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没闭合的眼
    乞丐没说话,继续给我妈招魂。

     “我说,你好歹也是秦晓生的儿子,做事总要负责吧,你知不知道差点害死我了?”

     我噼里啪啦的对着乞丐就是一阵乱骂,可我没想到乞丐只是用一句简单的四川话回应了我:“你懂个球…;…;”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我竟然找不到一个字来回绝乞丐。

     正好这个时候我妈就醒了,咋呼的问到:“洛阳,你怎么这么说人家秦朗?”

     我不知道我妈怎么认出来,这个头发蓬松像炸弹一样的家伙就是秦朗,但我没冤枉他,如果不是他的话我不会成今天这样子,也不至于和白欣欣结下来这么深的仇,不至于害了小晴。

     秦朗给我妈招回来了魂,走到我身边仔细打量了一下我眼睛,喃喃说:“果然没闭合好。”

     “什么没闭合好?”我妈一提秦朗的名字,我倒是想了起来,小时候秦朗和我在一个学校读书,秦朗平时比我还要斯文,几乎不和任何一个人说话,后来小学没读完秦朗就没再出现了。

     有人说,秦朗转学了,但还有一种说法也很风靡,说秦朗和同学去游泳给淹死了。

     秦朗依旧和以前一样沉闷寡言,找了一个理由将我妈给支开,这才说道:“我不带你去阴山,你真以为你可以躲过一劫?”

     “至少小晴的八字不会被压在阴山,你害得她要死不活,你还狡辩?”

     秦朗却是冷笑了一声,说道:“害小晴的不是我,是你的懦弱。【零↑九△小↓說△網】你想想,你自己对小晴做了什么?懦弱得连一点心意都不会表达,小晴回不去阴山对她魂魄损害不大,被你伤了的心会滋长她的怨气,你就不担心她成第二个白欣欣?”

     我一听乞丐的话吓了一跳,好在我立马反应过来,猴哥说白欣欣之所以厉害是因为她死的条件很特殊,要成第二个白欣欣没那么容易。

     乞丐却是不屑的笑了笑:“小晴更特殊,她的八字是万中无一的纯阴女。被你伤的也不少,我第一次在肯德基楼底下见到你,就发现了你身上的阴气很重,于是便跟上来了你。”

     “来之后我便发现小晴有问题,她竟然可以在死后还魂到自己身上,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例子,不仅需要八字纯阴,而且需要强烈的还阳欲望。”

     “而你,彻底抹杀了她这种欲望。”

     乞丐这些话把我吓了一跳,我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心惊肉颤,说:“你什么意思,还阳?你的意思是,小晴死了还可以活?”

     乞丐点点头,说:“准确的说,你妈刚才也半只脚踏进鬼门关了。还阳并不是没有可能,不过条件很苛刻,一个是八字过硬,另一个是还阳的欲望。这两个小晴都满足,不过现在应该不满足后者了。”

     “说实话,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认出来了你是洛阳,带你去阴山的确有我的私心。当年我爹秦晓生为了平定你们学校的诡事,激怒了白欣欣,他的死白欣欣虽然不是罪魁祸首但脱不了关系,我要找白欣欣报仇,但进阴山有违规矩,我必须要想个办法将白欣欣引出来。”

     秦朗对我说,这些年他对阴山做够了工作,他有足够的把握白欣欣从阴山出来自己能斩杀掉她,哪怕她是红色厉鬼。

     可谁知道小晴担心我被白欣欣找麻烦,就换了我的八字,这下打草惊蛇不说,还激怒了阴山白家。

     “白家在阴山五大家里以前地位其实很低,白欣欣是一个转折点,虽然白家只排在第二,但连第一的穆家也在忌惮白欣欣。杀父之仇,我不能不报,接下来我就要去一趟阴山,你自己看着办吧,你兄弟耗子在白家手里面,小晴或许还有还阳的机会,怎么选择看你自己吧。”

