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第31章

     连叶听大伯母这样说自己,就看了过去,傅修远却微微一笑说道:“这位是……大伯母,对吗?”

     大伯母嗯了一声,一副很瞧不起傅修远的样子。她还真是瞧不起傅修远,她就不信,能跟连叶在一起的男人能有多大的本事!人这年头,但凡有点能的男人,什么样的美女没有啊,哪有要连叶这样的胖子的。

     所以她一点儿都不担心傅修远有什么能耐,顶多就是皮相好了点,年纪又大还拄着手杖,也不知是不是腿脚有毛病,或者是有什么隐疾。她觉得连叶也就这样了,二十□□岁的年纪,还想找个多好的男人不成。

     “我觉得连叶这么做是对的,任何有家教的孩子,都不会主动去要别人的东西。”傅修远捏了捏坐在他腿上玩游戏,现在却抬头听他们说话的团团。“孩子的教育是很重要的,大伯母要记住这一点,不能太溺爱才对。不过遗传对于孩子的性格和天赋也都有一定的影响,这也怪不得孩子。”

     连叶听的一愣一愣的,这人语气这么温柔认真,每一句话听着也都像是在为毛毛好,在真心给大伯母支招,可怎么就那么不顺耳呢?就觉得话里有话……反正她脑子不灵光,听不出来的。

     大伯是在官场上打滚的人,当然明白傅修远话里的意思,他脸色当时就没有多么好看。大伯母迟疑一会儿也琢磨出其中味儿来了,跟连叶说:“连叶我跟你说,这找男人,可不能光找那皮子好看的,长得帅的男人都容易出轨,要找个老实的,帅能当饭吃吗?”

     连叶说:“能呀。”

     真的能,她很难受的时候只要看着傅先生的脸,看一会儿就觉得很美好了。

     傅修远听大伯母这么说自己也不以为意,嘴角微微勾了一下,谁也不知道他这笑的什么,又是什么意思,但就这会儿有人敲门了。三叔不想掺和到这些事里来,就跑去开门,门一开看着外头整整齐齐穿着黑西装手里大包小包拎着东西的四个男人,“你、你们是……”

     “先生。”

     保镖们没理三叔直接进去了,大伯母本来还想说两句刺一下连叶,突然看到进来这么人,还拎了好多东西,上面的字她都不认识,但一看包装就知道是高档货。

     “好了,你们出去等着吧。”

     “是。”

     几个保镖来无影去无踪,动作快得很,马上就没影儿了。连叶才知道傅修远还准备了礼物,问他:“你怎么没跟我说啊?”

     傅修远笑了一下,奶奶刚才去了卧室,这会出来手上拿着一堆糖果啊小面包啊之类的小零食,放在团团跟前:“团团哪,喜欢哪个,就拿哪个。”

     “谢谢曾祖母。”小家伙很有礼貌的先说谢谢,然后问傅修远。“伯伯我可以吃吗?”

     “当然。”

     于是团团把手机还给傅修远,还说了声谢谢,然后分别挑了几块糖果,扒开一块先给连叶,再给傅修远,又送了一块给奶奶,最后自己才吃。

     他是个很乖的孩子,傅修远限制他吃糖的次数,他也从不磨人,顶多是馋糖馋的受不了了才会找连叶求情,让她通融一下,。连叶心软,一般情况下不会拒绝,两个人就偷偷地吃,不让傅修远知道。

     但傅修远每一次都是知道的,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叫这两个都是他的宝贝呢?

     奶奶笑开了花,不住的夸团团又漂亮又乖巧,毛毛在一边看着,心里可讨厌这个叫团团的小男孩了,凭什么奶奶对他那么好?他心里气不过,又不敢做什么,只能忍了下来,但一会儿瞪一眼团团,一会儿瞪一眼团团,好像这样瞪眼人家就会怕了他似的。

     瞧见客厅摆了一地差点堆满的礼物,奶奶不高兴地说:“那天连叶回家都给我带了好些了,你怎么也带,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乱花钱?这样的话以后小两口的日子怎么过?”

     傅修远活到这岁数了,头一回听到有老年人责备自己乱花钱的。他忍着笑,做出一副知道的表情来,心里却不以为然。这点钱对他来说九牛一毛,根本不算什么。老人家要是知道傅家富可敌国的财力,会不会吓得晕过去?

