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第9章

     每一个女孩子,都有一个梦想。

     那就是集齐某顶奢品牌的口红所有色系。

     哪怕不用,摆在那里看着也舒心。

     但是!

     连叶目瞪口呆地看着那琳琅满目的化妆品,有些她都不知道叫什么,但是这未免也太多了!为什么之前她没注意到呢,因为这个梳妆台内有玄机,它里面是空的,外面除了一面镜子和摆放保养品的架子外,伸手将它拉开,里面全是彩妆,分类不分品牌,摆的满满当当。更可怕的是贴心到每一管口红,每一盒眼影……都用标签写上了色号。

     她震惊地看向傅修远,傅修远认真地打量了下这个巨型梳妆台,然后点点头道:“当初我觉得应该开辟一间化妆室,可是又觉得不大方便,要不明天我叫人改一改。”

     “不不不不不不。”连叶说了一串不,怕傅修远意识不到自己的拒绝,她还努力摆手。“这太夸张了,我根本不化妆的。”

     “为什么呢?”傅修远疑惑地问。“女孩子都爱美的不是吗?”

     连叶嘟哝了一句:“我这样还爱什么美啊……”脸再好看,身材胖成这样也没用。

     傅修远挑了下眉,随手抽了支口红打开,捏起连叶的下巴,轻轻一抹,原本白的有些不健康的脸庞瞬间多了一抹亮色,连叶呆滞当场,傅修远俯首在她唇上轻轻一吻。“朱唇皓齿,如花口脂。”这些口红都是他为她特意定制的,虽然美,但如果涂上之后不能接吻,岂不是大煞风景?

     连叶的脸啊,已经红的不像样了。她舔了舔唇,这些口红都是可食用的,并没有令人不适的化学物品味道,反而甜甜的。然后她看着傅修远用一根手指抹去薄唇上沾染的口红,对她笑了一笑。

     这动作其实没什么,但连叶却止不住的脸红耳热。任谁都没法抗拒傅修远这样的男人,他一点点的爱意,便足以让你溃不成军。

     “太晚了,该睡了。”

     傅修远看出连叶此刻心乱如麻,她那简单的小脑袋瓜,估计又要开始胡思乱想了。于是他又加了一句:“需要我一起吗?”

     连叶一听,把个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她紧张地拽紧衣角,得到了傅修远温柔的晚安吻,然后他就回次卧了。

     剩下她盯着次卧那扇门看,心底乱糟糟的,像是有无数个声音各执己见。她又能怎么做呢,遇到这样好的人,如果她能再年轻个几岁,如果遇见傅先生的时候她还不是现在这样,也许一切都不一样。

     但她又能怎么办呢,她就是现在这样的。对生活丧失信心,对未来不抱希望,得过且过,有一天是一天,她一无所有。

     莲蓬头的水往下喷洒,连叶蹲在浴缸里,抱紧了自己。她不习惯流眼泪,也不习惯敞开心扉,她的心出了问题。

     洗完澡出来,身上随意裹了条浴巾,胖是胖了点,但连叶这一身皮肤真可以说是欺霜赛雪,哪怕这么多年一直都四处奔波流浪,没有怎么保养,她的皮肤也依然娇嫩洁白。

     上天夺走了一些,也回报给她一些。

     最重要的是,她有大胸!

     不过问题在于连叶本来是想直接上床好好自怨自艾一番的,结果刚出浴室就看见傅修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到了她房间,正坐在床头。这让连叶抓紧了浴巾,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怎么在这儿?”

     “我不能在这儿么?”

     她下意识看向侧卧的门,傅修远像是想起什么般恍然大悟道:“俗话说得好,床头打架床尾和,虽然很多时候傅家男人会被妻子赶出主卧,但是为了和好,次卧的门是没有锁的。”

     也就是说,吵架归吵架,半夜该爬床还是得爬床。

     “那你也不能——”

     连叶一句话没说完,傅修远突然呻|吟了一声,脸色变了,她被吓一跳,连忙上前:“怎么了?”

     “我的腿……”傅修远忍不住皱眉。“有点吃力,今天走的路比较多,恐怕需要休息。”

     这回连叶就是再傻也知道这话有水分,从主卧到次卧这要走多久,他今天走的路可比这多的多!

     傅修远抓住她的手一用力,连叶就整个人扑进他怀里,把他压倒在床上。柔软饱满的酥胸压迫结实胸膛的感觉,你尝试过没有?给傅修远个神仙他都不换。

     而连叶只顾着捂住浴巾避免春光外泄,并没有注意到彼此身体正在火热摩擦。直到她突然僵硬住,一动不敢动,那个躺在她身下的男人却是莞尔一笑:“不动了?”

