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9.蛇娘娘
    我回头望了一眼背后黑黢黢的树林里,好像又没有看到人影,刚才那冗长的感觉,给我第一印象就是蛇。

     但是,蛇的身体可没那么打完。

     浑身一个劲的不舒服,我急忙追到了老板娘和秦朗身边,对他们说道:“刚才背后好像是东西,你们都没看到吗?”

     秦朗摇摇头说他什么都没看到,老板娘也莫衷一是的说她刚才的注意力都落在了义庄里,所以外面的事情她也没在意。

     或许,是我多心了,怎么会有那么庞大的生物。

     我挠挠头,心想难道真是我看错了不成?

     老板娘和秦朗已经没有管我的情绪,老板娘走进了义庄步伐放得很慢,低声喃喃问到秦朗:“感觉到了没有。”

     “好像的确是有人的气息,但是异常的阴冷,这感觉,不是一个正常义庄能够有的。”

     我一听,也跟着低声问秦朗,会不会是小晴。

     秦朗一口子否决:“不可能是小晴,她现在应该早就已经不是人了。”

     “那是什么东西?”我更是好奇的问到秦朗。

     “就是一个人而已,只是,目前看来我们还没有办法确定在义庄的什么地方。”秦朗眉头一皱,说:“不过,这里可是阴山里的义庄,荒废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有人,才是最让人想不明白的事情。”

     “的确。”老板娘那青眉也是紧锁了起来,说道:“现在我们还不能大声喧哗以至于出声,否则的话会吸引来阴山各家的鬼,这就麻烦了。”

     “前也不是,后也不是,那我们干嘛要来这里?”我问到老板娘,如果小晴没在这附近的话,我们就不要在义庄呆了,光是院子里存放着一排排的棺材板,就已经够渗人的了。

     “我的追踪应该不会有错,小晴来过这,而且她的尸体应该就被人放在这里,只是她的本事不够没有办法带走自己的尸体。”老板娘摇摇头对我说道,现在小晴的尸体多半就在院子里。

     放眼望去,院子里躺着数以百计的棺材,不少都已经腐朽过了。

     “你是说,我们要挨个挨个的查看?”我问到老板娘。

     一般的棺材板,都很厚重,得好几个壮年男人才能抬起来一口。别说我和秦朗没这个力气挨个去抬起来,就算我们能抬起来上百口棺材板,那声音绝对足以惊动阴山各家的鬼魂。

     “不用挨个抬,这里的棺材都是老棺材,如果有新的,多半就是小晴的尸体。”老板娘理智的说道。

     老板娘说完,秦朗已经朝着前面走了过去,走到了一口棺材旁边看了看,又朝着另外一个棺材走了去,猛然摇摇头:“萌萌,所有的棺材,全都有被打开过的痕迹。”

     “什么?”老板娘一听,大惊,急忙跑了过去。

     仔细看了看地上躺着的棺材,的确棺材板上有明显新土的痕迹和摩擦过的痕迹,是被人撬开过的。

     “怎么可能,有人比我们早来了?”老板娘诧异的看着而面前,说道:“糟了,小晴的尸体,恐怕已经不在这里了。”

     “这可怎么办?”我也慌了,过了今晚,明天天一亮,就算是老板娘再怎么厉害,也是回天乏术啊。

     “还有一个办法。”老板娘咬了咬嘴唇,说道:“既然小晴来过这,她应该知道义庄里她尸体还在不。本来之前不想用这个方法,先找到小晴的尸体成功几率高一点,但现在已经没办法了。”

