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8 被忽悠
    “救我出去?”我愣了下,随即问道:“怎么走?那门被锁住了,你能撞开吗?”

     “谁说要撞开的?”温八爷嘲讽道。

     “那……难不成这里有暗道?”我三两下扒开身上的布条,站了起来反问道。

     “跟我来你就知道了!”温八爷边说,边往栏杆处走去。

     我带着一肚子疑惑,跟了过去。只见到了栏杆处,温八爷朝外边望了下,确认四周没人,才从口袋里摸索一阵,掏出一段小小的钢丝。伸出手,抓着门外边的锁,把钢丝插进钥匙孔里边,不停捣弄着。

     不一会,“咔”的轻响,那锁被打开了。

     “卧槽,没想到你还会这手!”我不由赞叹道。看来这温八爷不禁有当骗子的口才。还有当小偷的本事!

     “小意思,好多年没练。手艺生疏了,要是换成以前,这锁几秒钟就能打开!”温八爷面有得色笑道。

     “走吧!”温八爷推开门,走了出去,朝我招手。

     “怎么走?”我走出门,打量四周,静悄悄地。那一栋栋高脚屋,黑灯瞎火的,如同野兽蛰伏在夜色中。只是在寨子后边的山峰处,有一堆熊熊火光燃烧着,隐约间,可以看到人头耸动。仿佛很多人在那里!

     “看到没?”温八爷指着远处山峰那团火光,道:“再过三天,就是鬼巫教的一个重大节日!也就是生罗罗要把你献祭给神灵的日子!生罗罗有个习俗,在重大节日前三天,全寨子,每晚都要举行狂欢。大概就相当于我们举办什么重大节目的预演那样!不过就是时间比较短!因为他们信奉鬼神,所以仪式都在凌晨时分举行的!这时候,鬼神才会出来接受他们的献祭!而在哪山顶上,有一个暗道,直通外边。我们要趁他们没留神,先上到那边躲起来。等到他们离开,我们才进那个暗道,离开这里!”

     我听完后,眉头一皱道:“暗道?还在山顶上?那我们干嘛不直接下山,还省得那么麻烦?”

     “哎,小子你知道什么?这罗邑山是生罗罗祖祖辈辈,繁衍生息的地方。是你熟悉这里?还是他们熟悉?不用想也知道。我们只要往山下走,等会他们回来发现后,立刻会追上来!还没等我们下到山底下,又要被他们抓住!再说,就算我们幸运地逃过他们的追捕。那罗邑山外围那个盆地怎么过去?难道你能飞吗?那盆地的‘死亡诅咒’根本防不了!到时候还不是死!”温八爷摇着头,耐心解释着。

     我听后,想了下,疑问道:“山顶真的有暗道能够通到盆地外边?你怎么知道的?”

     温八爷嘿嘿一声,得意笑道:“这还是我费了很大的劲,抓到‘鬼物’,严刑拷打后,弄死他才……”。说到这里,温八爷似乎想到什么,赶紧改口道:“好了,你到底走还是不走?我已经跟你说明白了。要么走,要么留在这里当祭品吧!”

     我不明白温八爷口中的“鬼物”到底是什么。也没时间考虑。想了一下,点头道:“好,那我跟你走。反正我们现在是一条线上的蚂蚱,那个被抓,另外一个也跑不了!”

     “这就对了!放心吧!跟着八爷我没错!”温八爷张开满是龅牙的嘴,笑道。

     事不宜迟!在温八爷的带领下,我们摸黑朝着罗邑山的山顶爬。这一路上来,有不少岔道,但温八爷好像很熟悉,轻车路熟选了一条道,考虑都没考虑,就爬上去!

     这样子,让我想到傅康安带我到石梁前的情景。也跟温八爷一样。想到这里,我留了个心眼,防止他像傅康安一样,害了我!

     生罗罗的寨子,处于半山腰以上。可能他们为了祭祀方便,还特别把搞了好几条山路!爬起来虽然费劲,但也不算很慢。大约爬了两个多小时。我们气喘吁吁到达离山顶不住百米的地方。从这里已经可以很清楚看到山顶的情况。

     只见山顶是一个很大的平台。在平台中间,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圆形石头!那群生罗罗在平台周围,插上一大圈火把,照亮整个平台。而他们则围着圆形巨石,手牵手,连成一圈,疯狂跳动着,不时从嘴里发出古怪的呼喊声,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此时,我和温八爷都累得差点趴下。不得不在原地休息十分钟后,在开始摸向山顶平台。大约离平台不到十米左右时,温八爷一把拉住我。示意不能再上前,不然会被发现的。

     然后带着我来到平台下边,两块石头的夹缝处,躲了进去。然后我们悄悄从缝隙中探出头,观察平台上边那群生罗罗的动向!

