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两个影子
    我说完话,胖子的喉咙都能清楚听见吞口水的声音。

     医院里一阵寂静,张警官在电话那头喂了几声,让我说话。

     我忙问张警官,尸体在警局,怎么会突然失踪?耗子他老妈子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是连尸体都见不到一个,她非得想不开啊。

     张警官说他也不清楚,停尸房的老烟枪出去抽了一杆烟回来,尸体就不见了。现在警局的人正在四处找,让我要是有线索的话,一定要通知他。

     胖子唾了一口,说我们怎么可能有线索,难道耗子从警局出来,还会来找我们不成?

     医院包扎好胖子的手后,让胖子好好休息,他这情况犯不着住院,就是注意别熬夜,要是再那样神神叨叨的胡说,最好早去精神科检查一下。

     胖子出了医院,就一个劲挨着问我和小菲,小晴,相不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有人拿着他的手在剁自己的手。

     我们仨都没说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胖子没理由自己去剁。

     “反正,这件事有点玄乎。之前我也听说过了,你们男生寝室以前的确是跳楼了一个学姐,好像就住在510。”小菲说。

     我猛然屏息,问小菲怎么不早说,他妈的,我们寝室就是510啊。

     “我,我怎么知道会出事,事情都过了这么多年了。再说,在学校不允许说这事的。”小菲委屈的说。

     我的心就像是柿子,又被捏扁了一分,扭头去看胖子,他的脸上惨白得一点血丝都没有。

     送小菲和小晴回了女生寝室,天突然变冷了,胖子说他得回寝室拿一件衣服披上,再和我去坐车去他家。

     我和胖子去到男生寝室,因为早上死了人的原因,男生寝室管得格外严,进出都要登记。

     走在寝室楼梯间,我发现胖子稀奇古怪的,他时不时的在看我,等我回头去看胖子问他咋的。

     胖子就哆嗦一下,说他冷。

     “洛阳,你有没感觉到楼梯间阴森森的,我看我还是别回去拿衣服了吧。”胖子非要拉我往楼底下跑。

     “你才阴森森的,别乱吓唬自己,这都已经到四楼来了。”我对胖子说,要是他怕,咱们拿了衣服立马就跑下楼去。

     胖子犹豫片刻,问我:“洛阳,你真没感觉到什么不对劲吗?耗子的尸体失踪了,而且是在警局。当初,跳楼死的学姐,尸体也失踪了,这不会是巧合,你说耗子会不会……回寝室了,或者来找我们什么的。”

     说话的时候,胖子不住在看我脚跟。

     宿舍楼的灯光很暗,胖子别扭的眼神把我给吓了一跳。

     “你他妈才有点怪,怪看我做什么。”整件事把我搞得越来越怕。

     挠小菲她们寝室门的又是谁。

     还有,胖子这会时不时在看我脚,每次我发现他在看我,他就猛然回过去头。但他的脸上,挂满了汗珠,走路的脚都在哆嗦。

     到了寝室门口,胖子摸了摸裤兜,对我说:“洛阳,我钥匙没带,你钥匙给我,我来开门。”

     我也没多想,就给了胖子钥匙。

     门开了,胖子扶着门又对我说:“洛阳,你先进去吧,我有点怕。”

     我看胖子脸上的虚汗麻麻的冒了一脸,打量了一下寝室,也没看见什么不对,说:“真是的,拿个衣服马上就走,你怕什么。”

     可我没想到,自己前脚刚踏进寝室。

     “砰”的一声,门被胖子狠狠的关上了。

     “胖子,你他妈干什么啊?”我骂道。

     还以为胖子是在开玩笑,踹了两脚门,这家伙不仅没给我开,门上还传来了反锁门的声音。

     “我草你妈啊,胖子,你疯了啊,别开玩笑,老子没钥匙怎么出去。”

     我猛然倒吸了一口凉气,胖子要我的钥匙,竟然是要将我反锁在寝室里。

     “胖子,胖子。”

     “开门,老子一个人在寝室也会怕啊。”我哭丧一样求着胖子,胖子在外面反锁上门,一句话都没说就跑了。

     我一个人留在寝室里,内心极度绝望,我忘了自己骂过多少次胖子。

     但都没有用。

     这家伙电话不接,短信也不回,平时寝室里都是耗子在料理大事小情,我也没宿管的号码。

     无奈之下我就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可能一天奔波太累了,我竟然睡着了。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麻了,约莫是到了凌晨几点,我揉了揉眼睛朦胧中发现寝室里好像还有一个人。

     我琢磨着,胖子这家伙果然是放不下我。但很快,我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人不是胖子!

     第一,背影看起来,不胖!

     第二,我上个月和胖子一起去理的头发,胖子剃了光头。而这个背影,一直站在镜子面前好几分钟,脖子歪歪扭扭的在看着镜子,手像鸡爪一样,将自己的头发抽得老长,面目狰狞的看着镜子,眼睛几乎瞪圆了。

     我昨晚就被吓得不轻,而此时那脖子慢慢扭过来,像是发现我醒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冷汗已经从脊椎流下去打湿了裤裆,情急之下急忙用被子盖住了头,抓出来手机要发消息骂死胖子那个家伙。

     明知道寝室不对劲,竟然将我一个人锁在寝室,电话也不接,短信也不回。

     可等我在被窝里拿出来手机,却看到胖子已经回了我短信,是在离开寝室后。

     “洛阳,对不住了,耗子死了我被吓得不轻,我们可能真的是得罪了笔仙,我不知道她要怎么处置我们,但我没和你们一起玩游戏,请来她的是耗子,得罪她的是来了大姨妈的小晴,可今天下午我却被剁了手。”

     “耗子,我和你上楼的时候,问过你几次有没有感觉到不对劲,你都没发现。寝室楼梯间的灯只有一个,但你的影子,有两个!问题,肯定就在你身上了。”

     看到胖子的短信,我汗毛炸立,手心里的汗不停的往上冒,连手机都握不稳。

     也就是说,现在寝室里的黑影,就是之前跟着我的影子。

     我们,真的被盯上了?

     作为大学生,我一直不相信鬼神,这一次我是真的怕了,我只想从这个寝室出去,可胖子拿走了钥匙。要出去,就只有窗子一条路。

     窗子的路,耗子已经试过了,跳下去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难道我今天真要死在这里?

     我心虚的不行,猛然掀开了被子,寝室里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去哪里了?”

     看到没有人,我悬在心上的石头猛坠了下来,或许刚才是我看错了。

     耗子死了,胖子剁了自己的手,尸体失踪了……这些消息,混杂在我大脑里,我一时之间处理不过来,可能会出现幻觉。

     为了确认寝室是安全的,我壮起胆来看了一遍,耗子、胖子和老四的床上都没有东西,又鼓着胆去门口猫眼看了一遍,也没东西,这才放心。

     回来躺在床上,我想今晚只有在这里将就一下,等明天白天再想办法出去。

     可刚躺上,我便感觉得不对劲。床上凉飕飕的,裹着被子还是冷。

     寝室厕所和床上我都看过了,的确没人,但有一个地方我却忽略了。

     就是我床底。

     握着手机,我始终不敢睡,眼珠子还是忍不住的要往床底瞟。

     慢慢偏过去头,我的头皮直接就炸了。

     在我床底下,竟然真的有一个黑影躺着。

     寝室太黑,我只能看见大致的形状和带血的脸。

     我知道,这一定不是人。

     猛吸一口凉气,我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撕破耳膜般。

     急忙缩回床上,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我更紧张了,现在凌晨两点,谁他妈会来敲门。

     还是一个刚刚死了人的寝室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