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心愿
    德国黑森林,位于德国巴符州境内连绵起伏的山区里。

     这里到处是参天笔直的杉树,森林茂密,地势高俊,深山湖泊遍布,是德国多瑙河与内卡河的发源地。

     而这款翻译名为“黑森林”的运动饮料,传说就取自于黑森林矿物质丰富的水源,经过德国技术精密提纯,去除各种不利物质,再适度添加各种营养成分,特别适合刚运动结束的时候喝,迅速补充身体所需营养。

     “黑森林”矿泉水,在德国矿泉水市场属于本土高端品牌,据说口感比其它矿泉水好很多。

     最近这个品牌要进军中国市场,特意赞助《绝境逢生》节目打广告,并全面推出这款运动饮料。

     凯文念念叨叨了好久,表示这档真人秀真是走的一步好棋。

     这第一集刚播出,盛嘉言的个人微博、全球粉丝联盟、歌迷会等各种正式非正式的微博组织,粉丝数量蹭蹭蹭往上窜。

     “不过……”

     讲到这里,凯文有点幸灾乐祸,“很多都是新增的颜粉。每天嗷嗷叫唤着舔屏,连续刷你在节目里的高清大图。她们还发起一个话题,#如果睡不到盛嘉言,人生还有什么意义#,男神,各种评论太露骨了,我看了都替你脸红……”

     盛嘉言听得左边眉毛直跳,掀起眼皮,隔着ipad屏幕凉凉地瞥了一眼凯文,不咸不淡地说:“你男神我盛世美颜,难道不值得她们舔屏吗?”

     “咳咳!”

     凯文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心下暗忖,男神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不要脸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肯定是跟邵暖这个黑透黑透的姑娘学的……

     他偷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转头正对屏幕,谄媚地一笑:“当然,够她们舔屏舔八辈子的!别说粉丝了,连我这习惯了男神美貌的经纪人,都时不时被您‘盛世美颜’闪瞎狗眼呢……”

     见盛嘉言唇角慢慢抿起来,凯文见好就收:“总而言之,男神您在节目里好好表现,我先去接洽‘黑森林’负责人,咱们双管齐下,肯定所向无敌!”

     盛嘉言面无表情地在屏幕里看着他,凯文打个哈哈,终于聊到了男神最关心的话题:“今天晚上播第二集,相关舆论话题也已经准备好了,男神您放心!”

     “唔。”盛嘉言听到肯定的答复,放下心来,兀自关了视频电话。

     凯文在那头咬牙切齿地直叨叨:“过河拆桥!见色忘义!重色轻友!男神,我算看清你了……”

     叨叨半天,凯文却没敢再发视频请求,打扰在欧洲漫漫长夜里休息的男神。

     **

     第二天一早,剩下三组明星粉丝搭档,以及全体工作人员,一起乘坐欧洲列车,奔赴决赛第一站——瑞士。

     瑞士以其湖光山色的自然景观,闻名于全世界。

     自然美妙的雪山高峰,唾手可得的湖光倒影,一路上让所有火车上的工作人员,隔着车窗玻璃拍个不停。

     而明星们自然没有那么不矜持,他们优雅坐在一等车厢里,时而闲聊几句,时而往外瞥两眼。更多的,是低头刷新闻处理公事。

     邵暖几乎年年都来瑞士滑雪,景色虽美,却没有在迪拜那样陌生新鲜,便难得乖巧地坐在盛嘉言身边,跟他一起看新一期节目的评论。

     第二期《绝境逢生》比第一期还火爆,热点基本延续第一期,只是讨论愈加热烈,各种八卦惊叹号标题党层出不穷。

     #周影帝挑战全国最长透明栈道#

     #白影后人气太强,在长城被粉丝包围#

     #美女主持含泪挥别《绝境逢生》#

     ……

     而且,悄悄的,微博居然刷起一个话题——#感谢真爱粉邵暖#

     一眼瞧见这个,邵暖来了兴致,偏头盯着盛嘉言的手机屏幕,上半身几乎靠在盛嘉言身上,径直用白皙的手指滑来滑去,挑着有意思的评论跟盛嘉言小声讨论:

     “你粉丝们感谢我告诉媒体你卖艺的过往,说疼得心一揪一揪的,哭着喊着去买专辑支持你。男神,原来你专辑销量里还有我的一份功劳,是不是要考虑下给我佣金?”

     盛嘉言修长的手指微微屈起,没好气地弹她脑门一下,心道:“瞧你这点出息,男神人都快是你的了,就想着那点破钱……”

     邵暖眼里含着两包泪,抬头委屈地瞪了盛嘉言一眼,手指同样蠢蠢欲动,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入耳,突然意识到俩人正处于圈内人的车厢,处处都是八卦的眼睛。

     她随即低下头,不声不响地在旁人看不到的角落,死命按住盛嘉言的手,用后脑勺对着他,抢过手机自己一个人看起来。

     “邵暖把白影后陷于人民群众的海洋,简直太机灵了有木有!”

     “是啊,真是出了一口恶气!乐死我了!”

     “楼上你们看没看到顶着假发的男神,那张生无可恋的脸,这张图够我笑大半年的了!”

     “顶楼上,我已经收为屏保。感谢邵暖,要不是她,估计这辈子也看不到男神这一面。”

     ……

     邵暖心下一动,漂亮的眼珠在眼眶内灵活地滚了好几圈,也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她又往下翻了几页#感谢真爱粉邵暖#话题,评论大多是感谢她作为粉丝代表,让大家了解男神让人心疼死的过往。原本以为她替男神在圈内拉了太多仇恨,却在俩人帮助周影帝,并差点淘汰白璐瑶后,舆论大反转过来。

     “邵暖爱憎分明,原则性极强,不愧是男神的粉丝!”