     严格按照道理来说,小晴压了我的八字,就和我有阴亲关系,加上我心里也过不去,如果小晴真有还阳的机会我也愿意帮她。

     再说了,耗子在白家手里,我不能就这么算了。

     “你确定自己能对付白欣欣?”我试探性的问到秦朗,以防再被这家伙坑。

     秦朗点点头,说肯定,他这几年一直都在研究怎么对付白欣欣,白欣欣并不是没有弱点,她的修为秦朗也摸个一清二楚,只需要将她引出阴山来,他有八成的把握斩杀她。

     “那我帮你引出来白欣欣,你帮我找到小晴。”我和秦朗交换了条件,时间已经过去了四天,小晴还剩不到三天整的时间。

     “用不着,上次最好的机会被你错过了,白欣欣不会再上第二次当。”秦朗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说他有其他的办法,还说先带我去找小晴。

     我怎么就觉得,秦朗又给我挖了一个坑让我往下跳。

     但为了去找小晴,我也没有办法。

     晚上我和我妈就没回去,住在秦朗他家。

     正如秦朗所说,他现在是个实打实的成功人士,院子里停了几辆好车。可我还是没明白,秦朗说他成天打扮成一个乞丐,是在蹲守一个鬼,难道是白欣欣?

     “也对,白欣欣要是知道你是秦晓生的儿子,一定见你一次杀一次。”我对秦朗点点头说到。

     秦朗白了我一眼,说:“你懂个球,你知道你怎么这么招鬼吗?”

     “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帅?”

     秦朗一阵无语,指着我眼睛:“你小时候我爸是不是去过你家一次?你这眼睛没有闭合好,我爸也没折子。”

     “什么没闭合好?我能闭上。”我给秦朗眨了眨眼,闭不上我晚上怎么睡觉。

     “不是你这种闭合。即使你闭上眼睛,还有一只眼睛是睁开的。”秦朗对我说。

     “才怪呢,我又不是二郎神。”

     “爱信不信,人从出生开始,灵魂是最纯净的,生从阴间而来,死则阴间而去,这是阴阳良性循环。纯净的灵魂是可以看见另外一个世界的,所以一般小孩子都能看见鬼,但没人会相信。但小孩子的这种能力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闭合,而你…;…;没有闭合。”秦朗完美的给我解释了,我去阴山的时候,为什么不在任何辅助的情况下,就能看到鬼。

     “那我的眼睛,就是阴阳眼咯?”我打了一个寒颤,这绝对不是好东西,这意味着我晚上睡着后也会看到鬼。可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呢?是秦朗他爸小时候帮了我?

     “还不太清楚,主要你眼睛,好像不是你的。”秦朗让我早点休息,第二天就跟我回学校。

     一天的车程我又回到了远点,猴哥见到秦朗的时候面面相觑,问我:“洛阳,你是不是傻,你还相信这家伙?”

     “他说他能帮小晴还阳,是真的吗,猴哥?”我直接问到猴哥,他和秦朗这‘乞丐’从第一眼看上去,就属于猫狗那种天生不和。

     “不是真的,这属于改命。反正我做不到,这个世界没几个大能做得到。”猴哥说道。

     “那是你没本事。”秦朗冷笑了一声,说猴哥。

     看两人已经有要吵起来的架势,我急忙对猴哥说秦朗是秦晓生的儿子,他至少算半个高人,或许有法子呢。

     猴哥自然是听说过秦晓生的名号,但他还是给我摇摇头说:“洛阳,你别信这个骗子,逆天改命是要遭报应的。再说了,小晴你们能找得到吗?你回来这里,白家会轻易放过你?”

     猴哥说完气冲冲的走了出去,说他好不容易才送我离开了学校,我这个倒霉家伙又跑了回来。

     猴哥出门,秦朗眼神灼灼的钉在他身上。

     “奇怪。”

     “奇怪什么?”

     “你这个猴哥,没多大本事,就会点驱鬼的小本事,道行浅得跟一张白纸样。连我都要躲着白欣欣,盯防不被她发现,这家伙怎么就敢住在教学楼下?”秦朗说出了他的疑惑,眉头紧皱,说道:“实在想不到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