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剁死短命鬼
    那天晚上我睡得很迟,第二天早上是被楼下吵闹声音吵醒的。

     胖子比我早起来,他依靠在窗台上看了一眼立马叫醒我:“洛阳不好了,耗子跳楼了。”

     我衣服都没穿,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朝着窗台靠了过去,耗子已经八开腿摔在了地上,周围全都是血,警察拉起来了警戒线,有的在拍照,有的在做笔录。

     “我都说了吧,昨晚上我们得罪了笔仙,今天耗子就出事了。”胖子朝着我大吼到。

     “先下楼去看看。”我拉着胖子急忙下了楼,警察证在做笔录,听说我们两个是耗子的室友,便将我们带到了公安局去一趟。

     在局里,一个张姓的男警察给我们录了口供,说警方已经初步断定耗子是跳楼自杀的,至于原因还在调查,问我们耗子最近的学习压力是不是太大了。

     我和胖子不谋而合的将耗子在学校的事都说了一遍,但关于笔仙的事,却只字不提。一是我们觉得笔仙太玄乎,说出来警察不信,二是如果真这样说的话,那耗子的死就和我们有莫大的关系。

     快到中午,耗子的父母就来了学校,一哭二闹要找校方理论,清明本来放假,整个学校也被他们闹得沸腾了起来。

     看到我和胖子出现在了寝室楼下,耗子的父母就过来拉着我的袖子,问到:“洛阳,你说说怎么回事,我家耗子平时乐观开朗,犯不着去跳楼啊。”

     我正准备说,胖子拉了拉我。

     出警局的时候,胖子告诉过我,我们得罪了一次笔仙,不能得罪第二次。要知道耗子怎么死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再去问一次笔仙。

     “阿姨,早上一起来就看到他跳楼了,还是先等警方的消息吧。”我看着耗子的父母哭起来怪难受的,耗子家就他一个独生崽,他爸妈都快四十岁才老来得子,耗子一死,整个家都要崩塌了。

     耗子的老妈子一听我这话,就蹲在寝室楼下一阵恸哭,老泪众横。

     这时候张警官就又来了学校,问谁是耗子的家人。

     耗子的爸举了手,急忙说是他。

     “法医刚鉴定完,你们儿子李昊,是昨晚上两点跳楼生亡的,至于原因,多半是自杀,二老节哀顺变。”张警官无奈的说。

     耗子的老妈子哪里能节哀,直接就气晕了过去。

     我和胖子一听张警官的话倒吸了一口凉气,惊悚的看着对方。

     两点跳楼死的?

     那我他娘看到的……

     胖子起来上厕所的时候凌晨三点,爬出寝室的是谁?躺在耗子床上,伸着长脖子瞪我的人又是谁。

     “我要去收拾东西,我要回家。”胖子更不淡定了,扭头就冲了上去。

     我浑身也不舒服,难昨晚我们真的撞鬼了不成。

     张警官据说是学刑侦的,侦破了好几起大案子,估计察觉出来不对劲,走过来问我:“你们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跟我交代,看你脸色不正常。”

     我急忙摇头:“没,没有了,就是耗子突然跳楼了,我和胖子有点接受不了。”

     张警官拍拍我肩膀:“既然放假了,就回去休息两天吧,这事学校和警方会处理,不要有心里阴影。”

     我点点头,问到张警官,耗子真的是凌晨两点跳楼的吗?

     张警官说法尸检报告一字一句写着,不可能有假。临走之前,他给我了一张他的名片,让我有其他线索的话,记得及时联系他。

     张警官走了以后,胖子就收拾好东西下楼来了,拉着我说这寝室住不得,今天就去他家先住着。

     胖子家离学校很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他家。

     胖子到家后蒙头就睡,这还没到晚上他就醒了,给我说他没睡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耗子在寝室里爬的样子。

     我劝胖子别乱想,或许我们昨晚上压力太大,才会看见怪东西,耗子既然是两点死的,凌晨三点过肯定是我们看错了。

     “你说,那会不会是耗子的鬼魂,要告诉我们什么啊?”胖子再次问到。

     “我哪里知道。”

     胖子的妈倒是很热情,说我们在学校里吃得不行,刻意去集市买了猪肘子要给我们炖汤。

     拿过来猪肘子,便让胖子去菜板上切成小块入锅。

     他切菜的姿势很奇怪,嘴都是歪着的,一边砍,一边叫:“剁死短命鬼,邪祟不进门,剁死短命鬼,邪祟不进门。”

