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7 祭祀仪式
    还“一口断命”呢?我看是“一口短命”吧!我寻思着。饶有兴趣看他怎么出丑!

     只见那温八爷站立起来,渡着方步,背着一只手,另一只煞有其事不断扣合。乍一看,还真有像那么回事!不过我却在想。等会看他怎么自圆其说!

     那温八爷闭着眼睛,摇头晃脑念叨几分钟后。陡然张眼问道:“小子,你姓张对吧!”

     我愣了下,这老头怎么蒙的?这么巧?想了下,眼睛一转,笑道:“错了,我姓李!你这神算算到哪去了?”

     温八爷眉头一皱,盯着我的眼睛还一会。再次冷哼道:“小子,你是故意要砸八爷的招牌是吗?你明明就是姓张!叫张忘对吧!”

     滕地一下,我差点跳起来。这老头怎么蒙的?如果说姓是蒙的,这是很有可能的。毕竟张姓是大姓。全国好几千万人都姓张。也许瞎猫碰上死老鼠!但是名字怎么说?这怎么蒙?

     不过我依然一口咬定道:“错了,我叫李明!”看这老头怎么说!

     “还狡辩!”温八爷冷笑道:“你叫张忘,今年十九,高三。本是孤儿,后来被人收养!来这里的目的是寻找亲人!没错吧!”

     “这……”。震惊不足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真他妈神了!难道这温八爷还真的会算命?而且算得这么准?

     那温八爷看我说不出话的样子!得意笑道:“小子,八爷我‘一口断命’的招牌灵吧!”

     我瞠目结舌好一会,还是有些不信。这温八爷能说得这么准,其中肯定有什么玄虚!想了一下后道:“那好,既然你能算得这么准,那我问你,你算下我那亲人现在在哪里?”

     温八爷皱着眉,又是摇头晃脑一番后,一副长叹短嘘的样子。急得我忍不住催促道:“你倒是快说啊!七叔他怎么了?”

     “哦……”,温八爷瞄了我一眼,然后长叹道:“小子,你那七叔,经我掐指一算。事情有点不妙啊……”。

     “怎么说?你倒是快说啊!”我急得吼道。要不是被捆住,我肯定扭住他的脖子逼他说。

     “咳”,温八爷见我快急红眼,这才慢慢道:“你这七叔,现在身处险境,可以说危在旦夕!而且根据我的看法,现在他肯定也在这个地方。只是具体的位置很难说!”

     “卧槽,你不是‘一口断命’吗?怎么练这点事情都算不出来?那还算个屁!”我听了,一激动,忍不住脱口骂道。

     温八爷脸色一变,似乎想发作。最后还是忍住。冷笑道:“我又不是神仙!要是什么都能算得准,还用被‘生罗罗’抓起来,关在这里?”

     “生罗罗?”我愣了下,随即一想,问道:“这个‘罗罗’是不是指彝族?”

     “有点见识!”温八爷点头赞许道:“不错,在解放前,彝族其实叫罗罗族。或者西南夷。而‘生罗罗’指的就是未开化的彝族。就像把你抓起来的那些人,都是未开化的彝族!”

     “他们抓我的目的是干什么?你刚才为什么说不解开这布条,是在救我?”我忍不住疑问道。

     “呵呵,既然是未开化的人。都是属于野人。而正常的野人都有自己信奉的原始宗教。这边的‘生罗罗’信奉的就是彝族原始宗教‘鬼巫’!每逢‘鬼巫’教的节日。这些‘生罗罗’就会用‘人牲’来‘生祭’鬼神!也就是说,把活人杀了,祭祀神灵,以换取神灵的保佑!他们是不是救了你以后,把你架到一个广场上,放在一个大号的烧烤架上烤?”温八爷笑呵呵解释着。

     “是的!既然你说他们要人牲来祭祀鬼神,为什么现在我还活着?”我疑问道。

     “这你就不懂了。生罗罗认为祭祀鬼神的人牲,都是要纯洁无暇。放在火上烤,又没把你烤死,无非就像我们吃饭前要洗手一般,消毒罢了!等消毒完,把你全身包起来,意思就是保持干净。然后等到祭祀仪式开始后,在进行献祭!如果我把你解开,生罗罗看到,会认为祭祀品已经不干净。会立刻把你杀掉的。这么说你懂了吗?”温八爷继续解说道。

     我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拿两个野人没吃掉自己,完全是因为祭祀时间没到。想到这里,心情很是沮丧。经过九死一生后,非但没找到七叔,甚至是下落。自己还要落得葬身蛮荒,甚至是变成野人的食物!

