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1 神石飞起
    阿格原本以为这次完蛋了。他出来过外边,知道外边的人对自己的外表很惊奇。甚至有一些有怪癖的收藏家什么的,喜欢收集稀奇古怪的东西。而自己的外貌正符合他们的胃口……

     没想到的是,在快要到达边境的时候。阿格的另外一个伙伴突然死了……

     这件事情让傅康安、温八爷、七叔三人间起了争执。七叔认为是因为三人严刑逼供,才导致阿格伙伴死亡的。这件事情让他有罪恶感,他决定要退出。但傅康安却不让他走。因为那地方到有人所在还有好几天的路程。要带着死尸,还要押着阿格。就傅康安两人很难做到。

     经过一番争执后,七叔勉强同意留下来。就这样又走了一整天。到了晚上时分。七叔等傅康安、温八爷俩人睡觉后。偷偷把阿格放走了。然后自己也悄然离开。

     阿格很是感激七叔。在逃离之后,马上联系上一同出来追踪的伙伴,再次来找傅康安和温八爷两人。只是到了那地方,两人却已经离开。

     阿格他们不死心,在附近又找了好几年,在一无所获之后,才不得不回去汇报。当时的“大鬼主”认为既然“鬼物”已经死亡,就没有必要再去找傅康安和温八爷。只是让村子以后加强戒备,防止同类事情再次发生。

     时间一晃而过,在一个多月前。跟阿格同为“鬼物”的那个同伴,突然之间,从村子里边消失了!

     这件事情非常蹊跷。那个同伴阿格非常了解,绝不会什么话都不说就走的。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这个同伴出事了!可是把整个罗邑山都找遍了,根本没发现那个同伴的下落。

     于是乎,现在的“大鬼主”只能让阿格出去外边寻找。

     阿格出来后,就用上在外边经常用的身份——摩的司机,这样一来消息灵通,二来方便查找。

     结果出来没几天,就遇上我要去“客来宾馆”,也就是“义庄”。阿格是罗罗人,信奉鬼神,所以没把我拉到义庄门口就让我下车。结果错过了见到要找的同伴尸体的机会。

     后来,我和叶队“叶常道”去找他。因为以前阿格出来外边,看外边变化怎么样的时候,因为身上没钱,又不像在罗邑山,遍地有野果吃。不得已,只能去偷东西偷钱。没想到一次失手,就被叶队给抓住。在录口供照相时,被叶队发现身体的异常情况。叶队吃惊之余,问阿格是怎么回事?阿格骗他说是“皮肤病”“鱼鳞癣”,并编个出身故事出来,这才蒙混过关。所以后来我跟叶队描述302室里边尸体的模样,叶队马上想起阿格,并带着我找来。

     当时我跟阿格说起尸体的时候,阿格确实很吃惊。不过他也没跟我说真话,也是用以前骗叶队那个出身故事来糊弄我。当我在跟踪他的时候,他已经察觉,以为我发现他的身份秘密。但是他装作不知道。直到最后要回去汇报情况。发现我还紧追不舍!不得已,才把我引到那个断崖所在,让我掉下去!

     虽然他也是跟我同时到罗邑山,只是我被河流冲了很远。而他则要走很多山路。导致他到了昨天中午才回到村子。一回来,他就听到几天前,村里的巡逻队在山顶祭祀平台发现一个老头,在通往罗罗族禁地的通道前边徘徊。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到达那里的。巡逻队抓住老头后,才发现他就是三十年前来过村子的“温八爷”!

     现在的“大鬼主”知道以后,非常吃惊。打算逼问温八爷是怎么来的?只是因为祭祀仪式即将开始的原因,才把温八爷先关起来。打算等仪式结束后在处理。

     虽然阿格也听说还有一人闯进“尸林”后,被巡逻队所救,但他根本没想到是我。其实我在“尸林”看到的,飘在半空的骷髅,就是罗罗族的巡逻人员。那白色骷髅是他们画在皮肤上的画。他们本身肤色黝黑,在加上那时是晚上。看上去就跟漂浮着的骷髅一般!阿格直到刚才在山顶平台看到我后,才会那么吃惊的。

     阿格说完这些之后。又说道:“当时要不是你养父‘七叔’放了我,我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尽管他确实和傅康安、温八爷他们合伙抓过我的同伴,但是我们罗罗族一向恩怨分明!这个恩,我是一定会报的!”

