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韩梅
    我心说不会那么巧吧,怎么韩梅正好在火车上当乘务员呢。

     到了韩梅家,她家已经张灯结彩高朋满座,外面停着一辆辆的好车,对我这个连工作都没找到的人,冲击的确很大。

     我们农村上有一个习惯,女方办酒席都是吃晚上一顿,第二天早上一顿,吃过了早饭就会被接到男方家里去。所以闹洞房一般都被放在了晚上,韩梅家也不例外,我们去的时候正在闹伴娘。

     据说,韩梅的伴娘是她大学时候的同学和我年纪差不多。

     我妈一个劲的和人吃瓜子唠嗑,唠的也都是老生常谈,几乎每一个人都在问同一个问题:“你儿子和韩梅差不多大咧,他什么时候结婚啊?”

     我妈总是自豪的笑笑说:“快了吧,媳妇都找到了,什么时候有了孩子就结婚。”

     “妈,你…;…;”

     “洛阳,你这么大个人了,也别害臊。去韩梅婚房看看布置,学点经验。”

     我只有任由着我妈瞎吹牛,去到了韩梅婚房里,不少人都在喝酒,为了图个喜庆我也跟着小酌几杯。

     不一会儿韩梅就来了,盖着一个红盖头被她妈送进去了闺房。为了图喜庆,姑爷要明天才能见到新娘子。

     韩梅还没被送进闺房前就停住了脚步,问到我:“咦,这不是我们班以前的大才子洛阳吗,小学的时候你语文成绩特别好呢,我印象很深。”

     “哪里哪里,韩梅你这是在寒酸我啊,我现在连工作都没找到。倒是你走在同学们前面了,都衣锦还乡了。”

     韩梅噗嗤一笑,埋汰我说:“真是的,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文绉绉的。你晚上有事没,没事你陪我说说话吧,他们全都去闹伴娘去了,我一个人无聊。”

     我知道大晚上我陪新娘子在房间里说话,绝对说不过去,于是和韩梅梅随便聊了几句话就找借口离开了,而且我们这么久没见也没什么话题可聊。

     没想到我刚走,韩梅梅就抓住了我的手。

     她的手光滑细腻,毕竟是列车乘务员,保养得比一般的女生好多了。

     “洛阳,你这么就走了?”

     我一想是啊,我不这么走难道留下来陪她睡觉不成。

     韩梅声音有点不高兴了,说这么大一晚上大家都将她留在闺房里,她一个人很无聊,我又不陪她聊天。

     说着说着,韩梅抱怨的声音越发的多,我也越来越感觉到不对劲,急忙就出了韩梅家。

     出她闺房的时候,韩梅的可怜样忽然变了,面沉如死水。

     隔着盖头,我都能感觉到帘子后面,韩梅正在诡异的笑着。

     我浑身鸡皮疙瘩都掉了下来,酒意醒了不少。我猜韩梅多半就是在列车上厕所门缝里看我的女人,阴魂不散这句话一点不假,她还在跟我。

     慌张的出了韩梅家,我不住的敲我脑袋,刚才怎么就神不知鬼不觉的选择了留在韩梅闺房了,要是我酒再喝多一点,今晚准撞邪。

     出了韩梅家的门,我妈在外面焦急的等着我,也不吹牛了,就问我:“洛阳,你干啥呢,这么几个小时了你才出来。”

     “几个小时,我不是才进去十分钟吗?”我立马看了看表,还真是几个小时。

     我竟然在韩梅屋里呆了那么久。

     我连忙拉着我妈回去了家里,没想到跑回家里来还是被找上了,回到家我就将发生的事情给我妈都说了,问她之前要帮我找的阴阳先生呢。

     “死了…;…;”

     我妈说,咱们隔壁村以前有一个秦晓生厉害着呢,光靠看相看风水,一年就能赚几百万,在我们县城都算是富甲一方。可后来他出了一趟远门,回来的路上就被车撞死了,有人说他是得罪了鬼神太多。

