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第39章

     小家伙哭得那叫一个伤心,连叶都觉得自己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儿了。她赶紧过去把小人儿抱进怀里,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说:“是老师错了,可是以后我们永远都在一起不会分开呀。团团以后也会长大的,现在你都上二年级了,不可以再做小哭包了哦。”

     团团继续抽噎:“我想在学校也看到老师……呜呜呜呜……”

     连叶这下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小家伙伤心成这个样子,她觉得自己真是罪大恶极,反正现在也没告诉傅先生,要不、要不她就再回去上班?校长会答应吗?会不会生气呀,最重要的是,徐老师都来顶自己的缺了,自己再出尔反尔说回去好像不太好。

     就在她绞尽脑汁想办法的时候,哭够了的团团揉着眼睛从她怀里抬头,很委屈地说:“那、那好吧……”哭得打了个嗝儿,眼里泪花已经在打转儿了,小嘴儿也向下撇,但却说,“那老师要每天接我上下学。”

     这、这就是答应了?不哭了?连叶呆呆地看着团团,小家伙见她迟迟不答应,更难过了:“难道老师连接我上下学都不行吗?呜呜呜……那我死了算了……”说着从连叶怀里挣脱出去就要去撞墙。

     妈呀哪个气势,连叶吓得心脏都要停了,赶紧过去挡住,连声道:“答应你答应你,什么都答应你,我每天都接你。”

     “真的?”

     “真的。”信誓旦旦的回答。

     团团吸了吸鼻子:“那好吧,那、那就这样吧……”他很担心地说。“以后老师每天都跟伯伯在一起,可不能喜欢伯伯比喜欢我多。”

     “当然,我最喜欢团团了。”

     “你最喜欢谁?”

     闻言,连叶浑身一僵,回头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团团房门口的傅先生,有种劈腿被男朋友当场捉奸的心虚感。没等到她说话,团团就趾高气昂地说:“老师说,她最喜欢的人永远都是我!伯伯要排在团团后面!”

     傅修远似笑非笑:“是吗?”

     连叶突然有种想要跪搓衣板的冲动,她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一瞬间真要以为自己是脚踏两条船现在两个男朋友在一起争风吃醋了。她尴尬地笑着:“不早了,还是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团团主动钻进被子里,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然后悄悄从被子里伸出一只小手握住连叶的,生怕她反悔又给她重复了一遍,“说话算话,老师最喜欢的人一定要是我。”

     连叶看到他这软软乖乖的样子整颗心都软了,还怎么拒绝,她一点头,就突然感觉身后凝视自己的视线变得凌厉了些。赶紧跟团团道了晚安又亲了亲他的小脸蛋,然后起来迎向还站在门口的傅先生:“傅先生……”

     “咱们也该睡觉了。”说着,傅修远若有似无地看了团团一眼,然后牵起了连叶的手。

     当着男朋友的面说自己最喜欢另外一个“男朋友”,连叶还有点心虚,她一路上都怯生生的,也不敢主动跟傅修远搭话,心里忐忑不安,直到回了卧室直接被傅修远扑倒在床上,她才惊喘了一声:“干、干什么?”

     傅修远那双能看透人心的凤眼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她,很深邃,却也很温柔。连叶本来紧张的要死,可是被傅修远一看,不知道为什么,慢慢的就放松了下来,还对他笑了。

     “真可爱。”傅修远夸她,然后去亲她,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连叶被亲的脸红到喘不过气来,傅修远才跟她说:“刚才你说的都是哄孩子的话对不对?”

     连叶在他面前从来不撒谎,说:“其实也不是。”

     “嗯?”

     “我对团团的喜欢,和对你的,是不一样的。”她第一次说这么清楚的话,难免有点害羞,眼神四处飘呀飘到处乱看就是不敢看傅修远。“你们都是最喜欢。”

     虽然她说的没头没尾,但傅修远就是明白她的意思。他怎么会舍得难为她,而且和一个小朋友争夺女朋友的最爱说出去也的确是有些可笑,所以他摸摸连叶的头,“我也最喜欢你,对任何人的喜欢加在一起,也比不过喜欢你。”

     连叶心跳如雷,她用手撑着傅修远的胸膛,所以很清晰地知道他现在的心跳有多快。即使如此,他仍然用最柔和的语气和她说话,她也是被人喜欢和怜惜的,也有人视她如生命,珍贵且疼爱。

     所以她悄悄搂住了傅修远的脖子,凑到他耳边说悄悄话——房间里就他们两个,她也仍然喜欢这样亲密地跟他说话:“我以后每天都陪着你好吗?”

