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5 蜘蛛般行走的尸体
    就在这时,“哗啦”,一个极微小的声响远远传来。但在这种环境下无疑如同响雷!

     “谁……”。我心头一跳,厉喝一声。紧张四处观察。然而却没有发现!正确的说,四周太黑了,根本看不见什么。

     “哗啦”“哗啦”“哗啦”……

     细微、如同砂石滑落的声音越来越多。如同墙皮从墙壁上剥落一般!

     我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思考一会,自然而然仔细看向金属柱那边的尸体上边。

     在微光下,我突然发现原本附着在尸体上边的沙土纷纷坠落。那“哗啦”声响,就是从这里发出的。我不由哑然失笑,真是自己吓自己。

     地震吗?我第一时间想到这个。但随即否定!那是风吗?这边都快闷死掉,那来的风!那为什么砂石会掉下来?

     “哗啦……碰”!

     就在我思考之时,突然眼前那句尸体从金属柱上坠落下来。狠狠摔在地上,那带着诡异、迷醉笑容的面部朝上。

     卧槽,怎么掉下来了?前不久我还用力扳过,纹丝不动的啊?我吓了一跳。紧张看着那具尸体。良久都没什么动静。可是还没等我明白怎么回事之时。

     “哗啦……碰”

     “哗啦……碰”

     “哗啦……碰”

     …………

     连续不断的声响传来。金属柱上边的尸体全部掉落在地上,摔得满地都是!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金属柱上边的尸体才停止掉落。

     这……这是怎么回事?如果说一具尸体掉落下,可能是巧合。那全部掉下来,只能是必然!这其中必有什么古怪。

     我屏住呼吸紧张查看着。良久,那些尸体都没动静。

     就在我想上前查看下的时候。“唔……”,一声巨大、如同汽笛般的轰鸣声从金属柱里边传来。

     我脸色再次一变,这又是什么鬼?接二连三的是闹哪样?先是尸体全部掉下来,然后金属柱发出汽笛般轰鸣。而且伴随着轰鸣声,我突然觉得空气好像湿润许多,温度也升高不少。天空中多了很多蒙蒙雾气!伴随着汽笛声,有种像蒸汽轮机鸣笛时,排出水蒸气一般的感觉!

     这一连串变化,让我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咔嚓”

     突然,汽笛声刚消失没多久。一声如同树枝折断的声音再次传来。我赶忙转头一看……妈的,尸体怎么会动?

     只见不远处,带着诡异迷醉的面部朝上的一具尸体,手臂关节陡然反向一折,手腕关节也反向一转,就如同把人的手臂完全反方转转动一般。然后按着地面,支撑起来!!

     紧接着,其余一只手臂和两条腿,也相序反转,如同一只四条腿的蜘蛛站立起来。头部向下垂。原本闭着的嘴巴慢慢睁开!一只有瞳孔,没有眼白,如同蜘蛛眼的眼睛出现在口中。

     我到倒吸口冷气!那具如同蜘蛛般站立的尸体的头部,这么一反,原本诡异迷醉的表情。变成幽怨哀伤的脸容!

     “妈的,这……这是什么鬼东西?”我的脊背凉梭梭,浑身发冷。用手揉下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之后。脑袋里边只有一个念头“逃……”!

     这不是我胆小。只是人之常情。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

     当我一转身,就要从反方向跑。突然,“咔嚓”“咔嚓”“咔嚓”连续响起。地上那茫茫多的尸体,如同第一具尸体那样蜘蛛般站立起来。嘴巴里边那全黑的眼珠,带着着冰冷、残酷,慢慢转动。好像在搜寻着什么!

     很快的,这些尸体发现我的存在。“咕咕”,一阵奇怪的响声从尸体的腹部传来,此起彼伏。

     妈的,这不会是这些尸体肚子饿了吧?我心头直发凉气,它们该不会是肚子饿了吧?

     想到这里,我暗暗叫苦。也不知道这些尸体是肉食性?还是草食性?不过看这些尸体慢慢朝自己爬过来的样子,不可能是过来跟你问好吧……

     我心头大急,这四边都是尸体,怎么跑?

     这时,旁边的一具尸体爬了过来。用那扭转的手臂抓了过来。

     卧槽,我一急之下,猛地跳上尸体的腹部,躲避开来。

     那尸体“咕咕”乱叫,不断扭动身躯,想要把我甩下来!

     我在上边手舞足蹈,好不容易站稳。突然,脚脖子一阵冰凉。我一惊,一看,原来是旁边一具尸体趁我不注意,抓住我的脚脖子。

     “草泥马,给我放开……”,我脸色大变,大吼起来。猛地伸张着乱甩。好不容易把那只手甩掉。缩回脚一看,伤倒是没伤,只是有道手印。而那手印上边粘着一些透明的黏稠液体!

