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第25章

     后来不知怎么着连叶就在傅修远怀里睡着了,醒过来的时候差不多也快到了,去洗了把脸,出来了就傻傻地坐着,也不说话,傅修远觉得她比平时更沉默了,g城没有任何美好的回忆,要是可以,他只想带她回家。

     在荷园的连叶,他小心翼翼地呵护了这么久,她才稍微放下一点心防,变得不再恐慌。但g城,仅仅只是身处这里,她已经开始害怕了。

     傅修远不想去研究连叶在怕什么,他也不想问,这种事他问了不会开心,连叶说不说都难过。

     出了机场,还要再坐车回家。连叶小时候家里是住县城的,后来父母离婚,各自的日子都好了起来,分别在市里买了房子,连带着几个叔叔伯伯,现在都不在县城住了,但是奶奶因为年纪大了恋家,就还留在那儿。连叶无家可归,父母离婚后各自成家,她到哪儿都被嫌弃,所以就一个人住在县城的老家,不过后来县城那里拆迁,房子本来写的就不是连叶的名,她爸爸理所当然地拿了钱,所以连叶根本没有地方可以去。

     她想的是直接去奶奶家看看,可是一想到要见到很多不想见到的人,心情就无比沉重起来。傅修远摸了摸她的头,说:“要不要我陪你?”

     “不了,我自己去就行。”她没打算把傅先生牵扯到自己这些事里来,那根本是一种玷污。

     突然连叶像是想到了什么:“我直接去奶奶家,我身份证在你那儿么?”

     傅修远点头,他借着给她买票的机会收在自己这里。“我给你先拿着吧,你先去看看情况怎么样,晚上再回来,我派人去接你好吗?”

     “派……谁啊?”

     “这你就不用管了,到时候你会知道的。”傅修远亲亲她的脸。“我给你准备好了车,你可以早点到,看看奶奶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很自然地跟着她一起叫奶奶,连叶的脸终于红了,这让她一直苍白的容颜显得有了点生气。她点头说:“那行,身份证什么的就放你这儿吧,但不用送我了,这里公交车很方便,到时候被附近的邻居看见这么好的车,没法解释,我先走了。”

     她背起包转身就走,傅修远及时叫住她:“甜甜!”

     连叶茫然地回头,他示意了下身边的保镖,那人就将准备好的礼品盒子拎了过去:“你去看奶奶,总不能空手吧,到时候邻居亲戚不说你么?”他虽然没什么长辈,但这点人情往来还是知道的。

     连叶如梦初醒,她竟然都给忘了。伸手接过,她感激地说了声谢谢,团团仰着小脸看她:“老师,我等你回来哦。”

     “好。”

     她又对着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笑了一下,正好公交车来了,就手忙脚乱地找出硬币,傅修远看她过马路一颗心差点吊到嗓子眼儿,她左右看都不看一眼的!

     车上还有座位,但连叶大概只坐了二十分钟就给一个老年人让了出去,因为这辆公交是跑市区到县城的,所以人多,也没有严格限制人数。连叶连个栏杆都抓不到,只能抓椅背。期间她失魂落魄地看向窗外,已经很多年没有回来了,这些景象对她而言非常陌生,比a城还要陌生。

     就好像,她存在这个城市的事实早已被抹去。

     连叶深深吸了口气,努力想要控制一下自己对面部表情。车上人多的要挤成罐头,当年离家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公交还是很破旧的,现在都有了新变化,她就这样抓着为数不多的行李袋,死死地咬着牙,告诉自己不要哭。

     因为哭了也没有用。

     她是烈火烧不死的野草,她一个人也能生活,她这样告诉自己。

     但现在她又回来了。

     离开的时候她穿着普通略有些陈旧的衣服,拎的包是小卖部十五块钱一个可以装很多东西的那种大袋子,身上只有一点点钱,那个时候的她一无所有,贫穷,落魄,伤心。

     可现在的她……连叶下了车,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街道,有一时间的恍惚。她下车的站点刚好是在一家银行前面,银行的墙壁光滑无比,就如同绿色的镜子一般倒映出了她现在的模样。

     她穿着一条深蓝色的裙子,头发长长了一些,柔顺地披散在肩头,皮肤白里透红,整个身体虽然不能说是苗条,但也只是微胖,最重要的是,她看起来很美。

     和离开时候的那个连叶判若两人。

     连叶根据记忆走了两个十字路口,又问了路,才找到奶奶家。

     奶奶住在供电局小区里,大伯当年就是在供电局工作的,不过宿舍有些老旧,现在住在里头的基本上都是上年纪的老人。跟连叶记忆中不一样的是,曾经的黄沙地现在是宽阔的水泥路面,拐弯的小道则铺着整齐漂亮的红砖,房子虽然旧了些,但家家户户都住着人。小时候的小卖部变成了便利商店,理发店也装修的很好,还有两家小旅馆。

     所有人的生活都在越变越好。

     连叶到了奶奶家门口,隐约听到里面的说话声,她不想打电话给父亲,虽然他说要她到了就联系他来接送。

     过了有十几秒钟的样子,有人问:“谁呀?”

