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不是真的爱我
    邵暖承蒙高中同学照顾,来他家的泳池客串个健身教练。

     赚点零花钱之余,还能保证每周至少一次的身体锻炼。

     她不会游泳,还怕水。

     这位泳池小王子再三保证:“不用下水,在水下还看不清动作呢,你就站岸边,离岸一米远,抖抖手踢踢腿,完全没问题。”

     这种教练其实挺好找,完全用不着邵暖,可她同学看中了她的“美色”和异国风情,坚信她能给自家泳池拉进更多老头老太。

     自然,这效果也的确不错。

     平常冷冷清清如私家游泳池的地方,一到邵暖上健身课的日子,就如同国内旺季时的海南三亚。

     她这天一进来,没走多远就瞧见了那位帅哥。

     没办法,在一群桶状的大爷大妈之中,一个身形痩削身材高大的男人实在很好区分。

     帅哥貌似一直盯着她看,她便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回望过去。

     只可惜摘了高度近视隐形眼镜的双眼,无论再怎么聚焦,都只能看到帅哥一个模模糊糊的脸部轮廓。

     不过那扬起的上臂和肩胛部位,线条十分流畅,腰也窄,腹部平坦,想来身材应该不错。

     呦!帅哥居然伸胳膊跟我打招呼?

     邵暖眯着眼睛,给了帅哥一个泳池招揽顾客特用甜笑,把白玉般的纤手靠近双唇,来了一个火辣潇洒的飞吻。

     她心情愉快地想,还是陌生帅哥有眼光得多。

     盛嘉言这个前任男神,长得一副贵族王子面孔,内里却是一颗小气吧啦的心,害自己花了将近四百欧!

     四百欧啊四百欧,就是这四百欧,罪魁祸首盛嘉言已经从邵暖心中的神坛上跌落下来,摔成烂泥碎片,任是最巧手的文物修复师,也黏不回来!

     而这个被邵暖发射暗咒的男神,刚朝她伸手招呼后,便矜持得靠在泳池边,静待她认出自己后的热情欢呼声。

     真爱粉,表现你真爱的时刻到了!

     男神都站在这里等你了,还朝你招手,你还不赶紧尖叫着扑过来!

     盛嘉言已经在思考一会儿穿好衣服后,要不要破例跟她合个影,可这位不长眼睛的粉丝,居然在热情抛了个飞吻之后,悠哉悠哉地走了!

     走了!

     走了!

     盛嘉言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粉丝消失在了一扇蓝色门后。

     片刻后,粉丝又出现了,抱了一大堆长约两米的五颜六色的细长棍,笑容满面地走来。

     盛嘉言恍然大悟:原来这姑娘是健身教练。

     有意思……

     为了工作视男神为无物,不错,跟男神一样敬业。

     他心情颇不错地想着,那男神就屈尊纡贵等你一会儿,工作完了再签名合影。

     盛嘉言靠在泳池角落,一言不发地看这个粉丝分发这些五颜六色的长棍。

     隔壁那个热心的大妈,还帮他递了一条绿色的过来,示意他围在腰间,用双臂压住,如此便可直接浮在水中。

     大妈实在好心,见他不动,以为他没懂自己的意思,作势要游过来帮他。

     盛嘉言连忙摆手制止大妈,将自己立于水中,身姿像一株挺拔的青松。

     他静立在水中,不知不觉旁观完了整场锻炼课程。

     偶尔还在隔壁大妈时刻要冲过来帮忙的眼光中,蹙眉跟着甩了几下胳膊,伸了几下腿。

     粉丝见状,还特意朝他伸出大拇指,笑出一口灿烂的白牙。

     锻炼完毕,这群大爷大妈们一哄而散,粉丝将这些游泳辅助用品敛到一起,又弓身弯腰送回器材室,再次漠视男神,从盛嘉言面前一闪而过。

     片刻后,两条白皙长腿又出现在眼前,自上而下传来清甜的声音:“拜拜!”

     转瞬间,那光着的脚丫就要掉转方向,抛弃男神而去。

     盛嘉言心念一动,来不及细想,臂膀却已经从水中伸出,长臂一揽,拉住她的脚踝,将这位胆敢漠视男神的粉丝,一把勾入水中!

     “啊!”

