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第19章

     连叶进了办公室,她每次都是来的比较早的,虽然办公室的卫生都是学生负责,但是她总是会来的早一点,浇一浇窗台上的花,扫扫地擦擦桌子。没有别的意思,纯粹是爱干净。

     方老师是第二个来的,在这个学校里,她可能是唯一一个即使连叶沉默内向也仍然乐此不疲地跟连叶说话的人了。当然连叶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自己跟对方是好朋友,事实上方老师这样的性格,跟谁都是朋友,和她交好的人特别多,连叶并没有那么重要。

     所以那天方老师生气后直到现在也没理会连叶。她觉得连叶肯定会先低头的,毕竟除了自己,连叶在这个学校里可以说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连叶没什么朋友,她的性格也很难交到朋友,别人对她一分好,她能十分还回去,可别人如果对她不好,她只会默默承受。方老师不理她,她不会主动上去求和,也不会为此难为自己太久。

     本来就不是特别亲密的人,即使伤害她也不会太难过。最重要的是连叶直到现在都不明白方老师为什么生气,她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或是冒犯了,这冷战来得莫名其妙,所以从头到尾都只有方老师一个人。

     连叶曾经也是被冷淡对待后感到不解便去要解释的人,她那个时候很天真地以为只要把话说开就可以了,但很久以后她才明白不是那样的,有些人的离开,是无法挽回的。

     他们决定离开你,就不会再被你打动。

     不过方老师一进来就打量连叶,觉得她今天很不一样,这条红裙子一看就很高档,穿在连叶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而且今天的连叶好像有点不一样,具体哪里变了方老师说不上来,大概就是从前她看到连叶,跟对方说话的同时,对着连叶会有一种不言而喻的优越感,因为对方身体上的过于丰满,在这个以瘦为美的社会里其实是很受歧视的。其次,连叶太穷了,按理说每个月工资不少,可她就是过得那么紧巴巴的。

     小家子气。

     和连叶主动说话,也是有一种怜悯的意味在里面。

     但今天……方老师没忍住,主动问连叶:“你这裙子哪里买的啊?”她看了都喜欢,所以问一句,压根儿没考虑过自己买不买得起,她是独生女,家里父母娇惯,生活水准一向很高。跟穿地摊货偶尔穿件普通牌子货的连叶比起来,方老师是非名牌不穿的。

     连叶怎么会知道身上这条裙子的价值,但她知道既然跟傅修远有关,那肯定不便宜。可是方老师都问了,她又不能不答,只好说:“……我也不大清楚,傅先生给我的。”

     这话一出口,方老师就开始琢磨了,看连叶的眼神也有点不对劲儿。“跟傅先生谈恋爱之后,你生活水准提高了啊,你那包跟新手机也是他给你买的吧?”

     连叶有点窘迫,但更多的是被侵|犯|隐|私的反感。她跟方老师只是同事,关系并没有好到可以问这种话的地步,为什么有些人就是不懂得尊重别人呢?

     见连叶不说话,方老师就有点不高兴了:“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同事啊,傅先生看起来是挺有钱的,可你也不用搭上有钱人就看不上我吧。”

     “我没有那个意思。”连叶忍不住解释了一句,她这糟糕的性格,觉得被冒犯了也不好意思指责别人,到头来反倒像她的错了。

     方老师耸肩,很无所谓地说:“行了行了,我都懂,那就这样呗。”说完她又不理连叶了。

     连叶还想说什么的,听到这句话,又默默地坐回自己的位置,只是心里难免有点堵得慌。

     她真的不希望任何人来“关心”她的生活,可是很多时候,别人被委婉拒绝后不会收敛,只会觉得她不识抬举或是矫情。但她怎么就矫情了呢?所有的话都说得明明白白,那种令人厌恶的揣测……连叶抿着嘴,突然看到包里的手机,鬼使神差摁了一下,发现竟然有条未读信息。

     是傅修远。

     就四个字,在家等你。

     连叶刚才还有点堵塞的心瞬间雨过天晴了,她甚至能够想到傅先生正襟危坐在书桌前微笑着给自己发信息的样子。而后她忍不住笑了一下,回了一条信息,可能是因为不必面对面的关系,这条信息就比较活泼了,还用了表情。

     好[吐舌头][吐舌头]