     “是我,连叶。”

     里面安静了几秒,门就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连叶的大伯母,她老了些,但烫着很时髦的头,穿的也很得体,连叶进了客厅才发现其实有不少亲戚都在,她一一问过了,奶奶就从厨房出来了:“老大家的,敲门的谁啊……连叶?!”

     “奶奶。”很多年不见了,连叶有点拘谨,她迄今为止也没法很好的和别人相处,即使对方是她的亲人。“我来看您。”

     奶奶很高兴地拉着她的手:“来来来,你这丫头终于知道回来了?!快,坐、坐,毛毛啊,去给你姑姑拿瓶水来,快。”

     她叫的毛毛是谁,连叶都不记得是谁了,大伯母告诉她说这是她家的小孙子,连叶才恍然大悟。

     她有种在别人家做客的感觉,而自己并不是多么受欢迎的客人,因为所有的亲戚看着她的眼神都是冷淡疏离的,哪怕跟她说话,也都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客套。

     连叶的手在颤抖,她把手里拎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奶奶,您别忙活了,我听爸说,您身体不太好啊。”

     “我身体哪有不好……你爸跟你说的?他打电话给你了?!”奶奶愣了一下,正要说什么,连叶三婶突然喊了她一声,老年人忘性大,马上就忘了自己先前要说什么,连叶听得一头雾水,二叔看了她一眼问:“你没跟你爸说你到了?”

     连叶摇头:“怎么了?奶奶的身体不是还硬朗着吗?”

     “硬朗着你也得回来看看啊,小时候你爸妈不管你,不都是你奶奶带的你?你这丫头,这么大人了,还有没有点良心。”三婶没好气地说。“你爸叫你回来肯定有事,到时候让他自己跟你说吧,对了,你现在在哪儿上班啊,一个月多少钱?要是不行啊,还是回家,叫你大伯给你说说,去当个文员什么的,两三块钱工资,离你奶奶近,也稳定。”

     连叶正想说话,却看见那个叫毛毛的小侄子正在翻自己的包,她连忙过去跟他说:“姑姑的包里有东西,你不要乱动好吗?”

     语气很温柔,她跟孩子说话向来都是这么温柔的。但毛毛却充满敌意地看着她,手里的矿泉水想都没想就往连叶身上砸,然后迅速跑到了大伯母怀里。

     大伯母语带歉意:“连叶啊,你别跟毛毛一般见识,小孩儿嘛,就是好奇心重,你把你包放好了,没事往沙发上放什么呀,这小孩子见了还不去翻?”

     连叶有几秒钟的恍惚,团团比毛毛还小,小家伙活泼淘气,但从来不会翻别人的东西。她是个没脾气的,说了声不好意思,把包放到奶奶卧室了。

     奶奶扬声喊道:“连叶啊,中午就在奶奶家吃饭,一会儿你爸也过来,一起吃个饭吧!”

     连叶正要说话,却看见毛毛手里在玩着什么,她看了一眼,顿时目瞪口呆,因为那是她的手机!想来是之前毛毛翻她包的时候就拿出来了,但她没看见。

     大伯母也发现了,对其他亲戚笑着说:“现在的小孩儿啊就喜欢玩手机,一天到晚不是电视就是手机,反正离不开电子产品,毛毛在家就打游戏,这么点小孩儿你看看。”然后跟连叶说,“你手机给他玩一下,一会儿就给你。”

     连叶抿着嘴,她看着毛毛因为解不开锁各种捣鼓,真怕他给摔了。

     她觉得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不舒服。

     一会儿毛毛不高兴了:“解锁!”

     大伯母接过来递给连叶:“你给解个锁,不然没法玩。”完了继续和其他人诉苦。“就这小孩,前天玩我手机,不知道下了个什么游戏,乖乖,一百多块钱话费刷的一下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