     邵暖头朝下扎进这汪池水时,惊骇瞬间从头顶涌到脚底,登时尖叫出声。

     池水很温暖,她却从心底感到冰凉刺骨,眼睛被刺得几乎无法睁开,视野内只余一片模糊不清的蓝。

     水顺着口鼻呛进肺里,她本能地胡乱扑腾,身体扭动地毫无规则,溅起大片的水花。

     又是头朝下,脚被困住,儿时不甚美好的记忆刹那间在眼前重现,邵暖用尽全身力气,拼命蹬脚,后踢,正中盛嘉言胸膛。

     盛嘉言这才感觉到不对,慌忙松开她的双腿,却赶上她的小腿正往后死命踢,作用力之下向前一滑,反而更深地向水下沉去。

     盛嘉言飞速扎入水中,双腿后蹬,双臂前伸,斜向下深入池底,自下而上搂住正胡乱挣扎的邵暖,将她带出水面。

     甫一露头,邵暖拼命咳了起来,像要把肺咳出来,鼻涕眼泪满脸,双臂却死命缠着身边男人的脖子,双腿触不到底,仍旧惊魂未定地用力蹬,很有一股拉着对方同下地狱的架势。

     许久,邵暖终于缓过来,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搂着男人的脖子,跟他贴得很紧,鼻涕眼泪抹了他一后背,这才缓过神来,稍稍松开他脖子,有了心情好好训斥一下这位陌生的冒失帅哥。

     她眯着眼睛,紧抿唇,让不太灵光的眼睛聚焦。

     两人的脸近在咫尺,几乎要贴到一起,邵暖细细打量。

     眉毛英挺,眼尾上挑,睫毛又长又密,嗯,有点眼熟。

     鼻梁挺直,也有点眼熟。

     连嘴唇弯起的弧度,都有点眼熟。

     邵暖一手勾住他的脖颈,肩膀往后倾,让这全部眼熟的五官一起装进漆黑的瞳孔,慢慢组合成一张更加眼熟的脸。

     她揉了揉眼睛,眨巴了眨巴,不可思议地提高音调:“盛嘉言?”

     盛嘉言屈尊纡贵地赏了她一个笑容,淡淡“嗯”了一声。

     邵暖心道,这可真是见鬼了,想曹操曹操就到。

     前尘旧恨,这下可要一起跟你好好算算!

     她正欲开口,蓦地垂下眼睑,眼珠滴溜溜一转,想起盛嘉言应该还不知道那辆smart是自己的车,眸光一闪,计上心来。

     她睫毛低垂,苍白的脸上还在滴水,眉宇间柔弱得让人怜惜。

     她颤抖着声音道:“男神,我不会游泳……”

     盛嘉言此刻也后悔万分,谁能想到在泳池当健身教练的,居然不会游泳。

     他尴尬地摸下鼻子,自己刚才是中邪了么?

     他有点心虚,嗫懦道:“对不起,是我冒犯了。”

     邵暖伏在他肩头,声音细弱蚊蝇,听起来楚楚可怜:“没关系,我没事。你是我男神,我当然原谅你。男神,我没戴隐形眼睛,什么都看不清,你能给我送上去吗?”

     盛嘉言自然义不容辞。

     他此刻一只手撑在池壁,脚踩在池壁侧面凹进去的台阶里,想转个身,让姑娘双手扒住泳池壁,单手抬这姑娘屁股一把,直接让她从深水处上岸,却突然发现,

     怀里抱的,是个身材不错穿着清凉的姑娘。

     此刻她的短衣短裤全部湿透,紧紧贴在身上,曲线毕露,自己再用手托人家屁股……

     自己吃点亏也就罢了,不过这粉丝不会赖上吧?

     他环顾四周,指着不远处闪着金属光泽的水中小台阶,问邵暖:“我送你过去,你从那里上去,可以吗?”

     邵暖低垂着头,长长的睫毛挡住了眼睛,她无声地点头,看起来十分乖巧。

     “那我从背后抱住你,仰泳过去,你不要挣扎。”

     见粉丝姑娘又点头,他便松了靠在泳池壁的手,脚下踩着水,身体在水下绕着邵暖转了个圈,让她背对着自己。

     粉丝姑娘明显有点紧张,搂着他的脖子不松手,盛嘉言边低声说了句“对不起”,边用左手穿过她左臂腋窝,抓住她的右手。

     动作中,他的胳膊不免碰到尴尬的柔软部位,姑娘一声不吭,不躲闪,也不趁机贴过来,这让盛嘉言心里一松,搂紧她,伸开长臂划水,两人一起浮起来,他几下蹬腿,几个划手,没几秒钟就到了台阶处。

     邵暖在水下被盛嘉言扭了个方向,脸正对台阶,便低声道了个谢,双手握住台阶两侧扶手,慢吞吞往上蹬,并稍稍侧头,用眼角余光观察着盛嘉言的一举一动。

     她慢慢悠悠地一级一级往上挪,挪了四五个台阶,终于到了最上面。

     入水容易出水难,身体最后要完全离开水面的时候,阻力总是特别大。

     邵暖整个人貌似不堪重负,膝盖半跪在台阶上,使劲儿蹬了一下水,溅了盛嘉言一脸清澈的水滴。

     几乎要安全脱离水面时,她眼尾余光瞄到盛嘉言松了一口气,伸出手,似乎要抹掉脸上水珠。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就在这一瞬间,邵暖一条大腿用力朝后一伸,脚心正中盛嘉言面门,恰巧踹在他的手上。他立时不能保持平衡,上半身登时后仰,两条长腿挣扎着冲出水面。

