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相信
    凯文脸上五官顿时挤成一只皱皱巴巴的苦瓜,他双手在额前合拳并拢,低头一个劲儿地作揖:“男神,你饶了我吧……邵大律师都说了,愿此生不再相见。”

     盛嘉言戏谑道:“听着跟你俩分手了,老死不相往来一样。”

     凯文回想下邵暖犀利的辞锋,恶寒地一哆嗦:“我可消受不起她这一款。而且,关键是型号也对不上啊……”

     他站起身来,走到盛嘉言背后,讨好地给他捏肩膀,探听男神的口风:“男神,为什么要叫邵暖啊?别人不行么?”

     盛嘉言享受地朝后仰,放松地斜靠在沙发上,虽说姿势极其“葛优躺”,无奈颜值太高腿长逆天,衬衫领口三颗纽扣松开,整个人慵懒又性感,让凯文直想吞口水。

     可他说出来的话坦然地如此无耻,又让凯文气得咬牙:“因为你得罪她了,给你个将功补罪的机会。”

     “可咱们以后常住国内,见到的机会也不会太多……”

     “你可能不多,可我酝酿新专辑时,少不了跑欧洲找灵感。给我提前排忧解难,怎么,还委屈你了?”盛嘉言眉毛一跳,加重了点儿语气。

     凯文暗自翻了个白眼,嘴上连声道:“不委屈不委屈。为男神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心里却暗忖:“你以为我是第一天给你当助理啊……当我听不出你新专辑里满满的发.春气息吗?其中那首《醉》,简直让听众——我——嗯……都要硬了。你肯定是看上人家姑娘却不好意思说。不过,男神你口味可真重……”

     想着想着,手里的力道一不留神,重上了好几分。

     盛嘉言“啊”地叫出声,甩开他的手:“你干吗?想掐死我啊!”

     凯文忙不迭地道歉,解释道:“我在想怎么邀请邵暖,我这就发短信,不!打电话!男神你等我胜利的好消息!”

     **

     邵暖在迷蒙的睡梦中,被手机震动声吵醒。

     她摸索着拿起枕头边儿的眼镜,挂在鼻子上,灯也没开,就着手机的光,睡眼惺忪地查看短信。

     号码有点眼熟,一连n多条短信,措辞谦卑得不行。

     “邵暖大律师,盛嘉言诚挚邀请您一起参加一档真人秀。您过人的颜值,超凡脱俗的气质,无与伦比的头脑,超人的体力和眼界,一定会为节目增光添彩……”

     “以前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您或许能理解我,男神再次回归不容易,我不想有任何一点闪失。总而言之对不起。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谅……”

     “真人秀简直是为您量身定做,您跟男神搭档,一定会披荆斩棘所向披靡,携手走上冠军之路……”

     “男神特意点您的名,他车祸过后,人特别脆弱,再次复出真的不易,您能帮帮他吗?我求求您了……”

     邵暖打着哈欠一目十行地看完,没往心里去,咕哝了一声:“什么乱七八糟的……”便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空闲下来,她又细细浏览了一遍凯文的所有短信,扶额笑了。

     凯文此人,还真是能屈能伸从来不装男子汉。

     先是一通恭维,再是一堆歉意,然后用与盛嘉言携手来诱惑她,最后再好好打了一通感情牌。

     其词汇之丰富,措辞之不要脸,邵暖简直叹为观止。

     若不算俩人之间的过节,在其位谋其事,凯文做得还真不错。

     换作一般的真爱粉,早就泪眼汪汪地觉得自己之前矫情得要死,男神经纪人不信任粉丝那都是天经地义的。

     如今这种情况能帮到男神,简直是自己三生有幸,不答应真是不识好歹,忙不迭地什么都不问,屁颠屁颠地跑过去了吧……

     可不巧,凯文这次碰上的是自己……

     邵暖眯了眯眼,抬手遮住额前细碎的阳光,目光移向那栋空荡荡的房子,按灭手机屏幕,一个字都没回。

     **

     等了两天,邵暖音信全无,短信不回,电话不接,凯文服了。

     他只能厚着脸皮去跟盛嘉言承认自己的无能:“男神,对不起……我上次可能伤透了邵小姐的心……她根本不理我。要不咱们换人?节目组这次特别好说话,说只要您来,价钱粉丝都好说。若是您怕女粉丝有绯闻,也可以给您搭配个男粉丝……”

     盛嘉言正坐在饭桌前,端着一碗张姐的护嗓爱心汤,慢条斯理地吃着晚饭。

     闻言,他抬抬眼皮,装模作样地叹口气:“凯文,你工作能力见退啊……怎么一个小姑娘都搞不定?”

     凯文暗自寻思:“我搞不定,难道你搞得定?”

     想是这么想,嘴里却只能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不……男神,你来试试?这是邵小姐的电话号码……”

     凯文递上一张白色的纸条,盛嘉言眼皮一跳,没接,便看着他放在桌子上,听他又轻声补充了一句:“不过,邵小姐或许对您也有误会。一般经纪人做的事,都会被默认为明星想做却又不好意思做的……”

     盛嘉言顿时抬头,握紧了手中的碗,凯文一瞧气氛不对,立刻机灵地告别。

     临走前还喊:“男神,我等您胜利的好消息!”

