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未完成
    盛嘉言昨晚忙到半夜,近中午刚醒,还在拿着电动牙刷嗡嗡嗡嗡地刷牙,就接到凯文的连环夺命call。

     “男神,汉堡昨晚市中心发生恐怖袭击,伤亡三十多人,你有没有听到邵暖的消息?”

     盛嘉言满嘴的牙膏泡沫,来不及洗漱干净,不理凯文在背景音里喋喋不休,打开手机就翻看未读短信。

     翻了好半天,终于翻到真正重要的两条。

     一条是邵暖的,简单报平安道晚安。

     一条是自己妈妈的,长长一条写满了恐怖袭击场面的惊恐,和她又害怕又感动的复杂心情,最后说两人都平安,让他不要担心,嘉行会从法兰克福过来。

     说是不让担心,但盛嘉言怎么可能不担心。

     算算时差,德国刚清晨五六点,他不能打扰好不容易才休息的两人,便回了条短信,告诉邵暖和盛妈妈醒来后给自己电话,然后心急如焚地翻看起网上的新闻。

     网上描述得很惨烈。

     一辆卡车在市区步行街横冲直撞,上百人被刮伤蹭伤,再一阵机枪乱射,最后恐怖分子举枪自杀,卡车高速中撞到建筑物,变成一堆废铁。

     盛嘉言在网上那些照片里,仔细找寻邵暖和盛妈妈的身影,却看不到丝毫痕迹。

     不过,越是看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人越是容易脑补最惨烈的场面。

     盛嘉言关掉新闻app,打开电话,拨给凯文:

     “帮我取消今天的行程,买一张最快到德国的机票。”

     那声音如他的霸道总裁大哥盛嘉行一般,同样不容置疑。

     凯文乖乖吞下了各种劝说,简单应了一声:“好。”

     **

     盛嘉言是收拾行李正准备出门的时候,接到自己妈妈电话的。

     亲耳从盛妈妈口中听到两人平安无事的消息,盛嘉言出门的节奏这才缓了缓。

     可是直接飞过去求婚?

     自己可是迷倒万千少女的男神,结婚这件事,不应该是小粉丝哭着喊着扑上来嘛!

     自己老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自己走到哪里都是光芒万丈,她却总担心毁容毁嗓子年纪又大的儿子,没人要到孤独终老。

     凯文在一旁,弯着小腰撅着翘臀,正捏着行李箱的钥匙往密码锁里扣。

     他听到“结婚”、“首饰”等关键词,立刻伸直了小腰,竖起耳朵继续听。

     等盛嘉言挂断电话,他瞧着男神面色还算和缓,边察言观色,边悄声问:“男神,你和邵暖要结婚?”

     盛嘉言没言语。

     “咱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吗?至少要等到巡回演唱会以后。这刚爆出恋爱,立刻又结婚,这不等于直接告诉所有人你们奉子成婚吗?”

     盛嘉言面色不虞,心里也有点为难。

     早知道妈妈肯定会喜欢邵暖,可是喜欢到这种直接催婚的程度,他还真是没有预料到。

     结婚这件事,他不是没有考虑过。

     可邵暖,她,考虑过吗?

     那边凯文见他不说话,以为表示默认,吓一跳,急慌慌问:“邵暖真怀孕了?几个月了?昨天恐怖袭击伤到胎儿了?流产了?”

     “滚!”

     盛嘉言一挥手,瞪他一眼,“你这个乌鸦嘴!”。

     凯文大松一口气,拍拍小胸膛:“没流产就好,没流产就好。男神,虽说咱们有约在先,可孩子不等人,你也老大不小了,既然搞出了宝宝,那就结了吧。凯文我钱包里流着血,心里流着泪,可也会好好祝福你们的。”

     “滚!”

     “谁老大不小了!”

     “谁搞出人命了!”

     “哦……没怀孕啊……”

     就这么几秒钟的功夫,凯文已经想到让盛嘉言结婚后走好爸爸路线。

     他和邵暖又一个帅一个美,生出来的宝宝肯定漂亮得不得了,要趁着宝宝还小的时候红起来。

     自己嘛,争取也兼顾宝宝的经纪人。

     到时候,再买两款法拉利也不在话下了。

     如今法拉利成了泡影,凯文耷拉着脑袋,拉着箱子跟在盛嘉言后面出门。

     他眼珠滴溜溜转了好一会儿,忍不住问:“男神,你是不是不行啊?当初车祸伤到了?”

     盛嘉言转头,澄澈的眼睛盯了他两秒,不言也不语,径直伸出大长腿,抬起锃亮的皮鞋,对着凯文的脚朝下踩,干脆利落地狠狠碾了一遍他脚尖。

     “哎呦哎呦,疼死了!疼死了!”

     凯文手里的行李箱立刻“咣当”丢一边,呲牙咧嘴地抱着脚跳起来,疼得嘴角直抽抽。

     **

     两人一路沉默,直到进入机场头等舱休息室,盛嘉言抿了口凯文殷勤端来的热茶,才徐徐道出“结婚”事件原委。

     凯文这才一颗心端端正正放回肚子里,摸了下兜里“劫后余生”的钱包,问:“你跟邵暖聊过结婚的事了?”

     盛嘉言掀掀眼皮,算是回答。

     凯文点头表示收到:“哦,没聊过。不过男神,你有没有想过,即使你按照盛阿姨说的,飞过去后就求婚,你肯定邵暖就能答应?”

     盛嘉言再次掀掀眼皮,瞪他一眼:“她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语气虽坚决,凯文却听出了他内心的底气,咳咳,实在没有嘴上说得那么足。

     哎呦,说实话都不让,男神你这个死傲娇!

     凯文的眼珠转了又转,思考了好一会儿措辞,才陪着小心道:“要换一般姑娘,肯定早就扑上来了。可这样的姑娘,男神你也不爱是不是?邵暖是谁啊,她是——”

     凯文面色一整,道,“邵暖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邵暖此人,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

     “行了行了,别油腔滑调了!”

     盛嘉言被他逗得面色缓和下来,顺势地,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要是真直接求婚,邵暖她还真能当面拒绝。”

     凯文心有戚戚焉:“对!邵暖讲话最不留情面了。”

     当初俩人的小过节,那心里的痛呦,凯文还历历在目。

     “所以,我还是直接跟她商量,问问她的意思再说。”

     凯文赞同地点点头,看着眉目舒展的盛嘉言,帅得他又是一阵心醉神迷。

     他忍不住凑过来,悄声说:“男神,要是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在床上□□……”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