     温八爷看我不说话,也猜出我现在的心情。不由安慰道:“好了,小子,你也别太担心!算你运气好,遇到我温八爷。在这里见面也是缘分,八爷我就勉为其难救你一命好了!”

     “什么?你要救我?怎么救?你自己不也是被野人关在这里吗?能救得了我?”我不禁质疑道。

     “呵呵……”,温八爷神秘笑了下,然后道:“山人自有妙计!到时候你只要听我的就行了!”

     “哦,是吗?”我疑惑应道。说实在的,我对这个素味平生的温八爷不怎么信任!虽然不知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姓名出身、经历的,但我怎么看,这人都像是走江湖的江湖骗子!怎么都信任不来!

     温八爷说完后,就施施然走向角落,翘着二郎腿,哼着小调。看起来很逍遥自在。一点都没有阶下囚的味道!

     我也懒得理他,只是转头打量着四周环境。这里跟早前我被关的那地方差不多,只是空间大了不少。也干净一些。门口栏杆也粗了不少!就这样的环境,怎么逃出去?

     哎,我叹口气,也不去想。光捆在身上的布条就解不开,还想出去……

     想着想着,我干脆眯着眼眼神。反正静观其变就是了!

     忽然我想起一件事情,罗邑山四周全部都是盆地,那里边有能把人血液抽干的“死亡诅咒”。那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又怎么被生罗罗抓的呢?”

     温八爷愣了下,想了一会,才答道:“你也知道我是个算命的,兼职给人看风水!江湖上也小有名气。最近有个大老板找上门,让我给他找个风水宝地,百年后好做安身之处!要那种独一无二的,只要能找到,钱不是问题!我当时就想,风水宝地我国很多,只是这几千年来。好的地方都被找到,也埋过人!那还有独一无二的。要找也只能到国外找。这不,我听说这里完全是蛮荒之地,不要说人,鬼都没有。在这种地方找,肯定没错。结果我找了架直升机,在上空能更好找到龙脉。没想到飞到这鬼地方来,直升机的发动机莫名其妙炸了。飞机就掉到这里边来。幸好我命大,没死!走了几天,就遇到那群生罗罗,结果他们就把我关在这里咯!”

     我半信半疑看了他一会,没看出什么毛病来。也就“哦”了一声,不在做声。反正就算他说假话,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就这样,两人又安静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栏杆的门打开了。只见进来一个身形粗壮的野人,手里边拿着两份食物,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成的。

     那野人进来就扔一份给温八爷,见我被捆住不能动弹。抓起食物,胡乱朝我嘴里塞。我被塞得快喘不过气,不停摆头躲开。只是野人的力气实在大,叽哩嘎啦叫了几声,好像是要我不要乱动。然后按住我的脑袋,让我没办法动。就这样胡乱塞了几下,塞完后。拍拍手,关上牢门就离开了!

     卧槽,我差点被噎死!好不容易吞下去,喘了好几口气,才缓过劲。不由破口大骂那个野人。

     “好了,省点力气吧!不要说他走了,就是在这里,你骂他也听不懂!”温八爷施施然吃完后,望着我嘲讽道。

     “就你懂?你知道他说什么吗?”我不禁反唇相讥道。

     “哈哈,你还真没说错。八爷我还真懂罗罗族语言。虽然他们是生罗罗,但是跟外边彝族土语差别不是很大。只要熟悉一段时间,就能听懂的!”温八爷大笑道。

     我无言以对,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反正跟我没关系。当下冷哼一声,继续闭幕眼神。

     而温八爷仿佛也吃饱了,打个哈气,闭上眼睛躺在地上,很快就传来鼾声!

     而我,也逐渐睡着了……

     …………

     半夜时分

     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感到身体一轻。束缚着身体的力量忽然间消失了。我顿时从梦中清醒过来,查看是怎么回事!

     只见眼前有一个黑影在我身边不住摆弄着,也不知在干什么!

     “你是谁?干什么?”我一惊,不由低喝一声。

     “嘘……”只见黑影摆了禁声的手势,低声道:“是我,温八爷……”。

     我仔细一看,果然是温八爷。不由质问道:“深更半夜的,你想干什么?”

     “小声点!”温八爷低声焦急道:“白天不是跟你说过吗?我要救你出去的。现在就是时候了!我现在帮你解开身上的布条,现在我们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