在此繁衍生息。这支古彝族,也就是后来创立“罗氏鬼国”的祖先!而那些线条则是罗邑山的地图,还有迁徙路线。画这个地图的用意,就是让后代子孙不要忘记本源所在!

     破译之后,傅康安决定去找寻“罗邑山”。用线条地图和卫星地图对照。并查找很多地理文献。最终确认“罗邑山”的大致位置,就在老挝丰沙里无人区内。在查看很多卫星地图后。他发现在丰沙里无人区东北位置,有一大片地区常年笼罩在云雾里边。傅康安认为罗邑山很可能就在这里边。他马不停蹄赶了过来,并在丰沙里聘请当地土著为向导,跋山涉水来到现在的区域。当时,他就已经到达盆地外围。也进入里边。结果在第一天晚上,就遭遇和我们一样的事情!只不过死的是那个土著向导。傅康安看到那副惨状,吓得连夜跑出盆地,回到我国。

     回来之后,傅康安安分挺长一段时间。然而过了一段时间后,“好了伤疤忘了疼”,他那探寻“罗邑山”奥秘的愿望再次死灰复燃。不过有了上一次的教训以后。他并不敢冒然进入。而是再次聘请土著进入。结果,进去了十个土著,三天后,七个人跑了出来。跟上次一样,每到晚上必有一人变成骷髅。吓得土著不敢再次深入,仓皇而逃!任由傅康安怎么高价诱惑不在回去。

     请人深入这个方法失败后。傅康安不得不另寻他法!他想到从天空飞越盆地。于是花了大价钱租了一架直升机,本以为这次肯定能进去。谁曾想,直升机还没接近盆地。刚刚飞入常年笼罩在盆地上空的云团的时候。发动机突然爆炸,直升机坠入原始森林里边。幸运的是,当时飞行高度并不高,傅康安居然奇迹般活了下来!只是受了伤!后来查找爆炸原因,才发现那云团中含有很多硫磺颗粒。飞机发动机吸入这些颗粒,才产生爆炸失事的。这么一来,从空中进入的方法完全行不通。

     养好伤之后,傅康安还是不死心。又回到在盆地周围乱转,寻找进入盆地的方法。但遗憾的是,始终不得其法。傅康安几乎绝望了,无奈只能再次回国。回国后,他左思右想。既然“罗氏鬼国”的祖先能够从盆地出来,肯定有某种方法!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想了很久,他决定在去找那个彝族老人,查看那张刻着地图的人皮,会不会有什么新发现。

     当傅康安再次找到彝族老人,并索要地图再次详细端详。结果真的有新的发现。原来在人皮的另一面还有一些文字,只是因为年深日久,局部发黑,才没有发现。傅康安欣喜若狂。那些文字翻译后,发现上边写的是一种药方。而这个药方正是通过这个盆地的方法。根据上边的方法,吃了这种药方上边的药,只要在盆地上,百分百就会变成目标。

     得到药方的傅康安立刻告别,取制作药方上边的药!制成之后,他立马以学术研究的理由,召集人马,准备再次进入盆地。所有召集的人员完全是为了穿越盆地而准备的替死鬼!按照他的预想,把混有药物的食物让其他人吃下去,然后他就可以安全通过盆地了。只是我的加入出乎他意料之外的。不过他在救了我之后,就有意把我拉进队伍里边当替死鬼。所以黄芸萱一开始说要送我回去的时候,他非常反对。两人还闹得不是很愉快。后来我因为打算寻找“鬼物”,才决定加入队伍。最后不得不说的是,我们在那座无名山峰遇到的黑色木头,他以前根本没有见过。但那四个土著很害怕,一直闹着要走。他自然不可能让他们这么一走了之。这样他的计划就功败垂成了!所以那天他佯装答应土著,让他们走。等到晚上我们都熟睡致使。偷偷把补给扔得远远的。逼得土著只能跟队伍继续前进。

     傅康安足足说了半个小时,把前因后果一股脑子倒出来!