     这是什么鬼东西?我正试图擦掉那些黏稠液体。不过旁边的那些尸体不断伸出手,试图抓住我。逼不得已,我只能再次跳起来,在那些尸体的腹部上跳来跳去。躲避那些尸体乱转。

     然而,这尸体也太多了。我身上多了不少抓伤,还有那黏稠的不明液体!而且远处的身体也逐渐包围过来,我的处境越来越不妙。

     此刻我背后是金属柱,三面都是尸体。已经危在旦夕。我一咬牙,猛地转身,抱住金属柱,一蹭一蹭往上爬。这才算暂时脱险。

     这时,我才发现金属柱也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很热,几乎可以说是烫手。只是我根本不敢放手,咬着牙强忍着,不断往上边爬。

     很快地,就爬上金属柱的顶端。我抓住边缘,一脚先搭住边缘,双臂用力,翻了上去……

     不想,身体猛地一坠,整个人朝金属柱里边掉下去。吓得我赶忙抓住边缘,没有掉下去。我这时才发现,原来金属柱里边是空的!里边黑布隆冬,也不知有多深!

     好险!我赶忙跨坐在金属柱的边缘,长出口气!这时,我才发觉,金属柱里边不断有雾气升腾。显然地上的雾气和突然攀升的温度,肯定跟这个有关!

     不过我没有时间去弄清楚怎么回事?下边那些尸体围着金属柱乱转、嘶鸣!试图想要爬上来。不过才一接触金属柱,也不知是为什么,就缩回手!急得乱叫!

     我在上边想了一会,猜测着,这些尸体可是怕热。不然他们原本就粘在金属柱上边,没有理由不爬上来的!

     呼,我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那底下的尸体前肢撑起,双腿下蹲,反转的头部诡异注视着我。两眼之间陡然裂开,伸出一条布满利齿的口器,不断挥舞着。恶心又恐怖!

     我在金属柱上边,都能闻到一股腥臭至极的味道。不由干呕不已。妈的,这到底是尸体还是什么“怪物”?

     幸好它们不敢爬上金属柱,不然我就完了。

     没想到我正在庆幸之际。突然,底下那些尸体又有了变化。只见一些尸体爬上另一些尸体的腹部。然后又有一些爬上第二层尸体上边……

     就这样一层层往上叠,如同金字塔一般,逐渐升高。很快的,就快要到我脚底下了。最上层的尸体挥舞着手臂,试图抓住我……

     卧槽,这尸体居然会叠罗汉。我脸色难看以及,脚不断往上边缩!然而,那些尸体已经叠到金属柱顶部,眼看就要冲过来。

     我急得六神无主。突然,眼角瞥见远处另外一根金属柱。这些金属柱间隔都在三四米左右。只是这个距离我能跳过去吗?

     “唰”,一具尸体的手臂险之又险划过我的脸颊,尖锐的指甲字脸颊上留下一道血槽!这下,我是不跳也不行1

     当下一咬牙,身体下蹲,双脚蓄力。猛然一跃……

     “咻”的一下,人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试图抓住金属柱!“啪”,我抓住金属柱边缘,惯性推着我狠狠撞在金属柱柱壁上。

     “嗯”的一声闷哼,身体传来的痛楚让我手一滑,直往下掉!

     “吼”,在掉下瞬间,我拼命伸长左手。险之又险扣住金属柱边缘,这才幸免掉下去!

     我三两下跨坐在金属柱边缘。上来才发现被吓出一身冷汗!

     卧槽,刚才要是没抓住,摔下去就成肉饼了!

     “咕咕”,那些尸体见我跑了。纷纷跳起来,试图扑过来。幸好这些尸体弹跳力不够,跳到一半就摔下去。摔得手断脚断的,从断口处流出那透明黏稠液体。

     还好,这些尸体跳不高!我长出口气!不过还没高兴多久。那些尸体再次重施故技,一层层叠起来!

     不得已,我只能拼命在金属柱间跳来跳去。如此这样,那些尸体还一时半会奈何不了我!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那些尸体原本不敢靠近金属柱。现在则开始不断试图爬上去。我推测,这可能跟金属柱里边不在冒出雾气,金属柱管壁逐渐冷却,温度降低有关!

     过了一会,我的推测被证实了。有几具尸体开始沿着金属柱爬了上来!

     不得已,我只能随便选了个方向,不断在金属柱上边跳跃。

     只是那些尸体好像具有智慧一般,不断追着过来,并逐一占据金属柱。没有被尸体占据的金属柱越来越少!照这样下去,被这些尸体抓住是迟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