     傅修远发完信息好一会儿没等到回应,刚翻开书,靠在砚台上的手机就响了,拿起来一看顿时莞尔,吐舌头的表情……要是哪一天真能看到连叶做给他看,那可就要烧高香咯。

     不过他敏锐地察觉到这条信息里的连叶和平时拘谨的她有些不同,好像更活泼更放得开,于是试探着回了一条:中午去接你好吗?带你去吃好吃的。

     打完字觉得跟连叶的信息有点不搭,就找了个[亲嘴]的表情一并发过去,忐忑又期待地等了一会儿,那边回信息了,这回是两个字:好呀[呲牙]

     感觉笨笨的,但又很可爱。傅修远春心萌动,要是旁边有面镜子,他肯定会惊讶于自己此刻竟然像个怦然心动的毛头小子,天知道他的青春期都过去多少年了!

     总而言之,现在他特别想马上出现在连叶面前。只是距离她下班还早着呢,傅修远叹了口气,什么时候才能每分每一秒都在一起呀,每天上班那么久,能在一起的时间真的是太短了。

     一上午都没人跟连叶说什么话,大家都有课,而且连叶也不是能聊得起来的人,她不说人坏话,不窥探别人*,也不和别人说自己,反正神秘得很,众人在背后从连叶的穿着打扮上推测她的家庭条件应该很困难,见她十分省钱,就更坚定了这个想法。

     中午傅先生来接她,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学校外面就已经围满了家长了,他们几乎要把整个马路挤得水泄不通,学校外头拉起了隔离带,班主任要负责看着孩子排队走过隔离带,然后才可以回来。

     这天太热了,连叶站了没一会儿都觉得难受,团团乖乖排队出去,已经趴在副驾驶那里从车窗露了颗小脑袋看着她。

     校长今天难得出来视察,瞧见连叶站在太阳底下,脸晒得通红,想到自己先前干的蠢事,心里一咯噔,到传达室对连叶招手,连叶还以为有什么事呢,这位校长平时可是见不着面的大忙人,她还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谁知一进去,校长让她坐着就什么话都没说了!

     这是干什么?她懵懵地眨眼,校长咳嗽一声,跟她说:“那个,连老师啊,你待会儿见着傅先生啊,替我跟他说声抱歉……”

     他心里直到现在还在打鼓呢,那回为了宿舍的事办砸了,他一直想跟傅先生道个歉,可是那位先生神秘得很,他哪里有资格去见。这些天脑子转不过弯儿来,天天瞧着黑色轿车在外头等不敢上去——其实主要是有保镖在他根本没法靠近。后来校长突然意识到,他直接请连叶帮忙说一声不就成了么!怎么说连叶都是傅先生的女朋友,那这面子肯定得给吧?

     连叶却是一头雾水,校长做什么对不起傅先生的事了?

     这丫头快三十岁了,怎么眼神还跟个孩子样,干净的校长都没好意思说自己当初是骗她的,赶紧又咳了两声掩饰一下,然后说:“总之你帮我跟傅先生带个话就成,拜托了。”

     连叶赶紧摆手:“我知道了。”校长这个语气有点吓人啊,他以前可都是拿鼻孔看她的。

     疑问一直到车上也没有解决,傅修远听了后笑弯了凤眼,连叶想问又没问,因为她觉得这是校长跟傅先生的事,自己问了不太好。傅修远早瞧出来了,这姑娘的表情一看就很想知道啊!“想不想知道是为什么?”

     “可以告诉我吗?”眼睛立马亮了。

     傅修远笑得不行:“可以的,什么都可以告诉你。”

     然后他就说实话了,听得连叶脸一阵红一阵白,她心里一直觉得校长是个很威严很厉害的领导,但是……“啊,所以我找不到房子也是你——”

     她看起来有点反感,傅修远扶住连叶后脑勺印了个吻到她唇瓣上:“偶尔我也会用一些不是那么光明正大的方法。”

     连叶没生气,只是觉得自己不值得他这样费心。但现在事情已成定局,再纠结也没什么意义。所以她只是看了傅修远一眼:“你以后也会这样吗?”

     “不会的。”傅修远举手发誓。“你看,我现在告诉你了,我什么都不会瞒你。”

     在她面前做个光明磊落的圣人固然也好,但傅修远更愿意暴露出自己的缺点以及小小的瑕疵给连叶。

     你瞧,我们都不完美。

     但我们无比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