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我的爱
    澳大利亚大堡礁,这个活生生的的大自然杰作据说从外太空都可以看见。

     美丽无比的蔚蓝海域,沿着昆士兰海域,从约克角一直延伸到班达伯格,全长近两千多公里。

     海底有大片色彩斑斓的珊瑚群,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海底生物,还有神秘感和历史感兼具的古老沉船。

     在正式开拍前,节目组私下通知大家,澳大利亚一站的任务,都在这片海滩上完成,免去了交通浪费的时间,因此两次节目的素材合成一天来拍。

     全部任务都跟水上运动有关,教练和运动设施已经各就各位,所有任务沿着海滩一线铺开,最后到达中继站的会被淘汰。

     节目组宣布了第一项《生存》任务:

     “各自选一个教练,迅速学会开放水域潜水基本要领。在教练的陪同下,潜入水中。成绩由手上戴的潜水电脑显示的最高水深决定,潜水一米深奖励生存基金两百澳元,每再深一米多加两百。各组两人成绩相加,一人不参赛的话,罚时两个小时。”

     邵暖在听清这段解释后,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开始回荡《沉沦》的旋律,眼前画面颜色逐渐淡去,整个世界变得一片灰白。

     她这个“史上最嚣张”粉丝,拔去了自己所有的爪牙,被眼前一片汪洋大海熄灭了全部气焰,没精打采地坐岸边一块巨石上,站起来朝教练的方向移了两步,又犹豫地停下脚步。

     白影后的搭档粉丝是个油嘴滑舌的男生,举手投足相当熟悉,邵暖只用瞧他一眼,就知道这是个纨绔富二代。

     未等别人好意思开头,这位粉丝郭鸿先出言嘲讽:“呦,原来邵暖姑娘也有怂的时候。”

     黎玥故作天真地提起规则:“幸好这次每人一个教练,我们不用排队等。否则邵暖你们也要往后排一下,节省大家时间嘛!”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联合起来对之前一直嚣张的邵暖冷嘲热讽,有的说话含蓄,有的则颇为露骨。

     邵暖耸耸肩,完全没搭理这些人,趁大家开始准备的功夫,走近盛嘉言,低声和他商量:“我试一下?”

     盛嘉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上的神情意外地温柔,眼神中夹杂着一丝懊恼,面部线条却十分放松柔和。

     邵暖再次问道:“我要尝试吗?”

     盛嘉言回过神来:“别试了,留着体力看看下面的任务。”

     邵暖有点犹豫:“可是要罚时两个小时……”

     “没关系,我会潜水,速战速决,把时间追回来。”

     邵暖黑白的世界顿时被男神填充了色彩:“你会潜水?带证的那种?真的?!”

     盛嘉言轻描淡写地释放嘲讽:“我可不像某人,明明是个旱鸭子,还敢在泳池教广场舞。”

     邵暖刚才跌入谷底的心,此刻好不容易又爬了上来,胸口溢满了希翼和感动,恨不得立刻抱住男神大腿,才不会计较这些小小口舌之争。

     她点头哈腰地跑过来,抬起盛嘉言一条胳膊,用一只小臂架好,另一只手从下往上给他按摩:“来,男神,我给您松弛下肌肉!”

     一条结束,放下,又谄媚地继续按摩下一条。

     盛嘉言一脸“嫌弃”地甩开她胳膊,趁着还没开录,在她耳边悄悄说:“小粉丝,一会儿你帮我穿潜水衣。记住,这次是穿衣服,不是脱衣服……”

     邵暖眼里闪着狡黠的光,唇瓣微微翘起,抬起脚尖靠近他耳畔,温热的呼吸直往他耳廓里钻:“可我更擅长脱衣服怎么办……”

     盛嘉言轻轻搂住她的肩,朝她耳朵里哈气:“想脱的话,晚上随便你……”

     他低沉的嗓音缱绻暗哑,带着若有若无的撩拨,实在太过迷人。

     邵暖这个撩人高手,这次终于被撩到了……

     她心神一荡,酥麻的感觉在身体里游蹿,几乎忍不住依偎进他怀里。

     突然一声响亮的口哨:“你们在干嘛?”又是郭鸿。

     他暧昧地眼神在两人之间打转,声音大到全部人都能听见,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在他们身上。

