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害怕
    将近三个星期的节目录制,以及险境连连的激烈比赛,使节目组的每一个人都累得面如菜色,恨不得明天就录制最后一期,然后赶紧回家睡它个三天三夜。

     而明天,也终于即将开始录制最后一期了!

     应节目赞助商的邀请,最后一期比赛目的地,在德国人烟稀少风景优美的黑森林地区。

     见《绝境逢生》没选热门地点慕尼黑,邵暖大大松了一口气。

     虽说刘淑娴女士没事上街溜达,正好碰到他们录节目的可能性不大。

     但慕尼黑认识邵暖的人不少,没准儿就哪个寿司店常客恰好碰见,转头就跟淑娴女士好好聊一聊其女儿的近况呢!

     邵暖在放心的同时,也对车厢里依然优雅屈膝坐着的白璐瑶,迷惑不解:“不是说明星行程很满吗?为什么白璐瑶非要跟着我们长途跋涉去德国?”

     盛嘉言挨近邵暖,低头轻语:“听说节目赞助商最后会来给冠军颁奖,之后应该有饭局……”

     邵暖顿悟:“饮料代言?”

     盛嘉言点头,眼睛里带着温暖的笑。

     邵暖偏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停了几秒,问:“老言,要不要我帮你……”

     盛嘉言在毯子下面,握住她的手,细细摩挲:“当然,决赛必须要你好好帮忙。”

     邵暖见他误会自己的意思,想了想,没再说话。

     把头轻轻靠在他肩膀,闭上眼睛休养精神,打算先好好战胜明天的对手,拿到冠军再说。

     **

     清冷的早晨,雾气还有些朦胧,决赛在一个密林遍布,怪石嶙峋,眼前蜿蜒向下的清流小溪前展开。

     节目组一切准备就绪,宣布决赛第一项任务,正式开始:

     “我们《绝境逢生》节目,致力于向观众展示嘉宾们在各种绝境,各种险境中永远拼搏向前的精神。既然是明星和粉丝组队,在展示明星和粉丝团结拼搏精神的同时,也着力于展现明星和粉丝们,互相为对方拼尽全力的态度和真情。而今天的决赛,自然会充分展现节目的宗旨。”

     “第一项任务,组队漂流,先到达目的地者为胜!”

     邵暖瞧着面前这冰凉的小溪,不由得一哆嗦,头皮立刻有点发紧。

     第一项任务,就是她不擅长的水战,今天的开头,实在不太美妙。

     盛嘉言目光关切地看向她。

     邵暖定了定神,一副豁出一切的架势,动作麻利地开始卸背包,脱外套,穿防水服,穿救生衣。

     盛嘉言抿了抿唇角,立刻跟上。

     比赛开始!

     溪水清澈,溪底怪石忽高忽低,拐弯时刻水流湍急。

     每组有两个专业教练跟随,负责掌握方向和保证安全。

     所有人手里都拿着一根长长的船桨,分在漂流船两边,既可以在水流平缓的时候加快速度,又可以在水流湍急的时刻稳住船身。

     两组同时出发,开始时速度不相上下。

     可拐第二个弯时,周衡那组翻了船,立时落后几分。

     邵暖无暇旁顾,眼睛只盯着自己手里那只浆,集中精力跟上前面教练的动作,教练怎么划,她就怎么划,开头一小段,倒也顺利。

     水声呼啸,她耳朵竖起,专心致志捕捉教练的口令。

     语言优势和反应敏捷度在这里派上了大用场,他们这组又顺利拐过一个急弯,渐渐把周衡那组甩在了后头。

     逐渐接近终点时,邵暖心中崩紧的那根弦稍稍一松,耳畔突然传来一阵惊呼:

     “邵暖!”

     猝不及防之下,邵暖随着倾斜的船身一歪,一头扎进水里。冰冷的溪水铺天盖地涌过来,不顾一切地往她嘴里灌。

     就在这一秒,身下突然被一个结实的胸口抱住,天旋地转之间,转瞬就露出水面。

     邵暖剧烈地咳嗽,咳出灌进肺里的水。

     透过被溪水眼泪模糊的视线,盛嘉言的面孔在她眼前放大。

     “我没事。”她抹掉脸上的水,定定神,摇头。

     盛嘉言放下心来,面色有点发白,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

     他嘴角牵起一个细微的弧度,搂住邵暖的腰,浮在水面上,帮助她攀上漂流船,比赛继续。

     两人领先到达终点,来不及交谈,继续争分夺秒地换衣服。

     邵暖率先从女更衣室里出来,等了一会儿,还不见盛嘉言的身影,便去找节目组询问。

     沐琴摄像师告诉她:“刚才你们的船碰到溪底一块巨石,要翻船的时候男神扑过去救你,磕到了右边大腿。”

     邵暖心下一沉,焦急问道:“他怎么样?”

     沐琴摇摇头:“我也不太清楚,里面医生正在检查。”

     这日天气不好,阴沉沉的,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

     凉风吹过邵暖的短发,即使裹着厚厚的外套,她还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她的目光看向更衣室的大门,未给沐琴反应的时间,脚步一抬,转瞬就跑了起来。

     “喂!那是男更衣室!”