     我听完后,心里震惊莫名。没想到七叔以前还做过这么不光彩的事情。不过这世间,谁能无过呢?

     我想了一下,反问阿格:“那……你的意思是要救我七叔是吧?”

     阿格点下头,道:“不错!既然你的线索已经追查到这里。而温八爷又说七叔在这罗邑山。虽然他的话不是很可信。但从种种迹象分析。七叔确实很有可能在这里。不过这几天因为你们接连出现在村子的缘故,村子派出巡逻队把整座山都搜个遍。但没有见到半个人影。既然这样,我推测,你七叔很有可能跟温八爷一样,已经进了我族禁地‘幽冥洞’!”

     我一听,脸色一变,忧虑道:“可是现在进幽冥洞的暗道已经被炸塌了,这还怎么进去呢?”

     阿格沉默下,然后道:“要进幽冥洞还是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你快说啊!”我精神一震,焦急催促道。

     “山顶平台上边,中间有块大石头,你有看到吧?”阿格问道。

     我点下头,除非眼睛瞎了,不然那么大一块圆形巨石怎么会看不到。

     “那块石头下边有一个通道,也是直通禁地“幽冥洞”,只要把石头搬开,就能够下去!”阿格继续说道。

     “开玩笑吧!那石头那么大怎么能够推开?还倒不如把那炸塌掉的暗道,重新挖据开,还比较现实!”我瞪大眼睛道。

     “不可能挖暗道,那地方是我们一族祭祀鬼神所在。神灵在那里安息,是不可能再次开挖的!”阿格摇头,然后继续道:“另外那块‘神石’很大没错。也不是没办法搬开的!”

     什么?那块圆形大石头少说有几百吨重!这里没有任何起重设备,怎么有可能吊开呢?不由质疑道:“你有什么办法推开!”

     “人力当然是不可能的!只有借助鬼神之力,搬开神石!”阿格严肃道。

     “鬼神之力?”我诧异道。

     “不信是吗?那你到时候等着瞧好了!”阿格神秘一笑道。

     “好了!你就在这里等着,三天后我会带你进去“幽冥洞”找你七叔的!我走了!”阿格继续道。也不等我回答,转身就走。

     而我还能说什么,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就算想干什么都无能为力!

     现在的我虽然是囚犯,可能是阿格有吩咐过,还是怎么回事。也没有人来打扰我。而且我从监牢往外看,发现整个村寨的人都相当忙碌。可能是在为祭祀的缘故。

     时间很快就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祭祀的时间。

     到了晚上七八点时分。阿格就到监牢中,把我带出去,往山顶平台方向走。整个村寨的人都倾巢而出。

     山道上排成一条长长的火龙,一直延伸到山顶上边。

     爬了将近两个多小时,全部人都到达山顶。密密麻麻一片!其中就有那天晚上见过,头戴羽冠的中年人在不断呼喝指挥着。听阿格说,他就是现在的“大鬼主”!

     整个平台比我那晚见到的还要忙碌。特别是场地中间多了很多一袋袋的东西,里边也不知装着什么。

     我跟着阿格站在一边,等到大约凌晨时分,月上中天。突然“大鬼主”陡然一声大喝。只见很多罗罗人纷纷走上前,打开排在圆形巨石前边的袋子。

     顿时,一股血腥气息弥漫。袋子里边装的全都是家畜的尸体。猪羊鸡鸭,应有近有!

     看着情形,应该是祭祀用的祭品。

     此时,只见“大鬼主”双手高举,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念什么。而且人摇头晃脑,不断跳来跳去,剁得地面咚咚响。

     我在一边看着莫名其妙,不过话说回来,总觉得那剁地板的声音很有节奏,每一下如同踩在心头,心脏跟着咚咚声在跳。

     大鬼主越跳动作越快,我的心跳也在剧烈跳动。有种快要快出腔的感觉!

     就在此时,突然平台边缘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爬行声。紧接着,平台边缘冒出一大片黑影,密密麻麻的,好不惊人!

     我定睛一看,差点惊呼出来。幸好阿格及时掩住我的嘴巴,才没有叫出声来。

     那一大片黑影赫然是一条条蟒蛇。每条都有碗口粗细!长达好几米!这么大的一片,少说有上千条……

     我煞白着脸,倒吸口凉气。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如此场面。这简直比电影中的大场面还要壮观,恐怖许多。真不明白这么多的蟒蛇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

     包括阿格在内的罗罗人对此,好像早就知道。个个镇定如常,神情很肃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