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死亡名单
    我还是,忍不住回了头。

     等我回头过去,她的身影还在走廊尽头。

     她显然是看到了我不守信用回头去看了她,脸色变得很不高兴,脚步更快的跑下去了楼梯。

     仅然一个倩影,在我脑海里久久散不开去。

     难怪,我听到她声音的时候,有意思熟悉。

     我真没想到,竟然是小晴。

     想想就觉得自己笨,上课的时候我坐在憋尿胖和小晴中间,中途没来过人。显然,憋尿胖是不会写纸条给我,就只剩下小晴了。

     只是,我没怎么没听说过小晴也喜欢徐志摩的诗。

     拿着她送我的书,我便下去了教学楼,保安看了看时间说我:“小伙子,挺准时啊,刚好四分五十九秒。”

     “那个,保安大哥,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女生从楼下下来,红衣服,长裙子,没扎马尾,头发是披着的。”我笑嘻嘻的对保安说道。

     保安瞪了我一眼,立马说道:“你撞鬼了吧,什么红衣服,教学楼里就你一个人。”

     “不是我撞鬼了,是我同学。算了,跟你解释你也听不进去。”我摆了摆手,对保安哥道了个谢,要不是他今晚让我进去教室,我会错失一段美好的姻缘。

     保安却没让我走,仔细看了看我额头说到:“最近学校不太平,而你额头上黑气萦绕,你最好小心点,小一万个心,特别是晚上。”

     我没把保安的话当一回事,我和小晴这么多年的同学,没想到竟然是小晴先给我表达心意,保安哥显然是看到了嫉妒。

     回到了宾馆,胖子已经睡着了,而我满脑子里都是在教学楼的场景,心想小晴可能脸皮薄,不好意思和我表达。作为男生,我明天要主动一点。

     泡了个热水脚,我很快便睡着了。

     在梦里,我耳畔不停的回响着一个声音。

     “你来了咧?”

     “今天下雨,你没打伞的咧?”

     “我都可以答应你的咧,那你要娶我的哦…;…;”

     听到这声音,我浑身都在发麻,脑子里晃来晃去都是一个红色的身影,穿得像个大红新娘子,披着头发看着我。

     我猛然从梦里挣扎醒了过来,身上全都是冷汗,毛孔竖立起来,大口的喘着气裹紧了衣服,回头看胖子还在打呼噜,心还是不安,总觉得有人在盯着我。

     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

     我在宾馆里看了一圈,什么都没找到,只有那本泛黄的徐志摩诗集。

     我拿起来诗集一看,觉得更加诧异,难道是这书在盯着我?

     翻了两下诗集,我的手猛然抖了一下,诗集就掉在了地上。

     “我的天…;…;”

     诗集背后,最后的借记日期,竟然是2013.1.7。

     “四…;…;四年前啊。”我被自己吓了一跳,一本书四年没还回去图书馆,小晴是怎么借到的?

     我拿出来电话就给小晴打了过去,要问个清楚。

     但小晴的电话嘟嘟半天,一直没人接。

     接着,我又给小菲打了过去,小菲睡意朦胧的打了电话,问我:“洛阳,大晚上你神经病啊,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小菲,小晴在寝室吗,她一直没接我电话。”我直奔目的说道。

     小菲奇怪的问我:“大晚上,你问她干什么。我没和她住在一起,我现在和我男朋友住。”小菲说完,电话里就响起了她男朋友焦急的声音,问她这么晚了谁啊。

     小菲可能怕她男朋友误会,很快就挂了电话。

     整个晚上我联系不到小菲,也没敢去翻那本放在床头的徐志摩诗集,辗转发侧几次依旧无法入睡。所幸,慢慢长夜我还是没有一个人度过,很快,张警官的电话就给我打了过来。

     我拿起来电话就在琢磨,张警官真是尽职尽责,这么大晚上他竟然还在值班,急忙说道:“张警官,今晚上我肯定没时间来见耗子的尸体,难道明天就要火化了,这么着急?”

     张警官却说:“不是李昊的尸体要火化,法医在李昊的尸体上发现了两个事,想要跟你请教一下。”

     “什么事啊?我又不是警察,我可一点刑侦逻辑都没有。”我急忙给张警官说道。

     张警官徐徐道来,说:“第一个,李昊死之前和谁接触得多点,是不是他女朋友?法医在他裤兜里发现了大量精斑。”

     “啥?不可能,耗子没有女朋友。”我眼珠子顿时就瞪大了,那晚上耗子还在问笔仙,他什么时候能终结处男之身呢。

     紧接着,张警官又说道:“还有一件事,在李昊的喉咙里,法医发现了一张没消化完的字条,好像是死之前吞下去的。我们特地开了一个小组会讨论了一下,依旧不懂这字条是什么意思,你帮我们看看?”