     邵暖身体灵动一转,鹞子翻身一般,转眼就一手紧抓扶手,另一只手准确无误地攥住盛嘉言浮起的一只脚踝,像要将他倒提起来。

     瞬息之间,邵暖将他的小腿一拽,轻转了个弧度,盛嘉言结实的大腿立刻到她手边。

     她顺着大腿拽住盛嘉言的沙滩式泳裤,电光火石之间,鸡蛋剥壳般将他的泳裤褪下,攥住后立刻站起来,退后三步,单手叉腰,看着他狡猾地笑。

     盛嘉言平生从未如此狼狈,他气急败坏地想开口大骂,又怕有失风度。

     万一这小粉丝回头爆个料,凯文又得念叨自己三天三夜。

     游泳池另一面仅剩的德国老太,不知道一直叽里咕噜说着鸟语的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见盛嘉言居然开始裸泳,立刻严肃地高声喊:“先生,fkk(天体浴)是周五!麻烦您注意一下仪表!”

     盛嘉言自然没听懂,便没理会。

     他憋着肚子里的火,光着屁股游到池边,紧贴池壁掩护住尴尬部位,双臂攀在池边,低着头,安静了好一会儿。

     然后,他抬起头来,下巴微抬,伸出舌尖轻舔唇瓣上的水珠,时而如蜻蜓点水般掠过,时而像品尝美味般细细舔舐。

     他压低嗓音:“我说小粉丝,这么迫不及待就扒光我了?”

     声音缱绻深情,仿佛带着宠溺的包容。

     邵暖才不上他这个当,她得意地冲盛嘉言扮了个鬼脸,走到离游泳池最远的地方,贴着墙根往外走。

     她右手高举盛嘉言的泳裤,像收缴了敌人的旗帜一样,在半空中摇啊摇,嘴上还适时地反击:

     “对啊,男神,我就是迫不及待,得不到你,就先收藏你的泳裤吧。”

     “泳裤多没意思,我家里一沓内裤可以给你啊。”

     “内裤当然也要。等回头你搬完家,我还把我那辆smart停你门口,你直接放车边就好。我一定会好好珍藏。”

     盛嘉言这才明白,两人的梁子究竟从何处而结。

     “噢,那辆漂亮的小车是你的?我说呢,只有你这么可爱的女生,才适合这么可爱的车。”

     “男神过奖。多谢您让车管所帮我看管了几天我的车,才一个划痕都没有,只是这保管费实在有点高。改天您搬完家后,我怕是还要停您家门口。”

     盛嘉言打个哈哈:“尽管停尽管停,我帮你看着。姑娘你叫邵暖是吧,好名字!是做律师的?德国高材生啊。”

     “不敢当不敢当,不如男神你色——艺——双——绝啊!”

     说道“色”字的时候,邵暖还故意居高临下地瞟了一眼他水里的好身材,颇为遗憾地摇头,唉,挡得太严实,只能看到挺翘的臀。

     盛嘉言从未遇到过如此难对付的粉丝,软硬不吃,□□、恭维通通不行。

     他没辙了,问:“邵暖,你究竟是不是我粉丝?”

     此刻邵暖已经走到游泳池门口,她拿起躺椅上自己的灰色大浴巾,披在身上,灿然一笑,声音娇俏地说:“男神,我当然是你粉丝。新ep我托人从国内买了正版,《曙光》你唱得很好。没了以前的高八度,中低音也很迷人,反而更适合您现在的年纪。”

     盛嘉言默默吞下讥讽他年纪大的词中之意,开始晓之以利益,动之以感情:“邵暖,我复出还是你鼓励的原因。你不知道我多感谢我的粉丝,尤其是你。这样好不好,一会儿回去后我送你十张签名ep。以后再出专辑,每次十张特别签名版。你把泳裤还我,一会儿出去后我们合影留念。”

     邵暖眼睛笑成弯月,盛嘉言实在太有意思了。

     她拿泳裤摆摆手,笑道:“男神,签名、合照——我通通不需要。”

     “你不是说你是我真爱粉吗?”

     她回头,笑容甜美:“我是啊。可是,我只爱你的音乐,我是一只淡定粉。”

     话毕,她转过身,背对盛嘉言,随便选了个方向,将手中泳裤用力一抛:“男神,我们扯平了!刚才那位女士提醒你天体浴是周五,你最好等她走了再出来。男神,游得愉快哦!”

     她头也不回,潇洒地一挥手,脚步轻快,转眼就消失在门口。

     盛嘉言眼巴巴地看着飞到另一个角落的泳裤,身不由己地与它暂别。

     在一直对他怒目而视的德国老太的目光中,无奈地深吸一口气,压着双腿扎下去,从水面下贴着泳池底游到按摩区域,将赤身*的自己,掩盖在完全遮蔽视线的洁白水泡里。

     邵暖,我记住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