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第51章

     连叶其实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请林正阳和他妻子吃饭,用她的想法来说,别说是请林正阳吃饭了,就是看到他她都觉得不舒服。所以一想到待会儿要跟林正阳一桌,她都觉得自己整个人不好了,就算是有食欲,看到那两个人也没法吃得下去吧。

     可这是傅先生提出来的,她信他,却仍避免不了郁郁寡欢。

     傅修远自然也看到连叶的不高兴,这个姑娘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怎么能瞒得过他。所以他附在她耳边轻声说:”待会儿我帮你教训他好不好?”

     他为她出气的意思实在是太明显了,而他分明不是这样小心眼的人,为了连叶他什么都愿意做,几乎是早就走下了神坛。连叶一听连忙摇头:”不要不要,我们不见他就好了,欺负人做什么呢?”

     说真的,她跟林正阳在一起的那段时间,的确非常受人家的照顾,那个时候林正阳对她说的话也是真情流露,只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告诉她,其实他口中所谓的喜欢,是因为连叶很像那个”她”。

     对于被欺骗的人来说,这实在是太伤人了,甚至会忍不住去想:我真的就那么差吗?那么不讨人喜欢的吗?那么的......不值得被爱吗?

     林正阳不仅欺骗了她,也让她变得更加怀疑自己。如今连叶不想去追究,只想和他老死不复相见。

     ”他欺负你呀,所以我帮你欺负他。”傅修远吻着连叶的手指,一根一根吻过去又吻回来,格外的缠绵。”今天是咱们的大喜日子,他却不识好歹的来捣乱,难道我不应该教训一下他吗?等到我让他吃了苦头,你就乖乖的,不要再想了好吗?”

     好的也好,坏的也好,那都是跟他们的生活没有关系的,那是一段记忆,可以记得,却不必为之伤心。很多时候傅修远都不值得连叶这样敏感羞怯的性格是好是坏,她因此非常善于体谅别人,心软的要命,但也因此特别容易受到伤害,远远不是团团那种粗神经的小朋友,不高兴了哭一场,哭完了也就好了。

     连叶不是的,她如果受伤了,就很难再好起来。

     伤害她的人肆无忌惮,她不懂抵抗,只好把自己包裹起来,如果不是遇到他,如果他的耐心再少一点,现在的连叶谁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呢?

     多少人孤独一生,被迫将就,与灵魂伴侣于无形中错过。

     错过啊,那是世界上最叫人难过,也最叫人无可奈何的词了。

     连叶对他笑,”不用教训他,你亲亲我的话,我也会不再去想的。”

     那段时间的记忆真是现在想起来都会尴尬,烈日当天她得知又一次被骗,老天爷似乎不想看到她快乐一点,最难熬的时候连叶都不曾想过自杀,她期盼活着,希望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但是记忆,即使现在过得很好她也不愿意去想,那个时候的自己,是人生中最难的阶段,好在她挺过来了,好在她不再是那样的自己了。

     很难熬,但只要坚持,终究能熬过来。

     熬过来就好了。

     傅修远眼神无比温柔,他低头以极虔诚的姿态亲吻连叶,很多时候他觉得自己应该足够了解她了,她却总是能在下一秒给予他不一样的惊喜。

     喜欢她,好喜欢好喜欢。

     这样的人一定要留在身边,一定不可以放手,一定要深深的、努力的让她喜欢上自己,现在的程度还是不够的,他要她大海般澎湃的爱,同时也给予她自己所有的一切。

     谁都不是一无所有,但是如果能在一起,得到的会更多。

     下车的时候连叶唇瓣都是肿的,傅先生亲完她后就再也没离开,细碎的啄吻轻如羽毛,却又温柔的令人眷恋。她深深地为他着迷,不仅为他这个人,不仅为他的温柔,还有他的吻。

     连叶开心的想要飞起来,所以下车后的她心情大好,看见林正阳也不再是冷眼相待了,甚至还对对方微微笑了一下。

     林正阳看到这个笑容有点失神,说实话其实他的妻子和连叶并不是外表上的相像,而是笑起来的时候,尤其是开心大笑的时候,都无比甜美,这才是他那么努力照顾连叶,想让连叶快乐的原因。

