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阴差阳错的诗集
    “红线?”张警官愣了半秒,就骂了起来:“你说红线啊,我差点被气死,也不知道哪个神经病在树林外面缠了好大一圈线,我们回来抬棺材出来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

     “所以当时我们就把红线给拆了,然后扔到了一边。后来棺材抬出来了,局里有一个老警察说这样不吉利,我们又把红线给捆了上去。”

     张警官的话差点没让我一口血就喷了出去,驱鬼这事一点都不能马虎,他绑上的红线能和乞丐绑上的红线相提并论吗。

     张警官挺着急的,说完了就准备挂断电话,告诉我要想见耗子最后一面的话,就趁着法医尸检还没火化这段时间,去局里找他一趟。

     挂断电话以后,我妈一个劲的埋怨我脸色不对,说我肯定是家里给拿的钱没正当的用,我家虽然不富裕,但供我吃供我喝的钱还是不缺的,再说我马上就要找工作了,以后也不会用家里的钱。

     “妈,我真有自己吃饱穿暖,这个你不用管。”我有些不耐烦的对我妈说道,这两天白欣欣的事情,的确搞得我头皮痛。

     我妈啰嗦了几句:“真是的,你才多大啊,有了媳妇就忘了娘。”说完,还故意瞅了一眼小晴,说:“这姑娘,真不错呢。”

     我才明白,我妈是真的老司机。

     小晴羞答答的说道:“阿姨,我和洛阳真是同学。”

     我妈还想说什么,被我给拦住了。下午输了液,医生给我量了一下体温说我恢复得并不好,介于现在学校招聘的特殊情况,他准许我可以特例出院治疗。

     我和小晴回到了学校,投了几份简历,正好晚上还有一节选修课,我和小晴便一起去上课了。

     打开课本,我发现里面夹了一张小纸条,眉清目秀的字体,神采飞扬的写着一段文字。

     是一首诗,浪漫主义诗人徐志摩的经典诗歌:

     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

     看着看着,就累了,星光也暗了;

     听着听着,就醒了,开始埋怨了;

     诗没写完,藏了一句,好在我平时也挺喜欢徐志摩,知道这首诗全名叫《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于是便将最后一句写了出来:

     回头发现,你不见了,突然我乱了。

     写完发现自己的字迹太难看,索性又添了一句:“字写得有点丑,不好意思。”

     我不知道谁给我写的小纸条,但我挺激动的,长这么大第一次有女生给我写小纸条,还是一首情诗。

     写完了最后一句,我心里美滋滋的,坐在我旁边的憋尿胖抖了抖我肩膀,说:“哥们,我说吧,因祸得福,桃花来了吧?字如其人,我敢保证能写出这样字的女生,一定是娇羞的小美人儿。”

     “去去去,一边去。”我推了推憋尿胖,心底却挺高兴的。

     下课后,我出去上了个厕所,连抖尿的姿势都变得兴奋了几分。

     等我再回到教室接着上课,我发现,在我的书里面,又夹了一张小纸条,又是一首徐志摩的诗:

     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

     在无法遇见第二个寂寞的人的寂寞冬天。

     独自行走独自唱歌独自逛街独自看着一整个世界狂欢。

     人们手牵手地逛着游乐园。

     他是她的独一。我是所有人的无二。

     世界充满了我们相遇的几率。

     我却始终无法遇见你。

     字条后面还写着:你的字也不错的,没想到你也喜欢徐志摩的诗,这本诗歌是我最喜欢的,送给你看吧。

     我看完了小纸条,心都要扑出来了,急忙问旁边的憋尿胖:“刚才,谁来我座位上了啊?”

     虽然我谈过恋爱,但我不傻,知道互送情诗是一种高级暧昧。

     憋尿胖看了看我,噗嗤一笑说:“你个瘪三,谁会来你座位啊,想得真多。”

     “啥?没人来?”我皱着眉头不敢相信,那这书和纸条是谁留下来的。

     “真没人来,对了,你什么时候去图书馆借了一本徐志摩的诗集,真没想你一副斯文样,竟然是衣冠禽兽,啧啧。”憋尿胖埋汰了我一阵,然后就继续上课了。

     我拿过来诗集看了看,右下角的确有图书馆的编号。

     果然是图书馆借的。

     整节课我都没心思听,就将诗集细细的读了一遍,里面做了不少笔记,如果字真如其人的话,借书的人能美到让我祖坟冒青烟。

     可美中不足的是,我并不知道这人是谁,像是一个触摸不到的恋人。

     晚上下课时,我已经将徐志摩的诗集看了一大半,憋尿胖拉我出了教室说,虽然笔仙的事情被乞丐帮我们解决了,但我们寝室死过人,校方领导不让我们住,给我们一天两百的房费让我们就近找个宾馆。