     盛嘉言没有欲盖弥彰地放开邵暖,反而搂紧了她的肩膀,邵暖默契地环住他的腰,触感实在太好,她忍不住有点心猿意马,手心贴在他腰窝。

     肩膀上突然一紧,邵暖立刻精神一震,脸上挂好官方笑容,一脸无所谓地看向众人。

     盛嘉言正大光明地说谎:“我们在商量战术,不能告诉你们。”

     黎玥拿腔作调地调侃俩人:“你们还用商量?直接上就是了……噢,对,邵暖不会游泳,不好意思我又忘了……哎呀,真是不巧,今天一整天的项目都和水有关呢……”

     盛嘉言神色淡然地接过她的话:“所以作为她的偶像,我要负责保护好我的粉丝。今天的任务,我全包了。”

     他的视线从左到右扫过所有嘉宾,语调温和,讲出的内容却带着不容忽视的骄傲:“所以,这是大家唯一一次淘汰我们的机会。你们好好把握!”

     比赛开始。

     盛嘉言动作干脆利落,大步流星地朝教练方向走,长臂在胸前交叉,三两下脱掉了外面t恤,露出线条漂亮的上半身。

     邵暖化身小助理,低头弯腰,麻利地收拾好俩人的背包,从包里拿出防晒喷雾,见缝插针地喷遍盛嘉言每一寸肌肉。

     盛嘉言直接挑了离他最近的教练,回头交代小助理邵暖:“潜水证和潜水日记在最里面的小袋,你找出来给教练看,我先去穿潜水衣。”

     邵暖依言找出来,教练翻过这一本几乎写满一半的潜水日记,伸出大拇指称赞:“你搭档去过很多地方……”。

     邵暖得意地笑,也不管教练听不听得懂,直接用中文对着镜头说:“我男神是最棒哒!”

     话音刚落,最棒的男神登时出现在眼前,光裸的背部线条流畅,身披圣光一样,紧身潜水衣的拉链将将拉在翘臀上方一点点,未被归整好的两侧颓废无力地歪向两边,却恰好露出他背部最完美的那片肌肤。

     盛嘉言扭头道:“帮我拉好拉链。”俊朗得不像话的面庞上,漆黑如点墨的长眉,微微蹙起。

     邵暖被眼前的美色震住了……

     早知道男神很帅,可是没想到半裸的男神会这么帅,帅得她好后悔,刚才为什么要用喷雾?

     明明应该跟其他组一样,主动申请给男神亲手抹防晒霜嘛!

     虽然有可能会被拒绝,可总还有一线生机不是?

     邵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好,没有流鼻血。

     “邵暖!快点!”盛嘉言催促道。

     邵暖发誓,这一瞬间,她绝对已经忘了那一百万,只想目不转睛地把面前的男神,反反复复看上个一百遍。

     她回过神来,终于想到正在拍真人秀,旁边还有个摄像机,略带慌张的按住盛嘉言的潜水衣拉锁。

     她温热的指尖,若有若无地划过他背部的肌肤,有意无意地摩擦中,盛嘉言感觉皮肤上一阵颤栗,喉咙一紧。

     未待拉链全部拉好,他不太温柔地转过身,没招呼邵暖,自顾自地去穿浮力调整器,背着氧气管,戴好面罩,将呼吸器放进嘴里,跟着教练一起,快步走向提前选好的下潜点。

     邵暖跟在后面,想帮他托着点氧气罐,盛嘉言摆摆手,吐出嘴里的呼吸器,瓮声瓮气地说:“你去安全的地方等着,几分钟就回来。”

     温暖的海水一点一滴漫过身体,盛嘉言暗自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担心了……”

     邵暖站在岸边,短发凌乱,焦急地等待着,目光扫过四周的竞争对手们。

     除了郭鸿貌似有潜水经验,并已经全副武装准备下水外,剩下的明星粉丝们,都还在听教练讲解收拾:

     “这个okay手势,表示我在询问你一下okay吗?如果没问题,请在水下回我这样一个手势。”

     “这个手势,表示耳压没有调节好。当你给我这个手势时,我会维持在这个深度,或者往上一点点,等待你调节耳压。”

     “大拇指向上,表示上潜。当你确定不要再往下时,请给我这个手势,我会帮你调节浮力调节器,一起上潜。”

     ……

     也就是几个手势讲解的功夫,盛嘉言居然从海面上冒了出来!