     邵暖才不管这么多,拉开这栋林间小楼的大门,甩开大步,在空旷的走廊里朝着男更衣室跑。

     沐琴气喘吁吁地扛着摄像机在外面追:“邵暖,你回来!”

     虽然是真人秀,明星的*还是会保护的。

     换衣服睡觉上厕所这一类事情,节目组自然不会拍。

     此刻小楼里面,当然也没安排摄像机。

     邵暖在更衣室前停下脚步,却没停下动作,径直推门而入。

     里面的两位医生同时抬头,逆光望向门口。

     盛嘉言条件反射地扯过旁边的毯子,盖住自己的下半身,这才抬头。

     一瞧之下,他眉心一蹙:“你来干吗?我没事。”

     邵暖转身锁好门,将后面的沐琴拒之门外,不声不响地往盛嘉言坐着的木凳前走来。

     她虽不言语,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眼睛里透出的不管不顾的气势,却着实让两位医生有点胆寒,两人悄无声息地后退一步,露出被挡住的盛嘉言。

     盛嘉言的右手十指,抓紧手中的毯子,低下头,又整了整,裹好自己的两条大腿。

     邵暖走到盛嘉言面前,蹲下身,双手抓住毯子,与盛嘉言拉拉扯扯:

     “给我看看!”

     “不给。”

     “别磨蹭了!”

     “我没事。”

     “快点!不给看我不走。”

     ……

     好好一块无辜的暗灰色毛绒绒的毯子,被他俩扯过来扯过去,几乎死无全尸惨无人睹。

     更衣室里的俩医生面面相觑,又尴尬得别过眼去。

     盛嘉言和邵暖僵持好半天,该花在比赛上的力气都花到了这里,两人同样面色深沉,谁都不让步。

     半晌,一位戴眼镜的医生清咳一下,过来打圆场:“我们刚才检查过,大腿皮肤淤青,没有见血,膝盖有点肿,骨头应该没事。但是保险起见,最好还是要去医院拍个x光看一下。”

     邵暖唇线紧抿,脑海里似乎在做剧烈的挣扎。

     大概半分钟过去,她深吸一口气,目光坚定地看向盛嘉言:“我们放弃,去医院。”

     盛嘉言摇头,寸步不让:“真没事。都到这里了,肯定不能放弃。”

     “奖金没你重要。”

     戴眼镜的医生后退一步,静悄悄地站到另一个机灵得躲很远的医生旁边,屏息凝神,特别想立刻就能隐身。

     好像听到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

     会不会被杀人灭口呢?

     激烈的情绪在盛嘉言胸口涌荡,若不是旁边有两个碍眼的医生,他真想把邵暖搂过来,狠狠地在心口揉搓一番。

     邵暖不混娱乐圈,情绪上来时,从来都直来直去不管不顾。

     可他不行。

     盛嘉言垂眸,拉过邵暖,让她坐他身边,略微冰凉的手抚摸过她还湿漉漉的短发,眼睛对上她满是担忧的眼神,柔声道:

     “邵暖,你安静听我说。”

     “我不会逞强,我知道骨头断裂是什么感觉……我的身体状况我清楚,如果真有事,我也不会继续。”

     邵暖神色动容,肩膀一动,又被他按住。

     他长臂一揽,干脆将她搂进怀里。

     “只是磕得有点青,看起来吓人,可真没有大碍,我可以继续……”

     邵暖低着头,神色看不清,手指却偷偷摸摸动了起来。

     盛嘉言正柔声解释,冷不防,腿上一凉,毯子到底被她掀了起来。

     他无奈一笑,就知道,轻易放弃,从来都不是邵暖的性子。

     “嘶!”

     邵暖清晰可闻的吸了一口凉气,眉头紧紧锁起,“都这样了还没事?”

     放眼望去,淤青一大片,之前几年一直休养,鲜少晒到阳光,盛嘉言的皮肤偏白,此刻看上去触目惊心。

     而他膝盖附近,更是红肿得都能看出来。

     盛嘉言拉过毯子,重新盖住自己裸.露的大腿:“真没事。”

     邵暖的目光,终于注意到这里还有医生。

     她面色无一丝羞赧,坦然问道:“医生,他骨头真没事?

     医生又过来把自己的论断重新说了一遍。

     邵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再次跟盛嘉言确认:“你确定可以继续?”

     盛嘉言目光坚定:“真可以。”

     邵暖还要犹豫,更衣室的门“咚咚咚”被人敲响。

     不戴眼镜的那位医生立刻上前,打开被邵暖锁住的门,满身水汽的周衡站在门口,一头雾水地问:“怎么了?”

     邵暖不好再多待,叮嘱医生再好好处理一下,便侧身经过周衡,出了男更衣室。

     她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盛嘉言出来,目光柔和,脚步虽然迟滞,看起来却并无大碍。

     邵暖悬了好半天的心,终于稍稍放下一点。

     她迎上去,挽住盛嘉言的胳膊:“接下来的任务,都教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