     一切誓言都是假的,但一切行为都是真的。他对连叶的愧疚与抱歉也是真的,如果看不到连叶幸福,他没法让自己放下包袱。

     他们停在一家很高档的西式餐厅,一看就特别贵的那种,林正阳跟妻子小有家底,平时有时间的话也会四处寻觅美食与好玩的地方,但这家餐厅他们向来是只有耳闻不曾目睹,因为实在是太贵了,根本不在他们的消费范围内。在这里吃一餐,至少要林正阳一个月工资。

     今天中午按理说是他请客的,可是看到车子停在这里林正阳就开始苦着脸了,他摸了摸皮夹,庆幸自己带了卡。虽然会很贵,但转念一想,请连叶吃饭,再贵自己也是该负担的。

     因为是f国餐厅,所以菜单和服务生都说f语,这里主打高端,但林正阳并不懂f语,只能看着傅修远轻声翻译给连叶听,让她点自己喜欢的。有些只看菜名并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他就给她讲述这些菜大概是怎样做的口感如何,然后让连叶做决定。

     不看价钱。

     连叶点了几个,傅修远将菜单推到林正阳那边,”我请客。”

     ”那怎么好意思呢,这顿饭应该我请才是——”

     傅修远淡淡一笑:”点吧。”

     他并不跟林正阳多说话,礼数到了即可,也看得出来他并不热络,林正阳也有点讪讪的,只觉得这位傅先生虽然话不多,语气也温和,可说出口的话却真是叫人不敢拒绝,也不知是什么魔力。

     他咳嗽了两声,随意点了几个菜。

     f餐的程序繁复,吃一顿饭需要很长时间,连叶不是第一次吃,但傅修远仍然事事亲力亲为,照顾的无微不至。同时他也没有忘记对面坐着的林正阳两人,虽然不喜欢他们,但用这种方式羞辱人,傅修远还做不出来。

     连叶不想他教训他们,他就听她的。

     只要她快乐,他什么都听她的。

     只是这一顿饭吃了很长时间,期间林正阳试图说话,却都碍于氛围不敢胡乱开口,虽然食物很美味,环境很高雅,可他不能跟连叶说话,心里真是已经急得不行了。

     不过这顿饭也让他见识到了傅修远是怎么对待连叶的,即使是跟连叶在一起时候的他,也比不上傅先生的一半,林正阳曾经以为自己是对连叶最好的人,自己的欺骗对连叶来说会十分痛苦,可现在他却觉得,也许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连叶现在过得非常好不是吗?

     尽管有点失落,但林正阳还是为连叶感到开心。

     好不容易吃完饭,林正阳没来得及开口,餐厅老板就诚惶诚恐地来了:”先生这么久没来,是对菜色不满意吗?今天中午先生吃得可好吗?”

     傅修远点了下头说:”很不错。”

     只这三个字,老板便满足了,千恩万谢地转身离开,笑得合不拢嘴。只要傅先生还愿意到他这餐厅来,他就能继续开下去,名声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林正阳这会儿是真不知道傅修远的身份了,能让政府和商界同时恭敬有加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历呀?

     他紧张地看着傅修远,有些想说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了——他一个欺骗过连叶的人,有什么资格让别人对连叶好呢?

     连叶看了看时间说:”我们也该回去了吧,都下午了……”

     ”好。”

     ”那你先去车上等我好吗,我跟林正阳说几句话。”

     傅修远看了林正阳两眼,眼神淡漠,面对连叶的时候却又很温柔:”好,我等你。”

     说着便朝车子走去,但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边,很明显是不想让连叶跟林正阳多说话,他也是有嫉妒心的。在连叶的讲述中,林正阳是个很好的人,傅先生表示完全不想让这个所谓的”很好的人”再一次出现在连叶面前。

     看到他站在车子边上等,连叶打算速战速决:”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也不用留什么联系方式,这些都没必要。”

     ”连叶——”

     ”我现在过得很好,并不是很想想起过去你骗我那回事,说到底那个时候我也没有喜欢过你,只是因为害怕一个人,也算是各取所需,所以我们谁都不要说欠谁的了。”

     她的语气和声音都非常坚定,坚定的让林正阳不知道要如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