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第36章

     连叶不好意思提醒傅修远自己被他压着起不来,手伸出去试了下,根本够不着,可是她真的好饿哦。

     连叶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然后左看看右看看,直到过了几分钟,傅修远清醒了,想起她刚才说的话,起身去按铃,让厨房做点宵夜送过来,然后又趴到了连叶胸口。

     连叶:“……”怎么醒了还这样呀,要是被人看见可怎么办?

     她觉得胸口有些痒痒的,因为这个男人趴在她身上的缘故,连叶感到心跳如雷,傅先生一定也察觉到了她加快的心跳,因为他笑了。这一笑连叶就不开心了,推推他说:“快起来。”

     “起来做什么?”

     “起来……反正就是起来。”

     傅修远含笑起身,连叶像个被欺负的小媳妇儿似的抓过被子挡住胸部,只露出圆润的肩头。她自己兴许是没注意,现在确实是瘦了很多,尽管还是肉肉的,可脸小的人就是占优势,哪怕是瘦了一点点,看起来也会苗条许多。

     看她那副紧张的样子,好像傅修远是什么会吃人的猛兽一样。傅修远哭笑不得:“这是做什么。”

     连叶抓紧胸前的被子,对他吐了吐舌头,无意间的小动作却让傅修远心满意足,以前的连叶才不会做这样的动作,她会在他面前这样就说明他和其他人相比是不一样的,这让傅修远感到欣慰。他揉了揉连叶的头,捞过一旁的绣花睡袍给连叶穿上,可是没穿睡衣连叶还是有点不习惯。

     她以前可从来不裸睡,都是被傅先生带出来的。

     宵夜很快送了过来,满满一托盘,但都是小小的一碟,两个碗里装着两小碗馄饨,连叶不用数,光目测就知道撑死十个,而且喝了很久的奇怪饮料又来了。

     傅修远吃起东西来细嚼慢咽,优雅十足,连叶吃完了自己那碗就眼巴巴看着他,脸皮薄不好意思说还想吃,想着用自己真诚的眼神说不定傅先生能看懂。没想到的是傅先生看是看懂了,但并没有要把自己的分给她一两个的意思,而是残忍地当着连叶的面,将一小碗馄饨吃了个一干二净,顺便把汤都喝了。

     其实傅先生是过晚不食的人,和连叶在一起后才有了吃宵夜的习惯,每次都是象征性地陪她吃一点,可是看连叶的表情,感觉这些食物都变得很好吃很好吃的样子,要是连叶可怜兮兮地瞅着他,傅先生就吃得更来劲儿了。

     不过他没让连叶看出来,而是吃完后放下碗,让她喝饮料。

     连叶喝一口看一眼傅修远,最后在心底安慰自己说有的喝总比没得喝强,可是这味道离奇的饮料哪里比得上鲜美的让人把舌头都吞了的小馄饨,微微泛着油花的清汤,飘着香菜与葱花,蘸上一点点香醋,一口咬下去,肉质极嫩且香甜还富有韧性,香菇的清香木耳的甘甜……想着想着好像又饿了。

     但她肯定是没得吃了,连叶以前生活不规律,下班回家大晚上饿得爬起来泡面的情况屡屡发生,这对身体其实是很不好的。傅修远一直想把她给扳正,这段时间效果良好,正打算长久实施呢,没想到就回了趟老家,回来生物钟就被打乱了。

     看连叶饿得捂肚子又垂头丧气不跟自己要吃的模样,傅修远叹了口气,还是松口了:“只准吃一碗。”

     “好!”她眼睛一亮,孩子气地舔了舔嘴巴,好像已经开始想象小馄饨到嘴的美味了。

     期间团团不知怎么地也醒了,于是又添了一碗,一大一小对着吃馄饨,傅修远无奈地看着,早知道自己会心软,那碗就不吃了,待会儿估计睡不着。

     团团捧着小碗,脸蛋儿都差点吃到碗里,吃完一碗意犹未尽,学着连叶的样子把汤都喝了,才挺着圆滚滚的小肚皮瘫在沙发上。傅修远看着这俩,心知这两天为了纠正作息跟进食习惯又得费点事。

     但那又怎么样呢,他心甘情愿,他甘之如饴。

     就像是傅修远预料中的那样,吃完了宵夜的两只都睡不着了,于是三人围在一起看电视,看那种特别枯燥乏味的纪录片,而且还是两个人都听不懂的,就这样,纪录片没放到一半,刚才吃饱了说睡不着的俩全都睡着了。

