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第32章

     团团边哭边用小胖手抹眼泪,他继承了父母最优秀的基因,小小年纪长得跟个瓷娃娃似的,这会儿一哭,泪珠子在睫毛上要掉不掉,脸蛋儿酡红,别提多可爱了。听到傅修远的告别,他抽抽噎噎地说:“哥哥不是好孩子……团团不要跟他玩……呜呜……”

     “好,不跟他玩,不哭不哭了。”连叶不住的又抱又亲又哄,好一会儿总算是让小家伙停止了哭泣,而另外一边,观看了影帝全程表演的毛毛表示这辈子都不会爱了。

     “呜呜……老师,老师……哥哥还打我!骂我!”

     毛毛瞪大了眼,他什么时候打他骂他了?!

     他被惊的已经不哭了,整个人呆呆的盯着团团看,这架势放在别人眼里那可不是心虚吗?至少大伯母就心虚了,别看她平时护犊子,对团团有求必应,可她知道自家孙子是个什么德行,就这还不想着改,还继续惯着,惯的毛毛无法无天,不知道多少家长上门问罪,都给大伯母喷了回去,今天这还是第一次见。

     要说这个姓傅的吧,也没说什么难听话,更没针对他们,语气也很是柔和,但怎么听起来就那么叫人不舒服呢?

     连叶护犊心切,直接跟大伯母说:“大伯母,毛毛这性格是该改改了,这么点年纪就仗着自己大点欺负人,等长大了可怎么办,难道也想跟连浩一样进去吃牢饭吗?到时候你后悔都晚了!”

     别说傅修远跟大伯母了,就连奶奶跟团团都是第一次看到连叶这么严厉!

     “小孩子的教养问题,大人至少要负一半的责任!毛毛年纪还小,趁着还能改,大伯母应该抓紧教育,而不是任由他这样四处欺负人!谁家孩子像毛毛一样,没有礼貌不说,随意翻别人东西抢别人东西,见着长辈连声好都不问,不分场合的尖叫吵闹,欺负比自己小的孩子,你现在不教,以后长大了让社会教吗?!”

     声声振聋发聩,辩驳不得,大伯母彻底傻了,毛毛也被这气息吓了一跳,连叶到底是当了好几年老师的人,身上有那股子气势,别看她平时温温柔柔的好说话,严肃起来孩子都害怕的。此刻团团就惊到了,眼泪挂在睫毛上,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哭。

     毛毛嘴唇抖了抖,无力地辩解:“我没有……”

     “你听到了吗?我家毛毛说他没有——”

     大伯母话没说完就给连叶打断了:“毛毛说的话能不能信你最清楚,我家团团是从来不撒谎的好孩子!别仗着自己年纪大点就欺负弟弟妹妹,比你年纪大的多了去了!”

     傅修远从震惊中回神,万万没想到性格温柔恬静的小女人也会有这样言辞犀利的时候,瞧这模样,不卑不亢不疾不徐的,一字一句说的大伯母一个字也讲不出来。他看了团团一眼赶紧打圆场:“好了,毛毛只是个孩子。”千万别放过他。

     连叶瞪了他一眼:“孩子怎么了?就因为是孩子才要好好教育,我小的时候奶奶就说小时偷针到大偷金!坏习惯不改过来是要跟一辈子的,自己家孩子自己不上心,看他偷抢是不是还觉得孩子虎,有本事?你这种思想很危险你知道吗?大人不负责任,小孩子才会没素质!”

     ……厉害。

     傅修远面色平静,脸上一派云淡风轻,只有他自己知道心底是怎样的忍笑。团团趴在连叶怀里也惊呆了,他都不知道老师会为了自己这么的……这么的……慷慨激昂……

     “甜甜,我口好渴,团团给我,你去给我倒杯水好吗?”傅修远连忙将连叶支开。

     她怜惜他的腿脚,肯定不会拒绝,把团团交给她就出去了,严格说起来她并不是生气,而是对团团被欺负的心疼还有对大伯母对自家孩子不负责的态度的严厉。真要说愤怒其实是没有的,她脾气是真的好。

     “不好意思,她职业病又犯了,您也知道的,做老师的,大部分都希望孩子能好。”傅修远不慌不忙地给连叶找借口。“毛毛这孩子挺活泼的,好好教育的话以后肯定能出息。”

     才怪。

     大伯母神色讷讷的,有点想发火,可面对的是傅修远这样彬彬有礼风度翩翩的男士,实在是说不出什么坏话来,最后只得认栽,悻悻然地说:“几年不见,在大城市过久了,还有了大城市的样子了!”

