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小菲死了
    憋尿胖吸了一口冷气,鬼使神差的看着远处离去的小晴,骂了一句:“妈了个巴子的,我就说有些不对劲。”

     “憋尿胖,你别胡说。乞丐都给我们搞定了白欣欣的事,祸从嘴出知道不。再说了,小晴和我们这么久的朋友,你怎么能这样脏嘴咒人呢。”我忙对憋尿胖说,他这样的确不厚道。

     憋尿胖大口的喘着气,吐完的他嘴臭得和厕所有一拼,他非但没擦,反而骂了我一句:“胡说你个锤子,洛阳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去教室,还书。怎么了?”我对憋尿胖说道。

     憋尿胖霉了眼,破口大骂说:“我的小祖宗,你去教室干什么,你不知道昨晚上教学楼遇到鬼了,我躺在宾馆里的时候看到咱们班和年级群里都炸窝了,说自习室关灯以后,走廊上就有一个红色的人影在晃动,好像在找东西。”

     “当时我就在想,会不会是白欣欣这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少女生都被吓了个半死,哭着跑出来的,你竟然翻墙进去?”

     憋尿胖后面说什么我全然没听,我就听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在自习室外面找东西。

     那……不就是在找我吗?

     我打了一个寒颤,大白天竟然觉得冷。

     可是,我在自习室外面遇见的是小晴啊。

     “憋尿胖,这事你可不能乱说,你的猜想我会一并告诉张警官。但你不能影响小晴的名声,她好歹是个女孩子,再说昨晚保安怎么没告诉我自习室外面闹鬼。”我拉着憋尿胖到了旁边人少的花坛旁,再三嘱咐道。

     憋尿胖一听,愣着脸严肃的问我:“那你告诉我,还书,是不是还给小晴的?”

     我点了点头,说我昨晚的确是在自习室外面遇到了小晴。

     憋尿胖沉静片刻,拽着我的手就往学校外面走。

     “你干什么,你看小晴文绉绉的样子,鬼都是怕光的,你见过死人在大白天走吗,你都在想什么?”我劈头盖脸的对憋尿胖说道。

     胖子没理我,说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知道有一件事绝对说不通。

     小晴和小菲的关系,在我们系是出了名的好,人人羡慕的一对好闺蜜,连笔仙这种惊悚的游戏,小晴都愿意陪小菲玩了。

     但是,最近几天小菲都有故意在疏远小晴,甚至搬出去了寝室住。

     “找小菲,她或许知道什么。”憋尿胖强行拽着我到学校外的一家咖啡店,给小菲打了几通电话,小菲没接。

     胖子这尿性,一旦认定的事就要砂锅打到底,拉着我上了小菲家。

     敲了一会儿门,小菲倒是来开门了,她穿着一件粉色的浴袍,正在擦湿润的头发,应该是刚洗过澡,前凸后翘的身材迷人极了。

     “小菲,我们方便进来吗?”胖子站在门口没走。

     小菲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胖子,最后还刻意远望了一眼背后的走廊,像是在确认什么,这才放了心的点点头,‘客套’的说:“进来吧,你们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还在看,投了几个简历,没什么回音。”我对小菲说。

     “不要着急,好工作总要慢慢找,对了,你们要喝什么茶,待会我男朋友回来了,我们一起去吃饭吧。”说完,小菲就拿出来了茶具。

     胖子有些等不及了,摇摇头:“我们哪里是来喝茶的,我们来就是想问一下你,你最近怎么不理小晴了呢。”

     小菲一听,手中的茶具‘啪’的一下就摔在了地上,瞪大眼睛看着我和胖子,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显然,她知道胖子不是因为关心她和小晴的感情,才跑这么远来问的。

     “没,没事……”小菲一边捡地上的玻璃渣子,一边对胖子说道。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小菲心不在焉的敷衍,捡玻璃渣子的时候她脸色越发的白,眼神游离不定,‘啊’的一下手被玻璃给扎了口子,急忙用创可贴贴上,坐到了沙发上来依旧魂不守舍的。

     “胖子,你是不是也觉得小晴有点不对,说实话,最近我的变化全都是因为小晴,我不敢住寝室,只好投靠我男朋友了。现在我们,也算是婚前同居了。”小菲收拾好伤口,还故意去关了窗帘。

     气氛变得阴森了不少,胖子急忙问到小菲:“那你说说,小晴到底有什么不对。”胖子没跟小菲说,他关于死亡名单的猜想。

     小菲听后裹紧了衣服,还觉得冷,竟然拿出来了一根女士香烟点在指尖。抽了一口,似乎觉得暖和了些,说:“事情要从玩笔仙那天晚上说起,我和小晴回去了寝室后,我就感觉小晴有些不对劲。”