     傅修远看着都想笑,他觉得这样的日子真是美好啊,哪怕平平淡淡细水长流,也胜过世间无数繁华风景。

     管家把团团抱回房间,傅修远看着自己的腿微微叹了口气,他平时走路都需要手杖,根本没有把连叶抱起来的能力,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以后结婚的话,身为新郎,他连给新娘子公主抱的能力都没有。

     少了一条小腿,其实对生活还是有影响的。

     所以最后傅修远就在沙发上陪连叶睡了一夜,因为睡得特别好,第二天日上三竿连叶才醒过来。

     傅修远早就醒了,正坐在她身边看书。连叶揉了揉眼睛,他就放下书本过来亲亲她,柔声说:“早安。”

     “不早了吧……”

     “午安。”傅修远从善如流地改口。“确实是不早了。”

     连叶唔唔了一声,并没有彻底清醒,在她刚睡醒的半个小时内,基本上是一个口令一个动作,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非常听话。傅修远说:“说我爱你。”

     “我爱你。”

     “说傅先生最好了。”

     “傅先生最好了。”

     “我喜欢傅先生多过团团。”

     “我喜欢傅先生多过团团。”

     ……

     这个游戏傅修远屡玩不爽,他轻笑着摸摸连叶的耳朵,耐心地坐在一边等她彻底醒来,跟着她回房刷牙洗脸,再一起去叫团团。

     小家伙屁股朝天呼呼大睡,连叶说:“他不应该去的,还要上学呢。”

     “没关系,学校教的那些他都会了。”傅修远并不在意这些,他对孩子的教育采取一种顺其自然的方式,但同时也不降低要求,在他的教导下,才有今天的团团。扭头看见连叶不赞同的目光,傅修远说:“放心吧,咱们的孩子也会和团团一样聪明的。”

     连叶嘟哝了句什么没听清,傅修远用手杖戳戳团团的屁股,小家伙一扭~就藏到了被子里。

     每天叫团团起床基本上是最难的事情,连叶不赞同地看了傅修远一眼,觉得他有的时候坏的很自然。“不要戳他啦。”

     傅修远暗忖,以后记得她说爱傅先生胜过团团的时候录下来,看她怎么抵赖。

     话又说回来,团团一切都好,就是眼色不行。

     花了十分钟把团团叫醒,小家伙下床的时候走路踉踉跄跄的,没走到洗手间就栽了好几个跟头,幸好连叶一直跟着他,否则小家伙估计要毁容了。

     看看时间,连叶准备下去带着团团一起去学校。傅修远送她出门的时候眼神很温柔,但看得出来也很落寞,车子到了校门口,连叶牵着团团的小手走了几步,回头却仍然看见熟悉的黑色轿车停在那里,她第一次意识到傅先生有时候也是寂寞的。

     也许在遇到她之前活得潇洒自在,但和她在一起后,就像是他自己说的那样,人生短暂,他又不是年轻人了,于是无时无刻不想在一起,一秒钟也舍不得错过。

     “老师?”

     “……没事,我们走吧。”

     连叶一下午都在恍惚,其他老师跟她说话都没怎么注意,她总是忍不住去想傅修远,经过回家这件事,她心中有些地方产生了变化,她觉得自己可以去信赖和喜欢傅先生,但却是第一次意识到,那个温柔的傅先生,也是会感到失落的。

     他在她心里是完美的,连叶甚至忽略了这一点。

     她喜欢这份工作吗?

     平心而论,连叶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的过程,但不喜欢这样的工作环境,不喜欢无休止的处理同事关系,也不喜欢和别人来往说话。所以,其实这份工作并非不可舍弃。

     那么要她什么都不做就只留在傅先生身边,她能做到吗?

     连叶很认真地去问自己,如果什么都不考虑,什么都不害怕,就问自己的心,每天都和傅先生在一起,她愿意吗?

     答案是肯定的。

     她愿意的。她之所以不想丢掉这份工作,说到底都是因为安全感在作祟,如果她自己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就说明她真的有在努力改变。

     她也想跟那个人在一起的,傅先生说的,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其实也就几十年,过一天少一天,如果连叶不喜欢这份工作,那么为什么要因为钱的问题苦苦支撑呢?

     连叶想,自己是信任傅先生的,否则不会在冒出辞职这个念头的时候心里只有考量没有不安。

     她不再害怕了,她甚至开始去为除了自己之外的人着想,抛弃自己惯有的思维方式,站在客观的角度去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