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甜甜的
    马尔代夫岛屿林立,像一颗颗分布在印度洋上的珍珠,璀璨生辉。

     邵暖所在的岛屿,离首都马累大约半个小时的水上飞机行程,处于荒无人烟的地段,周围坐船一个小时内,找不到另外一座开发出来的岛屿。

     岛上度假屋装修比较原始,没有五星岛那么豪华奢侈。

     因此游客多是来潜水晒太阳的欧洲人,以德国人居多,运气好的时候,才能碰见一对两对新婚的中国夫妇。

     岛在东侧设有一个大气磅礴的日出酒吧,西侧设有一个小巧浪漫的日落酒吧。

     邵暖看清楚短信的瞬间,心猛地提了起来,扑通扑通跳得像快节奏的架子鼓声。

     脑袋里,一瞬间居然闪过无数张,盛嘉言每天晚上发来的诱人照片。

     “呸!”

     任是厚脸皮如她,此刻也不由得面色羞赧,我脑子里整天都想什么!

     不过,终于能摸到实物了,还是好开心哒!

     邵暖弯腰拾起沙滩上随意放置的橙金色薄纱质地的纱丽,从胸前交叉,两端绕到脖颈后面,打了个简单的蝴蝶结,戴好墨镜。

     然后她抓起沙滩椅旁边的房间钥匙和手机,光脚在沙滩上迎着阳光奔跑。

     轻纱在她身后迎风扬起漂亮的弧度,她踏上酒吧旁边的栈道,薄纱服帖地落在她的小腿两侧,行走间轻舞飞扬,整个人就宛若灿烂的太阳,暖得动人,暖得耀眼。

     邵暖用手在额前遮了遮阳光,眯眼看到最新一班水上飞机已经安全在水面着落,拉着行李和游客的岛属多尼船正朝着栈道缓缓驶来。

     邵暖的脸上顿时浮起灿烂的笑容,她迎着阳光走上前,小心翼翼地站在栈道最前端,离海面大概一步之遥。

     栈道两侧的海水.很深。

     邵暖心道:“男神,我冒了这么大的生命危险来迎接你,够意思了吧!”

     透着一股子海盗气息的多尼船缓缓靠岸,脸上一副黑超墨镜,帅得人心醉神迷地盛嘉言,率先跨出一大步,第一个上了岸,身后灿烂的阳光,给他整个人照得光芒万丈。

     即便海边不认识他的外国人,目光也不由自主地集中在他身上。

     邵暖裙角飞扬,浅笑吟吟地看着他,矜持得站在原地等待,看着眼前的盛嘉言:

     男神连摘墨镜的姿势都那么帅,好想扑上去!

     盛嘉言清亮的眸子露出一丝疑惑,姑娘,怎么变得这么矜持?

     邵暖轻轻向前移了半步,小心翼翼地望了眼深不见底的海水,抱住男神的细腰,深深呼吸一口他身上清爽的阳光味道,挽起他的胳膊,两人并肩朝沙滩的方向走。

     盛嘉言揶揄她:“看来真爱粉同学不是很欢迎我嘛……”

     邵暖不讲话,埋头继续赶路,光脚踩在晒得很热的木质栈道上,滋味实在太酸爽。

     待两人终于踩在细软的沙滩上,邵暖松开紧握他胳膊的手,向后退一步,笑得比阳光还灿烂:“欢迎仪式重来!”

     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

     海浪一波一波涌上沙滩,海潮声让人心旷神怡。

     盛嘉言在这碧海蓝天下,张开双臂,微笑地看着眼前的姑娘。

     邵暖跳起一步,扬起双臂,翘起双腿,毫不扭捏地直接挂在盛嘉言身上,猝不及防之下,盛嘉言后退一步才撑住她全身的重量。

     邵暖修长的双腿缠在他结实的大腿间,皓腕绕在他脖颈上,迎面就来了一个火辣辣的热吻。

     海水的气息,邵暖甜美的气息,呼地一下全部扑入盛嘉言的口腔。

     唇瓣润泽柔软,让人吮吸流连,大腿细腻的肌肤隔着薄薄的裤子磨蹭,盛嘉言真想就这样一直吻下去。

     而邵暖,由她投入的程度来看,应该是同样的想法。

     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直到邵暖喘息连连,才依依不舍地放开盛嘉言,人却依然缠在他身上。

     “你怎么来啦?”

     “来给你送生日礼物。”

     “礼物呢?”邵暖从他身上跳下来,摊开双手做出讨要的动作,问。

     盛嘉言挑眉:“刚给你了。”

     邵暖不满地嘟起嘴:“一个吻而已,太小气了!”

     她重新挽起盛嘉言的肘弯,拉着他朝自己的度假屋方向走,“跟我走,我要回房拆礼物。”

     “礼物”两个字,被她拖长了声音,说得柔媚绵长。

     圆润的指尖沿着他的胸膛划了那么几圈,盛嘉言浑身顿时一股燥热涌上来,抬头瞧了眼阳光,是不是马尔代夫的太阳太猛烈?