     我看到胖子的样子也着急,让他别自己吓自己,警察都来了,耗子的死一定会给个说法的。

     胖子却说他这是辟邪的方法,让我先回去看电视,一会儿炖好了叫我。

     我躺在草垫上,都能听到胖子碎碎念的声音。这一天折腾得我很累,说不怕是不可能的,正当我眼皮摇摇欲坠的时候胖子猛然惨叫了一声,魂都给我吓掉了。

     我跑出屋一看,胖子右手握着左手,蜷缩在地上。在猪蹄里,赫然掺杂着一根已经没了血色的中指。

     “儿子。”胖子的妈丢下菜跑出来,拉着胖子骂了一句:“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邪祟哟,大白天的,你怎么跺到自己的手了。”

     我拉着胖子的手,让他妈赶紧叫救护车,现在送去医院没准能接上。

     胖子的手在颤抖着,不停的给我说他刚才看到了怪东西,看到了怪东西。

     到了医院,小菲和小晴也来了,开口第一句不是问耗子的死,也不是问胖子的情况,只是问我昨晚上睡得好不。

     听这意思,她们昨晚也没睡好。

     我试探性的问到小菲,她们昨晚上回寝室去没遇见什么吧?

     小菲的脸一下就煞白了,医院走廊冷冰冰的,我甚至能听到她吞口水的声音。

     “昨晚,有人来敲我们寝室门。”小菲对我说道。

     “谁啊。”我很纳闷,放假以后学校里人少得可怜,不然小菲和小晴也不会来我们寝室玩游戏。

     小菲和小晴对视了一眼,脸色更加苍白告诉我,昨晚上她们回寝室就感觉不对劲,睡觉的时候一直感觉有人在敲她们门,声音很怪,笃,笃,笃……有点有气无力。

     后来声音就变成了挠门声,小菲和小晴硬着头皮也没敢开门,就站在猫眼前看了一下。

     这一看,她们就被吓了半死,门口的眼睛正在看她们,眼球上全是血丝。

     “是耗子,我不知道他大半夜跑来女生寝室干什么,就没给他开门,他用手砸了一下门我们依旧没开,耗子就哭着叫我们救他,我和小晴以为耗子撞邪了不敢开门,窝在被子里两人看了一晚上的电视,都没敢睡觉。”

     小菲说完,急忙给我摇头说耗子不是她们害死的,和她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耗子什么时候去的你们寝室。”我听着这事情越发玄乎。

     “两点之前吧,耗子敲了一会儿门,我们没开门他就走了。”小菲说,今天早上警察来找过她们,她们现在很害怕,如果耗子真是死前来求助,她们见死不救,耗子晚上一定会来找她们麻烦。

     小菲的话说得我也怕了,这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推出来胖子,摇摇头说他们已经尽力了,胖子送来的时间太晚,中指接不上了,让我们安慰一下他,一根中指对他日后生活影响并不大。

     到了病房,我还开口安慰胖子,胖子便用另外一只手紧紧抓着我,眼神里布满血丝,哭丧的声音说:“洛阳,我可不是自己宰掉手的,老子当时要是迟一点,可能整只手都被她给宰了。”

     “什么她不她的,医生说你在手术室里就在胡诌。”我被胖子抓得手都疼,他不像是在开玩笑。

     “肯定是她,她抓着我的手去宰的。洛阳,我想起来了,四年前我们寝室是女生寝室,有一个叫白欣欣的女生遭校领导强奸了,学校为了名声只辞退了校领导并没有报警,给了白欣欣家人二十万威逼利诱白家的人不准传出去,白欣欣便带着怨恨跳楼自杀了。”

     “据说她死后,女生寝室就经常发生怪事,更奇怪的是,白欣欣跳楼后尸体一直没找到,好多女生说在学校后山树林的大槐树上见她挂着的,可她是跳楼的,怎么会挂在树上。后来学校还请过一次大能,他们说女生阴气太重,就换成了男生寝室,这才两年没发生过事。”胖子让我扶他起来,哭着说他要去寝室楼下给白欣欣烧个香,求她不要再来搞自己了。

     胖子刚从病床上爬起来,我的手机就响了。

     是张警官的电话。

     我接了电话,张警官的电话再次震惊了我。

     胖子急忙抓抓我手,问我怎么了。

     我吞吞吐吐的告诉胖子,张警官打电话告诉我,耗子的尸体从警局停尸房莫名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