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第27章

     听到熟悉的声音,连叶睁大了眼睛,她所有的恐惧都在这一刻倾泻而出,看着那个拄着手杖正朝着自己走来的身影,她的眼眶无比酸涩,情不自禁地伸出了双手:“傅先生……”

     从截肢以后,傅修远从来都没有走的这么快过,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还能走得这么快。他过来将连叶从地上拉起来,也没有哪一刻他对自身的残缺有了遗憾与悲伤:现在的他连把她抱起来都做不到,他只能用一手揽着她,让连叶身体的大部分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然后把她带到车里。

     团团正在后车座紧张地看着,他伸着小手帮忙去扶连叶,傅修远很快也坐了上去,头都没抬跟司机说:“去医院。”

     直到现在,他才真正看清楚连叶身上的伤,她一边小脸肿胀,嘴角的血都结成了痂,整个人如同被虐待的小兽,可怜巴巴地在他怀里颤抖着,本来柔顺乌黑的发现在乱糟糟的,就连身上的裙子也不再干净,还沾染了许多泥土和树叶。

     傅修远察觉到连叶时不时地皱眉,他摸上她的胸口:“疼?”

     连叶没什么力气了,她垂着眼皮,身体上的疼痛远没有精神上的恐惧来得厉害,可是此时她好高兴啊。

     团团看清了连叶的模样,在他印象中连叶永远都是软软香香的,什么时候这么吓人?他盯着连叶脸上的伤,突然哭起来,哭得好可怜好小心,咬着小嘴不想让人看见,那水汪汪的眼睛,带着纯挚的关怀和难过,连叶忍着疼想去摸团团的头,可是想起自己身上脏兮兮的又作罢:“不要哭。”

     团团吸了吸鼻子说:“我没有哭。”

     他温热的小手一点点摸上连叶红肿的那边脸,小声问:“老师,疼吗?”

     连叶说:“看到你我就不疼了。”

     团团蹭过来,依偎到她身边,安安静静地不再说话。

     很快到了医院,连叶身上都是皮外伤,看起来严重,但幸好没有对身体造成很大影响。连叶看一大一小两个男人都面色沉重,不由得苦中作乐说:“肯定是因为我肉多,我就说胖子也有好处的吧。”

     她还笑了,虽然因此牵动了嘴角的伤口导致她疼得倒抽了口气,傅修远看着护士给她上药,柔声问:“我让人去买吃的了,一会儿吃一点你就睡觉好不好?”

     团团则是用不赞同的眼神瞪连叶:“都什么时候了老师还开玩笑?!”

     连叶笑了,虽然又疼了,“我很开心啊。”

     开心,有什么可开心的,被那样对待,只一天的时间就变成了这样,有什么可开心的?

     连叶也看出这两人不信,她对他们笑了笑,觉得这种事情没法用语言表达的,总之她看到他们的时候真的很开心,似乎有什么陈旧的东西在悄然发生变化。

     傅修远快心疼死了,看着护士上药一开始还能冷静,后来就忍不住说:“你轻点儿,轻点儿……不要那么用力,轻点儿。”

     等到护士上完药出去了,傅修远把团团抱到病床上,团团很快依偎在连叶身边,像个小暖炉似的。他则伸手去解她衣服,连叶羞窘地摁住他的手:“你这是做什么……”

     “我看看。”刚上车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她神色有点不对,一碰到胸口这里就瑟缩一下。

     连叶伸手捂住团团的眼,任由傅修远解开了她的衣扣。

     她胸前有一片淤青,就在胸口上方,格外的触目惊心。傅修远看了几秒钟,神色不变:“我给你处理一下好吗?”

     连叶点了下头。

     傅修远亲自给她消毒上药,然后用透气的绷带贴起来,以免蹭到衣服上。连叶不喜欢病号服,所以他给她穿了睡衣,等到连叶松开手,团团什么都没看着。

     如果是往常被捂住眼睛,小家伙肯定会闹腾挣扎,但今天他却乖得很,一点也不乱动,连叶只觉得有长长的睫毛在自己手心眨动,那么可爱,那么温暖。

     他能视物了就看见连叶换了衣服,而情敌傅伯伯手上正好拿着老师的脏衣服,顿时就不高兴起来:“伯伯好鸡贼哦,怎么可以看老师换衣服?”

     傅修远把连叶的脏裙子叠起来放到一边,顺手捏了下团团的脸,眉头一挑:“因为老师她拜托我给她换衣服。”

     连叶羞赧,她什么时候拜托了!