     我听完后,盯着他直摇头道:“哎,你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满脑子都是算计人的诡计。而且演戏演得跟真的一样!你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一旁的黄芸萱也点头道:“不错。要不是那天那个土著赖着不走,并抢了面包整个吃下去,最后失血而死。这才引起我的怀疑!不然还真识破不了你的诡计!”说到这里,顿了下又道:“对了,盆地那‘死亡诅咒’到底是什么?”

     傅康安摇头道:“这个我真不知道!在那张人皮上边也没有记载!”

     我和黄芸萱相视一眼,分辨不出傅康安说的是真是假?

     这时,傅康安焦急叫道:“我已经把事情的经过全部交代了。你们快点放了我啊!不然很容易出人命的!”

     “你也知道害怕吗?那被你害死的那些人怎么办?难道他们的命就不值钱?像你这种自私自利的刽子手,多活一秒,都是罪过!你就在这等死吧!就算给小周小吴他们抵命好了!”黄芸萱越说越激动。

     “不要啊!芸萱……张忘,我求求你们了,我不想死啊!快点把我放了吧……”。傅康安脸色大变,不断哀求着。

     我看着傅康安求饶的样子,叹息一声道:“黄小姐,我看我们还是放了他吧!如果我们就这样让他死的话。那我们就跟他没什么两样!而且人死不能复生,他就是死了,小周小吴他们也不能复活!”

     黄芸萱沉默一会,才叹息一声道:“那好吧!就照你说的做吧!”

     于是我把傅康安拖出分界线。解开绑住手脚的皮带。

     傅康安获得自由后,笑嘻嘻道:“张忘,多谢你了!不然我这条老命可就完蛋了……”。

     “没什么,反正你们也救过我。就权当还你吧!”我淡然道。想了下,又问道:“不过你要是再敢耍心眼的话。就不会像这次这么轻易放过你!”

     “明白……”。傅康安不断点头。表情很诚恳,但内心怎么想就不知道了。

     “哼”。黄芸萱冷哼了声。似乎不相信傅康安。

     傅康安假装没有听见,干咳一声道:“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们进山看看吧?”

     “也好”!我想都不想点下头。经历九死一生才到这里,目的完全是为了找寻彝族传说中的“鬼物”!不过这罗邑山远看并不很大,但当身处其中,才发现其实很大,大到你根本不知该怎么走?

     于是,三人开始探索起来!傅康安走在前边,我和黄芸萱殿后。这样是防止傅康安使坏心眼,在后边捣乱。

     这罗邑山地形陡峭。树木比我们进来时的那片原始森林还要高大很多!从几人合抱到几十人合抱的大树比比皆是!我以前在新闻上看到北美有棵高达百米的大树,一直想象不出是什么样子。现在看到这些,才深有体会什么叫高大!这那是树了,根本就是一座座高楼大厦!

     三人漫无目的穿行在遮天蔽日的树林中,光线很微弱,只能看个大概景象,完全依靠自我感觉走。

     刚开始还很留意方向,后来根本就转晕了。干脆跟着傅康安走!

     也不记得转了几个弯,绕过几棵树后。陡然眼前豁然开朗!本来向上的地形陡然下降!出现眼前的是一条又宽又深的沟坎!对面则是陡峭的岩壁。唯有沟坎的中间有一道,仅容一人通过的石梁连接两边!

     眼看傅康安就要踏上石梁。

     “等等!”

     我快步上前拉住他的胳膊,不让他继续走。他很诧异回头看着我。我解释道:“你在这里等着,等我们先过去,你再走!”

     “为什么?”傅康安很是不解。随即眼睛一转,皱眉道:“你该不会以为我过去会在另一边谋害你们吧?”

     确实如他所说,这石梁只能让一人通过。只要守住另外一边,后边的人就过不去。而且要是守住的人有歹意,随便一推。任你有通天本事都要掉下沟坎底下!总而言之,我就是怕傅康安谋害我们!

     “不错!我确实不相信你,所以你先在这边等着!”我很大方承认道。

     “随你们吧!等就等!”傅康安无所谓耸下肩。

     “那好,我们走!”我转身招呼下黄芸萱。然后转身踏上石梁。黄芸萱点下头后,也跟在我后边踏上石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