     “那个暗道在哪里?”我扫视一眼平台,问道。

     “你看,就是对面那块石头下边。看到没有?”温八爷指着平台对面,靠近边缘的一块并不算大的石头,悄声道。

     我仔细一看,那块石头在火光照耀下。隐约能看见上边雕刻着一个“鬼头”。那个鬼头具有蛇眼、尖牙、还有脸上一片片的鳞片也清晰可见。这完全跟我在“客来宾馆”见过的尸体,还有阿格的外表一模一样!唯一有点差别的就是,鬼头上有个角!在鬼头的嘴巴位置,正好有个圆形小洞。看大小,刚好能够容纳一人猫腰钻进去!

     “就是那里?”我指了指那洞口!

     “对!”温八爷点头。然后又道:“这群生罗罗大概会跳到黎明时分,也就是天边露出第一道阳光的时候。在他们宗教里边,代表着鬼神要休息了。等他们结束仪式,趁着混乱,我们就赶紧冲进暗道里边!”

     “为什么?你刚才不是说等他们走了,再进去的吗?”我质疑道。

     “唔……我刚才真的是那样说的吗?”温八爷金鱼眼眨巴眨巴着,明显在装蒜。

     “卧槽,才这么一会,你就不承认!再说,等他们走再进去,不是更安全?”我很是不满,阴着脸道。

     “呵呵,这个嘛……其实是不行的!等会他们仪式结束的话,会把那个暗道用大石头堵上的。防止有人从那里跑掉!以我们两人的力量根本搬不动!”温八爷打个马虎眼,指着鬼头旁边一块两人高的石头,呵呵笑着。

     “尼玛的,你这家伙刚才为什么不早说?早知道我就不来,那么多人要是有一个看见,那不等于前功尽弃?”我再也忍不住,开口骂道。

     “小子,这事八爷早就想到了。喏,这个拿着!”温八爷笑着解开上衣,只见里边绑着两块兽皮。跟那些生罗罗裆部围的,一模一样!

     “这是……你打算让我们装扮成他们的样子混进去是吧?”我想了下,喜道。

     “不错!八爷我可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温八爷咧着嘴笑了下。

     我懒得听他自我吹捧,三下两去二,脱下衣服,换上那条兽皮。乍一看,还真像那么回事。

     温八爷也换上兽皮,不过看那松松垮垮的皮肤。真像一只脱了毛的老母鸡,真是没有最丑,只有更丑!

     我又看了下天色,只见天边微微露出鱼肚白,相信很快太阳就会升起来!我和温八爷相视一眼,然而静静等待太阳出来!

     很快地,太阳终于升起来。第一线阳光射在平台上。而那些生罗罗也停止疯狂扭动。经过一夜折腾,就算以体力见长的野人。也露出疲态!

     只见其中一个头带羽冠,脸带威严的生罗罗,叽里呱啦仰天吟唱几句。那些生罗罗开始四散而开,朝着平台出口三三两两走来!

     “走……”。温八爷低声喝道,慢慢从缝隙中爬了出来。我也紧跟着爬上去。

     上了平台后,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悠悠朝着暗道方向走去。

     身边不时有生罗罗经过,每当有人经过,我的心就提到嗓子眼。怕被人发现!也不知这些生罗罗太过疲倦,还是怎么地。连续经过几批人,都没有发现我们的异常。

     而在暗道那边,只见七八个健壮的生罗罗开始走向那块巨石,看来是要推动它,堵上暗道。

     我和温八爷使个眼色,脚下脚步逐渐加快,快步朝着暗道移动过去。

     眼看已经越过平台中间那块巨石。

     突然,一个生罗罗停下脚步,疑惑注视着我和温八爷,嘴里叽里呱啦说了几句话。好像在询问我们。

     我的心跳加速,暗自叫糟。正打算开始跑之时。温八爷突然开口,说着跟生罗罗同样的话语。讲了几句后,那个生罗罗才放松警惕,点了下头。然后就走了。

     “呼”,我长出口气,手心都冒汗。悄声问道:“刚才那个在说什么?”

     “他在问我们是谁?怎么以前没看见过我们?我就随便跟他胡扯了个名字,说我们是派出去出差的。今天刚回来的。没想到居然蒙混过去了!”温八爷低声笑着,解释道。

     “哦,还好!不过你怎么知道他们有派人出去呢?”我疑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