     “邵暖,请替我们好好保护男神!”

     “邵暖,请替我们多多挖掘男神另一面!”

     “邵暖,拜托了!”

     ……

     邵暖喜滋滋地翻了好多页,直到内容大同小异地重复起来,才心满意足地把手机还给盛嘉言。

     脑门上刚才的疼痛已经被抛到九霄云外,邵暖抬头看向盛嘉言,想要从他波澜不惊的眸子里瞧出点蛛丝马迹:

     “你刷的话题?”她低声问。

     盛嘉言神情诧异:“什么话题?”表情十分无辜。

     邵暖眨了眨慧黠的眼睛,心照不宣地按下不提,展开在迪拜买的暖橘色印花围巾,围好自己的上半身,头一歪,舒舒服服地靠在盛嘉言肩头,塞好耳机,听着盛嘉言的音乐,阖上眼皮,十分惬意地闭目养神。

     两人坐在车厢最前面,邵暖恰好被圈在车厢壁与盛嘉言之间。

     若不是特意绕过来看,几乎无法察觉两人此刻亲密的姿势。

     盛嘉言目光温柔地看了好一会儿邵暖的额头,唇边勾出一抹柔情的笑,眼睛这才转到窗外的湖光山色。

     瑞士,气候虽常年清冷,可此刻,真是一个无限温馨的童话世界。

     让人漂泊已久的心,不知不觉地,就遇上了最安稳最平静的港湾。

     **

     一行人在瑞士的一个小镇下车。

     这里天空湛蓝,云朵飘逸,湖水波光潋滟,不远处,高耸的雪山仿佛近在眼前。

     小镇十分静谧,古老的建筑仿佛还在晨光中沉睡,湖边游来游去的鸭子,比过往的行人还多。

     节目组宣布今天的任务:

     “我们的决赛即将开始。为了能更好的展现竞技精神,节目组决定决赛的生存基金,都在今天这个小镇里预先赚取。并且,为了感谢各位粉丝对男神女神的支持,本次生存基金全部由明星独自赚取!粉丝可以出谋划策帮助明星做准备工作,但是不能参与赚钱过程。时间截止到今天下午四点,请各位明星大显神通,为了粉丝而战!生存基金赚取最多的,明天比赛会有一定优势。”

     几位明星面面相觑,半响没有动弹。

     这要是在国内随意哪个偏僻小镇的市中心,都不至于如此束手无策。

     凭借这剩下三位明星的知名度,以及国内人民群众的热情海洋,想赚个几千块食宿费,估计是手到擒来。

     可此刻,几位身处瑞士不知名的小破镇,别说认识他们的,单算相信他们是中国明星,并且对此感兴趣的,估计都寥寥无几。

     在这人生地不熟语言也不通的地方赚钱,该怎么赚?

     摄像机已经悄悄打开,一一特写每个明星和粉丝的神色。

     明星们还在低头沉吟,粉丝王一璇和郭鸿明显已经懵了,直接喊了出来:“这里连个人影都没有,怎么赚钱?”

     邵暖笑嘻嘻地抬头,口吻满不在乎:“男神,街头卖艺啊!这不是你老本行嘛!”

     摄像机对准盛嘉言,他无可奈何地扶额:“让大家见笑了。卖艺可以考虑,不过一般赚不了太多。我最高的记录——”

     他忆起往事,满含深意地瞥了邵暖一眼,“最高记录是三百多欧,估计刚够交通费和食宿费……”

     周衡和白璐瑶明显有所意动,却还是略微踌躇,转过头与自家粉丝低声商量。

     趁着他们在商议,邵暖拉着盛嘉言迅速走开,跟拍摄像师沐琴随即跟上。

     两人在小镇街头步履匆匆,邵暖似乎另有打算,抬头细看过一家家店面招牌,像在寻找什么。

     邵暖语速飞快地跟盛嘉言解释:“我刚看过了,这里正好是德语区,语言沟通没有问题。现在正是早餐时间,我们找家热闹的咖啡馆打工,大概十一点的时候,市中心人流多起来,我们再去卖艺。现在去的话……阿嚏!”

     她打了个寒颤,搓了搓手,“肯定灌一肚子冷风,冻死。”

     盛嘉言微微颔首,正要把身上厚外套褪下来给邵暖,她却眼尖地选中一家面包房兼咖啡馆,紧跑两步,闪身进去。

     盛嘉言无奈跟在身后,招呼沐琴也跟上。

     晚夏初秋,欧洲早晚温差比较大,更何况是群山环抱的瑞士。

     盛嘉言和沐琴刚才也被冻个够呛。此刻暖风吹过来,俩人舒服地吁出一口气。

     邵暖两眼放光,指着沐琴肩上的摄像机,再比划面包房全景,又指了指身后的盛嘉言,手舞足蹈叽里咕噜说了好一通。店主几乎没犹豫,爽快地招呼盛嘉言,让他去里间换衣服。

     不一会儿,一身厨师制服的盛嘉言走出来,沐琴扛起摄像机,立刻激动地对准他特写。

     店里全部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在他身上,不管他听不听得懂,各种语言的称赞声此起彼伏:

     “好帅!”

     “中国男人也这么帅!”

     “我发现我爱上中国男人了!”

     “这是明星吗?”

     ……

     晨曦的柔光,将盛嘉言温柔笼罩,他仿佛沐浴在晨光中的天神一般,目光笔直地看向邵暖,剑眉一挑,让邵暖清晰地看出他的疑问:

     “制服诱惑,这才是你的目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