     连叶也埋怨地看了他一眼,觉得他买太多了。她还不了解奶奶,活了大半辈子也不舍得对自己好一点,一件衣服穿十几年,只要破的不厉害就缝缝补补一直到没法穿为止。傅先生现在送的这些东西,他们在这里还好,他们只要一走,大伯母隔三差五也要惦记着,来那点儿回去。

     傅修远觉得别的不重要,自己礼数却是一定要做到的。连百强不是个好东西,他不会用心去讨好这样的岳父,但连奶奶对连叶却是真好,虽说一直不在连叶身边,心里却一直惦记着连叶,这才是最重要的。连叶身边也没什么好朋友跟亲人,仅有的这一个,傅修远想替她孝顺。

     大伯母看着那一堆东西跟先前进来的一批人,眼都红了,看傅修远的眼神也有了变化,觉得这人看起来并不像是普通人啊,“那个,小傅啊,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她这么一问,在场所有人都很好奇,就连连叶都不知道傅修远到底是做什么的。不过她心里也有数,知道傅先生会怎么回答。

     “做生意的。”

     果然……

     “什么生意啊?”大伯母再接再厉。

     “各方面都有,做的时间很长,所以小有家底。”

     他这么说可真是太谦虚了。别的不说,连叶光是想到荷园就已经觉得傅先生真是虚怀若谷。

     大伯母见问不出来,也就算了,虽然她还是很想知道。但傅修远露了这么阔气的一面后,她心里就有了主意,觉得不管怎么说,有钱人还是要搞好关系,他们家也算是家境比较好的,但傅修远送来的这些东西她可从来没见过。

     傅修远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正好三婶买菜回来,奶奶他们进了厨房,傅修远就在客厅里陪连叶说话,团团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电视,电视上播着一部他没看过的动画片,正看的津津有味呢,毛毛过来一下就换了台。

     小家伙不哭不闹,干脆不看了,找到傅修远的手机玩起来。

     过一会儿毛毛也过来了,看着团团玩,说:“给我玩一会儿。”

     团团干脆利落地拒绝:“不要。”

     “给我玩一会儿!”

     “不要。”

     四下没大人,大伯三叔在外面说话,几个女人都在厨房,傅修远也在和连叶说着什么,谁也没注意这边的情况。毛毛四下看了看,干脆上手抢。这种事情他可没少做,在学校抢同学玩具零食,在家欺负弟弟妹妹,做起来无比得心应手。

     因为他年纪比较大又很凶,基本上从来没有人敢反抗他,可谁知道今天却遇到了团团这么个刺头儿,小家伙看着小小一团,但本事却大得很,从小学跆拳道的,毛毛哪里是他对手,直接一脚就给踹哭了。

     毛毛一哭,团团也哇的一声哭起来,而且声音更大哭的更凄惨更悲情,演技也更好一点,毛毛一开始还觉得疼,后来就是干打雷不下雨,因为这招儿他用惯了,经常这样缠着奶奶给买东买西。

     哪里想到团团也会跟着一起哭。

     连叶最紧张他,一听他哭心里顿时急了。小家伙平时脾气很好,笑咪咪很少看他掉眼泪,这样凄惨的哭法还是第一次见。

     两个小孩子比谁分贝更高,屋顶都要被震塌了。

     大伯母把这唯一的宝贝孙子看的比命根子都重要,一听毛毛哭了,手在围裙上一擦就跑了出来,把毛毛拉到身后就指责团团:“你怎么欺负哥哥!”

     连叶都被气笑了,看这俩孩子的提醒,团团能欺负毛毛吗?大伯母真是睁眼说瞎话。

     团团呜哇呜哇的哭着,扑到连叶怀里可怜巴巴地告状,一边哭一边抽噎:“呜呜呜…………呜呜……老师……老师……哥哥他、他抢我东西……呜呜……”

     连叶跟大伯母这才看见傅修远的手机掉在毛毛附近。傅修远却从角度判断肯定是团团这小坏蛋偷偷丢过去的,真是不是自己的手机不心疼。

     团团哭得无比伤心:“老师教我们哥哥要让弟弟……呜呜,为什么哥哥要欺负团团?团团不喜欢哥哥……呜呜呜……团团要回家……”

     连叶被他哭的心都要碎了,她那么喜欢这个孩子,几乎把他当成自己的命一样在疼,听他哭的这么伤心难过,眼眶一酸,差点儿也跟着哭起来,只能抱着哄,傅修远轻轻咳嗽一声,走过来说:“好了。”

     团团从连叶肩膀处看他,大眼睛扑扇扑扇,泪花是有,但更多的是狡黠。

     傅修远还不知道这小混蛋一肚子坏水,从小到大就没人能欺负他,但这种时候当然不能灭自己志气长他人威风,所以顺势把连叶跟团团都圈到怀里,柔声说:“乖,老师不是还教过你,男子汉大丈夫,不可以随意掉眼泪吗?被人欺负了也不可以哭呀,要想想为什么会被人欺负,记住教训,离坏孩子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