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逃离 此章有奖励
    我心里惆怅了起来,小晴的事我的确很内疚,我想去找她,可没人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

     耗子看时间不早了,便对我说:“洛阳,你先回去吧,待会白家的鬼就要在阴山搜索了。最近你小心点,白欣欣肯定会出阴山来找你。”

     我和耗子告别了,猴哥说这是耗子的宿命,人鬼殊途,他必须要在阴山,其他地方阴气太浅不适合鬼。

     回到了学校我便开始收拾东西,按照耗子的意思我不能再继续待在这里。

     猴哥看我在收拾东西,走过来给我说,不是他不想帮我,而是他的能耐有限,一两个鬼可能不是大问题,但阴山白家可真不能惹。

     “谢谢猴哥,要不是你今天帮我收拾了白小书,她回去没准真会吃了耗子,你救了我兄弟就是救了我。”我对猴哥说道,兴致正气的问了问他,白家的鬼都什么来头,怎么感觉厉害得不行。

     猴哥立马说:“白家的鬼啊,在阴山历史有点长了,最早应该是民国时候死的一个戏子,叫什么名字我给忘了,一百多年的怨气积累在阴山都散不开。白家应该算是阴山最古老的家族了,不过后来阴山的鬼多了,分出来的流派就多了,一共有五个大家族,分别是刘、孙、赵、穆、白,白家因为家底雄厚,现在仍居五大家族里的第二,至于白欣欣,是一个可能将白家从第二带回第一,重回巅峰的女人,所以白家很重视她,她在白家地位很大。”

     “白欣欣有多厉害?”

     “嗯,你看到刚才的白小书了吧,她虽然脾气大但却只是一个新鬼,新鬼的鬼魂一般是白色。稍微厉害一点的鬼是绿色,再往上是黑色,像白欣欣这种就不得了了,她怨气很重,从死的第一天开始就是红色的厉鬼,要对付她极为困难。”

     那晚上我没见到白欣欣,第二天我便收拾好了东西,踏上了我的行程。猴哥给了留了手机号,在我包里装上了辟邪的东西,让我坐火车回家先躲一段时间,避避风头,能在那边找到工作不回来的话最好了。

     中午我便上了火车,我家将近二十小时的车程,中途人潮拥挤,来来往往。晚上吃了泡面,火车已经开出了城里好大一截,我坐在座位上补起来了这几天没睡的觉。

     没睡到半个小时,车又到了下一个站,下了一批人又上来了一批人。朦胧中我能听到悉悉索索上车的脚步声,在这群上车的乘客里,好像有人在盯着我。

     刚开始我没当一回事,毕竟车上的人不少,我坐的前排,有人看我很正常。

     可过了一会儿车开了,我依旧能感觉到,关灯后漆黑的车厢里,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我。

     这种感觉让我浑身都不舒服,就像身上有一条虫子在爬,怎么换位置也睡不着。

     不一会儿火车上最后一趟餐车也推了过去,车上的服务员从我旁边过去,推了推我,让我将脚给收起来。

     我‘哦’一声,收起来脚,忽然看到乘务员对我笑了笑。

     但这笑容,让我不寒而栗,睡意顿然消散为零。那笑容,诡异得要死。

     “难道是白欣欣?”我自言自语问道,没醒到自己跑得这么快,还是被跟了上来?

