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第26章

     连叶却没有听大伯母的,她接过手机放进了裙子的口袋,毛毛等了一会儿不见她拿过来就开始哭闹:“奶奶!奶奶我要手机!要手机!要手机!!”

     那尖锐刺耳的声音简直要把屋顶都掀了,连叶耳膜被震的生疼,在她的印象里,团团从来不曾这样肆无忌惮发出脖子被掐住般的尖叫声,那个小家伙哪怕生气不高兴了也是软软的可爱。生平头一次,连叶对“孩子”这种生物有了新的认识。

     她一直以为自己很喜欢孩子的,现在她才发现,原来她是喜欢长得可爱又聪明,学习认真有礼貌,贴心懂事又乖巧的,毛毛这种长得不好看又没礼貌还喜欢翻别人东西达不到自己目的就大吵大闹的熊孩子,谁会喜欢啊?!

     大伯母被闹得不行,就问连叶要手机:“连叶啊,你手机拿过来给毛毛玩一会儿能怎样?他才几岁啊,你让让他都不行?!”

     其他亲戚也都用谴责的眼神看着连叶,好像连叶做了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

     但她只是想保管好,傅先生给自己的东西而已。

     连叶吵不过他们,光大伯母一个人都能把她骂得狗血喷头了,她一跟人吵架就掉眼泪,气得浑身发抖,所以最后她只是安静地离开了客厅去厨房找奶奶。“奶奶。”

     “你怎么过来啦?去客厅坐着玩去,喝点水看看电视,一会儿一起吃个饭。”奶奶笑呵呵地跟她说。

     连叶摇摇头:“很久没见了,我想跟奶奶说说话。”

     奶奶听了笑起来:“那行,你离我远点儿,裙子别弄脏了。”

     连叶却根本不介意,蹲下去和她一起摘起韭菜来。一边摘菜,奶奶一边问她:“这几年在外头工作的怎么样啊?”

     “挺好的。”连叶笑了笑,“对了,我每个月给你打的钱你收到没有啊?”

     “收到了收到了,你一个人在外头也不容易,以后别给我打钱,把钱自己攒着,女孩子这么大了……对了,有男朋友没?”问完这句话,奶奶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神色讪讪的。“奶奶不是故意提的……”

     “没关系的。”连叶勉强笑了一下。“我这次回家,也是因为我爸说您身体不好,所以才……”可是现在看起来,奶奶好得很啊,那他为什么打电话给她要她回家?

     奶奶正要说什么,突然外头传来了连叶父亲连百强的声音:“连叶来了吗?人呢?在哪儿?”

     连叶放下手里的韭菜走了出去:“我在这儿。”

     和父亲大概有六七年没见了,连百强和上次见面比起来老了一些,但仍然身强体壮,连叶看到他就害怕,这个男人发怒的时候无比可怕,他蒲扇般的大掌,只要一下就能把她扇晕过去。有些不那么好的记忆涌上心头,连叶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连百强也不喜欢这个女儿,跟她介绍身边的女人跟少年:“这是你阿姨,你弟弟,见了也不知问好吗?”

     连叶对这对母子有印象,弟弟比她小了八岁,阿姨不是很喜欢她,以前见着她就怕她住到他们家去,所以连叶基本上没跟她说过几句话。她问了一声,意思到了也就行了,至于其他的……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何必搞得那么明显呢?

     连百强上下打量着多年不见的女儿,连奶奶有三个儿子,就属排行老二的连百强性子最爆,一言不合就开打,看谁不顺眼就动手,土匪一样的脾气,除了对他自己的老娘还有点情分以外,对谁说话都不客气。还有就是他的宝贝儿子,和小时候不知道挨了多少打的连叶比起来,连浩过得简直就是少爷般的生活。

     连百强脑子灵活也会挣钱,现在在做包工头的活,家里早在市区买了房子,这几年生活好了,奶奶还以为他是想女儿了才叫连叶回家,但连叶却发现父亲也好,弟弟也好,甚至是继母,神色都不太对。

     “没以前胖了。”连百强点头晃脑的说,“你现在在外头做什么工作?”