     张警官挂断了电话后,给我发来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张泛黄,粘着一些细碎的食物渣和腐蚀过后的粘液,模糊的能看见一串数字:1,4,3,2,4。

     我看了半天,也没懂这是什么意思。

     “你再仔细想想,要是有什么线索一定记得告诉我们。”张警官说,这几个数字说不定和耗子的死有关系。

     挂断了电话我琢磨了一会儿,也没想到个理所然。第二天早上,我依旧去上了课,所幸见到了小晴,她依旧坐在我旁边,很体贴,还帮我接了一杯热水。

     胖子比我后到教室,一屁股坐下来就问我:“洛阳,昨晚上你跑哪去了,我等你一晚上没回来,我就先睡了。”

     “我…;…;我去还书去了。”我对胖子说道。

     胖子瞥了我一眼,说:“滚犊子吧,图书馆早关门了,你去还哪门子的书。”

     胖子说完,便看到了我手旁边的书,又问到我:“是这本吗?”

     我点了点头,脸一下就红了。回头去看着小晴,发现她的脸也红了。

     “切,原来你们两个有情况啊,也不告诉兄弟一声,真不仗义。”胖子埋汰了我一声,继续上课。

     中午吃饭的时候,小晴也和我走在一起,我们一起去食堂打了饭,小晴吃饭的时候将自己饭盒里的鸡肉,排骨全都夹给了我,说她不吃肉,全都给我吃了。

     “食堂肉挺好吃的啊,不吃也别给洛阳,他吃了不长肉浪费材料。”胖子急忙端过去说道。

     小晴脸绷着没说话,微微一笑就继续吃饭了。

     吃完了饭我和胖子就回去午休,路上我看到胖子不停的挠挠头,对我说:“洛阳,小晴最近有点怪呢。”

     “你才怪了呢。”我觉得,胖子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我知道你和小晴早就郎情妾意了,但我还是觉得有点怪,她时不时的…;…;也不知道怎么说,表情坚硬,反应有点迟钝。对了,之前小菲和小晴玩得挺好的呢,可现在她们一句话都不说,小菲好像故意躲着小晴。”

     难怪昨晚小菲去她男朋友那里住了。

     “你不知道,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这样,嘿嘿。”我尴尬的笑了笑,忽然想起来昨晚上张警官给拍的‘1,4,3,2,4’照片,拿出来给胖子看了看,看他能不能知道点线索。

     胖子刚看到那从耗子胃里掏出来的小纸条,哇的一口将刚才吃的鸡肉和排骨全吐出来了。

     我走上前准备去问胖子怎么了,他还在一个劲的吐,身体在抖,抖得连垃圾桶都要被他拉翻过来了。

     “胖子,你别吓我。”我急忙走到胖子前面,发现胖子浑身都是冷汗,瞳孔微张,在用手去掏喉咙,想要将刚才吃的东西都掏出来。

     吐了好久,胖子眼睛都翻白了,脸上肌肉禁脔的抖着,有气无力的说:“洛阳,你床位号多少。”

     “2啊。”我对胖子说道,问他怎么了。

     胖子没回答我,又问:“我的床位号多少?”

     “你的,是3,在我前面一个。”我接着说,好像猜到了点什么。因为,耗子的床位号,是4。

     “洛阳,如果这张字条是耗子死之前吞下肚子要留给我们的重要信息的话,你说他会不会是一张杀人顺序。先是耗子死了,我剁了手,接下来就是你。”胖子想到这里,都要跳起来了,直直重复:“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

     “那开头的1,和末尾的4是什么意思?”我觉得不可能这么巧合吧。

     “1就更好解释了。”憋尿胖整张脸扭曲的对我吼道:“1,是小晴她们寝室小晴的床位。小晴那天来了大姨妈,的罪笔仙最重的人,然后就是请来笔仙的耗子,肯定是这样,1代表小晴,4正好也是小菲的床位。”

     我控制着胖子的情绪,赶紧摇头说:“那这就更不可能了,如果白欣欣照着这个顺序报复,我们刚才岂不是在和鬼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