     我的心跳顿然就加速了,猴哥说白欣欣是厉鬼,很难对付,就连他出手的话也很难对付。厉鬼仇恨虽然特别重,但她应该没有办法找到我才对啊。

     琢磨了片刻,我觉得可能自己多虑了,我回家这一事连胖子都没有通知,除了猴哥没人会知道。

     我重新站了起来,慢慢走到厕所去洗了一帕脸,心想今晚干脆就别睡了,明天到家了再睡。

     去厕所的路上,我还给我妈打了电话,说我最近可能不太对劲。我妈倒是心有灵犀一样,让我赶紧回去,到家她就给我找个阴阳先生。

     悬在嗓子眼的心这才安稳了下来,洗完了脸我就准备回去座位上。

     刚刚抬起头,我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在镜子里,我能看到我身后有一个人。

     进厕所之前,我明明将门给关上了,可这会门不知道怎么回事,裂开了一个缝隙,一只眼睛正在外面看我。

     那眼睛大大圆圆,显然是一对桃花眼。

     “白…;…;白欣欣…;…;”我声音哆嗦着,洗脸清醒后的我知道这不是幻觉,就是白欣欣追上来了。

     我不知道怎么办,拿出手机慌张打猴哥的电话,火车上信号不好,根本打不通。

     眼睛在缝隙里看了我好久,嘴角微微上翘笑了笑。

     我怕极了,心想白欣欣要怎么样,要杀要剐可以直接来,为什么不直接出手。

     门缝里的眼睛盯着我看了好几分钟,这几分钟里我的身体都不住在颤抖。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走廊上来了人了,有人在悉悉索索的说话,眼睛才离开了。

     “有没有人,开门啊,我要上厕所。”外面的声音响起,我才打开了门,外面站着一个男人,敲了几次门改成了踹。

     我打开了门他便进了厕所,我正准备劝告他一下不要在厕所待久了,他却骂了我一句神经病。

     我也没管他,就回去了座位上想等信号好了再联系猴哥,告诉他白欣欣可能追上我了。

     刚回到座位上,我发现我座位旁边竟然坐了人。可在我去上厕所前,根本没人,而这一路车也没停,都没人上车来。

     而且,三个座位,我的座位正好在中间,旁边一个老人和一个二十来岁的妖艳女人。

     我能感觉这两个人多半不正常,也不敢回去位置上,就找到了火车的餐车车厢,那里人多我便坐了下来。算了算时间,还有十多个小时才能到家我有些慌了。现在深夜,就算待会火车停了我也不敢提前下车,否则白欣欣来追我就完了。

     在餐车上等了一会儿,坐在我旁边位置上的老头又出现了,慢慢的朝我走了过来,他步履蹒跚,半闭着眼睛,走路的姿势都很奇怪。

     我茫然站起来就准备跑,这个老头的确是有问题。

     可我还没跑开,他就叫住了我。

     “洛阳,你不要跑得太急。”

     这声音,竟然是上次在教学楼附近,猴哥向他打听小晴下落的老头子。

     “是你…;…;”我转身过来望着老鬼,虽然他是鬼,但我心底的害怕已然少了几分。

     “洛阳,你就准备这样跑了?”老鬼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问到我。

     我没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他上次虽然帮了我一次,但他毕竟是鬼。

     “你现在跑了,白欣欣如果找不到你,怒火全撒在小晴身上。她一个刚死的鬼,连藏身地方都没有。”

     我不知道这老家伙安的什么心,但他一提起来小晴,我的神经就紧绷了起来。

     “你的朋友耗子,现在已经被白家的人抓起来了,他表面上很轻松的跟你说话,但他知道你一离开阴山白家的人自然会去找他麻烦。”

     我的心再次一紧,但我依旧没准备回去。

     老家伙站起来摇摇头,说:“我是看小晴这姑娘可怜,给你一个法子吧,你如果反悔了就看看。”说完,他丢了一个纸条给我。

     我兜在手里没准备看,不可能有鬼愿意帮一个人。除了小晴。

     在餐车上坐了一会儿天微微亮,我的绷紧的心舒畅了不少,下午时分我终于到了家,刚到家门口我妈就出门迎接我了,问我怎么回来不带女朋友回家,还说小晴那姑娘不错,她看上的媳妇以后绝对不会错。

     我不知道怎么和我妈解释小晴已经死了这件事,便说现在以工作为主,其实在我心里我还是挺想再见到小晴的。

     吃了饭以后,我妈就去村子里逛了逛,不一会儿便跑回来找我,说:“洛阳,你记得你小学同学韩梅吗,她都带了一个男朋友回来。”

     “啊,怎么了,好像记得。”

     “这个韩梅梅长得好像挺漂亮的,据说找了一个有钱的男人,四十多岁呢。明天就要结婚,今晚在闹洞房,你要不要去看看?”我妈问起我,我才想起自己好多年没见到韩梅了。

     农村娱乐设施几乎为零,村里人都喜欢热闹,我也跟着去了韩梅家。看到韩梅家门口停着那辆奔驰,我挺羡慕的,问我妈韩梅现在在做什么,我都还没找到工作她就这么有钱。

     我妈护犊的说道:“一个女人能有什么钱,还不是傍了大款,她就一在火车上给人当乘务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