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阴山老鬼
    这一下把我魂都给下掉了,但我不敢出声,怕教室里的人听到。这里又是教学楼,里面光怪陆离的事情多着呢。

     回头一看,还好是猴哥,不然我非得吓死不成。

     “猴哥,你醒了啊。”我低声问到猴哥。

     猴哥点点头,说他刚醒发现我不在了,就来教学楼找我了,埋怨我这都什么时候,还乱跑。

     我正准备说话,猴哥在嘴前‘嘘’了一声,说:“别出声,先跟我回去。”

     我被猴哥拉下了楼,猴哥才看了看楼上,说:“刚才还好我拉你走得快。”

     “还好什么啊,那些都是我们学校的老师,还是和白欣欣死这件事情有关的老师,刚才差点就听到了重点,你就将我拉出来了。”我急忙给猴哥说。

     猴哥听了,又是一个大白眼:“重点个屁,我要是不把你拉出来,明年的今天你的坟头草就有一米多高了。刚才那些,你还真以为是你老师?和白欣欣相关的人,四年前死了四个,最近剩下的三个也死了。”

     当时我的脸都是懵逼的,问到猴哥:“你说什么,开什么玩笑,那个可是我的辅导员。”

     猴哥见我不信,回头问我:“你有几天没见过你辅导员了。”

     我仔细回忆,应该是清明节以前见过一次。

     “那不就得了,你这周应该也没见到你的辅导员吧,下周你们就会换新辅导员。他们啊,头七还没过,都还没开始相信自己已经死了。一般来说,鬼要快到头七了,才真正知道自己死了,所以头七这一天很难度过,鬼会回来找自己的尸体,不想死。像小晴这样觉悟高的鬼,很难得。”猴哥说完没趣回去了自己的住处。

     我猛的打了一个寒颤,那我刚才看到的,都是鬼?

     没等我应话,猴哥已经点了一根烟,说:“或许小晴是真的在帮你,胖子八字硬没事,没有小晴的话你应该在小菲之前就死了。”

     我心底的确很愧疚小晴,其实从大一开始就在关注着她,她斯文,温柔,美丽动人,关心也总是那么细致入微。可现在,我不知道要怎么去补偿小晴,人鬼两隔,我不能确定自己还有没有那种情愫,就算我有,又有什么用?

     “如果他们仨真是鬼,猴哥你又是学校请来抓鬼的,干嘛不抓走他们?”我下意识的问到猴哥,其实我是想试探一下猴哥有多大的本事。

     如果猴哥本事大,我想去找小晴,就当送她最后一程吧,让她不要在头七回程的时候太痛苦,等她十年八年的,我当然也愿意。

     “他们是正常的鬼,不会害人,等头七到了就会离开这里,我没必须要抓。”猴哥若无其事的对我说道。

     我一脸不屑,说:“猴哥,你是不会是没这个本事,想到学校来骗钱的吧?”毕竟,抓鬼可不是谁都能干的勾当。

     猴哥见我不信他,冷哼了一声说:“你小子,试探我,看来我真的要给我你露脸手了。实话告诉你吧,你们教学楼里,有不少阴山的野鬼,白小书就是其中一个。”

