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第16章

     连叶自以为隐蔽,其实傅修远早瞧见她了。他放下书,扬声喊她:“甜甜?”

     就这样走了的话……好像不太好,连叶脚尖一转,伸手聊胜于无地敲了下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的……”

     “你过来。”

     她呆呆眨眼,还是乖乖走过去,傅修远失笑:“我看起来那么可怕么?”怎么就离得那么远?

     连叶羞涩地往前蹭了蹭,傅修远倾身过去抓住她软软小手,一点一点把她拉到怀里,让她坐到自己大腿上。他特别喜欢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抱着连叶的时候,才觉得内心不是空荡荡的。而在这之前,他的生活明明丰富而平静,宛如古井不起波澜,可遇到连叶之后,傅修远才知道,自己也是渴求缘分的。

     又坐大腿……连叶脸红红,也没注意到傅修远正好玩似的捏着自己的小手,她的手并不大,但是肉嘟嘟的,伸直了还有小巧的肉窝窝,跟个孩子似的,手感特别特别的好,傅修远很注重保养,不仅是自己,还很在意连叶。所以他力求给连叶最好的,衣服要完全拒绝化纤,贴合身体的同时还要透气清爽,鞋子也是手工的精致布鞋,更别提那些护肤品了。

     他想要连叶幸福,而幸福,从来都离不开物质。

     倒是连叶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刚才傅先生看的书吸引,她眨巴眨巴眼,感觉自己似乎白上了那么多年学。几秒钟后,没忍住好奇心,问傅先生:“这两个字……念什么呀?”

     傅修远依言看过去,顿时莞尔:“瀊熻易考。”

     连叶点点头,其实根本不懂这里头都讲些什么。傅先生就把她抱在腿上,随手端起旁边的茶杯喂她喝了口,连叶都没来得及想到这是他喝过的,就被他低沉好听的声音吸引了:“这是一位备受推崇的内家高人的养生著作,迄今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了。此人年轻时曾从军,后因诸事,感叹世事无常,便遁入玄门,销声匿迹。毕生所著,不过瀊熻易考、敲蹻洞章及道源精微歌,足足活了九十几岁。我比你大这么多,自然要好生钻研养生之道,力求陪你久些。”

     “哦哦。”她边听边点头,虽然一点也没听懂。

     傅修远轻笑,问她:“想看么?”

     连叶僵了两秒,也不怕他笑话,摇摇头:“看到都头疼了。”繁体字也就算了,由上而下由右而左,她光是想想都觉得头大。

     傅修远才不会强求她看,这种东西,一般人都不会喜欢,两人在一起又并非一定要有共同喜好,彼此尊重才是最重要的。他自己喜欢古籍,难道还要逼着未来妻子跟自己一起读么?那未免太不近人情了些。

     “那你喜欢看什么?”

     连叶还真仔细想起来:“嗯……小说吧,以前喜欢看言情小说,后来都看心灵鸡汤了……”

     闻言,傅修远失笑:“那还真不巧,我给你准备的书房里,什么书都有,就是没有心灵鸡汤。”

     连叶不好意思地摸摸耳朵:“我其实不大喜欢读书的……”因为脑子不是很灵光嘛,她上学的时候之所以拼命学习,是因为知道只有学习自己以后才有未来,也是为了……她咬住唇,越发察觉到自己跟傅修远的差距。

     “要不要去看看?”

     “啊?”

     “走。”

     连叶没能反抗,被傅修远带离了书桌,说是小书房,其实很大了,只是触目所及全是一些看都看不懂的古籍啊字画什么的,不用看连叶也知道这些东西绝对是价值连城,她走路都小心翼翼的,好怕把哪个花瓶啊茶盏啊不小心碰掉。傅修远牵着她的手,推开书房里的一扇门。连叶还以为那是洗手间呢,进去才知道是个房中房。

     也是书房,但比外头那个小了很多,四面都是嵌在墙里的书柜,两张书桌,一张摆着电脑,一张摆着笔墨纸砚。

     连叶随便看了看,顿时汗颜,傅先生根据年轻女孩子的口味给她选的书……各类小说杂志也就算了,为什么还有bl啊?她不看这种啊!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傅修远对此很是苦恼。他当然不能去调查连叶,那样子的话,以后万一被她知道,说不定两人就有了隔阂,任谁也不会喜欢男朋友把自己的事查的一清二楚。女人有秘密,才更有魅力。

     “我都挺喜欢的。”连叶昧著良心说,然后又老实承认,“我不太爱看书的,平时没事做的时候就看看电视。”

     哎,越说越难过,越觉得自己活得有够乏味。

     傅修远想了想说:“我不太爱看电视。不过没关系,你看电视的时候我就看书。你想我陪你的话,我就陪你,好吗?”

