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第50章

     ”甜甜?”

     就在连叶失神的时候,突然听到傅修远在叫她。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有点不安,又有点茫然地看着他,眼神如同一只迷路的小动物,那样的惹人怜爱。

     傅修远的心呀,一瞬间就软得不像样子了。他伸手去捏连叶的脸,像平时一样,温温柔柔的:”今天是咱们的好日子,我们回家好不好?”

     连叶愣了一下,才说:”好。”

     可是那个男人不依不饶,连叶有些被他激怒了:”林正阳,你到底想怎么样?”

     林正阳认识连叶也有几年了,但这却是他第一次看到会生气的连叶。一时间他竟然有些愣住,好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连叶的毫不客气让他感到尴尬,但这么多年内心深处的挣扎与坚持让他无法眼睁睁看着连叶离开:”对不起,你一定还在生我的气对吗?我、我一直都想着跟你道歉的……连叶,你相信我好吗?我、我真的——”

     连叶不想听这些,她是个性格很倔的人,也许很多时候都会选择忍气吞声,但如果受到某个人的欺骗或是伤害,就绝对不会再相信那个人第二次。

     因为不够聪明,学不会反抗拒绝,那么她至少能做到坚守自己的心,永远都不要再走回头路。

     ”我不需要你道歉,你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这就足够了。”连叶一字一句地说,她脸上的表情很坚定,一点犹豫都没有,即使是傅修远也没见过这样的她。

     怀孕的女人上前一步,诚恳地说:”连小姐,你相信我们好吗,正阳他真的一直在找你,可就是没有你的消息,我们的婚事也一直拖到现在,你——”

     ”你的意思是,你们的婚事拖到现在,是我的错吗?”

     ”不,我们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只是想让你知道——”

     连叶正要继续拒绝,傅修远却突然开口了:”不如一起吃顿午饭吧。”

     闻言,连叶不敢相信地回头去看傅修远,她不要跟这两个人一起吃饭!可傅修远那么温柔地看着她,连叶就很没志气的软了,小小声抱怨说:”为什么呀。”

     傅修远但笑不语,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二位请。”

     这时候一直在旁边看着没敢上前来的工作人员见傅修远似乎是要离开的样子,连忙上前一步说道:”傅先生,我们领导让我问问您,您有功夫和他见面吗?如果有的话他现在就到楼下去等您,如果没有他也绝不会打扰您。”

     傅修远挑了下眉,略带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那好的,我会转告领导的,傅先生慢走,祝傅先生跟夫人新婚愉快。”

     最后这句话可算是说到傅修远的心上了,他微微一笑:”谢谢。”

     然后揽着连叶入怀,”咱们走吧。”

     林正阳跟他的女朋友还没来得及领证,傅修远走了两步才想起来,对方才那工作人员说:”可以先让他们去照相领证么,毕竟我们约好了一起吃午餐。”

     ”好的,我这就去给您安排。”

     林正阳和妻子都震惊地看着傅修远,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物,怎么在政府机构也有这么大的面子。傅修远面色平静,对他来说这真是平常的不能再平常了。

     虽然他并不是仗势欺人的人,但有的时候,即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特权是个好东西。

     就这样,林正阳和妻子被工作人员带着去拍照领证,只是跟在傅修远面前的态度比起来,工作人员显得更加公事公办和冷漠一点。

     期间林正阳的妻子很好奇地问:”刚才你叫的那位傅先生是什么人啊?很有名吗?”

     工作人员看了她一眼说:”不好意思,我们无权透露傅先生的情况。”其实她也不太清楚,只是能让大领导都那么诚惶诚恐,不敢过来打扰而是要先询问能否见面的人,肯定是个大人物。

     林正阳忍不住说:”那你知道连叶——就是傅先生身边的那个女人,她跟傅先生真的是夫妻关系吗?”

     真不是他不信,而是连叶性格太好,总是被人骗,他不就是曾经欺骗连叶的人之一么?即使跟连叶早就分手了,在一起的时候其实也并不亲密,但在林正阳心里,连叶就像是他的妹妹一样。他曾经对不起她,现在就更加想要让她过得好一些了。

     这样他和妻子心里才能好受些。

     虽然现在的连叶看起来美丽脱俗,但那是别人眼中看到的,对于非常了解连叶过去的林正阳来说,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让傅先生那样的人为连叶心动的理由,也就是说只有一个解释——连叶很有可能又被骗了!