     “啥?白小书我也知道,上次你还看不到她呢。”我心里满是不相信猴哥,问道。

     猴哥说,那是他上次准备不充分,为了让我和胖子看到鬼,没有提前开眼点了犀角。【零↑九△小↓說△網】

     明天要和我去阴山,他正好需要找一个阴山的鬼探一下路,看看阴山现在的情况。

     我以为猴哥是说着玩的,没想到他竟然真拉我在教学楼下等着,一动不动的。

     坐在板凳上,我便想起来了教室里三个‘老师’说的佛道八大高人,问猴哥知道不,八大高人是什么人。

     猴哥沉思片刻,说佛道八大高人厉害着呢,当年咱们这里起过一次瘟疫,那时候医学还不够发达,死的人一批又一批的,整个城里都成了死城,满街都是鬼。

     后来,就是这八大高人将鬼全赶到了阴山去,到现在他们也不敢离开阴山太远,顶多就走到我们学校。

     不过那几个高人,现在年纪已经大了,死的死伤的伤,就连楚道长上次为了白欣欣的事情,改了风水回头就死在了家里。

     猴哥说完不一会儿,教学楼外面就变得冷飕飕的,我琢磨着猴哥要是不行的话,我们就回去呗。

     猴哥却很偏执,说不应该啊,他往天晚上在这里观察了很久,一到凌晨过后,教学楼附近就有很多孤魂野鬼,怎么这一会全都没了。

     猴哥刚说完,眺望了一下前方,依旧没找到一个踪影,而我忽然感觉身边冷飕飕的,裹紧了衣服,寒冷还是不由而然的传上了头皮。

     回头一看,我身边坐着一个老头子,一动不动的盯着教学楼。

     我吓了一跳差点从板凳上跳起来,却被猴哥给按住了,让我别出声。

     我和猴哥对了一个眼神,立马便知道这个老人是鬼,他脖子上有一道很深的勒痕,应该是上吊死的。

     老人也看到了我,依旧还坐在树下的凉椅上,问我:“小伙子,这么晚还不睡觉啊,晚上别到处乱走,着凉了事小,遇到不该遇到的就不好了。”

     “谢谢老伯,谢谢老伯。”我急忙点头,心想这个鬼还挺礼貌的呢,强忍着害怕礼貌的回应:“老伯,您这么晚了也不休息啊。”

     “嗯啊,出来找白小书那小混蛋,这么大一晚上了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估计又出去吓人了。”老人叹了一口气,至始至终,我都没敢正面看他的脸。

     “您认识白小书?”我侧着脸问到他。

     老者点点头,说:“认识啊,白家的捣蛋鬼,害了不少人,你要是碰见她,赶紧跑。这个小家伙的脾气,被白家的人惯得不成样咯。”

     我猛吸了一口凉气,没再看这个老鬼,尽量避开自己的实现看着猴哥。

     猴哥也上前问到:“老先生,白小书和白欣欣是一家的?都是阴山白家?”

     老鬼似乎看出了猴哥的心思,说:“对哦,终于来了一个懂点世面的人了。既然知道阴山白家,你们就不要去惹了,躲远远的吧。”

     猴哥刚才跟我吹了牛,自然不愿意躲,说:“老先生,既然你知道这么多,那我跟你打听一个事,洛阳到底惹白欣欣到了什么程度,怎么才愿意放过他。”

     我也很好奇的这个问题,憋了一口长气,看着老鬼那张蜡白一样的脸。

     老鬼坐在板凳上,看了看我,似乎能直接看出来我的名字,片刻后就摇摇头:“惹不得,白欣欣你们惹不得。这个家伙没惹白欣欣,是叫小晴那个女鬼惹的。”

     “什么意思?小晴惹的?”猴哥更不明白,小晴不是要保护我来着吗,怎么惹到了白欣欣。

     “前几天,有一个自认为聪明的道士和你去了阴山,对不对?”老鬼直接了当的问到我。

     我想他肯定说的自作聪明的道士肯定是乞丐,急忙点点头。

     老者哼了一声,说:“这个家伙拿你的八字去和白欣欣的八字一起去押在了棺材里,本来想用你来困住白欣欣,如果真被他给押进去了,不管你跑到什么地方白欣欣都会找到你,这种活人和死人扣八字的情况一般只有阴亲才会用到,而他扎了一个草人就想把白欣欣骗过去,简直太天真了。”

     老者说着,看了一眼我,说:“谁知道叫小晴的女鬼,为了不让白欣欣一辈子来找你,用她的八字替换了白欣欣的八字。所以乞丐押进棺材的八字,是你和小晴的。现在好了,白欣欣知道了这件事气得不行,她得不到的东西也不会让别人得到。小晴这女鬼也是不要命,在整个阴山都没鬼敢去得罪白欣欣,她一个刚死的鬼,得罪了白欣欣,现在恐怕是要进肚子了,整个阴山都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说完,老者便站起来了身子,步履看起来很蹒跚,但一瞬间就消失在了我们面前。

     我回头去看着猴哥,惊慌失措,小晴将我的八字和她的压在了一起?还得罪了白欣欣,那她离开我后阴山也去不了,得去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