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6 新书通告
    (新书已发,也在黑岩。书名《鸟语尸香》。另外本书将暂停一段时间,重新整理一下!新书链接http://www.heiyan.com/book/73812?from=shelf

     我爬起来,转身就跑。直到在也听不到“黄芸萱”的叫唤声后,才停了下来。

     “呼呼”,我躺在地上,不断喘气。好一会,才观察期附近的环境。身边依然雾霾浓重,天色始终是灰蒙蒙,没有变化。这让我很是奇怪!我从河道流出来,到现在。少说也有六七个小时。不见日出日落,甚至连光线变化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天气差到这种程度?

     我想不明白,还能继续走。这时,我发现自己身边的树木稀疏很多。而且地形也逐渐隆起。

     就在此时,我发现前边的树木有些奇怪。有树干,没树枝和树叶。就跟电线杆差不多。更奇怪的是,在那三人多高的树干上,好像吊着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我疑惑看着。当下就走过去要看看。才没走几步。隐约间,可以闻到一股浓重的恶臭!

     我脸色一变,根据我多年和尸体打交道的经验。这肯定是尸体腐烂后,发出的臭味!

     在结合眼前的情形!一个结果呼之欲出,前边那树干上吊着的应该是尸体!

     一想到这个,我脚步踌躇不前。这里也不知是什么地方?会不会有危险?想了一会,最后还是好奇心战胜恐惧。决定上前看个究竟。

     当我走到树干前,仰头望去。纵然我见过的尸体很多,也不禁皱下眉头。树干上的是一具风干了的尸体!浑身赤裸,身上很多部位都露出白骨!从那伤口看,这些都是被利器之类的东西割过的。也就是说,这具干尸,身上的肉被人割掉过!至于是死前被割,还是死后被割。我就看不出来!

     干尸貌似被吊了很久,尸体干瘪很严重,也没看见有蛆虫,时间应该有段年头!

     我望着前边一排排如同电线杆的树干,脸色发青。难道上边也是这情况?

     于是我又走了到相邻的树干下查看。一看之下,倒吸口冷气!这边情况比刚才更可怕。尸体被插在树干上,从裤裆下方,直穿而过,看着树干上黑褐色的血迹。显然这尸体是在生前活生生被人,想穿香肠一样,活生生穿透身体。尸体扭曲痛苦的表情,无不说明当时有多可怕、多折磨!

     做出这种惨绝人寰的人,到底是多残忍?我震惊不已!

     我又连续走过不少树干。上边都有尸体!而且死法各式各样,砍头、挖心、断肢等等死法,不一而足,简直就是死亡方式展览。手法之残忍,样式百出。许多死法根本是前所未闻的。

     我不明白是什么人,居然这么变态,这么残忍!

     除此之外,我还注意到一点。这些尸体的皮肤、牙齿、眼睛,都跟阿格完全一样!也就是说,这些尸体也就是传说中,彝族“大鬼主”所役使的“鬼物”!还有就是,尸体上很多肉都被割掉,也不知杀人者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这简直就是活生生的“人间地狱”“屠宰场”!

     就在我深深震惊、颤栗之时。突然一个微弱声音传来“救……命,救救……命……”。

     我不由楞一下,四处搜寻声音的来源!

     结果,在尸林的最尾端。我发现树干上吊着一个人,那求救声就是此人发出的。

     “你还活着?”我诡异打量树干上,被捆得如同粽子般的人。这人浑身衣服破烂,披头散发的,样子狼狈且虚弱。

     “是……是的!救……救我”。树干上的人虚弱叫道。

     我赶忙解开爬上树干,把被吊着的人解开,放了下来!

     我解开那人身上的绳子,那人活动下手脚,望着我,正要开口道谢:“多谢朋友相救,不知你……”。说到一半,突然诧异看着我,惊道:“怎么是你?”

     我愣了下,随即仔细看了下那人……

     “卧槽!温八爷?”我惊讶道。随即由惊转怒:“瘟八,你这个老混蛋。不禁忽悠我,还利用我,最后还把暗道炸掉,差点把我害死……我刚才要是早知道是你,早就不管你,让你死在这里好了……”!