     这笔钱解决我的燃眉之急,还没找到工作的我的确很缺钱,但这一晚上我都在看书,很快便将诗集给看完了。

     憋尿胖看着我不敢相信的说道:“都要实习了,你才知道认真看看书,晚了啊。”

     我没理胖子,将书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眼神顿时就愣住了。

     在书最后一页写着一句话:晚上我再自习室外面等你,不见不散…;…;

     我猛吸了一口气,原来她不是为了借给我诗集看,而是想含蓄的约我,可现在都快十点了,我竟然这会才看到。

     “糟了,不见不散的话,那她现在岂不是还在自习室?”我拍拍大腿暗叫不好,起床抓着书就往教室跑。

     “洛阳,这么大晚上你去哪里啊?”胖子看到我起床就跑了,把他给吓了一跳。

     窗外在下着雨,我穿上一件外套对胖子说道:“我去一趟教学楼,你先睡吧。”

     胖子一脸无语的看着我,说道:“你是不是装好学生装上瘾了啊,也不看看这会几点了,教学楼都关门了。”

     我没理胖子,朝着教学飞奔里去,心里很害怕,害怕她在等我,这样的雨夜她等着一定很焦急。但我更怕她已经没等我了,或许一次错过,就会成为一辈子的过错。

     等我到了学校教学楼,教学楼的灯都已经关完了,门口保安拦着我问:“同学,你干什么呢?现在已经关门了。”

     我急忙编了个理由说:“我有东西落在了教室里,我来拿回去下。”

     “不拿不拿,明天上课了再来。”保安摆了摆手没让我进去。

     我有些着急了,就告诉保安我的面试简历放在了教室里,如果我现在不去,明天可能就找不到工作,给学校和家庭增加负担。在我胡搅蛮缠,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下,门外总算让我进去了。

     “就五分钟,赶紧拿了下来。还有,别开灯,不然领导看见了还不得骂我不成。”保安倒是挺年轻的,说完坐在自己位置上抽起来了烟。

     我提着被雨水打湿的裤腿一个劲往楼上去,很快到五楼自习室。

     走廊上,教室里,空荡荡的,我的心,也空荡荡的。

     果然,她没等我。

     我抱着书刚准备回去宾馆,忽然,身后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一股冷气窜着我的脊椎爬了上来。

     我正准备回头,身后的手就已经搭在了我肩膀上。

     “你来了?”

     这声音,很清脆,很迷人,但更多的是熟悉感。

     “嗯。”我把书拿了出来,说:“我来还你书的,我已经看完了。你等我很久了吧。”

     说完,我就准备转身去看看她的真容。

     可我刚好扭头,手上的书已经被拿走了,她的双手蒙住了我眼睛,胸口死死的贴在我后背,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她胸前那团柔软和诱人的体香,比一般的女孩子有更沉重的味道。

     “没等多久,我以为你不会来,都准备走了。外面雨下得挺大的,我头发湿了和妆都被淋花了,你不要回头过来看我。”她蒙着我眼睛说道。

     我点了点头,有生以来第一次和女生这样亲密的接触,特别是她胸前的柔软,和她光滑的玉指慢慢滑入我胸口,让我感觉自己是在做梦,还是一个春梦。

     “那个,书,书我看完了,还给你了,天不早你早点回去吧。”我想了想,她愿意约我出来,我们多半是有戏,保安只给我了五分钟时间,五分钟内我必须要下楼去。

     “嗯,没想到你也喜欢徐志摩,那这本书就当我送给你吧。明天,明天在这里,你要早点来哦。”她再次对我说道,告诉我她先走,她走了以后我才能回头,切记要在她走以后才能回头,否则我可能永远见不到她。

     大半夜,我专门跑了那么远到学校,最后竟然连她正面都没看到。

     这几天,我的神经崩得很紧,特别是乞丐带我去阴山见了白欣欣以后,我脑子里满是白欣欣的话:你来了咧。

     你带我最喜欢的花花了吗。

     你今天不高兴吗?

     嘴上虽然答应了不回头,但心底很不是滋味,内心的欲望抨击着我道德的底线。

     我还是,忍不住回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