     团团委屈起来:“那下次我来!”

     什么你来我来的,小小年纪这么好色还能了得,傅修远瞧见送饭来的下属,示意对方进来,把粥取出来,端在手上,再将汤匙交给团团:“换衣服是不可能的,不过让你喂饭,我勉强可以答应。”

     纵观团团小朋友迄今为止的人生,从来都是别人给他夹菜给他喂饭,什么时候他也有这样的待遇可以给别人喂饭了,而且还是给他最爱的老师!

     小家伙的脸色立刻多云转晴,虽然他的小手在抖不是很稳当,虽然他的力气不够总是举不高,可连叶觉得这是她这辈子吃得最好吃的一碗粥了。

     吃了粥她就感到疲倦,紧绷了一天的神经终于在此刻得以放松,虽然她看起来很勇敢一点也不害怕,然而睡着的时候她还是握住了傅修远的手,紧紧的在自己手里攥着,好像一松开他就会消失一样。

     都这么晚了,按照平时的时间,团团也早该睡觉了,小家伙打了个呵欠,傅修远干脆帮他脱了衣服,换上可爱的小鸭子背心裤衩睡衣,放到了连叶怀里。

     一大一小两个宝贝都睡了,傅修远坐在床边看了好久好久,他不时的用另外一只空闲的手抚摸连叶的脸颊,小心地不去碰到她受伤的那边。连叶睡得很沉,可她的眉头一刻也没有松开过。傅修远暂时还不想离开她,所以一直不厌其烦地在连叶耳边说话,讲些声情并茂的故事,念几首小诗,再不然就是谈谈自己……总之他这一一刻不停的说话是很有效的,至少连叶的眉头开始逐渐舒展,脸上的惊恐也不见了。最后,她的睡颜显得平静而祥和。

     傅修远为人宽容大度,即使是对待家族中某些心怀不轨的人,他也只是稍作敲打,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底线也就算了,从来没有说做得特别绝,因为他觉得凡事都要给人留条后路,哪怕是当年自己因故出事导致残疾,他也只是惩罚了让自己受伤的人,对其家人没有连坐,可是现在——

     傅修远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来也会有这样惊天的怒气。从小祖父还在的时候就夸奖他有圣人之风,说他会是傅家有史以来最成功也最伟大的族长。

     他的性格从小就是被定了型的,温和宽容,待人接物都以尊重对方为前提,他也一直严格要求自己,不因自己的出身与权势看轻或欺压他人。

     但是!

     如果连最喜欢的人都保护不了,这种温柔要它还有什么意义?!

     他柔和地凝视沉睡中的连叶,轻轻抽出自己的手,反握住连叶的,珍而重之地捧起来,吻了她的手背一下,而后起身,拿起一旁的手杖,走了出去。

     外头穿着黑色西装的下属齐齐低下头鞠躬,傅修远的黑发略有些凌乱,衬衫上也被先前连叶身上的泥土沾染了些,但这完全无损他天生高贵的气质,这个总是给人感觉如若春风的男人,此刻脸上却没了笑,问道:“人带来了吗?”

     “回先生,已经带来了,现在都在警察局。”

     “走吧,留两个人照顾夫人和小少爷,夫人若是醒了,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先生。”

     警察局里,连百强正焦躁不已地在审讯室里走来走去,连浩也有点发慌:“爸,怎么回事啊,你打电话给大伯没有啊?!”

     连百强不耐烦地白了他一眼:“当然打了,谁知道你大伯不接!我跟局里的李大队长还一起喝过酒,怎么这回连人都没见着啊!”

     连浩被关在里头也很煎熬,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把客人迎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连叶那个杂种不见了,然后就是一群黑西装破门而入把他们全部蒙住头抓了起来,“那你说我妈呢?他们不是把所有人都抓了吗?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怎么连个人都没有啊!”

     他们被晾在这儿足足有四个多小时,眼瞅着天都要亮了,还是没有人过来跟他们说话,连百□□脾气上来把审讯室多门都踹了个凹形,然而没有人理会他们。

     傅修远坐在监控室,轻描淡写地看着监控,局长等人在一边小心翼翼地站着,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这位是个什么来头,可瞧着局长这样子,肯定不是普通人吧?

     这倒是,傅家子孙从不和政治打交道,但却是根深蒂固,神秘莫测,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实力,就连局长其实也不大清楚眼前这位是谁,只知道接到了上头的电话,电话里的人讲话都颤巍巍的,更何况是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