     “之前小晴在,我没敢跟你们说,其实耗子那天晚上两点前来挠门后,不一会儿就走了,后来……后来小晴就出过一趟寝室门,很晚才回来,她可能以为我睡着了,就没叫我,其实我一晚上没睡着。”小菲吸了好长一口气,才说出来:“除了这个以外,还有一个事情。那天以后小晴就老爱照镜子,以前小晴从来不打扮,现在……她经常抹粉底,比一般人抹得更厚,我以为是小晴要工作了,所以开始打扮自己。”

     “就昨天早上,我去叫小晴的时候,忽然发现小晴的脖子上竟然有黑斑,我本来想凑进去看小晴身上是什么斑,还没凑过去小晴就醒了,死死的瞪了我一眼。我才知道,小晴晚上抹那些粉底,都是为了遮住黑斑。”

     小菲憋了好长一口气才说完,咕噜的喝了一口开水给我和胖子解释:“我和小晴这么好的关系,真不是我诋毁她,最近跟在她身边总能感觉什么东西在发臭,而且味道越来越大,像死老鼠一样。”

     说完,小菲不停的在客厅里回望着,回望着。

     她回头的频率越来越高,脸色惨白如宣纸,看得我和胖子越来越心慌。

     我忍不住问:“你在回头看什么啊,这房间里就我们三。”

     小菲的脸铁青,手都在抖,说:“我怎么感觉,有人在盯着我呢,盯得我心慌。算了,还是不要说了吧。”

     胖子也看了一圈房间的确没人后,给小菲说不要怕,她和小晴是那么好的朋友呢。

     小菲这才安心的点点头,说她只是在担心小晴,毕竟那天她得罪了笔仙。

     不一会儿,小菲的男朋友就回来了,我们也不好久待,就回了学校。

     回学校的路上,憋尿胖还在给我研究小晴的问题,刚在他不敢告诉小菲,怕吓着她。

     根据小菲的描述,那种黑色的斑,极有可能是尸斑,不然一个好端端的女生身上,怎么会臭。

     “你也疯了是不,你真的因为一张字条,就不相信你处了几年的朋友?就算她真是鬼,她也不可能害我吧!”我给憋尿胖说,这几天小晴都坐在我旁边,我都没闻到什么臭味,倒是她的体香,很特别呢。

     憋尿胖却摇摇头:“其他的我不知道,但这纸条是我兄弟耗子用命留给我们的。或许他是为了保护我们,对了,你张警官不是给你说了吗,耗子的裤裆里发现了精斑,你说会不会是小晴把耗子给……卧槽,我真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

     耗子的遗言我当然会尊重,但这不代表胖子的解读方式就是正确的。

     小晴是我们班上出了名的乖乖女,她家从农村来的,平时吃饭穿衣从来不挑肥拣瘦,也不会和其他女生攀比。

     正好今天晚上小晴又约了我,我正好可以去问个清楚。

     晚上吃了饭以后,我很早便去了自习室。

     走在楼梯上,才不到八点,已经有人从自习室出来了。

     “早点回去,天黑不要待在教室里。”一个女生说道。

     旁边的女生立马问道:“为什么啊?”

     “你昨晚干嘛去了,这事都不知道。昨晚上自习室闹鬼啊,不少人都看到一个穿着大红花嫁的女鬼在走廊外面走来走去的。”

     “那太可怕了,寝室也不安全,教室也不安全,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我听师兄师姐说过,我们学校以前……可是做过畜生不如的事啊,白欣欣死之前说过,和那事有关的人都会死,可能现在回来索命了吧。”

     我听她们说得头皮发痒,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但我不能回去,起码我也要带着小晴回去吧。

     上了五楼,我找了一间空荡荡的自习室坐下,本想一边看书一边等小晴,可进了教室却发现灯打不开。

     拉了一下总闸,灯也没开,倒是听到了‘啪嗒啪嗒’的声音,像是滴水。

     五楼是楼顶,漏水倒是正常。

     我琢磨着,保安小哥今天太不靠谱了,这才八点过就关灯了,只好坐回去等小晴。

     可我刚坐在座位上要给小晴打电话,拿出来手机,打开屏幕的亮光,‘啪嗒’一下滴到了我手机上。

     我拿手去擦了擦,粘稠稠的,有点腥。

     抬起手来一看,问被吓了个半死,头皮一下就炸了。

     我的妈呀,竟然是红色的,还有热度,是血!

     擦掉了滴下来的血,我忽然发现,在屏幕上,竟然有一双大眼睛在瞪着我。

     “噶几……”

     一声摇晃的声音从房梁上传来,我猛然瞪大了眼,心跳狂烈的噗嗤着,吓了一声冷汗。

     从手机屏幕反光上,我可以隐约看见一个穿着大红色花嫁的女人,正挂在房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