     “小学老师。”

     “那以后在家考个编制,铁饭碗,也能就近照顾家庭。”连百强说。

     “我在a城很好,短时间内不会回来的。”

     听她这么说,连百强眼睛一瞪:“谁家姑娘长大了不回家?a城那么大,你在那无亲无故的干什么?还不赶紧在家里考个编制然后结婚。”

     连叶一听父亲提到结婚就起了戒备之心。“我在a城有男朋友了。”

     连百强根本不信:“你能找到男朋友?我这次叫你回来,一是因为你奶奶想你,二就是我有个朋友,家里头儿子跟你差不多大,一直没结婚,寻思着两家能不能对对,我看他们家孩子长得挺好的,他家也有钱,反正比咱们家有钱,你嫁过去也不吃亏,不然谁愿意娶你?你都快三十了吧,我记得你比浩浩大八岁,浩浩二十二了,你也不小了,别老让家里人惦记。”

     他说得很动听,但连叶一个字也不信。她爸爸从来没用这种类似和蔼的语气跟她说过话,要说他没有企图,她就再胖五十斤!

     “我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

     连百强看起来也是懒得再装了,对连叶吼:“我是跟你商量吗?我是告诉你!这次回家你就别想再到处跑!乖乖给我等着嫁人!人家愿意娶你你就烧高香吧!”

     连叶包都不要了,转身就往外跑,却被大伯跟三叔两个人抓住,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你们做什么!这是犯法的,我会报警的!”

     “我是你老子,我生你出来干什么?你报警有个鸟用!”连百强上来就给了连叶一耳光,她柔嫩的脸颊迅速肿了起来,嘴角也被打破了,她看着眼前这群人,这是她的亲人,几年前他们聚集在一起嘲笑她,现在他们一起抓住她。

     奶奶听见动静,颤巍巍地走出来:“老二你干什么你?你把连叶给我松开!”

     “妈这事儿你甭管,我自有打算!你还能看着这死丫头一辈子不嫁人不城!”连百强不耐烦地说。“我先把她带走了,等摆酒那天我亲自来接您老喝喜酒!”

     连叶在大伯三叔手里不断挣扎,连百强看她挣扎的过分,一脚踹在她肚子上:“死丫头,翅膀硬了能耐了是吧?不打你你不知道听话!”

     连叶被这一脚踹的心窝都疼,她软软地倒了下去,再也没力气了,毛毛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她,从她口袋里摸走了手机。

     连叶吓坏了,她被强硬地塞进连百强的车里,现在换成连浩跟继母摁着她,连浩继承了连百强的基因,长得高大又强壮,并且脾气暴躁,看她不老实,一连甩了好几个耳光。连叶被打得头晕眼花,昏了过去。

     他们哪里是当她做亲人呢,还不如一条狗。但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如果不是因为奶奶,她永远都不想回来。

     等连叶醒转的时候,她已经被关在了一个房间里,门从外边锁上了,窗户有防盗网,屋里连个表都没有,连叶甚至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她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她不能慌,她得想个办法离开这儿,傅先生还等着她,团团还等着她。

     她不能坐以待毙,她不是以前的自己了,她不怕连百强的,一点都不怕。

     可是屋里什么能用的都没有,就在她焦急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奶奶!”

     “连叶,快!快走!”奶□□上全是汗,她拉着连叶往外走,因为年纪大了还差点摔倒,她边走边把手里的银|行|卡跟现金塞到连叶手里:“这是你这些年给我打的钱,奶奶全给你存起来了,密码是你的出生年月,你包给你爸拿走了,我没找着,快快快,打个车快点走!你爸跟连浩和你后妈出去迎人了,你赶紧走!”

     “奶奶——”

     “你爸能把我怎么着,还能打我不成?你快走,以后出息了再回来看奶奶,快!”

     连叶一咬牙,这里是连百强家,她不敢走电梯怕遇到,就跑了楼梯,现在也不知道几点,大路上人并不多,可惜的是她刚跑出小区门口,正辨别方向的时候,连百强带着一群人来了!

     连叶手里的东西差点拿不稳,她立刻躲入了草坪的灌木丛里,蚊子很多,草木扎人,但她不敢动。

     她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拼命地往床底爬,可后来长大了一点就钻不进去了,连百强再打她的时候,她慌不择路,遇到什么地方都想藏。

     她告诉自己可以的,她能离开这个家一次,也就能离开第二次。她的人生不应该因为这些人停止,她答应过傅先生会坚强一点,勇敢一点,她不会就这样认命的。

     等到连百强带着人进了小区,连叶才踉踉跄跄跑了出来,她不清楚附近的路,出来走了两步,前面突然开来几辆车,连叶被刺眼的车灯照得下意识抬手捂眼,车子也为了躲她急刹车,差点儿就撞上了。

     “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