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再请笔仙
    我人都要被吓死了,哪里敢去开门,连床也不敢下。

     但我没想到的是,门口敲门声过后又传来了一种声音。

     是钥匙进孔开锁的声音。

     “胖子?”我喜出望外,没想到这个家伙良心还没被狗吃完,还知道回来救我。

     门打开那一刻,我激动得要哭了出来。

     “洛阳,你没事吧?”胖子拿着电筒朝我脸上一照,慌张的大口喘着气。

     我知道,胖子是在确认我身上还不是还有两个影子。

     我没敢说话,把食指朝着床底下指了指,心像油在煎一样,示意胖子那个鬼东西就在床下。刚才,她正在看我,特别是那张带血的脸,比在寝室爬的耗子还要吓人。

     胖子懂了我的意思,用电筒照了照床底下,给我摇了摇头。

     “没人?”

     我觉得这不可能。

     “洛阳,快下床来走了。刚才我真是被你给吓到了,我一个人也不知道怎么办就跑了,我对不起你。”憋尿胖对我说道。

     我看着他身后的小晴和小菲,估计胖子是不敢一个人来救我,所以就去叫了小晴和小菲。

     “真没想到,连厕所都不敢去上的你,竟然会回来找我。”我喜出望外的说道,如果胖子不来找我,我没准会死在寝室里。

     “那不一样,我虽然胆小,但你是我好兄弟,耗子已经死了,我不能再看着你出事,哪怕是拼了这条命。”憋尿胖对我说道。

     我挺感动的,但我也清楚寝室不是一个久呆的地方,那东西刚才虽然没对付我,但她恐怕还在这里。

     “赶紧走吧,这寝室不是个好地方。”我忙说道,推着胖子他们就往楼下走,一边问胖子怎么回事,现在才来找我。

     胖子说,他锁起来我后就去找了小菲和小晴,可回来的路上,竟然在学校遇到了鬼打墙。

     走着走着,我们的步伐越发不安,从走变成了跑,这次我们是真的确定自己撞到了邪,而且那东西就在我们寝室,还和我打了一个照面。

     快出寝室的时候,小晴却突然停住了,回头望着背后的楼梯。

     我急忙问小晴怎么了,回头看什么呢。

     “洛阳,我们,我们要不要回去啊……”小晴哆嗦了一下身体问我。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小晴,问她怎么想的,我们好不容易从寝室里跑出来,回去干什么?

     我敢保证,刚才胖子要是迟来一秒,我就被那张带血的脸给搞死了。

     “我,我刚才……听到人说话了。”小晴的声音像哽了馒头片,说她下最后一楼梯的时候,看到楼梯的拐角站着一个女人。

     “你别吓我啊,那就更应该走了!”胖子都快神志不清了,求小晴不要在男生寝室楼下呆了。

     小菲倒是理智一些,回头望了望,说:“没有女人啊,你听到她说什么了?”

     小晴再次吞吞口水,憋着脸:“她说,我们要敢跑,她会一个个杀死我们。”

     “胡扯,这显然是威胁人的,我们回去也是死,还不如快点走。”我抓着小晴的手就往寝室外面跑,等出了学校,小晴才推开了我的手,说我们这样跑也不是办法,如果真被鬼盯上了,她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胖子霉了眼,问那要怎么办,他可不想再被砍掉手。

     小菲说:“两个办法,一个是憋尿胖之前说的,再问一下女鬼,要怎么才肯放过咱。另一个办法,白欣欣跳楼后,将女生寝室改成男生寝室的大能,他能防止我们学校再出事,没准能救我们。”

