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Yy2TKP"><pre id="RISLYJV"></pre></ruby>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第49章

     手杖敲击在地面的声音其实并不大,但却十分厚重和坚定,尤其是在傅修远手里,手杖便更是显得得体且尊贵。他从不因自己身体上的残缺为耻或感到羞愧,但偶尔却还是有些遗憾。

     若是健健康康,四肢健全,他也可做个孔武有力的丈夫,抱着她走来走去,让她坐在腿上一天也没有关系,结婚的时候可以背她下楼,抱她进新房。

     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似乎并不能做到这些。偶尔抱连叶坐到腿上都撑不了几个小时,这不得不让傅修远感到失落。

     他不曾为自己的年纪与身体自卑过,却仍是不由自主地希望能够在最美好的年纪,在他最优秀最耀眼,也最年轻的时候遇到这个女人,给她自己的一切,尽可能把所有做到最好。

     可是啊,人生就是避免不了这些遗憾,如果没有遗憾,则不是人生。

     连叶一直被傅修远牵着手,她的心中充满喜悦以及浅浅的紧张,结婚还是第一次,明明已经排了那么多人了,他们却直接越过窗口,被接待到办公室了。

     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从拍照到领证,基本上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捧着新鲜出炉的结婚证连叶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开始她觉得结婚证的照片自己拍的不好看,还没说话就听见傅先生用很温和的声音询问可否再照一次。

     工作人员知道这位是大人物,所以什么都不敢问,连叶却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为什么要重新拍呀?”

     ”拍得不好看。”傅修远点着她白净的脑门。”我哪有那么老?”

     连叶扑哧一声笑了:”你一点都不老。”

     在傅先生这里,男人像酒,越老越香这样的话是成立的,其他地方连叶一概不承认。她的生活本是暗淡无光的,连自己都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可傅先生却让她重新找回了自我,即使还是胆小,却有足够的勇气往前走。

     因为她知道,她的身后永远都有他站在那里。

     她不是孤单的,也并非生来残缺,她和这世界上每个人一样,平凡而又闪耀着光芒。

     这一切都是傅先生带给她的,也是他教给她的,傅修远对于连叶的意义,既是爱人,也是方向。

     傅修远笑着摸摸她的头,连叶的头发在充足的营养和正确有效的调理下长得很快,而且又黑又亮,摸在手里触感非常好,傅修远很喜欢,连叶身上没有什么地方是他不喜欢的。”只有你喜欢我。”

     连叶摇头嗯了一声:”才不是,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好多女孩子都在看你。”那种眼神绝对是惊艳,她又不傻,不过她奇怪的是:”为什么那些男人也很垂涎的看着你?”

     傅修远:”......小呆子,他们是在看你。”

     ”看我?”连叶呆呆地眨眼。”看我做什么?”

     傅修远莞尔,刮了下她挺翘的鼻头。连叶的鼻子长得特别好看,又高又挺,鼻头圆润有肉,这使得她的侧颜美丽的程度甚至超过了正脸,”你这么好看,不看你,难道要看我吗?”

     连叶眨巴眨巴眼:”看我啊......”

     '对呀。”

     她突然哎呀了一声,脸就红了,赶紧戳着傅修远坐正拍照。说来也是奇怪,这张照片拍的非常好看非常般配,看上去就像是两个陷入爱河里的人。连叶捧着结婚证爱不释手,小脸红通通圆润润,笑得无比甜美,看得傅先生手痒痒的,两根指头捏住滑腻的颊肉,本想捏一捏却没舍得用力,力道轻的就像是在抚摸。

     连叶小心地把结婚证塞进自己口袋,她今天背了一个小包包,除了手机外刚好再放一张结婚证。傅修远想把另外一张也交给她,连叶拒绝了:”我的我保管,你的你保管。”

     傅修远轻笑:”你的不就是我的么,我的就是你的。”

     连叶摇头说:”不对不对,你的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这个略有些霸道的回答可算是成功取悦了傅修远,他真是心疼连叶总是小心翼翼,所以分外纵容她偶尔的小顽皮,别说她不是真的霸道,就是真的被他惯成这样了,傅修远觉得那也是自己的荣幸。

     只在他面前不一样的连叶,只有他一个人能拥有,这样的事情,想想就觉得很快乐呀。

     ”好好好。”他满眼纵容。”都是你的。”

     连叶快乐地捂着自己的小包包,走在傅修远前面,她明显是很开心,还背对着傅修远走,出门拐弯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人,傅修远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小心,连忙快步上前拉住她,将她扯入怀中,低斥道:”走路怎么可以这样不用心?”