     盛嘉言反手拉住她:“礼物在箱子里,走,先去拿箱子。”

     两人沿着林间细沙小道,并肩朝接待大厅的方向走。

     邵暖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你怎么知道我生日是今天?”

     “你手机屏保密码1212,猜的。”

     邵暖笑:“箱子里装的什么礼物?”

     盛嘉言笑得意味深长:“以前承诺过的东西,你肯定喜欢。”

     这句话没有主语,语义含糊不清。

     邵暖这会儿太高兴,竟没发觉这显而易见的陷阱。

     她笑靥如花:“你人来就好,带什么礼物……”

     盛嘉言:“我心甘情愿。”

     邵暖踮起脚尖,轻吻他脸颊:“你住几天?订房间了吗?”

     盛嘉言气定神闲地说:“你不是订房间了吗?我跟你住,你回德国之前我就走。”

     “求之不得。”邵暖笑嘻嘻地答。

     “我也求之不得。”

     “嘉言,这几天你教会我游泳好不好?”

     “就是为这个来的。”

     盛嘉言的神情风轻云淡,并不解释当他听到邵暖居然一个人来海滩度假时,究竟蹿起多大火。

     海滩上那么一大帮透过墨镜盯着比基尼美女看的臭男人们。

     邵暖还是特意来学游泳的……

     出问题的时候,难道想着让别的男人英雄救美吗?

     **

     穿淡黄色细纹裙的马尔代夫小黑,拉着两大箱行李跟在邵暖和盛嘉言后面,小车晃晃悠悠地在沙地上拖出两道车轮印。

     邵暖:“怎么带这么多行李?”

     盛嘉言:“一箱都是你的礼物。”

     邵暖星星眼:“哇!”

     邵暖随手帮男神给了行李小弟几美元小费,挽着盛嘉言的胳膊进了吹着空调冷风的度假屋,安置好男神在沙发上休息,她迫不及待地打开据说全部内容都属于她的箱子。

     泛着银光的轻金属材质箱子,“咔哒”一声被轻轻打开。

     邵暖掀开箱子一端,满箱五颜六色的衣服映入眼帘。

     薄纱、软绵、蚕丝、蕾丝……各种质地;

     纯黑、暖黄、暗红、亮粉……各种色彩。

     邵暖一怔,用一根手指挑起一件亮粉色棉质打着蝴蝶结的,放到眼睛底下细细瞧过来。

     这衣服实在深谙节省的精髓,这么几根细绳,几块细布,顶多能包上半个胸.部和半个臀.部。

     邵暖“啧”了一声,转头将衣服扔盛嘉言膝盖上:“嘉言,这满箱子的情趣内衣,你这是送我的礼物,还是送你自己的礼物?”

     盛嘉言慢条斯理地将膝头的衣服归置到一边,好整以暇地朝后一靠,舒舒服服地倚着沙发脊背,道:“在瑞士换女装时,你承诺过,我让你穿什么你就穿什么……”

     “你说过你求之不得嘛,所以,这当然是给你的礼物。”

     邵暖服气了:“嘉言,好几个月都过去了,你这记忆力可真不错啊!”

     “这种事情,记得当然清楚。”

     邵暖将一件一件诱人无比的情趣衣服往外拿,拿出一件瞧一眼:

     款式各异,厨师装,女仆装,护士装,礼物装……

     啧啧,男神的品味,真是直白的直男款。

     这下不用担心他跟凯文暗通款曲了……

     “嘉言,你哪里买的?款式比德国情趣用品店丰富多了!”

     盛嘉言更服气了。

     一般娇羞的小女生,不是应该要么满脸通红地捂住脸,直喊“我不看我不看”,要么小粉拳直往男人身上招呼,娇嗔连连:“你讨厌你讨厌……”嘛!

     可人家邵暖这姑娘,居然大大方方地跟他讨论起款式问题。

     盛嘉言给自己倒了杯矿泉水:“网上买的。”

     邵暖遥想新闻标题——惊闻强势回归的盛嘉言,业余爱好居然是买情趣内衣!

     她扑哧一笑:“你就用盛嘉言这个名字买的?不怕八卦新闻啊?”

     盛嘉言眉梢一跳:“笨!当然是用凯文的账户。”

     盛嘉言起身来到箱子前,挑了一件黑色蕾丝薄纱款,塞到邵暖手上:“去,给男神换上瞧瞧。”

     “喳!”

     邵暖做个鬼脸,摆了个妩媚的pose,迈着妖娆的步伐,一扭一扭进了浴室。

     末了还探出头来,狡黠地问:“男神要不要一起来洗白白啊?”

     “我可以给你脱衣服哦!”