     盛嘉言小口小口地喝过汤,洗过澡刷过牙,吹干头发,穿好睡衣斜靠在床上,酝酿了好一会儿情绪,算好了时差,才拿起那张都快被他攥湿的纸条,用手机拨打了号码。

     “嘟——嘟——”嘟声响了半天,没人接,自然挂断。

     盛嘉言想了想,编辑短信过去:“我是盛嘉言,接电话。”

     邵暖刚下班,正悠闲地边给沙拉调油醋汁,边用netflix看美剧。

     瞧见这条理所当然口吻的短信,她扑哧一声笑了,手一抖,差点多放了半勺橄榄油。

     屏幕又在闪着+86打头的电话号码,她抽了一张厨房用纸,擦干净手指,接通电话:“老言,干嘛?”

     听到熟悉的调侃语调,盛嘉言不自觉地松开攥成一团的纸条,起身下床,给自己倒一杯矿泉水,打算边喝水,边慢慢聊,循序渐进地聊:“小粉丝,最近怎么样?”

     邵暖一手拿搅拌棒快速混合油醋汁,另一手将手机卡到耳朵与肩膀之间,面上染了点狡黠的笑,出声打断盛嘉言的寒暄,直来直往:“老言,我对真人秀没兴趣。”

     盛嘉言差点喷了刚抿到嘴里的水,艰难地咽下,深咖啡色的漂亮眼珠无焦距地乱转,终于想到合适的说辞。

     他舔了舔干燥的唇,声音不用压就很低沉,刻意拉长了颤抖的间隙,缱绻地绕在舌尖:“我以为你对我有兴趣……”

     “scheisse!”

     邵暖正往沙拉里倒油醋汁,这句恬不知耻的话如惊天炸雷,吓得她手一哆嗦,油醋汁终于不负所望地歪了,褐色的液体油腻腻的,顺着桌子缓缓往下淌。

     邵暖手忙脚乱地抽出厨房用纸,整理干净“车祸现场”,索性离开这不稳定的厨房,去了卫生间,也不先清理自己,一屁股坐在马桶盖上,定了定神,假假地道:“我以前爱你爱得要死……”

     她故意吸了吸鼻子,半真半假地带着点儿哭腔,委屈地说:“可你和你的经纪人都不信任我,你知不知道那一刻,我的心如坠冰窟。我好伤心,伤心地好几晚上都睡不着,半夜哭着醒来好几次……”

     盛嘉言啼笑皆非:“喂,姑娘,演得太浮夸了啊……咱能不能走点真诚路线?”

     邵暖立时收了哭腔,语气变化速度比四川的变脸师父还要快上几分,她正色道:“盛嘉言,我那天的确很受伤。”

     盛嘉言欲言又止。

     “盛嘉言,虽然话是凯文说出来的,可你敢说,你对我从来没有过一分怀疑吗?”

     盛嘉言扪心自问,许久,低低地愧声道:“不敢……”

     邵暖的脊背靠着冰凉的墙壁,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闪:“盛嘉言,我邵暖从来不是一个狂热的追星粉,更从来没想过把跟你的交集拿出去炫耀或者卖钱。实话告诉你,你们哪怕起了这么一点点怀疑,都是在侮辱我的人格。更何况,在慕尼黑那一个星期,我自认为在全心全意地照顾你。我几乎……几乎以为我们已经成为了朋友……”

     盛嘉言仰起头,突然觉得胸口发堵,苦涩感缠绕在心尖,摸一下,扎扎地,生疼。

     他不自觉地把上唇咬出一道印,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正言道:“邵暖,对不起。我正式向你道歉。”

     电话那头,许久都没有声音。

     久得盛嘉言以为她已经挂断了电话,突然又传来声音:“盛嘉言,我接受你的道歉。”

     “那你是原谅我了?”

     “原不原谅,看你以后的表现喽!”

     语气又重归盛嘉言熟悉的调侃不正经,他眉心一松,唇边染上一抹笑意:“我现在最在乎的就是我的粉丝了,放心。现在就有个让我表现的机会,你要不要检验一下我的诚心?”

     “什么机会?”邵暖明知故问。

     “跟我携手一起征服星辰大海,来不来?”

     “不来。”

     “冠军奖金一百万,外加一辆宝马七系的终身使用权,来不来?”

     “老言,你早说嘛!当然来!”

     “喂!邵暖,到底是钱重要还是我重要?”

     “废话,当然钱重要!说吧,奖金怎么分?”

     “奖金都归你,诚意足不足?”

     “老言你够意思!什么时候开始?”

     “具体还不太清楚。”

     “记得让那个满满小人之心的凯文及时联系我,我好空出行程。要知道,本姑娘schedule很满的。”

     低沉的笑声溢满胸腔,盛嘉言心头的郁闷一扫而空,柔和的暖灯下,他整个人完全舒展开来,从发丝到脚趾都透着一股舒爽和安心。

     两人又调侃了好一会儿,挂断电话前,邵暖难得走心问了句:“讲真的,盛嘉言,你为什么要邀请我?”

     这问题来得措手不及,盛嘉言一时间没想到怎么答:“额……因为你缺钱?”

     “和你们这些大明星比,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缺钱。”邵暖不满他不正面回答问题,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盛嘉言想起往事,眼睛里都透出笑意:“可别人缺钱没抱着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在我面前哭成狗,泪眼汪汪地一直念叨自己装淑女多不容易……”

     邵暖的脸,刹那间就红了个透顶,连耳根也烧起来。

     她喝茫以后,所有的事都只有个模模糊糊的印象,第二天清醒之后更是连这点印象都忘得一干二净。

     “男神,就让往事都随风都随风……!你对我多好我很清楚。何况,我也是信任你才在你面前醉成狗……”

     “邵暖,”

     盛嘉言出声打断她,话在唇边徘徊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被他认真地说了出来,“邵暖,我也信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