     连叶点了点头,他就又把她带了出去:“以后你的工作可以带回家做,或者我帮你做。”

     连叶被那句带回家震惊到了,回过神就只知道点头点头再点头。傅修远又问:“团团睡了?”

     “嗯,作业写完了,洗了澡,我给他讲了故事,就睡了。”

     他打了个呵欠,长得好看的人连打呵欠都好看……“我也困了,咱们也去睡吧。”

     咱们也去睡吧!

     连叶的脸啊,刚刚降温没多久就又红了,她舔了舔唇瓣,被傅先生牵着手,一句话也没说带到了卧室。

     傅修远先是去侧卧洗澡,洗完澡过来的时候,连叶都已经躺在床上了,被子盖的严严实实,背对着他,整个人挨在床边,像只小乌龟似的,头也不敢露。

     他啼笑皆非,伸手晃了晃她:“甜甜。”

     连叶继续装死。

     傅修远轻笑出声,觉得她这样真是太可爱了,可爱的要命。他觉得连叶只要肯跟他撒娇,哪怕是想要天上的月亮,他也想办法给她柏一块下来。

     掀开被子躺上去,刚才做了会热敷,不然他早过来了。虽然假肢是用高科技金属材料制成,虽然有家庭医生,虽然他一直都在锻炼身体,但已经失去的再也回不来,傅修远的腿还是要定期热敷,这样能促进血液循环,让神经不至于坏死。阴天下雨的时候还会疼,不过这些事他不会让连叶知道。

     掀开被子躺进去,伸手把他喜欢的女人抱住,安静了没一会儿,就往上摸索想去解人家的睡衣带子。连叶挣扎了许久,悄悄摁住那只大手。傅修远老实了一会儿,却偷偷顺着下摆进去抚摸她丝般柔滑的肌肤,在腰上流连不去。没什么过分的想法,只是那软腰,肉肉的手感特别好。温热的手掌和娇嫩的身子相比自然是粗糙的,连叶红着脸咬牙,这人怎么尽干些跟他外表不相称的事呢?

     瞧那一脸的正人君子,怎么也不像会偷摸女孩子的人!

     她一番挣扎,傅修远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反正不管她怎么挣扎最后他都能得手。到后来连叶都死心了,随便他了,双手捂眼反正不去看,正好便宜了傅修远。

     要是有个照相机,这会儿连叶估计能瞧见“高风亮节”、“光风霁月”、“正直温柔”的傅先生脸上那一抹得逞的笑。

     她忘了,再温柔的狮子,那也是狮子不是兔子。更何况抱着她这位,更像是狡诈的狐狸。

     老,狐,狸。

     傅修远就没摸过女人,他父母早逝,在世的时候,人家夫妻俩也是不跟他一起生活的,所以和女人的相处基本为零。受到的教育使得他修养高,极有绅士风度,可如果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也坚持绅士风度,那这辈子他直接精神恋爱好啦,还干什么要结婚呢?

     而在连叶心里,傅先生这样的人,就应该连厕所都不上,最好不食人间烟火高高矗立在云端给人膜拜敬仰,那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呢。

     所以这一上手,傅先生就管不住自己的手了。说来大家可能不信,是甜甜先主动的!

     这一团软玉温香抱在怀里,滑腻异常娇嫩异常,还散发着淡淡的幽香,要是能行,傅修远简直想要去咬一口,每个地方都咬一口,尝尝是不是真如自己春|梦中那样美好。

     更别提这姑娘还乖的过分,一点也不反抗,害羞地捂眼一句话不说,脸蛋到胸口一片红彤彤,雪白的皮肤晕染着动人的红,美得没法形容。

     她真的只是丰腴不是过分的胖,哪里都是肉肉的软软的。傅修远的唇落在连叶的肩颈处,并不逾矩,可这极轻极柔的碎吻,却让连叶因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整个人微微颤抖。

     这种什么都不做只单纯相拥的事……不仅他是第一次,她也是啊……

     要说没幻想过自己能找到一个温柔体贴又很爱自己的男朋友,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家庭的缘故,连叶非常渴望能有一个真正美好温馨的家,但不知道是天生倒霉还是命里带衰,她每次恋爱都失败,而且失败的理由令人无言以对。

     她用了很久才慢慢好起来,她遇到的每个男友都是很优秀的人,可他们越是优秀,她受的伤就越重。

     从此后她不可能再遇到比傅先生更好的人了,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受伤,再也不会得到痊愈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