     “不过,秦晓生家族世代都是阴阳先生,要是着急的话我们赶紧去找他,他是大能,他们家一定不会丢了这门手艺。”

     我妈穿上了一件袄子,火急火燎的拽着我去了秦晓生家,路上翻山越岭,走了不知道几个田埂,我回头都有一个恍恍惚惚的身影在追我。

     每走几公里,我就回头看一眼,那红色的身影还在漆黑的夜空里追寻着我。

     我和我妈都怕极了,我妈一个劲的在哆嗦说不要回头,这种时候回头就会被吓掉魂。

     又朝着前面走,这下我再也没回头,周围没有住户连一个灯火都没有,我和我妈只有靠手中的电筒。

     我妈常年的老寒腿,走前面的田埂上一个没注意直接就摔了下去。

     “妈,你没事吧?”我急忙问到。

     “没事,就是电筒摔坏了,你赶紧朝前面走,千万不要回头。”

     我们在农村上,多少听说过被鬼追要怎么办。

     “那怎么行,我拉你起来和你一起走。”我伸手去拉我妈,我妈为了我整了一身的泥,我怎么能抛下她跑了。

     可我刚弯下去身子便感觉到身后凉风阵阵,我知道我已经被追上来了,不敢回头去看。要是回头看到一张带血的脸,我一定会被吓走三魂中的一魂,鬼就更好上身了。

     我妈刚被我拉起来,手电筒却进了水打不开,我妈说没办法只有抹黑走去秦晓生家,这一段路她很熟悉。

     “好。”

     我并没给我妈说我已经被追上了,免得她也被吓坏了胆子。

     可我刚走几步,发现自己变重了,我身上像是背了一个人一样。

     “妈,我们得快点找到秦晓生家了。”我急忙对我妈说道。

     话音落地,我背脊上就传来了一阵阵嘶嘶的凉意。我依旧没回头,负重朝前面快步走了去。

     没走几步,我后脑勺就痒了起来,我也没敢去挠,忽然感觉有人在耳旁舔我的耳垂,那感觉麻酥酥的,让我腿都软了,哪里还能往秦晓生家走。

     “洛阳,儿子,你怎么不走了?”我妈见我没走,停下来问到我。

     “儿子,你怎么不说话?”我妈又问到我。

     “妈,你别回头…;…;”

     迟了,我话刚说完,我妈太担心我已经回过来了头。

     她一回头,脸上闪过的全都是惊恐,刷的一下脸就白了,直接晕倒在田埂上。

     “妈…;…;”

     我急忙扑到我妈面前去,心想这下糟了,我妈要是被吓掉了魂,刚才舔我耳垂的家伙没准会对她下手。

     “嘤嘤嘤…;…;”

     果然,我妈刚倒地,背后就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听得人牙齿都在发痒,浑身毛发炸立。

     所幸的是,声音刚刚响起前面一户人家的灯就亮了起来,有一个人打着煤油灯走了出来,声音懒洋洋的问到:“谁啊,大半夜不休息,吵不吵。”

     我一听就听出来了这声音,眉头顿时一皱。

     这不是当初带我进阴山的乞丐吗?

     乞丐也看到了我,一脸的咋呼,奇怪的问到:“洛阳,你怎么在这里?”

     “我妈被鬼吓掉了魂,你帮帮我吧。”我也不计前嫌,毕竟现在只有他才能帮我。

     “进屋来说。”

     乞丐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说鬼已经跑了,要是我没遇见他的话,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到了乞丐家,乞丐让我将我妈放在床上,他替我妈招魂,我在乞丐家四处打量了一圈,还没准备埋怨他之前坑我的事情,忽然就看到了秦晓生生前的照片。

     “你和八大高人秦晓生是什么关系?”我清楚的记得,猴哥给我说过,当初就是那个大能将白欣欣的事情搞定的。

     “老不死的终于死了,能有什么关系。”乞丐一边招魂,一边对我说。

     “什么,你是他儿子?”我简直不敢相信,乞丐之前说他一单随随便便吃一年,看来真没骗我:“那你为什么要将我坑到阴山去,你的职业道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