     这个想法让他先是感到羞愧,其次是感到愤怒。羞愧是因为他也曾做过同样的事,愤怒是连叶那么好的人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

     林正阳两口子想到一起去了,谁都不信连叶能跟傅修远那样的人好上,傅修远啊,那是第一眼看到就能明白对方与众不同的人,他跟这世界上任何一人都是不一样的,那样的人简直就像是神一样,可神一样的人却突然爱上了连叶。

     总觉得这段感情很蹊跷的林正阳放心不下连叶,今天又是算过的领证的好日子,所以他还是决定先和妻子把证给领了,然后再来处理连叶的事。

     他理所当然地把连叶当成了自己的责任,却没有询问过连叶是否愿意做他的责任。

     就如连叶所说,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就停止了,在发现林正阳拿她当替身的时候。不可否认的是林正阳的确是个很好的人,帅气年轻,性格好又有正义感——可是那场欺骗让她再也无法相信他,哪怕他怀揣歉意而来,哪怕他没有恶意只是想要弥补,对于连叶来说,这些都不如他远远地离开她有用。

     并不想再见到这个人,也不想再得知这个人的任何消息,最好是当作这辈子从来没有认识过,那些美好的不美好的记忆大家谁都不要记得,对连叶来说才是最好的。

     她不愿意原谅,也不愿意去想。

     可林正阳却不这么认为。

     路上林正阳注意到傅修远拄着手杖,而且行走速度较之常人要慢一些,连叶似乎一直在配合着他,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对于一直在观察傅修远的林正阳来说却是很显眼的。

     他皱眉,问傅修远:”傅先生腿脚不太方便么?”

     这就有些无礼了。连叶首先发难:”你怎么说话呢?”

     不管她跟林正阳之间什么样,林正阳都是第一次见到傅先生,怎么有人第一次见面就这样说话的?这让连叶感到很不高兴,她自己被人欺负都没这么不高兴过。

     傅修远低头亲亲她的小脸,淡淡地对林正阳说:”我身有不变,因此需要手杖。”

     然后就看到林正阳夫妻俩露出了然的表情,连叶就是个傻子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就是觉得傅先生看上她是因为他自己本身的缺陷呗?

     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想呢?为什么傅先生对她不可以是单纯的喜欢,为什么她不可以是因为喜欢才留在傅先生身边,为什么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很幸福这样的事情,总是有人要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拆穿,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推断正确?!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正阳被连叶一说,也觉得自己不够礼貌,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人呀,口出恶言,带着浓烈的攻击性,那口气,林正阳自己回想起来都觉得不大好。

     傅修远仍旧面色平静:”没关系。”

     他又不在乎。

     说真的,除了腿部残疾之外,林正阳就是努力一辈子也赶不上傅修远在任意领域的任一成就。在林正阳面前的是无法跨越无法靠近只能远远仰望的高山,但他却感受不到,反而认为这座高山山脚荒芜,便不是个好地方。

     出了民政局,连叶发现司机已经在等他们了,她有点茫然地问傅修远:”你什么时候叫司机来的?”她一直跟他在一起竟然都没注意到。

     傅修远轻笑,俯首在她耳边说:”你去洗手间的时候。”

     连叶脸一红怕被人听到,她一开始因为紧张的确去了趟洗手间,期间傅修远就在门外等她……她哎呀一声:”不要提洗手间的事情啦。”

     有外人在呢,多不好意思。

     傅修远笑,为她拉开车门,连叶先一步坐上去,傅修远紧跟其后,然后司机恭敬地对林正阳夫妻俩说:”二位请坐后面那辆轿车,这辆是我家先生与夫人的专属。”

     其实当然不是,这辆车平时的确是傅修远跟连叶经常用的,但也只是因为比较低调好看而已,价格也是很漂亮,蒋先生跟心爱不说,光是小团团就不知道坐过多少次了。

     连叶问傅修远:”你叫司机这么说的呢?”

     傅修远摇头,心想,我还需要这么肤浅的做法?嘴上却道:”咱们家的佣人一向都非常善于察言观色。”

     听得前头的司机得意不已,觉得得到了先生的夸赞可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