     傅修远摸着怀里团团的脸,看似是在给他擦眼泪,实则捏着软肉一掐——小家伙吃痛,眼泪差一点儿又飙出来。“像是团团这样的孩子,其实也不是多么优秀,家庭素质只是一般,但比他差的我也是到了g城后第一次见。”

     大伯母一听,更难受了,这人都什么意思啊,一句连叶的坏话也听不得?

     说连叶连叶就到,她把杯子给傅修远,团团就挣扎着让她抱,抱到怀里发现小脸蛋红了一块:“怎么了?”

     小家伙不敢告状,毕竟自己理亏在先:“刚才在伯伯怀里,被伯伯扣子压的。”

     连叶心疼地给他吹吹,傅修远赞赏地看了他一眼,对小家伙的识时务感到非常满意。

     毛毛吃了哑巴亏,他毕竟是小孩子,脑子又不比团团聪明,只知道刚才的确是自己想抢东西在先,什么也不敢说,抓着大伯母非要出去,可能也知道什么叫不好意思了。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奶奶喊吃饭,午饭非常丰盛,g城靠海,所以海鲜非常多,傅修远就专门负责给一大一小剥壳儿。他的手十分修长好看,就连剥虾壳这种事做出来都显得赏心悦目。

     一顿饭,奶奶把傅修远对连叶是什么样的都看在眼里,觉得傅修远虽然说年纪大了点,但不是都说年纪大的男人疼老婆吗,看他对连叶那样,就知道连叶过得很好。还有就是傅修远有钱啊,连叶跟了他,肯定不会过苦日子的。

     不过饭后奶奶才想起来一个问题,她去厨房问正在洗碗的连叶——本来傅修远要洗的,连叶抢过来了,还让他带团团去奶奶卧室看电视,硬是给赶走了。“连叶啊。”

     “什么事奶奶?”

     “那个,我刚擦啊,看着小傅一直拄着拐杖,怎么回事啊?”

     “那不是拐杖,是手杖。”而且制作非常精细,简直可以说是艺术品。

     “哎呀随便是什么吧,我就想问怎么回事儿,好端端的人用什么手杖?”

     连叶冲掉手上的洗洁精,又挤了点洗手液洗手,随口答道:“他的腿有点问题。”

     “什么?!我就知道!”奶奶一听不高兴了。“我就说,年纪这么大了没结婚,肯定是有毛病!”然后她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数落连叶。“那你看上他什么了?年纪大又身体不好,你看上他什么了呀?”

     连叶很自然地说:“他帅呀。”

     奶奶:“……”竟然无言以对。

     连叶轻笑,擦擦手说:“奶奶,您就放心吧,傅先生他对我很好的。”

     “对你好有什么用,对你好腿就能好啊?”

     “他的腿日常行走是没问题的,他又不用参加百米赛跑。”连叶并不觉得这是什么缺陷,傅先生自己都坦然接受的事实,她凭什么歧视人家啊?“而且他太完美了,有点问题也挺好。”

     奶奶皱眉说:“不行,你再想想,怎么也不能找个这样的。以后传出去名声多不好。”

     “奶奶,喜欢傅先生的人可多了呢。”她说,“你以为你孙女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呀。”

     “我孙女不是大小姐那也是最好的。”奶奶反正就是不服。“总不能嫁给一个四十岁的腿脚有问题的老男人吧,我这么大年纪了,都还能走路呢!”

     连叶听了,哭笑不得。这要是其他人这么说傅先生她早翻脸了,但奶奶是真心为她好,老人家的想法都比较死板,所以她很有耐心地又解释道:“可是奶奶,我就喜欢他呀。”

     说再多奶奶也不会明白,但是她真的真的,就只喜欢傅先生一个人。

     真的很喜欢。

     其实在之前,如果不是自己心里藏了那么多事,连叶恐怕早就沦陷了,但即使她一直死撑,对傅修远的喜欢也是没法否认的,只不过现在她终于勇敢了而已。

     那样好的人,谁会不喜欢呢?

     那天夜里,他焦急万分地出现在狼狈丢人的她面前,车灯打过来的那一刻,连叶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第一次听到灰姑娘那个故事,可怜的灰姑娘终于得到一个王子来拯救她。

     但她不是灰姑娘,傅修远也不是王子,他比王子更好,她却比灰姑娘更不堪。

     但这样的两个人在世界上相遇了,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的挣扎是多么微弱多么无力,自己的心又是多么渴望能够重新活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