     要再请一次女鬼,那肯定谁都不愿意的,当下我们就做了决定。两个打算,先执行找大能的办法。

     小菲去找大能,她有男朋友有车,又是学校以前的师兄,估计有点门路。

     没多久小菲的男朋友就来学校门口接她了,长得有点磕碜,甚至还秃了顶,年纪估计不小。

     不过,他的车挺好的,一辆宝马五系,好几十万呢。难怪小菲平时在学校都是用的名包名表。

     小菲上了车,男人色眯眯的摸了她一把屁股就开车走了。

     我和憋尿胖还有小晴不知道去哪,憋尿胖说鬼怕人多的地方,咱们去网吧,她准没办法来找我们。

     在网吧呆了一晚上,我和憋尿胖在玩游戏,小晴就在旁边看肥皂剧。

     不一会儿,小晴竟然睡着了,电脑上还放着肥皂剧,头却靠在了我肩膀上。我帮她取下来了耳机让她睡得舒服些,胖子就拍拍我肩膀坏笑一阵,说我没准这次能因祸得福。

     “一边去。”我推了推胖子,心里暗美了一阵,小晴长得清纯,翘屁股翘胸的,倒是挺合我胃口。

     一晚上在网吧可算是熬过去了,第二天我们便去宾馆开了个标间,把昨晚没睡的觉补上。

     下午肚子咕咕叫了,小晴比我们都先起来,拉了拉我袖子说:“洛阳,已经五点了。”

     我说:“五点就五点呗,饿了先点外卖吧,旁边好像有肯德基。”

     小晴摇摇头,把她手机递给我看。

     她手机上,好几个电话,全是给小菲打的。但……小菲一个没接。

     “电话一直没法接通,小菲现在也没回来,你说她会不会,会不会出事了?”小晴紧张的问到我。

     我打了一个寒蝉,心说没这么倒霉吧,小菲不是去请大能了吗?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小菲依旧音讯全无,我便出去肯德基买了个全家桶和饮料,回来的路上不停的想,昨晚去网吧将就了一晚上,今天要去什么地方?

     刚出肯德基,就有个乞丐过来拉着我裤腿,伸出张兮兮的手问我要吃的。

     我心情压抑得不行,当然不愿意给,推开乞丐让他赶紧滚别烦我。

     那乞丐又一把抓着我,絮絮叨叨的说着一些我听不太懂的话,反正就是要我给他吃点东西。

     我烦得不可奈何,乞丐却一个劲的说我:“小伙子,破财免灾,你不如将全家桶和身上的钱全都给我,这样没准能保你平安。”

     这话让我愣住了,回头去看了一眼乞丐,心说难道他知道我最近撞邪了不成,便蹲下来问他。

     周围的人看到我蹲在街边和乞丐说话,都在唏嘘着。

     “什么脏东西不脏东西的,这就是你运气背,平时多做点好事,吃的给我,拿来,拿来。”乞丐却不耐烦了。

     我不知道怎么想的,就将一个全家桶和我身上剩下的两百多块钱全都给他。

     回到宾馆的时候,胖子和小晴看到我手里只买回来了可乐,都是一脸无语。

     不过,在宾馆里,他们已经准备好了纸和笔,我们喝了可乐,憋尿胖就说道:“洛阳,你和小晴来吧。她估计还跟着我们,问问她,要怎么才肯放过咱们。”

     我和小晴握着笔,没有耗子的指挥,我们一点不专业的念到:笔仙,笔仙,我是你的今生,你是我的前世,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一阵冷风袭面吹过,我和小晴手直发汗。

     “来了……”胖子哆嗦一下,把全部灯都打开了。

     “笔仙,是你吗?”我心都绷到了嗓子眼,现在我们在招的女鬼,可就是在我床下,满脸是血的女人啊。

     笔,轻轻的点了一下,我便开始说。

     “笔仙,我们无意冒犯,之前小晴并不知道来事了不能请您,所以……”

     我还没说完,手上的笔已经在纸上抖出来了一个大钢叉。

     “笔仙,您这什么意思啊?”我急忙问到。

     纸上,又是一个血红的大钢叉。

     “笔仙,您到底要怎么才愿意放过我们,白师姐,是你吗,你的事情和我们没有关系,求你了……”

     我话音刚落地,纸上接二连三的,全都是划出来的大叉,越划速度越快,最后干脆暴躁了起来,直接将整张纸都已经叉成了碎片。

     “啊……”

     小晴看到纸都被叉碎了,猛然一声叫了出来,手中的笔直接就丢了,人摔倒在了地上,连板凳都翻了,死死的盯着我。

     我也没想到,本以为可以和笔仙商量一下,折个中,求个和。可现在,似乎她更生气了。

     “小晴,你没事吧?”我急忙要去扶起来小晴。

     可小晴却拼命的往后退,不停给我挥手,挥手,说道:“洛阳,洛阳,洛阳,你别过来,我求你了,你别过来,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