     邵暖惊喜地起身,手在额前遮着阳光,迎着男神过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可惜没跑几步,海水立刻漫到小腿,邵暖无奈地摊手耸肩,让海风替她送去好几个飞吻。

     背着氧气罐出海面的时候,总是沉得膝盖弯曲,几乎无法直立行走。

     盛嘉言索性在海面上脱掉浮力调整器,连带裹在上面的氧气罐,让它们自己在水中漂浮。

     他则放开手脚往前游,转眼就到邵暖眼前。

     教练尽职尽责地收好两人的潜水设备,去海边的潜水小屋,清洗装备等待下一次使用。

     邵暖满脸崇拜地跟在盛嘉言后面;“这么快!多少米?”

     盛嘉言淡淡道:“十五米。如果太深的话,上潜的时候必须做p,反而更浪费时间。”

     “哇!三千澳元!今晚可以吃海鲜大餐了!男神你好棒!”

     盛嘉言弯了弯唇角,尽数收下邵暖的崇拜。

     俩人去找导演组查验过潜水电脑数据,换好钱,将计时沙漏翻过来立好,便开始了漫长的计时等待。

     **

     水天一色的大堡礁海岸,随便往哪里一拍,都是一幅立刻可以印成明信片的完美画面。

     一组又一组顺利通过,激动地互相拥抱,绕到他们俩面前说声“再见”,再欢笑着携手奔赴下一个任务。

     大概凯文之前跟导演组达成了协议,他们贴心地拿出一把吉他。

     盛嘉言穿着宽松的白衬衫,领口三颗扣子没系,半遮半掩地露出锁骨和一小片胸肌,斜着一双长腿,花色沙滩裤也难掩其风姿,迎着海风,帅气地弹着吉他。

     邵暖焦躁难捱的内心,也随着音乐的安抚,渐渐地平缓下来。

     最后一组,小花儿宁雅薇和她长相斯文的男粉丝,也顺利离开。

     邵暖看了眼沙漏,起身站起来走了几圈,去岸边买了食物和水,先补充好能量,摩拳擦掌地等待一会儿的冲刺。

     沙漏停!

     两人开始在海边狂奔!

     风筝冲浪,水上飞鞋,疯狂颠簸香蕉船,水上飞速自行车……

     种种水上任务,邵暖一直穿着救生衣,时时刻刻搂紧盛嘉言的腰,两人所向披靡,过关倒也顺利。

     可之前落下的时间太多,直到夕阳开始西下,要去做倒数第二项任务时,两人才堪堪瞧见别组选手的身影。

     邵暖在读任务说明时,就抑制不住地搂住盛嘉言又笑又跳。

     “双人划艇过障碍,对抗赛!胜者先行,最后一组罚时十五分钟。”

     而小花宁雅薇和她斯文的男粉丝,两人垂头丧气地被迫等在准备区域。

     他们的最后一组对手——邵暖和盛嘉言,手挽着手,正神采飞扬地飞奔过来。

     宁雅薇和她的男粉丝对视一眼,无可奈何地相对苦笑。

     “算了,这就是命吧……”

     **

     澳大利亚的夜空美得惊人,盛嘉言和邵暖一人端着一杯红酒,在海边露天酒吧里,相依而坐。

     邵暖喝光了杯中剔透的紫红色液体,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身子一歪,恰好歪到了盛嘉言的肩膀上,他长臂一勾,把她圈进怀里,双臂固定好,低头看着她,两人醉眼朦胧地对视。

     夜色醉人,美酒醉人,身边的人,更醉人。

     邵暖喝得微醺时,看谁都亲近,更不用说,此刻眼里是今天光芒万丈的男神。

     她拿着酒杯的小臂轻轻朝上抬起,环住他的脖颈,在他耳边喃喃自语:“男神,今天,今天我好爱你啊……”

     她的唇瓣红润动人,气息甜香美好,盛嘉言只喝了一杯红酒,却觉得自己也醉了。

     他贴近她耳畔,舌尖几乎碰到她的耳廓,声音又低又柔:“你平常不爱我吗?”

     邵暖喝得半醉,逻辑却还清晰:

     “平常也爱,可是今天,今天……尤其爱你。”

     “今天啊,今天你就是我的英雄,无以回报,恨不得……”

     盛嘉言像被蛊惑般,带着酒香的唇,贴上她脸颊光滑的肌肤,在她的鼻尖、耳垂,着了魔一般来回徘徊。气息变得紊乱,他诱惑般地低声问:“恨不得什么?”

     邵暖喃喃道:“恨不得以身相许。”

     “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