     别人怎么着了都好处理,如果她伤到撞到怎么办?

     连叶乖乖低下头:”对不起。”

     傅修远抿嘴看她,捏了下她圆润的粉耳朵,”有没有被撞到?”

     连叶摇头:”还没撞到门你就拉住我了。”她讨好地抱住傅修远一只胳膊。”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你不要生气好吗?”

     ”我没有生气。”傅修远认真地说。”但是我需要你小心一点,不要伤到自己,好不好?”

     ”好。”

     傅修远点了下头:”那现在你可以跟人家道歉了。”

     这确实是连叶的错,因为她倒退着走没看到路,恰好又在拐角处所以撞到了人,傅修远说完话后她就乖乖地转头,都没去看人家长什么样子,开口就说对不起:”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

     后面那句话没说完就愣在当场,回过神的第一反应就是躲到傅修远背后,戒备十足地看着那对手牵着手女方肚子挺明显的男女。

     傅修远眉头一拧,他很少看到连叶做出这种下意识地自保的动作,她一直都是对人非常友好跟和善的,这两个人能让她往后退,这说明什么?

     他想都不想就认为是别人的错,因为连叶的性格绝不会伤害别人。

     也因此他握住连叶的手将她拉到身后,低声询问:”怎么了?”

     连叶另一手攀着他的肩膀,躲闪地别开头:”想回家。”

     ”好。”傅修远没有多问,却看了那两人一眼,看起来郎才女貌很是般配,但他却在心中暗暗记下了那两人模样,准备回去后叫人查一查。

     他带着连叶走了没两步,那对男女中的男人就出声了,”连叶?是你吗连叶?”

     连叶听到他叫她,抖了一下,她看起来很不想跟对方说话,而是不顾一切地想要离开,不住地扯着傅修远的手,催促着他。

     傅修远当然不会让她失望,带着她要走,那个男人却抢先一步到了他们面前:”我找了你好久!你这几年都去哪里了?你换了电话号码邮箱什么的也都不用了,我真的很担心你!”

     他看起来非常诚恳,言语中也没有指责连叶的意思,只有对连叶的担忧以及再次相逢的喜悦:”对了,你最近过得好吗?怎么瘦了这么多?是不是没有吃饱?我——”

     ”她就是你跟我说的连叶吗?”

     女人突然开口说话,好奇地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连叶一番,对男人笑了:”你还跟我说她像我,她比我漂亮多了,哪里像我?”

     男人不好意思地咳了两声:”那个时候......蛮像的。”

     他们在一起的那几年连叶可没有这么瘦,现在虽然也不能用苗条来形容,但绝对也是非常好看的了,如果不是刚才他觉得格外眼熟,又因为连叶的声音,其实男人是不敢认的。

     他似乎一点也看不出来连叶不想跟他说话,满腔的激动让他差点忘了自己今天是来干什么的,自顾自说了一大堆,才想起来问连叶:”对了,你身边这位是——”

     见躲不过,连叶往前一步站了出来,她紧紧地抓着傅修远的手,抓的他都有点疼了:”我的丈夫。”

     ”你好。”傅修远对男人点了下头。”你是——”

     男人这才想起自己没有自我介绍,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是连叶的朋友,我们几年前认识的,我身边这位是我女朋友,不过过了今天就是我老婆了。”

     他说话的语气很友好,笑起来也很阳光,似乎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傅修远想,他大概知道这人是谁了。

     虽然对方的态度不错,不过他并不想和对方多说,而是点了下头道:”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急着回家,二位自便吧。”

     ”诶等等!等等!”见他们要走,男人又抢到他们前面。”连叶,连叶你还在怪我吗?能不能让我们请你们吃顿饭?就一顿饭,可以吗?”

     连叶说:”没有那个必要,我们要回家了。”

     男人却很坚持:”不管怎么样,我们都需要谈一谈。”

     连叶心想,可是我不想跟你谈啊,我也不需要跟你谈,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最重要的是,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你,那些过去我已经在忘记,根本不重要了。

     好与不好,她都不想再去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