     老板娘站起来,走到了义庄里屋去,里面正好有一个燃烧的香坛,说要给小晴招魂。

     我看到正在燃烧着的香坛,小心脏更是不好了,这说明在我们来之前,还有人来过这里。

     老板娘却像是当做没看到一样,继续在香坛面前招魂。她招魂的动作,并不比秦朗熟练,但没多久义庄里的阴气更重了。

     我看到老板娘在招魂,心里很忐忑。我不知道,小晴这次见到我会怎么样,但我真的很希望她有还阳的机会,至少这样我们可以再续前缘,我欠她的,我都会补偿给她。

     但我又怕,小晴不来,那样我会遗憾一辈子。

     老板娘在招魂的同时,我便在义庄大堂里来回的走着,不一会儿我便看到了大堂正中间有一桩损坏了很多年,蜘蛛网都牵连在一起,连面容都看不清楚的雕像。

     雕像损坏很严重,但奇怪的是下面的石碑却还被保存得很好。

     在石碑上,清楚的能看见几个大字:蛇娘娘。

     抬头一看损坏的半截雕像,好像的确是一头蛇的尾巴。

     联想到之前我在义庄外面见到的诡异影像,我猛的打了一个寒颤,拉过来秦朗问到:“秦朗,这雕像是什么,你能不能看出来?”

     “哦,你说这个啊?”秦朗好像对这个义庄多少有点了解,说:“阴山以前,其实是一个阳气最盛的地方,叫向阳山。”

     “阴山不仅是一块好地,产物丰富人杰地灵,而且还是一块神祇,一个非常有灵性的地方。”秦朗一边说,一边指着阴山外面,问我:“上次我和你找小晴的时候,河边的祠堂你记得不。那个祠堂,其实是后来迁出去阴山的,以前叫女娲祠。据我爸说,以前女娲祠人杰地灵,但到了他们那一代,科技的发达让想信奉女娲祠的人越来越少了。再后来,女娲祠也断了香火。”

     我听着玄乎,要是之前我绝对不会相信这些事情。但现在,我忍不住的问到:“是不是后来阴山的阴气就越来越重了,所以才将女娲祠给搬了出去。”

     秦朗摇摇头,说:“不是这样,阴山的阴气之所以会变重,外界一直以为是八大高人将外面的鬼关到了这里来。其实,八大高人根本就没有这个本事,如果阴山里没有足够的阴气,鬼宁愿死也不会愿意被关进来。”

     “至于真正的原因,我也只是一种猜测。我小的时候,我爷爷还在,我爷爷曾经说过,在阴山有一条大蛇,蛇之大,粗若树干,长如滔河,常年栖息在地底,难以被人给发现。但八十年代的时候,有一个科考队偶然进阴山,偶然发现了大蛇,吓得他们三天三夜连忙从阴山逃了出去。没多久,就来了一批军队,带着军火将阴山给炸了。不过,阴山被炸了以后,也没有人找到大蛇,所以事情不了了之。”

     秦朗说完,我猛吸了一口凉气,如果真有这种大蛇存在,至少得上百年的时间。大自然中,万物有灵,这种古生物可是万般不能得罪的啊。

     “虽然没找到大蛇,但因为那次事件,阴山的阳气就照不进来,阴气无从散发,所以就导致了今天这副局面。”秦朗耸耸肩说,这蛇娘娘的石碑多半是一百多年前立下的,而且字体都是人为撰写,足以证明蛇娘娘是有功于人才会给她建祠堂。

     秦朗说完,老板娘的招鬼已经到了尾声,老板娘嘴里在念叨着什么,我越发感觉不对劲,用手抖了抖秦朗,问到:

     “秦朗,你有没有感觉到,好像有人在盯着我们呢。”

     “是,从一开始进义庄就感觉到了。不过,义庄的棺材里,放着的都是死人尸体,而且多为腐朽了的尸体。要有活人,不可能走进阴山啊。”秦朗也有这种疑虑。

     跟他说完,我越发感觉不对劲,四处看了看。

     我忽然发现,在义庄的后门,浓雾缠绕的地方,正站着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女孩,死死的盯着我们不知道看了多久。

     仅仅看了一眼,本来神经紧绷的我,头皮立马就炸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