     我越想越气,忍不住就出手揍了温八爷一顿。打得他哇哇大叫,直喊道:“别打……别打,我知道错了……不要在打了。在……在打就出人……人命了……”。

     我打得温八爷鼻青脸肿后,才停下手。此时心情舒畅很多!而温八爷哭丧着脸,不停揉着伤处,哀叫道:“小忘啊!你出手这么重,先打死我吗?那时候,我也是迫不得已,才那么做的……”。

     “哼,没杀你已经算便宜你了!”我狠狠道。然后想起阿格跟我说的话。又问道:“老混蛋,我问你,你是不是认识我‘七叔’,还有傅康安这老狐狸?”

     “你怎么知道我认识他们的?”温八爷一惊,诧异问道。

     “阿格你应该知道吧!他把你们之间的勾当都告诉我了!”我冷冷说道。

     温八爷听完后,沉默一下,然后问道:“既然这样。那我就跟你如实说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冷笑警告道:“等会你说的要是有半句谎言!我就把你重新吊上去!就让跟这里的其他尸体一样,明白吗?”

     温八爷望了下旁边树干上,死状恐怖。不由吓得脸色惨白。连连点头道:“我会如实说的,你放心好了!”

     “快点!”我不耐烦催促。

     “就像你说的那样。我确实和傅康安,老七,也就是你七叔认识。特别是你七叔。其实我们本来就是师兄弟!走江湖卖艺为生!四海为家。算起来,你还得叫我师叔!”温八爷道。

     “去你妹的师叔!有你这样坑师侄的师叔吗?”我愤怒叫道。

     “呵呵……”,温八爷尴尬笑了声,继续道:“当时我和老七一起来到蒙自,在卖艺的时候,正好遇见傅康安。他可能看我们有点力气。就找我们帮他做事。说是去一趟老挝,让我们保护他。我和老七一商量。认为这件事情没什么难度,再加上他开的价格也很诱人!我们也就跟他过去了!到了老挝后,他聘请很多当地土著,朝着罗邑山方向走!后来到了罗邑山外边的盆地,到了晚上,总有人莫名其妙就失血而亡!当时很多人怕了!就不愿意前进,是傅康安让我们硬逼前进。在队伍死了七个人以后,总算到了罗邑山。后啦我们到了罗邑山的事情,阿格应该有跟你说了吧!”

     我点下头,又问道:“你们到底抓阿格的同伴做什么?”

     “一开始我们不知道傅康安要做什么。后来到盆地的时候才说,有个收藏家指定要抓一个,像阿格那样的人去给他。那时我们已经到了那地方,虽然有些不愿意,但都到那地方了,而且不做的话。傅康安不给我们钱。不得已,我们只能帮他抓了阿格的同伴。问出出盆地的办法后,就偷偷离开。只是不知道当时逼问的时候下手太重,还是怎么地,他居然死了!那时,老七就不愿意了。说做这样的事情太伤天害理,他要推出。只是我和傅康安不同意。正好那阿格追上来,被我们抓住!老七跟我们闹翻以后,偷偷放了阿格,自己也走了。没办法,我和傅康安只能带着尸体去交差!那个收藏家也很爽快,看到尸体后马上付钱。那时我才知道,那尸体足足卖了三十万,而且是美金!我当时都呆住了。事后,傅康安给了我五千美金。三十年前那笔钱是一笔巨款。足足让我潇洒了一段时间。本来这事情已经这样结束!我再也没有和傅康安有过联系!同时也跟老七分道扬镳。各过各的!只是在前段时间,就是那个收藏家突然找上门来。说是还要像阿格那样的人,有多少要多少!价格是尸体,二百万美金,活的五百万!我但是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准备再进这里抓人。为了慎重起见,我准备很多,并且打电话给老七,看他愿不愿意帮我,但是老七还是拒绝。并劝我不要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此时我利欲熏心。也就自己过来老挝。召集几个土著,进入盆地做替死鬼。当时我很顺利进入盆地,并且抓了阿格另一个同伴出来!只是在出来后,到蒙自的时候。,居然遇到老七。原来他是过来阻止我的。看见我已经把人抓出来,说要把人放了。当时我怎么会同意。两人就争吵起来,两人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