     “好呀。”傅修远还不知道她辞职了,以为她是在说甜言蜜语,哪里知道是真的。

     连叶又补充说:“我跟校长说离职了。”

     “这样呀……什么?”傅修远吃了一惊,没人比他更清楚连叶对这份工作有多么看重,她会选择辞职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在这之前傅修远也曾希望过连叶能辞职。这份工作她做得其实并不轻松,也不是很开心,他都看在眼里,再加上他的确年长连叶一些,人生中的第一次恋爱,所以当然也和热恋中的年轻人一样希望能和恋人无时无刻不黏在一起,但他从没跟连叶提过这事儿,因为他觉得要尊重她的选择,可是连叶今天突然告诉他说自己辞职了,想要每天都陪着他,这对傅修远来说,是人生中难得让他情绪起伏巨大的事。

     他捧着连叶的小脸亲了又亲,又使坏地将她肉嘟嘟的脸蛋儿挤在一起,红润的唇瓣被挤得凸出,他就又亲了一下。连叶脸红红地把他的手拿开,觉得他真的是过分,刚才脸被挤成那样能看吗,肯定丑死了。

     “我真高兴呀,甜甜。”傅修远亲她一下说一遍。“我真的高兴。”

     连叶不生他挤自己脸的气了,可是她没有勇气直视他的眼睛,就用手遮住,然后主动去亲了傅修远一下。“我也很高兴的。”

     跟傅修远在一起久了,她连说话方式都不由自主地被传染,傅修远低声地笑,不住的亲她,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地有了反应。

     连叶当然察觉到了,她轻轻抽了口气,傅修远原本以为自己这样唐突她会害怕的躲开,可她只是红着脸闭上了眼睛,就好像、就好像是在等他继续对她做什么一样。

     他想。

     很想。

     非常想。

     即使是和连叶同床共枕这么久,傅修远也一直没有停止过那些旖旎的春梦。梦里他对她做尽了无数想要做的事,梦醒了看到熟睡在怀里的连叶,他又觉得自己思想龌龊,实在不是君子所为。她全身心的信任他,他却在梦里都在意|淫她,这简直是一种冒犯与无礼。

     可是现在连叶就躺在他身下,她感觉到他身体的悸动,非但没有拒绝还安静地接受了,傅修远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自己甜言蜜语温柔以对,绝对能够如愿以偿,享受梦中幻想过无数次的极乐。

     他差一点就没有控制住自己,只差一点。

     连叶闭着眼睛一直在等,她心底没有什么不安,只是对未知的即将发生的事情有点紧张。但是扪心自问,将自己身子给傅先生,她是不会后悔的。即便日后不能在一起,她也不会后悔。

     然而她等来的不是占有,而是额头轻轻的一吻。连叶讶然地睁开眼,傅修远笑吟吟地看着她,估计是看她脸红羞愧,就问她:“很想要吗?”

     “才没有!”

     “说实话吧,我不会笑你的。”

     “没有没有!”连叶不住摇头。“我刚刚是困了!我什么都没想!”

     傅修远被她的态度逗笑了,握着她小手吻在手背上。“我很想要你。”

     那……为什么不?

     连叶没说话,但从她的表情傅修远知道她在疑惑什么。他挠挠她软软的耳朵,说:“我想等到我们的新婚之夜再完成这件事。”

     说完他低声告诉她:“我想要你做我的女人,但不是这样的。”

     太不尊重她,也太不怜惜她。男欢女爱固然是人生的一部分,但这并非理智所不能克制。傅修远这辈子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克制,从小他就被教导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家主需要什么样的精神素质,这一点,面对喜欢的女人,他自然更能做到。所以虽然他想,但是他并不去做。

     他想给连叶的,不是这样的。不是没名没份在荷园的卧室里就将她剥光占有,也不是让她心还在迷茫就用身体的优势留下她。他要她心甘情愿,他要她感到幸福。

     连叶笑了一下,眼神软软的柔柔的,傅修远从没见过她这样的目光,没有丝毫抗拒和怀疑,充斥着的都是信任。

     褪去所有坚硬的外衣与悲伤的过去,所留下的,所展现的,是真正的连叶,是他梦寐以求,是他心之所往,是他此生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