     连叶羞耻地别开视线,傅修远伸手到她腰上,那里全是软软的嫩肉,捏起来的手感就像是棉花糖一样。他满足地喟叹一声,就知道跟她不能温水煮青蛙,否则以连叶的脾气,分分钟自我脑补出一场悲情大戏,倒不如开门见山单刀直入,可比别的什么法子好多了。

     时间那么珍贵,怎么能让她用来悲春伤秋伤害自己,应该耳鬓厮磨相拥而眠,每一分每一秒都如此不分开。

     连叶是想挣扎的,可是她一动傅修远就闷哼一声,好像压到他的腿。被这暧昧姿势弄的,连叶已经忘了几分钟前自己在浴室里都想些什么了。

     “陪我睡吧?”傅修远请求着。“我什么都不会做。”

     连叶一个劲儿摇头不说话。

     傅修远也很坚持:“一起睡。”

     她羞窘的快要哭了,眼眶红红的,可没有眼泪。多年来的孤独让连叶告诉自己,就算吃再多的苦,也不可以掉眼泪。

     因为没有人会心疼,人们看到一个自卑的胖子掉眼泪,只会嘲笑她。

     “不要难过。”傅修远轻轻叹息。“谁说你难看呢?”

     连叶在他怀里吸吸鼻子,摇了摇头,她本来就是难看。

     “你最好看了。”

     骗人。

     她根本不好看。

     傅修远吻了吻她的脸颊,沐浴后的粉颊白里透红,水嫩的让人想咬一口。连叶不知道她有多好,也不知道对他而言她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并非与生俱来,却随着时间日益让他无法自拔。要他放手让她走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可连叶的自卑也深深让傅修远感到难过。

     她这样的好姑娘,不应该被世俗的眼光困扰,更不该受到不平等的对待。

     但这世界上有多少好姑娘,她们没有遇到一个傅先生。

     连叶被傅修远抱着也不敢乱动,这一天她受到的刺激够多了,这会儿安静下来,听着身下那片胸膛里的心跳声,连叶慢慢闭上了眼睛。她也累了,但也许是这个人太温柔,也许是她太悲伤,更也许是她不想再继续流浪,最后她睡着了。

     傅修远抱着她换了个姿势她也没醒,呼吸轻微,眉头习惯性皱着。傅修远却睡不着,床头亮着一盏昏黄的夜灯,他搂着这个让他的心为之跳动的女人,珍惜地将她抱紧。

     连叶很多年没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大多数时候她会在噩梦中醒来,后来住进宿舍,怕吵醒同宿舍的老师,她睡前会戴上厚厚的口罩,因为她自己都怕会因为噩梦说出什么话来。

     可这一回,她一觉到天亮,不觉得冷也不觉得累,更不觉得孤独,因为有人从背后拥着她,下巴还搁在她肩膀上。

     察觉到自己是裸|睡,连叶刚才还放松的身心立刻再次僵硬。她紧张地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白嫩圆润的胳膊,想把离自己挺远的浴巾够过来。

     结果胳膊不够长,她就试图用腿,也许是睡着后开始放飞自我,傅先生从背后环住她,恰好手臂横在她胸前。

     连叶脸爆红,她没穿衣服呀!

     背后男人的体温并不高,温温软软的,但非常舒服,连叶想,所谓的温柔乡大概也就是这样了,如果不是还有点理智,她简直想要倒进去不要再醒来。

     这进展有点快,她措手不及,都来不及去想怎么回事。

     对了,昨天晚上她本来想什么来着……现在全忘了,此刻连叶只想穿个衣服挡一挡她腰间的游泳圈,就算这肉很嫩很软很好捏,可毕竟不美观啊。

     正想着,傅修远的手从她胸前往下滑,到了腰的地方,很顺手的捏了捏,又亲亲她的背,很自然地说:“早安。”

     “早……安。”

     “昨晚睡得好吗?”

     连叶迟疑的嗯了一声。

     傅修远笑意更深:“我也睡得很好,大概是这些年来最好的一次。所以你看,我们一起睡,多好。”

     好什么好……就算一起睡也不用裸|睡吧……连叶一害羞就什么都顾不上,她小小声说:“你能不能放开我。”

     “什么?”

     “……你能不能放开我……”她快哭了,尾音哆哆嗦嗦的。“我、我想上厕所……”

     傅修远如梦初醒,欣然放手,一点也不觉得她粗俗或是尴尬。可放手后却发现连叶没动:“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